幼儿园1 | 你是你,妈妈是妈妈,世界是世界

这一个下午,四点钟,我们准时到了约我们相见的幼儿园那里。

上一次过来,还是白雪覆盖,寒风凛冽。这一次,却是盛夏,草木青,风暖,阳光好,旁边的操场上都是穿着短衣服锻炼的人,来来往往,是幼儿园放学后的家长和小孩,还有遛狗的人。人气旺了很多,再不是上次的空旷。一时觉得,如果能来这里,会很好。

进到幼儿园,一时却没有找到约见的人,于是,又从室内的大厅穿过,到了后花园。午后的阳光洒了满满一院子,还有很多小朋友在玩耍,沙坑里,草地上,一个个居然只穿了件兜底的小短衫,然后光着两条肉肉的小腿,光着小脚丫,玩沙子,或者在铺着石砖的路面上蹒蹒跚跚的走着,又原始又可爱。然后,想象一下,如果小家伙来这里,肯定会像他们一样,真是又期待,又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心疼。虽然是盛夏,温度却不过25度左右,却都穿的那么少,还光着小脚丫,——真是一群彪悍的小家伙。

后院里有两个老师,但不是约我们见面的那位。于是,又被指引着去了北边的侧院。草地上摆着两张小长凳,还有塑料小筐倒扣过来充当小桌子,上面放了水壶和水杯,再上方,阳光透过树荫洒了下来,闪闪烁烁,是无比惬意的午后时光。交谈也是非常舒心的,幼儿园老师把这里的规章制度介绍了一下,我们也把自己的情况和疑问简单说了说,然后,小家伙人生里的一件大事,就被愉快的决定了。

八月底,九月初,在一周岁前的一个多月,她就要上幼儿园,就要开始自己的人生了。

在这个大部分的事情都需要申请,都需要预约的国家里,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那种什么都准备充分的父母,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怀孕后找妇科医生,第一个医生不收,第二个医生时才约到了一个月后的产检;第一次正式做产检,就已经是四个多月的时候了,和宝宝的第一个照面,就被告知了是男孩是女孩;产前一个多月才约产后来家里探视的助产士,打了N多电话都说没了位置,但庆幸产前两个星期还是约到了一个,虽然她来自南美智利;小家伙出生后半个月才找儿科医生;两个多月后才开始约幼儿园——在那么多人都说自己是一怀孕就开始找幼儿园的经验里,真觉得我们,会前途渺茫。

也确实。一开始就是收各种拒信,离家最近的那个直接说没有位置,不做考虑;附近还有家私立的,看看价格,高的惊人。直到两个多月后,才终于有了一个说我们进了待选区,并约下个周六去学校看一看,这一家是幼儿园K。隔了两天,又有一家给回复,同样约在下个周六,这一个是幼儿园B。很有几分激动,便出门遛弯的时候先悄悄去这两个幼儿园看了看。第一所便是操场旁边的这个,第二所则是一个居民区里的一座很大的老房子。单从外观上来说,我比较倾向于操场旁边这个被绿树掩盖的小矮屋。至于那所老房子的,总透着一种陈旧而腐朽的味道。而一周之后,我们就可以进到内部,一睹真容了。

第一所幼儿园与当地大学的学生会幼儿园公用一个空间,一间平房对半分,一个小院两家用,这倒也解释了,为什么一开始我们收了个明确的拒信,说只招学校员工和学生的孩子,原来不是同一家。感觉,隔壁这个的空间布局更合理,更窗明几净一些。但接待我们的这个,也不失温馨,几个一起参观的家长带着自己的宝宝,围坐茶话会,临走,幼儿园老师还给我们推荐了周边的几个,并告知同在这一天可以接待参观。于是,这一个薄雪后的周六,就成了幼儿园参观日。

我们先去了另外两家。第一家W,外观看上去平淡无奇,像是用临时材板搭建的,但进去看了,才发现,这是我们见到的布局最合理色彩最清新的一家,活动室、厨房、厕所和睡觉的房间一线铺开。难得的是厨房有个送饭的小窗口,窗口外则是用矮围栏围起的小餐厅;还有睡觉的房间,十张小床沿着墙壁在房间里转了个圈,房间很大,床也很干净,相比较于K家的光线暗暗的小屋子,睡这里的简直都是小王子和小公主。偏偏这家,还是这几家里最便宜的,真是不合理。

距离它不太远的是幼儿园S。S格外像一个家庭幼儿园,是吱呀呀的老房子,上下两层,面积不大一层只有厨房和餐厅,二层则是睡觉的房间和活动室,上下楼的楼梯又窄又陡,关键是二楼的楼梯口居然没有遮挡的小门,我怎样看怎样觉得害怕,会爬的小朋友或者打闹的小朋友一不小心滚下来,后果会很严重的。单因这一点,我就已经否定这家了。何况整体逼仄的空间以及看不到多少小孩玩具和色彩的设置。但是,我们见到的这里的小朋友却玩的和开心,二层阁楼里从屋梁上垂下的一面幕布就仿佛让他们进了冒险大乐园,笑声闹声一刻不停。大概,身处其中的孩子,也就感觉不到那些简陋、逼仄和危险的。

下午去了邀请我们参观的B家。B是我们见到的这四个里面最大的、历史最老的一家,屋子里的儿童用具和房子的外观一样老,所有的东西倒是一应俱全,但都破破旧旧的,偏偏又结实又牢固,处处都透着股历史沧桑感。最让我们惊讶的是,屋子的一角居然竖着一个手工操作台,电动切割的机器以及锤子钳子改锥等等工具应有尽有,旁边还有一堆碎木头。这让我看得一阵阵心惊:原来德国制造的传统真是从小娃娃就抓起的;那么小,居然就开始了用这么正式的工具;幼儿园老师真是放心!这个幼儿园让我有些纠结,我相信它的规范性,但对于这样的老房子、斜坡的花园和远超其他幼儿园二三倍的孩子,我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乐意。自是希望自己家的孩子能有小公主一样的待遇,但到这里似乎只能玩泥巴或者变身女汉子。其实,自己纠结不纠结也不重要,因为人家也不一定要我们。

幼儿园参观完,就是继续的等消息。给看上去最好的那家投了申请,不出意外的收到了拒绝,让我们一度猜测,什么人家的孩子才能被接收。之后也给其他的幼儿园发过申请,有一个据说新开不太久的我们排上了队,其他的继续是无情被拒。两个月后,我们收到了B家的一封信,邀请我们和另外的几家一起过去聊一聊,喏,进个幼儿园,还要被面试。

晚上九点,我们一家就去了,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妈妈。看到只有自己带娃来了,我就觉得,真不该让她撑着不睡。鉴于第一次见时就纠结,我的积极性并不高,且以德语不好为名,全程没怎么讲话。而一起的另外两家,一个单亲,一个双职工,结果便据此可以预见了。不出意外的,两天后便收到了回信,说选了别人家。也好。

慢慢的,也就对找幼儿园没那么热心了。鉴于她也还算好带,每天白天也能有两个小时左右的自己的时间,就想,大不了自己先带着。直到有一天和小西妈妈聊天,才突然意识到,如果这个九月还没有找到幼儿园,那么继续带她一年到明年九月可能性将非常大,这才觉得有点紧迫。毕竟,我还想做一些自己的事情,目前这种碎片时间,每完成一件事情,总要很多的时间,时时有种挫败感。不过,如果真找不到,我们互相多一些陪伴,也行。

就在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却突然收到了最开始去的那家K幼儿园的消息,问我们还有没有兴趣,有没有时间去幼儿园里见一见,并且,给了一个相对明确的答复,如果想去,他们就收。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但初初听到,我却有点舍不得。这种心理很复杂,巴不得自己解放,却又舍不得她这么小就去幼儿园,舍不得就此结束我们互相陪伴的时间。我需要一点点时间来消化。

约定的日子到了,就在风轻日暖里决定了小家伙人生里的第一件大事。也是缘分,第一家,也恰恰成了第一家。而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考量,我也接受了小家伙即将去幼儿园这个事实。虽然这一段时间里,每次出门,看到幼儿园老师带小朋友出门见世面,总是有点羡慕,又有几分伤感。

不管怎样,毕竟,她总要开始自己的人生的;毕竟,她在幼儿园可以接触更多的小朋友,有小孩子一起玩;毕竟,去了幼儿园,总能长点本事;毕竟,在最初的一个月甚至更久,我会全天陪她在幼儿园,等彼此熟识之后,那真的就像留她在熟悉的朋友家里代看多半天,我们互不担心;毕竟,幼儿园结束之后我们还是有大把的时间腻在一起,到时会有更全心的陪伴;毕竟,我也有自己想做的要做,以成为一个让她提起便觉得骄傲的妈妈。

再好好的享受两个月不分彼此的时光,然后,你将成为你自己,妈妈也要做回妈妈自己,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但对你我而言,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意味。不知道你将会有一个怎样的人生?我比此刻的你,还要期待!

2015.6.11-6.17

附注:幼儿园开始,将会有定时的记录,大概,会写一个系列吧。

 独自旅行的小姑娘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