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满湘江(八)

上了大学之后,林慕凌才知道原来一年有这么多节日,光混节、女生节、男生节……,每到节日校园里就拉起各种调侃语的横幅,蔚为壮观。

还没到四月,气温已经快成夏天了,C城好像只有夏冬两个季节,春秋短暂的几乎不存在。自从慕凌和方思意一起吃了顿必胜客之后,两人熟络起来,没有课的慵懒下午,慕凌总喜欢去方思意寝室串门,两个人穿着睡衣窝在方思意的小床上畅聊。

方思意是活的有点小精致的女生,她耐心的悬挂熨烫衣物,每天从活页本里抽出一张纸记日记。还喜欢分门别类的收藏觉得有意义的票根。她每天把自己的小桌弄乱又每天收拾整齐。她还很多新颖的小玩意,看着她整理东西边和她聊天,林慕凌一点儿也不觉得无聊。

“团支书,这快过女生节了,咱班不组织点活动?”学习委员丹丹跑过来问。

“是啊,我也在和班长商量这件事,让咱班男生给我们过女生节呢!”

“那他怎么说?”

“哎~咱班长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没说定呢,婆婆妈妈!”方思意边回答边哈哈大笑,无奈的摊开双手,那调皮的眼神越看越可爱。

“中文系的男生真够无语的,他们都是需要咱女生去宠的吧!”林慕凌脱口而出。

其实Z大是一所以理工科见长的综合性大学,男女比例7:1,大部分专业女生都很少,机械类的专业更是少得可怜,甚至有的整个班级都没有一个女生,简称“没女班”谐音“美女班”。而那些在机械班内的唯一女生会得到视若珍宝般的关爱。坊间早有传言,机械班的女生过生日,班上的每一个男生都会给她准备一份礼物。真正的集万千宠爱为一身呀。

反观中文系男生呢,有次文院组织大家去桂林采风实习,统一买的火车票中有几张站票,最后这几张站票居然都给女生。这让林慕凌无语的不行,院长听说此事也疯狂摇头叹气。

慕凌基本已经放弃1班男生,除了班长和沈炼和其他男生的接触次数近乎于零。方思意倒也坚持不懈地和班长闹着要过女生节。最终,班长决定拿出班费带领大家去橘子洲头玩一趟。

想来,林慕凌来到C城市已经大半年了,她还没去过这著名的江中绿汀呢。于是欣然前往。她在心里暗想:这次去橘子洲头应该又会和班长多一些接触吧。

待到那天林慕凌和方思意换上运动鞋,一副开心郊游的扮相,一帮人一路嘻嘻哈哈从湘江桥走下橘子洲头去。前几日刚下过雨,有些泥泞是不可避免的,突然方思意惊呼一声:“快看劳斯莱斯哎~!”林慕凌根本不懂这些,她觉得只是辆车没什么特别,要说有,可能古典、漆亮一些罢了。不过这个喜欢哥特式建筑的小女孩懂得真多呀,林慕凌想。

这次班级活动班长一点也没有靠近林慕凌,这让慕凌有点纳闷,好几次慕凌转过头去寻找他的身影的时候,发现他和慕凌寝室的其他姑娘在一起,特别是和郑薇聊的正欢,两人不停低语微笑,脸都快贴一起了。慕凌看见有些不悦,更加不想理他了。

看着不算长的橘子洲头,走起来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抵达了终点橘子洲头公园。同学们把带着的零食平铺在亭子里的石桌上,大家自由的吃零食、戏水、闲逛拍照。

林慕凌走到洲头的尽头,眺望远方是平静的江面,一点没有“百舸争流”的气势啊。文学和现实总有差距吧,她正想蹲下来玩水,就听见有同学喊:“小心点,不要把脚伸进江里,有吸血虫哦!”

湘江水里有吸血虫的传言由来已久,也不知真假,但慕凌被这一声喊觉得无趣,转身回到凉亭里坐着。看着远远近近零零散散的同学们开心的打闹,起风了,她觉得有点儿冷。大一要过完了,她有点知道什么叫迷茫了。

维可儿在看郭敬明的新书《1995—2005夏至未至》,慕凌也想买一本看看了,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