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第 23 章六

文/梅姐姐

郑重声明:本人开坑,写《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锦觅CP同人小说的初衷是因为大爱我们家润玉,以及为了圆自己一个happy ending的心愿。本人尊重原著作者电线的原创版权,文中出现的大部分人物角色和IP创意版权均属原作者。本小说仅供交流娱乐,绝不以此牟利收取任何费用,或用于商业用途。

第 23 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悠悠春梦随云散(六)


彼时,我正预备将锅中热腾腾的豆腐鱼汤盛出来。萧玉突然激动万分冲过来,心中不免一惊,手中的勺子跌落,乳白滚烫的汤汁顿时飞溅到我的手背,我“哎呀”喊疼叫了一声。

萧玉却未觉察,只是过来死死扣住我的手,急急问道:“如何解?”

“小鱼,你弄疼我。”我有些生气,想甩开他的手。而萧玉却是不闻不问,手上的力道更是加重了几分:“我问你,我的毒如何解?快说!”

“萧玉,你先松手,你弄疼我了。”我实在有些委屈,却又无法挣脱他的钳制,只好一个俯身,直接张口在他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

萧玉吃痛,手总算松开了,人也清醒过来:“觅儿……你哪里疼?”

我自是恼了萧玉,瞪了他一眼,也不愿回他话。转身走到水缸处,舀了些许凉水,想要将烫伤的手冲一冲。萧玉跟过来,伸手过来想要帮我,我一把推开他:“你走开!欺负人!”

萧玉踉跄了一下,依旧固执地夺过我手中的水瓢,不顾我的反对,轻轻一倾,由着水一点一点淌过我手中白中泛红之处,眼见手腕处也是红了一圈的抓痕。

水触及之处火辣辣地疼,更叫人生气,我大骂道:“感情我就是那蠢笨的东郭先生,你就是那只恩将仇报的恶狼,当初为何要拼命将你救回来,由着你死在山中一了百了,岂不痛快。”

萧玉还是不吭声,一手拿着水瓢,一手翻看着我的手,眼光所及之处,似乎溢出满满的心疼。我见不得他这般虚情假意,一把夺过空水瓢,往他身上一砸,他也不躲,任由我折腾出气。

既空出了另一只手,当下将我手轻轻捧着,宛若至宝。他只是往上面缓缓吹气,似乎想一下一下吹走因为他带给我的伤痛。片刻,他轻声问我:“此处可有伤药?”

我“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想理他。没曾想,我手背烫伤处突然有一点微凉落了下来,犹如蝶翼拂过一般。再一看,居然是萧玉低头轻吻我的伤口处,红唇似血,格外刺眼。

“好啊!你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居然还敢轻薄本姑娘!”我气急了,抬脚就狠狠踹了萧玉一脚。

萧玉脸上眉头一皱,松开了我的手,却一把将我死死抱住。这下子,我手脚并用,手死命捶他,脚不停踢他,此刻的萧玉却是一动不动,任由我为所欲为。

终于,这两日累积下来的劳累和委屈一下子爆发,我“哇”一声哭了出来,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止也止不住,泪水把罩着的面纱都打湿了……

萧玉抽出一只手,揭开我的面纱,用手腹轻轻抹去我脸上的泪珠,却留下一片泪痕。他将我紧紧揽入怀中,温柔一低头,灼热的唇想将那片濡/湿驱走。一时间,一股淡淡的草药味在我的口鼻处弥漫开来……

我一时迷茫了,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呆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萧玉吻过我的耳侧处之时,软语低喃:“觅儿,是小鱼不好,你可以打我,骂我,就是别恼我。昨日跌落谷底之时,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却被你救出升天。然后你又同我说,自小带来的毒可以解,你不知道此前家中为了给我治病延请了多少名医,却都束手无策。这两日遭遇到的起起伏伏比我过去十六年经受的还要多,故而有些失常。”

他顿了顿:“此刻,我却是想明白了,若是没有遇见你,萧玉不过是孤苦一生,无牵无挂,毒解不解又何妨。若是为了解毒,却又失去你,这毒解了又有何用?这一切或许就是上天的安排。从今往后,萧玉的命便是你的了,只求你别丢下我……”说罢,他伸手与我十指相扣,两根红绳一时交错在一起。

温柔的话语蛊惑了我的心,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回答他:“我,我,不会丢下你的。”

“觅儿,我对你负责的。”萧玉郑重承诺道。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小声低喃:“你放开我吧,鱼汤都快熬干了。”

萧玉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将我缓缓松开:“我来吧,你手伤了。”他盛汤的动作很是笨拙,汤汁溅得灶台四处都是,不过总算是盛出来了。

后来,炒鸡蛋萧玉他也不让我动手,只说让我在一旁教,看着他做,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结果,鸡蛋自然是炒焦了,不过好歹炒熟了。

吃饭的时候,萧玉小心把鱼刺挑出来,鱼肉放到我碗里。自己吃炒焦的鸡蛋,再加些豆腐。两人一直无话,到了最后,我有些于心不忍,夹了块鱼肉到他碗里,没好气道:“你吃,我又不是病人。”

“嗯,我吃,”萧玉浅浅一笑,眉眼弯弯的,“觅儿的手艺真好,怎可辜负。”

饭食毕,碗也是萧玉抢着洗的,虽说依旧是手忙脚乱,还将饭碗摔破了一只,不过也好歹是洗完了。“这是我第一次洗碗,做得不好,觅儿莫怪。”萧玉不好意思,末了还轻咳了几声。

我见不得他这般,佯装凶巴巴道:“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学这些做什么。我去熬药,好不容易把你的命捡回来,别可劲糟践自个的身子。”

“为了觅儿你,做个凡夫俗子又何妨?我身子无妨,伤药在哪里?我先帮你上药。”萧玉又恢复之前千尘不染,温润如玉的模样。

“惯会花言巧语。”我嘴上说萧玉,心里却很是受用,从小到大还从没一个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眼睛不由瞟向柜子上存放着的伤药。

萧玉很是聪明,顺着我的目光取了伤药,捣碎了,便不由分说拉了我过来,轻轻在我手上烫伤处敷了一层。停了片刻,他找到换下来那身白衣,撕扯了一块比较干净的布条,用水洗净,细心绑在我的手上,言道:“女子的手很重要的,可不能留下疤痕。”

他一句关怀的话语,瞬间把我的心化开了,轻轻“嗯”了一声,回应他。再一看,他手背上被我咬出月牙型的伤痕,我抓了一把伤药,也替萧玉敷了一层。

萧玉静静瞧着我手上的动作,脸上的笑容溢了出来,眉眼弯弯的,对我温柔道谢。此前两人的争吵,就此揭过了。

山中天黑得特别快,眼见入夜,我忙了一整日,早就人困体乏。而萧玉拖着个病体,也需尽早歇息,可是当下却有个大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只有一张床,今晚如何睡?

萧玉显然也想到这个问题,轻轻咳了几声,自觉从屋外搬了些干草铺在地上,说道:“觅儿,昨晚照顾了我一夜,今又忙碌了一日,不如早点上/床歇息。”

“那你呢?”明知萧玉意欲何为,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就在这地上睡。”萧玉的脸色微微泛红。

“医者皆是父母心,我怎可让你一个受伤,中毒的病人睡地上呢?”看着萧玉羸弱到几乎快要见风倒的身子骨,如此欺负一个体弱多病者,我是万万做不出来的。“要不,我睡地上,你睡床/上。”

“万万不可,萧玉怎能让你一个弱女子在地上受凉挨冻。”对于我的提议,萧玉果断拒绝。

“现已入夏,天气渐暖,还是我睡地上吧。”我据理力争。

“不可,山中湿气重,若是觅儿执意如此,那萧玉今晚只好不睡……”

“那,好吧,你睡地,我睡床……”看不出萧玉一个弱质富家公子,拧起来还挺固执的,我只好答应。

油灯吹灭,小木屋一下子暗了下来,只有微弱的月光从窗子漏进了些许。我和衣躺下,萧玉那头窸窸窣窣一阵,听声音也躺下了下来。

摘下面罩,闭上眼睛,我感觉到萧玉身上那股淡淡的草药味又钻进鼻子,还有他轻微的呼吸声似乎近在耳旁,感觉好奇怪。

虽说我无父无母,自幼在圣医族过得与世隔绝的生活,日日与药材打交道,但也知道现下我同一个陌生男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于理不合,恐怕只有夫妻才能这样吧。想到此处,我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忍不住抚了一下手腕处的红绳,好在萧玉此时看不见。

屋里多一个人,心中胡思乱想,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清清嗓子问道:“小鱼,你睡了吗?”

“没。”萧玉的声音很轻,给人感觉有些紧张。

“我想过两日,等你身子大好了,我要回圣医族一趟。”

“你要回圣医族?!”萧玉突然有些激动,但过了会却又平复下来,“觅儿去吧,萧玉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可还会回到此处?”

“嗯,会回来的,我不是说要给你解毒吗?虽说没有十分的把握,总要试试看。”我听出萧玉的不安,连忙安慰他。

“嗯,我相信觅儿。”

“今日在集市上,我见到一队人马,看样子像是朝廷的人,朝我们圣医族去了。我有些不放心,故而要回去看看。”

“朝廷的人?可看得出是什么人?”萧玉似乎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小鱼,莫担心,与你无碍。我们圣医族,自是只与朝廷打交道。”我解释道,“不过很奇怪,此次领头的,居然是个女子。”

“女子?什么样的女子?”

“没见到她的脸,坐着华贵的马车,很是气派,瞧那架势,搞不好是个公主或是郡主。”我猜测了一番。

“公主?郡主?”

“嗯,远远看了一眼,还很漂亮。”说着说着,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困了,小鱼,睡吧。”

“嗯,睡吧。”感觉萧玉的声音格外温柔。

折腾了两日,我的确太累了,很快便沉沉入睡。迷迷糊糊间,似乎听见有人说话:“漂亮吗?不及某人。”


上一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 悠悠春梦随云散(五)
下一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 悠悠春梦随云散(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