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十一 无常(六)

——1——

明朝,万历年,陈府。

火势虽然没有再变大,但陈府已经整个燃烧了起来,呛人的浓烟弥漫了整个空间。

“三小姐!”鲁哥一声大吼,冲入到了陈三小姐抱了起来,向外跑去。

“放我下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还没找到!”陈三小姐使劲的推着鲁哥,嘶声叫着。

“屁话!大人都快没命了,还管得了孩子!”鲁哥一声怒喝,继续向外跑着。

范无救皱了皱眉头,看向谢必安,后者脸色也是微变,强笑道:“也不算全错,至少救了一个。”

“你放我下来!那是我的孩子!”陈三小姐不管不顾的大喊着,撕扯着鲁哥的衣领。

“够了!”鲁哥双眼带出一丝阴冷:“那不是我的孩子,我想要的只有你。”

陈三小姐被吓的动作一滞,而后鼓起勇气喊道:“让我下来!我只想要我的孩子!”

烟味越来越浓,鲁哥觉得眼睛已经看不清楚方向。重重地哼了一声,鲁哥将陈三小姐扔在了地上。

陈三小姐只觉得后背像是被人用锤子猛地抡了一锤,痛的双眼直冒金星。

“若不是敖大自知命不久矣,以照顾你为代价把家产让给我,要你何用!”鲁哥冷哼了一声:“你就死在这儿吧!”

鲁哥说完快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谢必安原本白皙的脸庞变的更加惨白,而范无救原本黝黑的脸庞,黑的如寒冷的深夜。

“阿静!”一声此心裂肺地喊声,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胸前嘴角都带着献血,衣服上都是黑灰,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烧焦。

陈三小姐听到有人唤自己地名字,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了敖大满是焦急的脸庞。

“大敖,”陈三小姐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尽的伤感。

——2——

范无救睁开了双眼,自己竟然又睡着了,竟然又做了梦......

砖头安静的坐在旁边,虽然还有些颤抖,但是脸上的平静并不全是装出来的。

“我能见见刘晶再死吗?”砖头的声音带着期待:“我想她。”

范无救看向砖头,他对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基本都知道,他在考虑这个人是不是还是最初的那个人。

“我真的怕死,但我也想死。”砖头笑了一下,虽然笑的很难看:“如果能让刘晶变得完整那更好,只是让我再见她一次好吗?”

范无救点点头:“今晚去。”

砖头点点头,安静了一会儿又问道:“按照上仙的说法,我和刘晶前生有缘?”

范无救点点头:“很多次。”

“额,”砖头愣了愣:“我可以问问最初的一次吗?”

范无救有好好看了砖头一会儿:“自己看!”说完,手一伸,一股黑气从范无救指尖而出,钻入砖头的双眼。

无数的画面像电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从敖大进入陈府,到敖大和陈三小姐相恋,一直到陈府大火的那晚。

砖头的眼前是一个无助哭泣的女生,自己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想动身体也不听使唤。自己就像一个过客,暂留在这个叫敖大的身体里,感受着他做的事情。

“这就是你们缘分开始的最后时刻,”范无救的声音传了出来:“看清楚,记清楚,然后想起来。”

——3——

“告诉我大敖,你是要死了吗?”陈三小姐流着眼泪,咳嗽着,烟越来越浓。

“我......”敖大摇了摇头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不,这很重要!”陈三小姐拉着敖大的衣领:“我父亲死了,儿女也死了,我不想做个糊涂鬼。”

“我确实病入膏肓,不过是在艳春楼里病的,”敖大惨笑道:“死的恐惧让我悔恨,悔恨以前的事情。所以我找了鲁哥,那个虽然自私,但对你有些爱慕的人,没想到......”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周围的房屋继续的崩塌着,炙热的火焰将两个人围在了中间。

“已经不重要了,”敖大看着周围:“只是还是害死了你。”

“害死吗?”陈三小姐眼泪留已经没有,不知道是不是被周围的热气蒸干:“终究是我眼瞎,是我害死了所有人,可是我还是爱你。”

陈三小姐轻抚了一下敖大的脸:“我是个坏女人,你是个坏男人,只是可惜了我们的孩子。”

敖大没有再回话,而是将陈三小姐抱入怀中,异常的用力,似乎怕失去她。

砖头眼前浮现出熟悉的景象,红姐别墅的露台。

“所以,我是敖大,刘晶是陈静陈三小姐。”砖头的语气带着些莫名的情绪。

范无救点点头。

“所以,我们其实是你和谢必安害死的。”

范无救点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

“你们想要什么?”

“纠正,”范无救略微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和七哥办法不同,目的一样。”

砖头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刘晶能活?”

范无救点点头。

沉吸一口气,砖头站了起来:“我们走吧,去找刘晶,弥补所有人的错误。”

——4——

谢必安又一次回到了超市,这一次,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魂魄。

准确说,是只有一魂一魄的刘晶。

吕岩和重阳子吃惊地看着刘晶,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天道皱着眉头,也是一脸的不解。

谢必安露出了招牌的微笑:“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们,一切的开始,是万里年......”

几个人静静的听着,一直听到了敖大和陈三小姐的死,听到了砖头和刘晶就是两个人的转世。

“从那件事以后,我和老八有了分歧”谢必安叹了一口气:“我认为,我们错在扰乱规则,擅自干预人的事情。所以我选择封印了所有情感,做绝对的旁观者和秩序的执行者。”

“那么,八哥的选择肯定是相反的了”天道问道。

谢必安点点头:“老八的决定正相反,他决定要彻底了解人的做法和情感,然后把错误的事情纠正为正确。”

“我带他来了!”范无救此时也进入了超市,后边跟着转头。

重阳子脸色一沉:“前辈,这个人作恶多端,当除。”

范无救双眼变得纯白,看了一会儿重阳子,点点头:“至善之人,必有福报。”说完双眼恢复正常,看向砖头:“刘晶在此。”

众人心中都是一阵疑惑,不知道范无救什么意思。

只有谢必安收齐了笑容,直勾勾地盯着范无救:“砖头乃是混乱天道代言人的四方死士,不能死在这里。”

“错当改!”范无救迎上谢必安的目光:“若天错,则改天!”

“你!”谢必安脸色一沉,怒斥道:“当年两条人命,两个孤儿,就是不守规则!”

“当年是你我不懂人情!”范无救毫不退让:“人间道,由人定!”

——5——

“两位前辈,能让我说几句吗?”砖头小声开了口,气势略显不足。

所有人的眼光一下汇聚到砖头的身上,吓得砖头又往后退了一步,可看到谢必安身后的刘晶,砖头又向前走了一步。

“红姐的四方死士根本就没打算凑齐过,”砖头的一句话,众人都是一愣:“按理说天道混乱应该由四方死士引起,但红姐知道吕岩在附近,就马上放弃了这个想法。红姐说,吕岩在,四方死士一定凑不齐,所以红姐换了一个办法,直接向天道证明,人心不可救,所以请了另外一位神下凡。”

“是谁?”吕岩直接站了起来,表情异常严肃。按照砖头的说法,这个人必然不是吕岩可以轻易制服的。

砖头犹豫了一下,说出了两个字:“吕岳。”

众人都是一惊,重阳子更是失声道:“瘟篁昊天大帝吕岳!”

吕岩重重的哼了一声,一道白光离开了超市。重阳子喊了一声师兄,一道金光追了上去。

谢必安和范无救没有受到影响,依然对视着。

“所以,前辈们,让我疑似救了刘晶好吗?”砖头恳求道:“前生的事情我不想管,但今生我不想再做后悔的事情了。”

谢必安和范无救没有说话,仍然在对视着。刘晶却是冲到了砖头的身边,抓着砖头的手拼命的摇着头,嘴大张着,想要说什么,可就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阿明饶有兴趣地看着四个人,忽然伸出了右手,来回掐算了几下,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一次几个人的目光又都看向了阿明。

“都散了吧,”阿明挥了挥手:“你们每一个人说到底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七哥认为规则大于一切,八哥认为人情决定规则。砖头怕死有相死,刘静相爱不能爱。可笑,可笑。散了吧,你们每个人的挣扎和答案就快有了。”

阿明看向已经天空:“看,他来了,接下来的事情,会让你们每个人不得不得出答案!”

天空之中,一颗火红的流星直落大地,像是要点燃凡间的一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那一缕女子的幽魂,就是本应该魂飞魄散的刘晶。 但此刻他就这么出现在谢必安的眼前,神色里有些恐惧,有些哀...
    TA君说阅读 936评论 3 1
  • ——1—— 敖大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心有不甘地又看了一眼赌坊。 自己竟然被算计了,而且被骗的分文皆无。但是敖大很服...
    TA君说阅读 100评论 3 2
  • ——1—— 这会儿已经有些晚了,陈家的下人们已经吃过了饭,厨房空荡荡的。 陈三小姐熟练的点上火,轻手轻脚的做着晚饭...
    TA君说阅读 92评论 1 1
  • 文/刘彩霞 (二十一) 二子爸摔碎了阴阳先生放在桌子上装墨汁的碗,地上溅黑一片,也有黑点溅到墙上,站在近处的人...
    彩霞漫天阅读 47评论 0 0
  • 如果我们长大后学东西 也象小学一年级识字时的学法 那八字,风水半年绝对成高手!
    4句话改运阅读 18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