岐黄趣谈

皇帝问曰:此次世界城市峰会何如?

歧伯答曰:愿生命更加鲜活。

皇帝问曰:………?

歧伯答曰:生不是为了活着等死,生命应该有它的方向,从单细胞走向更加高等的生命形态。而不仅仅为了生存而生存。

皇帝问曰:!!!!

歧伯答曰:传承 优秀的才叫传承 大多数只能叫繁衍 ,假如不优秀 请别急着繁衍,那样传承的只能是卑微,在和平稳定的年代,寒门再难出贵子。

皇帝问曰:好吧。

歧伯答曰:病,不是为了去医院,而是警告我们生活方式有问题,不健康。病状恰恰是自身免疫系统在修复,在战争。一将功成万骨枯,和平时不懂得积蓄力量,发病时又总帮倒忙,麻木,可笑,却是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皇帝问曰:何如?

歧伯答曰:这个时代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受政治经济的影响太过严重,很多事的对与错,也许只有百年后的历史书中才能揭晓,但无意义。

皇帝问曰:哦。

歧伯答曰:迟暮之年,身体的衰退是自然规律。假如现在让我选择,我会在跑不动之前了和这个世界道别。

皇帝问曰:跑不动?

歧伯答曰:孩子都喜欢跑,是因为阳气在体内蒸腾,阳气主动。一个跑不动的人,证明阳气已经衰竭到了一定程度,接下来的人生谈不上享受,只剩下等死。更可悲的是,接下来的人生,身体器官的衰竭会导致没有了思考与决断的能力。

皇帝问曰:为何?

歧伯答曰:心,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肝,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肾,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与童年对立,这段等死的时光是灰暗的,任你有天人的智慧,万人的侍奉也是徒劳。由于胆 肾的衰退,又没了决断的勇气,想自杀都难。心 肝功能的衰竭,使思想渐渐模糊,身体慢慢只能靠本能生活。运气不好,遇到万人钦佩的大孝子,各种汤药 器械,将最后一丝尊严剥离殆尽,至死方休!

皇帝问曰:可怕?何如?

歧伯答曰: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在这个信息共享的时代,治未病可以是范围性大招,但那样医院也就可以关门了。在当下的经济社会,对于那些医药财团,这已经不是劫富济贫,这是刨人家祖坟。没有您的支持,真理也只能变成歪理!

皇帝曰:吾虽贵为皇帝,仍感无奈!暂且退下吧。

歧伯转身放歌:我站在 烈烈风中 恨不能 荡尽绵绵心痛………

皇帝顿思 仰天放歌:我欲成仙 快乐齐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