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从二十一楼望下去

96
大派勋
2018.11.02 12:43 字数 824
2018/11/2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的第一天。

我从二十一楼望下去,发现这座城市的结构好像有点不太合理。

是我的问题还是城市的问题 ?

天气突然变的很暖,十一月份了,还可以穿短袖出门,因为太阳真的很大,而北方有的地方已经开始下雪。

我对雪的记忆很少,16年的时候,老家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对于没去过北方的我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雪了。

我带着弟弟出去拍照,后来还把他弄感冒了

远处的柏树全披上了一层雪,土地、山坡、楼顶、马路、小道,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白色。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下雪的世界是如此惊艳。

今年的成都总感觉前半年全在下雨,早上的绵绵细雨、中午不定时的阵雨以及下午到晚上各种突如其来的暴雨,有段时间一度连上班都变得很困难,地铁站都差点被淹。

导致我那段时间都想离开成都再也不回来。

说到离开成都,我就想起朋友说以后要来这里定居。

我说这里很爱下雨,还很喜欢吃辣。

他想了想说,虽然我不喜欢下雨的城市,也吃不了太辣,但我真的超级喜欢巴渝文化,还有我很喜欢听四川话。

他给我说果子哥哥的配音视频,问我“儿豁”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在这边哈哈哈的大笑。

我就想起认识他时,我问他我是用四川话还是普通话和你交流。

他愣了一会儿说都行,然后我就再也没在他面前说过普通话。

我站在二十一楼,问他说,你什么时候回成都。他说等他成家立业。

成家立业,我觉得是个很惶恐的事情。

在以前我还觉得它只是一个成语,但现在不同了,它变成了一件我需要去完成事情。

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感到无力的呢?或者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放弃的梦想?

发现自己和别人一样的时候,还是失去对生活幻想的时候?

其实我也对自己充满信心,就是偶尔还是会觉得日子特别难。

难在哪里呢?他们问我。

我摇摇头说,说不上具体哪里很辛苦,可是好像就是不开心。

是我想太多了吗?二十一楼的视线所及之处,我就想起16年下大雪的时候,我和弟弟很高兴的跑出去拍照,我还差点把他弄感冒了,爷爷在洗衣台上堆了个很像胡巴的雪人。

那一天的世界是白色的,可现在阳光灿烂,南方的城市很难再见到当年那样的雪。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