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现在觉得有一种可以信奉的东西是很有意义且神圣的,于一个人而言,也将是无比快乐和幸福的,读着巴金的《家》,有着如此发现,在那个旧思想存在,新思想出炉的时代里,人们的思想很混乱,尤其是青年学子们,他们迫切地追寻一种他们可以信奉的思想,所以当他们遇到现在我们习以为常的自由民主等等思想,他们是那么兴奋激动,当他们为了努力却遭到漠视和亵渎时,他们是那么气愤,会站在寒冷雨夜中坚守,会流泪,这种感受莫不是乌合之众能够理解的。(现在很多人估计都会送上一句傻x哈)我也只能说略微感同身受,对我来说,有时在陷入一种无人相识更别谈相知的境地的时候,突然让我遇到一位稍微志趣相投的朋友,他在讲他的目标,经历,计划,哪怕我现下觉得有点难以实现,可是还是很愿意去听,去看他充满激情的面孔,最大的满足是他认为我是能够懂他所讲的一个人,他以同样的期待回应我。就像身边的一位同学,她的衣着比之我们是成熟的,或者说是有一点土气的,她会穿着粽黄色的呢子大衣,头发总是扎着高高的,还留着斜刘海,有时还会涂点很成熟与衣品不符的粉嫩色口红,甚至会搭配着一双开会才会有的黑色小高跟,身边不免有吐槽的,只是偶然的机会,交谈了几句,才知道她竟有那么丰富的打工经验,其实相比于周围朋友,我算是与社会脱节严重的了吧,从未体验过自己挣钱过后的快感,但有时候也会想我这样总被父母称之为心比天高的孩子以后能拿什么工作来谋生,其实他们殊不知,除去我自身难以解释的自尊心和胜负欲,我向来心高气傲的很大来源都是他们给我的,比如家族内部的矛盾,各种亲戚的人情冷暖,我不知那时我这么就活生生地把这些当作我作我活下去的动力,直到现在,我好像还是摆脱不了那种要为家挣口气的桎梏,不过近几年来,也是好多了不少,知道要我自己而活了,也算一个带着脚镣跳舞的人儿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