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窗外的雨(旧作)

《窗外的雨》陈少波手机拍摄

陈少波/文


书桌上,一杯淡淡的茶,暖暖的芬芳飘散。

在早春乍暖的午后,白色的百叶窗外,落着细如发丝的雨。

凝眸远方的我,在塞北早春的温润里独自守候一份心灵的寂静。思绪恰如微风,翻动一页页尘封的往事。

忽然想起《诗经》的句子:“我来自东:零雨其蒙。我东日归,我心上伤悲。”“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我知哀。”

不知道今日的雨中,是否有载渴载饥,行道迟迟的孤单旅人。更无法知道,在朦朦雨雾的背后,又有多少双盼望的眼睛。

旅途上的人生,是无数风雨沧桑编织的故事。每个孤独的行者,都是一本书。

“一声梧桐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风雨后,风吹落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人且留,枕上十年。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这是江南的秋雨,雨夜怀人,孤枕难眠,是怎样一番离怀愁绪?是怎样一种断肠的感觉!

塞外的春雨,江南的秋雨,在旷古绵绵岁月里,滴落的却是同一种凄婉美丽的情怀。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残酒,怎敌它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而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年少的时候,初读李清照,只会为字里行间渗透的女性的细腻婉约而赞叹;而今红尘中游走的我,不敢再读李清照,因为我透过文字与诗句看到的,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奇女子,煎熬于生的无奈与爱的苦痛中。梦断金华,满眼“绿肥红瘦”;双溪泛舟,“载不动许多愁”。“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这愁肠百结的爱恨情愁,吟唱了几百年,依然动人心魄,让你泪流满面。

窗外的雨,依旧缠绵地飘落;早春的风,依旧温柔地悄吟。

春天,北方的又一个春天来了。

愿所有守望孤独的人,在这早春的雨中找回温暖湿润的希望:在雨夜中轻轻叩门的,是一颗回归的滚烫的心。

(2015,春)

《雨中》陈少波 手机拍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