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妖精【9】华龙寺老僧

下午去量房,云十三还是把我给带了出来,说让我给他测量时搭把手。路上我问他:“你现在还吃煮鸡蛋吗?”

“这么快就被你打听出来了!”他看了我一眼,一本正经的回答我说:“吃,为什么不吃,我现在特喜欢沾着醋吃。”

“你没觉得你变了好多?”云十三很认真的看着我的脸说道。

我摸了摸脸疑惑道:“有改变吗?”

“变了,以前的你很文静恬然。”云十三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的你,很话多!”

话多!

……

量房很复杂,他告诉我好的设计离不开精确全面的前期测量。

“蒋总你放心,咱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回去后我尽快拿设计方案给你。”

我站在一旁看着他和那位胖子蒋总握手告别,满脸的商业笑容。我不喜欢这个蒋总,一双眼睛色迷迷的,总是偷瞟着我。

他去按电梯,我站在通道旁的窗户边上,看着楼下的景色,忽然间我看到一群古色古香的建筑,心中一动,似乎有什么吸引着我。

“那是哪里?”我指着那座古建筑问道。

云十三走过来一看:“那是华龙寺,据说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我们去看看吧!”

“你信佛?”

我没说话,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华龙寺。

“好吧,就去看看,拜拜佛,佛祖保佑我万事如意。”云十三说道。

我横了他一眼,走进刚刚打开的电梯,不知为何心情突然有些压抑。

他默默跟在我身后,似乎感觉到我的情绪,也不再多话。

寺庙离办公楼很近,没走多远就到了。

然而在寺前广场到大门这段距离,不断有人贴上来。

“老板,一看你红光满面,印堂发亮,是个天生的福相。什么时候发达,什么时候高升,我给您算一个吧?”这是个中年人,一副道士打扮。

“听我一句话,少走十年弯路。老板你不听就太可惜了!万一遇到什么不顺的事情,可就来不及了!”这是位老者,说完,脸上也露出一片惋惜之情。

“老板,你的命真不好,正好算一卦改一改!”一位大妈也来凑热闹。

“老板,还有这位美女,算算姻缘吧,老婆子我算得可准了,看看你们最后能不能在一起。”又是位戴着道帽的大妈。

“不要钱,就送你几句吉言!”一开始的那位中年道士仍不死心,追上来说道,“和你说句实话吧,贫道可是南无派十八代传人,法力高深,精通面相,这是我名片,你若有心可来找我。”

“忙着呢,没时间算命。”随手把名片放进兜里,云十三挥挥手。

“他们是什么人?”我问道。

“算命的,不要信。”他说道,“咱们进去吧。”

我们走进华龙寺。

“我去请香。”撂下一句话,他跑到边上去。

很快他拿着两把香回来,笑嘻嘻说道:“来,咱们拜拜佛。”

敬完香,我随意走着,说是古寺,但应该是后来翻建过的,很多样式不对。

“那不是蒋总吗,他也来拜佛?”云十三看着一个背影说道。

我抬头一看,果真是那个色迷迷的胖子,此时他正钻进一处小院。

“咱们跟上去瞧瞧。”我拉着十三跟过去。

走到门口刚想跨进院去,一个小和尚正好从小院里走出来。

“阿弥陀佛,施主你好,此处不对外开放,若想拜佛请去寺内其他地方。”小和尚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

“哦,不好意思,我刚刚看到一个朋友进来所以才过来的。”十三在一旁说道。

“施主说的是智照师兄吧!”

“智照?不是那个蒋总吗?”

“是云总吗?”此时先前进去的蒋总闻声走过来,看到十三身旁的我,神色一亮:“是到寺里玩的吧,来来来,我带你进来,这个小院一般可不对外开放。”

“师弟,别拦着了,这是我朋友。”蒋总冲着小和尚说道。

我们跟着蒋总走进小院,这个院子和外面的一比显得很是古朴,当然这个古朴是对十三来说,此时的他正好奇的左看右看。

“蒋总,那个小师傅刚刚怎么称你师兄?”十三问道。

“这个啊,我那师弟法号智真,是这里的空远大师的弟子。”蒋总挺挺滚圆的肚子继续说道,“我呢,一心向佛,空远大师说我和佛有缘,便收了我做俗家弟子,赐了法号智照。”

云十三偷偷瞟了蒋总一眼,心想这位蒋总的发家史自己可是有所耳闻的,这也是一心向佛?阿弥陀佛!

“走,咱们进禅房去,我给二位引进下我师父空远大师,他老人家可是得道高僧。”蒋总很是殷勤。

禅房有些昏暗,只见一位老和尚端坐在蒲团上,手里抱着个香炉大的小鼎,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师父!”小和尚智真轻声道,“师兄带了两位朋友来看您了。”

老和尚缓缓睁开眼睛,打量着我们,看到我时,浑浊的双目蓦地闪过一丝精光。我看的真切,老和尚看到我时的眼神仿佛是溺水者突然间抓到根绳子一样,充满惊喜。

这个和尚不简单。

老和尚眼神中的那种吞噬欲望让我很不舒服,我抓住十三的手后退,往门口走。

“施主慢走,既然来了,何不坐下和贫僧聊聊?”老和尚站起身来对我们说道,“智真还不快上茶招呼客人。”

十三感受到被我握着的手越来越紧,有些不明所以,但仍是说道:“蒋总,大师,不好意思啊,我同事身体不舒服,得回去了,冒昧打扰了。”

而我拉着他的手快步走出禅房,同时向院外走去。

一步未停,我们直接出了寺庙。

“没事吧?”十三关心道。

“没事。”我摇摇头,“就是那个老和尚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有点害怕。”

“能收蒋总那样的人做佛门弟子,估计也是个花和尚,刚刚他那眼神我也看出来了,那么老了,脸上那褶子堆得,竟然还色心不死。”十三皱着眉头说道。

十三以为老和尚仅仅是好色而已,但我知道绝非如此,数千年的妖精生涯,我对危险特别敏锐。

“今天我这么失态,会不会影响你的生意。”我看着十三问道。

“一单生意而已,不至于让我没底线的去拍马屁。”十三满不在乎道。

“那你先前量房时,还那么恭维那个蒋总!”

“场面话而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咱们现在去哪儿?”

“直接回家吧,这个点到公司也是下班时间了。”十三很懒散的说,“回去我给你做好吃的。”

“好,我要喝那个鱼汤!”

“没问题!”

“我还想吃煮鸡蛋!”

……

夕阳下,两道拉长的身影落在广场石材上。

身后,镜头拉回到小院门口,老僧空远看着已经消失的身影依然不舍收回目光。

身旁站着的俗家弟子智照疑惑道:“师父,您今天怎么了?那丫头虽说很漂亮,但不至于让您如此吧!”

老僧空远啧啧道:“好浓郁的草木灵气啊,那丫头不简单,师父我阳寿将尽前竟然还能遇到这样的机遇,没想到如今世上还有这样的存在。”

智照满头雾水,不知何意,以为师父垂涎那丫头美色。

“和以前一样去办!”

“师父,那丫头看上去不像那些风尘女子,不太好办啊!”

“你会有办法的,事成之后为师再教你一门强身功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