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华的 《青蛇》:关于“性”与“命”的讨论

性与命

李碧华 的《青蛇》《诱僧》。在我看来是一场关于“性”与“命”的讨论。

《青蛇》关于“性”的探讨。

李碧华的白蛇和许仙 、青蛇和法海的故事已经超越了“爱情”故事级别。在我看来,这是讨论“性”的故事。

白蛇与青蛇各自修炼成百上千年,五蕴皆空。 虽是妖,但能呼风唤雨、幻化万物、惩戒小道。也算是修行得道的翘楚。

只是时间是把“杀猪刀”,活着总是要寻找“生命的意义”。

蛇也不例外。 斗转星移,修炼几百年,修炼意义、生命的意义在哪里。

于是白蛇找到了许仙, 认真的给他做贤妻良母。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产子”。

白蛇依赖许仙。纵使许仙没她聪明 没她能干,她还是依恋他。有了许仙在身边,白蛇的生命似乎就有意义。

女人总是追求“依赖感”;男人总是追求“成就感”。

只是白蛇低估了自己, 高估了许仙。

白蛇专情于许仙、千年蛇妖、医者仁心、最后白蛇产子、生出“人”。

许仙受不了小青的诱惑,逃不过“性”本善还是本恶的纠结。

即使金山寺的和尚强行让他五蕴皆空,但他的心没有空、仍旧是一介凡夫俗子。

终究给不了白蛇“灵性”的依赖感。最终她的“心”万念俱灰,宁愿被法海压在金山寺。

白蛇被压在寺的地下洞穴中,回到了最初的修炼状态,如同她的初“生”、疗伤等待涅槃。或许白蛇终会明白当“心”空无一物 ,它便无边无涯,大爱无疆。

白蛇和许仙的“性”是“性”由 “心”“生”的“性”。“心”是心脏,心通过五官接受外界事物,引起感情的反应。白蛇的劫难,源自她的“心”。她原本不应该有七情六欲,因为它们不是人、没有“性”。只是因为道家的祖师爷吕洞宾让她们吞下七情六欲的丸子。让它们从“牲”向“性”转变,让他们经历了七情六欲。

青蛇和法海的“性”是修炼的工具。道家自古有“双修”之法:就是一种进入动态平衡坎离交媾、阴阳相交的修炼。青蛇对许仙的性挑逗,只是为了证明自己500年的修行的“性能力”能否挑战白蛇1000年的功力。而法海要求青蛇来挑逗他,是因为自认为“佛”。“佛之修法,无魔不成 ”。

可惜法海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青蛇。禁不起青蛇的挑逗、佛光褪去、露出了“人性”:“性”源自生命形成的最初那一瞬间、带着巨大的能量和烙印、影响着人的七情六欲。始终在本善和本恶之间摇摆的“性”。只要是人,就一定有“性”。

道教认为 人在诞生之前,精子进入卵子的受胎那一瞬间就有了“性命”,最近northwest 大学用显微镜照相机发现精子进入卵子那一瞬间会发出很大的光,光越强受精卵越优秀。

《诱僧》关于“命”的讨论

如果说《青蛇》内在哲学讨论更侧重于“性”的话,《诱僧》更多的是谈“性命”的“命”。

“命”原是天命、宿命、决定人的命运、人的寿命等之意。因而“命”与身体结合在一起,是近似爱的概念。人对于宿命只能忍耐没有别的。

《诱僧》中石彦生 在刚满二十七那年 ,竟当上了和尚 。唐 ,武德九年 ,六月四日 ,玄武门上演震撼之极的血腥惨剧,他是少数知情者之一 。所以无论是他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是被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是最后“拿起屠刀也能成佛”,都逃不出从一开始就设定的“命”。但《武僧》绝不是只是谈宿命。它其实在讨论“儒”“佛”“道”如何“看命”的。

儒家认为“命”是天决定的,人不能违。

道家认为“命”,是看自然界丰富多彩的游戏,它是不能逃脱“道”法则的。可是像这样的“游戏”完全是偶然的。“道”从字面上看是“首”,应解释为“开始”,加上走字底 是“车辙”的意思。从一开始到最终的目标都要通过它。道的本身是不能运动的。

佛教认为“命”,是在迷妄的世界,看“轮回不已”的活动。

《诱僧》中的石彦生 先后去了两个寺庙出家:“天宁 ”和“彤云 ”。“彤云”似乎更像受道教文化影响的寺庙。“天宁”有着金碧辉煌的庙宇、道貌岸然的主持、森严的戒律。但是却在官兵追杀石彦生众人时,考虑自己安危,见死不救。“彤云”朴实无华 在深山、有着110岁老顽童式的主持、没有规矩、但是却在最后关头,老主持仍可破了“杀戒”救了石彦生。

“天宁”的方丈说: “所谓 ‘无 ’ ,并非简单否定 ,并非一无所有 ,而是超脱于 ‘有 ’ 、 ‘无 ’之 ‘真空 ’ ,亦即 ‘真空不空 ,妙有非有 ’ … … ”

“彤云”的方丈 说“ 这 ‘顿悟 ’嘛 ,很简单 你大便急了 ,找不到茅坑 ,憋得一身汗 ,肚子又痛 找到了 ,一蹲 , ‘咚咚咚 ’几下子 。啊 !好畅快 ! ”……… “ ‘佛 ’是揩掉干屎的破竹片 ! 用这破竹片把挡路的干屎都揩掉 ,去除了污秽 ,道路就清净了 ,来往不受阻碍 ,直通净土 。 佛为了救援众生,必须混入俗界 ——越臭的地方 ,越脏的地方 ,越有用 。 ”

结局,和尚杀了仇人,“彤云”最后被大火烧毁,李碧华说:

“天空有一本书 。看 ,火那么壮大 ,水却熄灭它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庸》原文经典: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