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玻璃糖姑娘

“红豆发芽了。”

回程的车站里,薄言之给丁采采编辑出这句话,摩挲了许久,点了发送。

“嗯?你什么时候种红豆啦?”

丁采采刚坐上回程的高铁,看着这消息,一脸茫然,显然,简单的脑回路,让原本冒着粉色泡泡的信息变得——一文不值。

薄言之略显无奈,嘴角却因为这不解风情的回复上扬了。

“相思开始了,傻瓜。”

“呀,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丁采采欢喜满满,不自觉在座位上笑出了声,接着又回道:“原来我们家言之这么会说话那。”

“嗯,情难自禁,下次,我去找你。”薄言之因为那三个字,心情又上了八个度。

“好。”丁采采秒回到。

沉浸在甜蜜中的采采,眉眼都是幸福,原来,真的会有这样一个人,不远万里,来到我身边啊。

三个月前。

“采采,毕业论文你选好题了吗?”白柒柒买好饭朝采采问道。

“嗯,选好了,你呢?”

“哎,太难了,选什么都觉得不好写。”

“我看你不如抓阄吧,抓到哪个是哪个,这叫顺应天命~”

采采张口就调侃了下柒柒,这同窗四年的情谊,过硬,哈哈。

“啧啧,仿佛是个好办法。”

采采没想到,柒柒还真当真了,当场立住!

嗯,这情谊,够硬。

“就这么办了,我的好运都花在遇见采采你身上了,其他的,我也就听天由命吧,我总不至于事事都是坑,对吧?”柒柒略微自信的说到。

“你还真这么干呀?”

“那可不,爷就是这么霸气,走,听说学校今天有来招聘的,爷带你看看去,先了解了解。”

“得嘞,我的爷。”

采采暗笑,要不是跟柒柒一个宿舍认识久了见怪不怪,倒真要觉得她是个男孩子了,一头利落的短发,洒脱不羁的姿态,啧啧,若是个男孩子还是挺飒的吧。

招聘处。

“言之,一个简单的招聘而已,你这个老总怎么还亲自过来了,还穿的便装?”薄言之的得力助手嵇霄说到。

“嗯,随便来看看,你先盯着,我去其他地方转转。”薄言之简单交代了下,拿上手机走出了招聘台。

恰巧,碰上了转角的丁采采。

啪嗒。

手机跟书本一起掉落的声音异常清脆。

碰上的那瞬间,采采跟柒柒高兴的搭着话,就因为回了个头,撞上了拐角来的薄言之,说时迟那时快柒柒根本来不及拉住采采,于是,采采的书以及手机,通通遭了殃。

薄言之略皱了皱眉。

“不好意思,同学,我,我...”采采有些抱歉,忙说着对不起。

“没事。”薄言之点头示意,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在想——在别人眼里我还是个学生?我这么显年轻的吗?

其实薄言之也就毕业了3年而已,加上瘦削的脸,所以总体来说算不上老,但无疑同学这个称呼还是让他窃喜。

随即,薄言之礼貌性的蹲下,帮丁采采捡书。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采采见状不好意思到。

“诶,采采,你看,你手机屏坏了。”

白柒柒的话,让薄言之本来要说的,梗在了喉咙里。

“抱歉,你手机的问题,我来赔偿。”

薄言之率先说到。

“额,不用不用,本来就是我自己不小心,跟你没关系的。”

“哎,采采,这事儿吧,不能算你全责啊,咱们得公平公正,对吧。”

“停,我的爷。”丁采采顿时红了脸,立马捂住了白柒柒的嘴。

“那个,我朋友说的话你别介意哈,我们先撤了。”说罢拉着白柒柒就跑了。

跑远了的柒柒,一脸疑惑。

“你咋不让我说呀你采采,白白吃亏你看。”

“这不毕竟是我走路没看人撞上去的嘛,让别人负责怪不好意思的。”

“一个巴掌拍不响诶我的采!”

“好啦好啦我的爷,你不是要看招聘会的嘛,走了走了,再不看人家都要走人了。”

身后,薄言之因为好奇心,跟着采采,又来到了招聘会场。

“嵇霄,待会会有一个长卷发白衬衫黑短裙的女生跟一个短头发的黑T恤牛仔裤男生走过我们的展位,无论如何,让长头发那个填下招聘单。”

不等嵇霄回问,薄言之就挂了电话,在不远处观察着丁采采的举动。

嵇霄盯着电话,先收起了好奇心,寻找起目标人物来。

“哎,小姑娘,我们这个职业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啊?福利好待遇也好。”

丁采采当天穿的还算好认,尤其还有一旁的白柒柒,更加好认。

“啊?你们这个主要做些什么呀?”丁采采问道。

“我们问鼎有限公司呢是做游戏的,现在在招的是一些偏文职类的,适合你这样的小姑娘,不如你先填下我们的招聘单,我们后续再了解了解?”

丁采采略微思考了下,觉得填一下也无伤大雅,便拿起了笔,按照表格要求一一填写了。

“好嘞,之后我们会再联系你的。”

“采采,你这么轻易就填啦?”白柒柒问道。

“这叫,广撒网,多捞鱼。”

“哎呦,这时候采采你的脑子这么机灵那。”

“不然呢~”丁采采狡黠一笑,还冲白柒柒做了个鬼脸。

这一切,都被薄言之看在了眼里。

她的笑,好像很动听,她旁边的人,却有些碍眼。

“言之啊,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那姑娘是你的菜?这是想老牛吃嫩草啊。”嵇霄满脸坏笑的递上招聘单,问到。

“我很老吗?”

“额,怎么会,我们薄总玉树临风八面玲珑,怎么会老。”嵇霄满脸谄媚。

“不会用成语就回去补习补习,可不要丢我们问鼎的脸。”薄言之言语中有些威胁的意思,睛里却是藏不住的戏谑。

薄言之摩挲着纸张,盯着丁采采的手机号码,犹豫之下,还是拿起了手机。

嗯,看看能不能加个微信先。

果然,跳出来了主界面,薄言之毫不犹豫的点了—添加到通讯录。

“嗯?请问哪位?”丁采采看着新加的联系人有点奇怪。

“你好,我是薄言之。”

“额,你好,我是丁采采。”

然后,就没有了后续。

薄言之这时候有点词穷,一下成了哑巴,丁采采倒是没怎么放心上,转个头就忘记了这个小插曲,至少在采采自己看来。

“嵇霄,我们的招聘展最迟什么时候结束?”

“大概一个星期吧。”

“这么短?”薄言之显然不满这个时长。

“啊!放心,我懂我懂,我这就去协商时长,但是这出差费用嘛你看薄总?”嵇霄谄媚的比着毛爷爷的姿势,期待ing。

“嗯,全报。”

“得嘞,我的薄总。”嵇霄听到了想要的回答拍拍屁股立马走了人,嗯,给薄总效犬马之力去了。

“请问是丁采采吗?”

“你好我是。”

“我是问鼎人事部,通知你今天下午两点来您教学楼的2号楼102面试,这个时间可以吗?”

“哦哦,好的,没问题,我一定准时到。”

“薄总,已经通知丁采采了。”

“要填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嗯,到时候正常流程就行。”

想了想,薄言之还是加了句——顺便问下她是不是单身。

秘书——当场愣住。

薄总这是以权谋私吗?

结果很显然。

面试场

薄言之在对面看着丁采采的一举一动。

“丁采采吗?”

“嗯嗯,是的。”

“那你先填一下单子吧,你旁边这位是?”

“额,这是我的爷,呸,不是,这是我朋友柒柒,陪我来面试的。”

“那请这位同学外面等一下。”

白柒柒比了个OK的手势,乖乖的在门外等着。而薄言之,就在对面教室里看着这一切,用一种仇视的目光。

“面试怎么样?采采”

“我觉得...有点奇怪...”

“嗯?怎么个奇怪法?”

“让我填了个单子,上面问的好详细啊,我的兴趣爱好,爱吃什么,讨厌什么,平常做什么,最后面试官还问我有没有男朋友。”

“这么琐碎啊,好像有点靠谱的样子。”

“可能吧。”

嗯,怎么说呢,这算是一场带有目的性的面试——让薄言之快速了解丁采采。

而,丁采采那句—我没有男朋友。让薄言之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既然不是男朋友,那就好办了。

“在吗,采采”

“额,在”

“有时间吗,请你吃饭,学校附近的韩式烤肉不错。”

“额?我,认识你吗?”

“难道我们不认识?不是你加的我吗?”说起瞎话的薄言之脸不红,心不跳。

“额,我加的你?认真的嘛...”

“嗯,认真的,我就当你答应了,晚上六点见。”

“哦,好。”

丁采采望着发出去的好字,突然有点不知所措——我怎么就答应了,这人我好像没印象啊,薄言之,薄言之...

“柒柒...你晚上陪我出去下呗。”丁采采哀求到。

在得知事情原委后的柒柒爽快的答应了采采,两人还一起商量好,先在外面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晚上六点

丁采采跟白柒柒准时来到了烤肉店,在门口一张二望,很快就引起了薄言之的注意。

“来了?还带了朋友啊。”看到采采的到来薄言之喜从心来,但看到旁边多的人,着实有些扫兴。

“是你?!那个不小心撞到那次。”

“想起来了?”

“不好意思,那个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过来坐吧,还有你旁边这位。”

“哦,谢谢。”有点愣住的丁采采点了点头,拉着柒柒在薄言之对面坐下。

“上次你的手机屏坏了,多多少少也有我的责任,所以,我以肉来偿,采采满意吗?”薄言之率先开口,找了个比较完美的借口。

“额,其实不用的,这样怪不好意思的,我...”

一旁的柒柒倒是一脸端正,很快打断了采采的话。

“哎呀,本来这事嘛就一半一半,既然人家都这么主动赔礼了,我们欣然接受嘛采采。”

“这位同学倒是坦然的很。”薄言之看着对面的柒柒,有点牙痒痒的意思。

哦,一直忘记了——薄言之以为柒柒是个男娃子。

谁让柒柒走中性路线呢,那天又听到采采喊她爷,可不就误会了。

“啊,这是我闺蜜白柒柒。”

“你好啊,我是采采舍友,你呢?叫啥?”白柒柒完全没注意到薄言之一开始对她的敌意,只注意到她介绍完后薄言之略微惊愕的眼神。

她,原来是个女生,枉他还把她当对手了。

薄言之不免觉得有点好笑,原来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我怎么觉得这人脑子有点...”白柒柒悄咪咪的在丁采采耳边说道。

“额,还,还好吧。”

“白柒柒你好,我是薄言之,之前,唐突了。”这个白柒柒,是个需要拉拢的对象啊,嵇霄好像说过——想要搞定一个女生,就先要搞定她的闺蜜。

“薄言之啊,你好你好,今晚你请客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白柒柒很自来熟的拿起了菜单,全然没看到一旁丁采采眨巴眨巴的眼睛。

用餐结束,丁采采向薄言之发了个消息——你什么时候有空,下次我请你吧,额,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好”薄言之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很好,下次见面,不需要找理由了。

“回宿舍了吗?”

“嗯,刚到,你呢?”

“刚到宾馆。”

“咦?你不是学生吗?”

“看来我很显小啊,我已经毕业了。”

“额...看不出来,那你是返校生喽?”

“我是来招聘的。”薄言之微微一笑。

“咦!好吧好吧,我以为你也是学生呢。”

“怎么,觉着我老了?”

“啊,没有啊,你看着挺显小的,嗯。”

“明天有课吗?”

“嗯嗯,有。”

“那早点睡,11点了。”

“嗯嗯,晚安。”

薄言之意犹未尽的看着采采的对话框,舍不得结束话题,却不得不考虑她要上课,也深怕自己操之过急,把她吓跑,她,有点胆小。

丁采采放下手机,也是一时难以入眠,这个薄言之,每天比闹钟都要准时的给她发消息,询问她的一日三餐,晚安也是一日没落过,有早课的时候还会给自己买好早餐,还会有些无厘头的,粉红讯息,比如:

“采采,看到我的消息,你可要及时回复我。 ”

“啊,为啥,万一我哪天在忙,忘了呢?”

“你不回我,我会坐立不安。”

“采采,我很喜欢吃西瓜,尤其最中间的那一块,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甜?”

“因为像你笑起来的样子,口感极佳,所以不要轻易对别人笑哦,我会嫉妒。”

“你...这是在...撩我吗...”

“采采,你觉得呢?”

采采扶额...

所以,他,是不是喜欢她呢...

可是,自己还是个没入社会的毛丫头,他会喜欢自己什么呢?采采想不明白。

其实,薄言之自己也不明白,他就是想靠近她,自从第一次跟她撞上,她埋头道歉的样子,就一直在他脑子里徘徊,怎么会有这么简单的女生呢?手机坏了也不找他索赔,只觉得是自己的全责,换了旁人,恐怕...

或许这样的采采,让他有些,同情心泛滥,但更多的,是对这个女孩儿的好奇,慢慢的,这种好奇就变成了,一种别样的情愫。

等到某天,薄言之从书里翻到一句话——采采芣苢(fúyǐ ),薄言采之。

且不看它原先的意思,只单单看字,薄言之的心头就有了一种采采非他莫属的感觉。

原来他们的名字,这么般配,在诗经里。

“柒柒,你说,这个薄言之,是不是喜欢我啊?”

“我认真的思考了你这个问题,从感性的角度呢,我觉得是有可能的,但从现实的角度吧,他这个人先入社会,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他啊说不定只是觉得你新鲜。”

“那,应该理性多点吧。”采采听着柒柒的话,心里没由来的难过,她一个还没毕业的丫头,薄言之凭什么喜欢她呢...

“哎呀采采,我看那个隔壁班的李终就不错啊,他呀还老跟我打听你呢,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啊,你说都快毕业了也没谈个男朋友是不是有些可惜,再不谈我们就毕业了,就没小学弟勾搭了,哎,想想还是难过啊。”

“那我怎么没见你去勾搭哪个学弟呀?”采采不怀好意的反问柒柒。

“这个不得两情相悦嘛,就我自己单恋多没意思,嘿嘿,跟你说哦今晚两个班聚餐,吃完饭还准备去唱K,这个李终肯定在,说不定会有什么行动哦,都要毕业了毕竟,再不动手可就晚了~”

“你可净瞎说吧”丁采采无精打采的反驳,脑子里却只有薄言之。

“吃过饭了?说好请我的那顿什么时候兑现啊?”薄言之问道。

“啊,我记着呢,明天你有空吗,我明天可以请你吃饭。”

“你吃过了今天?”薄言之有点不是滋味,他明天就要回Z市了。

“正在吃,今天班级聚餐。”

“那吃完我去接你?”

“啊?不用了,我们吃完还要去唱K,可能有点晚。”丁采采下意识的就拒绝了,没可能的事情,早点断了念头,才能及时止损。

手机对面的薄言之,却有些如坐针毡。

据嵇霄打听到的消息,有个李终,对丁采采蓄谋已久,今晚就会有一个告白计划,虽然知道丁采采跟这个李终来往不是很密,但自己终究比别人老了一些,所以难得的,薄言之有点不自信了。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有事想说。”薄言之直截了当的跟采采打了电话。

“啊,哦,我在麦霸KTV。”

“好,等我,采采。”薄言之分外温柔的喊着采采的名字,似是故意的,想要撩拨一下丁采采,又好似是在循循善诱,好让他有机会,破坏那个人的计划。

KTV里,李终点了一首玻璃糖,这是丁采采的手机铃声,他知道。

随即,很快就有人起哄了。

“哎呀李终你挑了一首男女对唱的哇,找谁跟你一起呢?”

“采采,我想跟你唱,可以吗?”李终鼓起勇气,红着脸,向采采问道。

“额,我...”

“我知道你会,这是你的手机铃声。”

真棒...连借口都没了,采采在心里哀嚎...

“好吧,我,可能唱的不是很好。”

就在丁采采硬着头皮的时候,薄言之很合时宜的打开了KYV的门。

“玻璃糖吗?这首歌我也会,不过,采采,应该由我这个男朋友跟你一起唱吧?”

薄言之一边说一边朝采采走来,一点也不尴尬的拿走了李终手里的话筒。

众人,懵。

丁采采,懵加N次方,连心跳也懵了几圈,他刚刚,好像说了男朋友三个字。

“开始了,采采。”薄言之友情提醒。

慌张下,丁采采就那么跟着旋律,开了嗓。

“跳跃的树和影

  假装目不转睛

  向你的脚步 走走停停”

轮到薄言之时,采采松了口气,连声音都有点发抖,不过他的声音,异常动听,慢慢让采采忘记了紧张。

“酸甜透明夹心

  味道排列整齐

  等你的选择 雕刻下印记”

.........

“玻璃糖 盒子里的把戏

沉甸甸的爱情 幸运的设定”

“跑太快 像一场 恶作剧

挑一颗在手心 猜猜在哪里”

“故弄玄虚 向往你回应

你嘴角的指引 甜蜜的危机

找不出原因 三心二意

奇怪如此着迷 像神的旨意”

“看你眼睛 心跳的频率 就像诗句

明明在靠近 整颗心 雀跃到北极

玻璃糖盒子里的关心

被选中的游戏 透明的爱意”

......

歌曲结束,薄言之找了个借口就把采采带出了KYV,全然不顾余下众人的惊讶以及好奇,而采采的脑子里只剩旋律,还有那句男朋友,就这么任由薄言之带了出来。

“采采,你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有...有很多”

“我喜欢你,不是玩玩,也不是一时新鲜,就是喜欢,你对别人笑,我会不开心,你对我笑,我能开心很久,你不回我讯息,我会患得患失,这么说,你还有疑问吗,采采?”

丁采采听着这段话,满脸的不可置信,他,是在跟她告白吗?

“你,是在跟我表白吗?”

“是啊,不然呢?”

“可...我们才认识一个多月...”

“是45天。”

“我们,我,我还不是很了解你,你,你对我应该也是...”

“不妨,我们可以有很多时间了解,采采,我需要安全感,我担心,你会被别人抢走,比如,你那个男同学。”

丁采采再度红了脸,心跳告诉她,她是开心的。

有个人,就在她面前,跟她说——她怕自己被抢走。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好像被呵护的种子,然后等待发芽。

“我,我有点喜欢你,可是,我胆小。”丁采采鼓起了勇气,对薄言之说到。

“只是一点点吗?”薄言之微微笑出了声。

“嗯,可能比一点点要多一点。”

“嗯,这个回答我很满意,采采,给我个机会,我会对你好,让你可以完全信任我,我是认真的。”

第一次,丁采采有了想要不管不顾的念头,人啊,总得有一次奋不顾身的吧。

“好。”丁采采轻声说到。

薄言之璀璨一笑,稍微敛了敛,牵起丁采采的手。

“走吧,送你回学校。”

“嗯,言之。”

“这个称呼,我喜欢。明天休息日,想吃什么?”

“想吃什么都可以啊?”丁采采小俏皮的问道。

“当然,我要把我女朋友养的白白胖胖的。”

“那,我想吃你做的诶。”丁采采面露期待的问。

薄言之愣了一下,想了想:“嗯,也不是不可以,明天带你去我住的那儿。”

“咦?你不是住宾馆嘛?”丁采采没想到薄言之会答应,因为她晓得住宾馆应该不太方便。

“以前是宾馆,现在,有了别的住处了。”

“嘿嘿,那你要常驻这儿嘛?”采采眸子转啊转,有点忐忑,她记得,他是来招聘的,他并不在这儿居住。

“嗯,有这个打算,不过总有些事要回Z市处理。”

“啊,也没事,我快毕业了,我,我可以去找你。”采采打断了薄言之未说完的话,脱口而出。

闻言,薄言之笑了笑。

“我怎么舍得刚在一起就把你自己留在这儿呢?万一有人挖我墙角怎么办?嗯?”

“才,才没有。”

“好啦,到宿舍了,回去休息吧,明天等我来接你,乖,我的采采。”

薄言之说完,摩挲着采采的头发,倾上去,在采采的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

采采愣了愣,回过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跑了。

再不跑,她的小心脏可就要跳出来了。

薄言之在原地顿了顿,嘴角擒着笑,拿起手机给嵇霄打了个电话。

“帮我在这边租个公寓,半年期,要求能做饭,明天早上十点前搞定,要离采采近一点,对了,明天不回去,延后半个月,有什么事情你先处理。”

“呦,这是追到手了?我们薄总真神速,这是准备玩多久啊?”

“谁告诉你,我是玩玩的?”薄言之一秒严肃。

他很认真的对嵇霄说到:“我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认真,采采,就是我想要的那个人。”

薄言之严肃的语气让嵇霄知道——他是认真的。惊讶之余又有些顺理成章,他早该猜到的,一开始,薄言之的态度就决定了结局。

第二天一早,嵇霄认命的给薄言之鞍前马后,终敲定后又接到了新的指令——买菜。

很好,我们薄总也开始要洗手做羹汤了,这个丁采采,真是厉害,嵇霄暗自佩服,行动却是一点也不懈怠。

“请问是丁采采吗?你好,我是薄总的秘书嵇霄,他呢,正在给丁小姐准备午饭,所以就由我来接你,不知道丁小姐现在方便到校门口吗?我的车停在这里。”

“哦哦,好的,我马上来”接到电话的采采听到陌生的声音先是愣了愣,有些惊愕,来不及细想就匆匆收拾了东西,立马出了宿舍楼。

“咦?是你,你是...”丁采采见到嵇霄,明显一惊,这不是一开始给她填招聘单的那个人吗...

“又见面了,丁采采小姐。”

“所以...言之是问鼎的...”

“没错,薄总就是我们问鼎的老大。”

丁采采的小心脏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丁采采小姐吓住了?”嵇霄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个,没有没有,嵇秘书叫我采采就好,不然我觉得怪怪的...”

“好的,采采,那你也不要喊我嵇秘书了,就叫我嵇霄吧,叫哥也不合适,不然这辈分就乱了,被老板听到,我可能会被炒鱿鱼...”嵇霄半开玩笑说着。

“你们老板,他,他...”

“采采别多虑,我们薄总虽然人帅多金,但是吧,身边从没有什么莺莺燕燕的,就连今儿下厨都是头一遭。”

丁采采听完,不安的心,有了些许的平定,他愿意为了她尝试下厨,这,起码说明我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吧,那...莫非?

丁采采心里想着疑问,嘴里也就直接脱口而出。

“那,第一次,你让我填招聘单,难道是?”

“采采你猜对了,可不就是我们薄总授意的,我们薄总还真没在哪个女孩儿身上花这么多小心思呢,这不,本来今天要回Z市的,也延后了,采采,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吧?”

采采木讷的点了点头,有些不敢相信,但更多的是甜蜜。

“采采,到了。”

“哦,好的嵇霄哥。”采采还是觉得直接喊名字有些不合适,嗯,所以还是加个哥吧。

嵇霄也顺势点了点头领采采进去。

“薄...嗯...我来了。”丁采采的言之两字哽在喉咙里,她有点自卑,有点胆小,她希望薄言之说的话是真的,又担心这只是他的一时新鲜,自己,什么也没有,凭什么跟他在一起呢...

“怎么,过了一晚上,连我名字也不会叫了?”

“哎呀薄总,采采这不被你的身份吓到了,小姑娘嘛,得缓缓。”嵇霄热情的出言解释,缓解采采的语塞。

“怎么,你们一路聊了很多?”薄言之完全忽略嵇霄的话,只对采采说到。

嗯,嵇霄见状乖乖闭了嘴。

“啊,我跟嵇霄哥也没聊什么,就,简单的说了说你,嗯。”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了薄言之的身份后,她就有些紧张,他本以为薄言之只是个负责招聘的人事,没想到却是问鼎的老大...

“嵇霄哥?”薄言之犀利的眼神瞅向了嵇霄,又继续说道:“这辈分,你觉得对吗?嵇霄哥?”

嵇霄浑身抖了三抖:“额,这不采采她...”

“叫薄夫人。”薄言之出言打断了嵇霄的说词。

没想到,薄总这么小肚鸡肠...

采采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年轻,就被叫夫人...

“好的,薄总,薄...夫人,那没事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祝你们用餐愉快,用餐愉快。”嵇霄略显尴尬的退了场,留下持续挂机的丁采采。

“好了,电灯泡走了,采采,我们吃饭吧。我第一次下厨,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如果...”

没等薄言之说完,丁采采打断了他。

“那个,我不嫌弃。”

薄言之闻言,轻声一笑。

“真的被吓到了?”

“嗯,有点...我是叫你薄总,还是...”

“你说呢?采采。”

“我...我不知道...”

“你在担心什么呢?你是我的女朋友,我甚至,想让你做我的薄太太,是我对你的喜欢表达的不明显,所以,你在害怕吗?”

薄言之拉着采采的手,一边说话一边慢慢的摩挲着,似是一种安慰,显然,效果很显著。

“可我只是个即将要毕业的普通大学生,我什么也没有,而你...”

“你现在这样就很好,我很喜欢。”

“我没有别的女人风情万种,也没有别的女人能力超群...”

“傻瓜,你的脑袋在想什么呢?还是嵇霄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没有,嵇霄哥都跟我说的你的好,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你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是我,高攀了,不过呢,嵇霄哥,就不用喊了,就叫他嵇秘书吧,你是我女朋友,他是我秘书,我们不能乱了辈分。”薄言之想着嵇霄在采采面前说他的好话,默默地把要给他穿的小鞋一笔划过了。

“原来你这么小心眼。”

“不,我唯独在你这件事情上,比较小心眼。”

闻言丁采采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那我就当,你是认真的吧。”

薄言之听着,显然不满意。

“手机给我下,采采。”

“嗯?做什么。”

“我们拍张合照吧。”

说完不等采采反应,薄言之已经打开了相机,擢令采采配合自己,摁下了快门。

很快,朋友圈有了两条新动态。

丁采采——名花有主,配图,两人的合照。

薄言之——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我的薄夫人,配图,两人的合照。

丁采采盯着朋友圈,有点羞涩,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你,你怎么自作主张啊。”

“怎么,你难道还想金屋藏娇吗?我人要,名分也要,省的别人惦记。”薄言之嘚瑟的说着,还轻轻的刮了下采采的鼻子,满脸宠溺。

丁采采只一下,就红了脸,这个人,怎么这么会撩,一点不像没谈过恋爱的样子。

甜蜜之余,丁采采也点开了薄言之的朋友圈。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这句话出现在薄言之的朋友圈配图下面,虽然有点不知何意,但出现的字眼,让采采那颗不确定的心,安了又安。

“言之,我喜欢你,嗯,比之前还要喜欢。”

“嗯,那我继续努力,让你更更更喜欢我。当然,你不用努力,我就已经很喜欢你,还想金屋藏娇的那种。”

“那可能有点困难。”

“嗯,我们家采采也需要自己的空间,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好。”

“嗯,好。”丁采采说完,主动起身亲了薄言之脸颊一口,嘿嘿,口感好像不错的样子。

“嗯,我右边脸颊也要。”薄言之厚脸皮的开着口,还顺势把脸凑了过去。

但是看着丁采采红红的脸,又不忍心再捉弄她。

“嗯,好了,我也亲你一口。”语罢,薄言之就凑着采采的脸颊,吻了上去。

嗯,采采的脸颊,有点烫。

半个多月后。

“采采,我最近要回一趟Z市,短期内可能回不来,这段时间,你要乖,我争取早点回来看你。”

“要很久吗?两个月?三个月?半年吗?”丁采采有点委屈的问道。

“最久,一个月吧。”

“啊,一个月啊,才一个月而已嘛,没事没事,你去吧,我刚好最近忙论文呢,嘿嘿。”

“采采?”

“嗯?”

“没有其他话了吗?”

“啊,一路顺利,我的言之,然后,早点回来。”

“嗯,好。”

丁采采本以为一个月会过得很快,可是,忙完论文的她,才发现,原来干等待的日子这么难熬,每天的视频电话,也没办法缓解,她对薄言之的想念,他,也是这样想着自己吗?

“那个,嵇霄哥(私下里,采采还是觉得这样称呼比较尊重我们的嵇秘书),可不可以把你们的地址给我呀,我,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哎呀,采采你要来啊,薄总知道一定开心,你都不知道,他啊,每天看着你送给他的含羞草,天天睹物思人呢。”

“啊,嵇霄哥说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们公司啊现在对你这个薄总夫人,可好奇了,就等你来了,对了,当薄言之的面,可千万别喊我哥,我还想多活几年。”

“噗,知道了。”

休息日,丁采采坐着高铁来到了薄言之的城市,顺着嵇霄给的地址,顺利到达。

“采采你来啦?走走走,我带你去薄总办公室。”

“咳咳,薄总,有一个很重要的快递,需要你亲自签收。”

“嗯,放那儿吧。”嵇霄闻言朝采采比了个OK的姿势,关上门出去了,留下了旅途奔波的采采。

“叮,你的快递请签收。”丁采采带着调皮的嗓音,还有甜甜的笑,望着正在办公的人。

此时此刻,突然听到想念已久的声音,薄言之瞬间抬起了头,看到真实的人,站在那里,反应了一会儿,便大步朝采采走去。

再多的话,好像都比不上一个简单的拥抱。

“你来了,采采。”

“嗯,有点想你,所以...”

薄言之还想说什么,可是抬眼发现——门外面有点不对劲。

薄言之狡黠一笑,拉过采采,二话不说,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结局当然是——一群倚在门口的人,齐刷刷的走了个踉跄。

不知谁带了个头——那个,薄夫人好。

一群人便以雷霆之声,向丁采采问了个响亮的好。

丁采采被这一姿势吓了一跳,薄言之倒是被这举动取悦了,还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人见过了,现在工作去吧,明天放你们一天假,带薪。”

“谢谢老板!”员工们闻言,又是齐刷刷的一到言语。

丁采采不由得笑开了怀,也不知是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能遇见这么好的他呀。

“采采,我也想你了,很想很想。”

“嗯,我知道。”

“薄总,你以后,打算常驻采采那儿了?”

“我想把她拐过来,但是,看她自己吧,她就要毕业了,她如果想留在她的城市,那我就过去。”

“得嘞,看来我们要做好公司搬迁的准备了。对了,薄总,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会喜欢丁采采啊?”

“她呀,就像一颗玻璃糖,纯粹,还很甜,嗯,不过,我说了估计你也不明白,毕竟单身狗体会不了。”嵇霄,当场卒。

薄言之语毕留下了当场石化的嵇霄,径直走出楼道。

采采,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