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 Chapter 1

96
请叫我万能的考拉
2017.09.05 23:04* 字数 2568

Chapter 1



陈玘在昏迷中是被痛醒的,一睁开眼就看到全白的天花板,下一秒漫无边际的疼痛就包围了自己,尤其是胸口和左手。

嘴唇干的似乎快要裂开,喉咙也干的快要冒火,别过头看到床头柜上有杯水,用尽全力伸手过去,却还是打翻了水,因为过大的动作牵动了胸口的疼痛处,陈玘痛的缩成了一团。

“医生!护士!醒了!他醒了!”熟悉的声音里是自己不熟悉的紧张和激动。

被趴了拍了一会儿背才缓和下来一点痛感,双眸里都是因为疼痛溢出的泪水,泪光迷离中,陈玘看清了抱着自己肩膀的人。

“师、师父?”

刘国梁像是老了好几岁一般,轻拍着陈玘后背的手都带着颤意,“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刚醒过来就被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一直到医生放下资料,说陈玘身体没有什么大恙,只要好好休养还是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胸口和左手都包着厚厚的绷带,一动就疼,陈玘不是怕疼的人,但是在刘国梁身边就会特别像小孩子,一点疼就叫个不停,一会儿说口渴一会儿说要吃肉,一直闹到刘国梁快要生气的样子了,陈玘才乖乖的一口一口吃掉刘国梁喂过来的清粥。

吃完粥陈玘的脸已经皱成一团了,刘国梁赶紧安抚陈玘,“等你出院了让你师娘给你做桌好吃的,吃到你不要吃为止。”

“那拉勾?”想要伸出左手,却疼的陈玘龇牙咧嘴,刘国梁伸出手跟陈玘右手小指勾了勾。

刘国梁一走,病房里就只剩下陈玘一个人了。

靠在枕头上,陈玘盯着自己的左手看的出神。

最后的记忆里自己的左手被锋利的匕首割破了,自己换成右手持枪对着谁开枪了,开枪的同时自己胸口似乎也中弹了,后面的记忆就直接是现在清醒后了。

昏睡了太久,脑子一想多就针扎般的疼。

陈玘考上警校的时候是很开心的,他的目标一直都是当一个警察,在警校的四年里虽然爱闹事,但是成绩也一直不错,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开始憧憬着正式穿上警服的一天。

在拿到毕业证书之前的一周,陈玘突然被喊到了校长办公室。

办公室里是自己熟悉的两个教官和几个不认识的人。

听完对方的叙述,陈玘皱了皱眉,“就是让我去卧底吗?”

校长点了点头,把一份资料摆在陈玘面前,“我们派出去的几个卧底最长的也就半年就被发现了真实身份,虽然最后全都安全转移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损失巨大。”

“现在我们急需一个能打入内部的人,我们研究了现在在校的所有学员,觉得你最合适。”

“当然,如果你拒绝我们也不会勉强你,但是你要记住今天知道的所有一切都是机密……”

“我同意。”

回到宿舍冷静下来以后,陈玘才意识到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样的事。

但是陈玘也没有后悔。

还没有拿到毕业证书,陈玘就在上面的安排下离开了警校,到了A市。

身份已经有了个新的身份,虽然名字没有造假,但是所有的履历都是假的。

A市最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目姓马,具体的身份警方也没有查到,陈玘根据拿到的情报,混迹在马家的酒吧和赌场里,因为出手阔绰大方,没多久就有了不少小弟的跟随。

赌局一开,陈玘赢了不少钱,但是却像是没有丝毫开心一般的把筹码推给了一边的小弟瓜分,坐在沙发上点起烟,翘着脚环顾着四周。

不一会儿,赌场的经理就来了,“怎么了?今天的赌局没意思?”

弹了弹烟灰,陈玘笑了起来,“老是赌这些没意思。”

经理的眼珠转了转,看了一眼二楼栏杆边站着的人一眼,对陈玘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玘哥,我们老大说如果您觉得这下面的赌局没意思,就上楼赌一把如何?”

赌场的一楼都是些常见的赌局,陈玘知道二楼才是重点,但是他不会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自己的兴趣,按灭了烟,看了一眼二楼,阴影中似乎有几个人站在一起盯着自己这边看。

“哼,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在楼上有什么陷阱?”

堆出笑容,经理做了个请的手势,“想必您也不会害怕吧?”

似乎被对方的话语激怒了,陈玘猛的把打火机拍在茶几上,站了起来,向着楼梯走过去。

“你们这是要赌命的意思?”陈玘看了一眼摆在书桌上的木盒,里面放了一把勃朗宁,边上的弹夹是空的,两枚八毫米的子弹摆在枪的另外一边。

面前坐着的人是马琳,陈玘知道这是马家现在出来代表马家的人,现在马琳跟自己见面,明显对方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这怎么敢。”马琳玩笑一般的拿起了枪,当着陈玘的面把子弹塞进了弹夹,注意到陈玘舔了舔嘴唇,一副想要接触的样子,手腕一转,把枪和弹夹递给了陈玘。

陈玘也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打量着明显使用过不少次的枪,不熟练的把弹夹塞进了枪里,然后开始把玩着。

突然枪口对准了马琳,陈玘笑着打开了保险。

唰唰几声,马琳身边的几个保镖的枪口也都对准了陈玘,被几把枪指着,陈玘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马琳也没有。

“玩够了就放下来吧,万一走火了对谁都不好。”

被马琳一副哄小孩的态度弄得不乐意了,陈玘把枪拍在马琳面前,“还给你!大爷我不玩了!”

“站住。”

陈玘走到门口的时候被喊住了,转过头抱着胸看着也站了起来的马琳。

“不知道你考不考虑来马家?”

嗤笑了一声,陈玘盯着马琳,“想让我去你马家做牛做马?我像是那么傻的人吗?”

陈玘挑衅的态度没有让马琳脸上的笑容消失,马琳把弄着陈玘刚才碰过的枪,像是聊天一般,“你单枪匹马的在A市能闯多久?来马家你可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包括你?”

马琳点了点头,“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人,你有实力跟胆量。”

“很诱惑的条件,”冷笑了一声,陈玘转过身推开了门,“可我不要,我相信我自己。”

没过几天,陈玘自己去找了马琳。

他手下的几个小弟跟其他人斗殴,不小心闹出了人命,本来是一命抵一命的事情,但是对方突然罢手了,一打听,马琳在其中掺了一脚。

“说吧,你要什么?”坐在马琳对面,陈玘丝毫没有怯懦的样子,坦然自若的点了根烟。

“这种事对我来说只是件小事而已。”悠哉的泡了一壶茶,马琳给陈玘倒了一杯,吹了吹茶,浅浅的尝了一口。

“我不收你的人情,什么条件你说吧。”

“我要你来马家三个月。”

陈玘差点笑了出来,冷眼看着马琳,“几条命我就要来你马家卖命?”

“不,不是卖命,是让你来马家体验一下,”马琳举起茶杯碰了碰陈玘面前的茶杯,“我相信你来了就会留下。”

思考了一会儿,陈玘挑起眉毛,拿起了茶杯,“我就不信你马家有什么能力留下我。”

茶杯碰撞发出了轻微的响声,微烫的茶汤溅在了陈玘手指上。

以退为进这招十分管用,陈玘顺利的进入了马家。

三个月以后,陈玘已经接触了不少马家的生意,但是陈玘心里明白,让自己接触的不过是马家可有可无的一些事情,要取得他们的信任,陈玘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            "ext-mdskip.taobao.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f11.baidu.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f2-ssl.mediav.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fbcdn-profile-a.akamaihd.net: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fbstatic-a.��

暗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