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水晶鞋(三十八)】当小心藏匿的软肋被戳中,该何去何从?

灰姑娘的水晶鞋

前景回顾

简介:

但凡是女孩,她对未来的憧憬不亚于灰姑娘对水晶鞋的渴望,九天就是“芸芸众女”中的一个。可是童话毕竟是童话,灰姑娘天性淳朴,所以换来了神仙教母的垂怜,而九天这个初生之犊,一开始就看见了人心叵测。在这个人情淡薄的城市,尔虞我诈的职场,她一边被逼着委曲求全,一边又倔强的守着心中的一方净土,独自救赎。

职场是个大染缸,你是选择穿上水晶鞋在舞池和众人翩然起舞,还是用闪耀的鞋跟,毫不留情的刺向所有你以为的潜在威胁者?

第三十八章  当小心藏匿的软肋被戳中,该何去何从?

他抬头,笑意中似乎带着尘埃落定的淡然,“想吃什么?”

九天歪着头想了一会,认真的回答,“除了花生,什么都行!”

这一次出差,九天玩了个尽兴,帝都的雾霾尤其严重,漂浮在半空中的尘埃颗粒,似乎在想方设法随着呼吸进入每一寸心肺,九天带着最厚的口罩,悄然拍下了车窗边安静的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的Willian.

很久之后,九天每每想到这次的经历,那种因为紧张而一直翻江倒胃的感觉早已随着沉淀而消散,但是她走进比赛的那扇门时,Willian沉着而有力的询问,如同刺青,在心脏上灼出永远无法抹去的印记,沿着纹理,慢慢渗开。

他说,“九天,你想不想要它?”

她认真想了想,之后重重点头,坚定的说,“想!”

“想,就要拼了命的去争取。”他的瞳孔汇聚成耀眼的光亮,在晨光普照的氤氲中,熠熠生辉,他拍拍她肩膀,“想,就要紧紧抓住,千万不要让你想要的东西,有任何从指缝间溜走的机会。”

在回程的途中,九天终于明白,Willian口中所谓的紧紧抓住,实则是因为夏瑾而生出的遗憾。而这种悔意,让他在后来面对任何机会时,都多了不眠不休的勇敢。

大四那年,夏瑾很幸运的得到了帝都M-design总部的offer,她知道帝都的生活节奏不是Willian想要的,但是这样的机会太难得,整个艺恩,只有夏瑾一人。

Willian自私过,他阻止过夏瑾,他希望二人一起留在H市,他发誓可以给她想要的生活,但是夏瑾从始至终态度坚定,她走时只丢下一句,“你根本不懂我想要什么。”

飞机盘旋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Willian转头望向窗外的蔚蓝色天空,他突然将内心的秘密倾倒了干净,他自嘲的笑着,“后来她变了,我再也见不到她在校园时的笑容,她变得小心翼翼,变得如同一个没有情绪的木偶,冰冷的让人望而却步。”

那一刻,夏瑾的面容立刻浮现在九天的脑海中,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夏瑾给人的感觉永远像是没有温度的雅典娜,因为就算是再欢愉的场合,她最大的笑容,只是轻轻扯一扯嘴角,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冰冷,是任何暖意也无法融化的冷漠。

Willian眉宇间呈现出了少有的难过,他有些自责,“这样的改变,是我的责任,假如我当时可以再强大一点,是不是就可以妥善保存她的美好?”

那一刻,九天突然开始怀疑,他这么费尽心机的保护自己,是不是在弥补曾经未了的心愿?

夏瑾一路打拼到集团的储备管理者者职位,而这次到H市练手,是她主动向集团申请的。这个消息,早在九天入职时,Willian就已经知道了。

九天设计“天使的眼泪”时,曾经看到过Willian眼角的泪水,现在想来,他当时应该是刚接到夏瑾回来的消息,一时间有些无措吧?

可是这样的消息,对于Willian来说,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

九天张了张嘴,最终没有问出来。

刚下飞机就马不停蹄的赶到公司,才到办公室,集团比赛的结果就下达到每一个人的邮箱中。

办公室突然炸开了锅,九天的结果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她变成了继Willian后M-design在H市第二个设计部集团培训师!

“天啊,九天,黄萍都被你比下去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怀雪辰一把搂住九天的臂弯,伸出毛茸茸的头顶蹭着九天的肩膀撒着娇,“跟我们分享一下心得呗?”

“死猫,又开始粘人了,九天,拎着她的猫尾巴把她从五楼扔下去!”朱蕾蕾咧着嘴,黝黑的皮肤透着光亮,“分享是躲不掉的,赶紧准备一下PPT吧,恭喜恭喜!”

九天打开邮箱,迫不及待的下载附件,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寻着,果不其然,在集团“英才计划”的名单中,找到了“九月”的名字。

她释怀的绽放出笑容,那种欣慰,比得知自己成功了还舒心。

可就在众人忙碌之余,徐单羽在设计群中突然发送了一个表格截图,九天点击放大,那一刻,她仿佛突然掉进了巨大的黑洞,一种无法改变的屈辱感立刻席卷周身,她下意识的抬起头,发现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尴尬的望向她这边。

那是九天的信息资料,学历和毕业院校赫然暴露在整个群里,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瞬间将她所有的骄傲打的一点不剩!

徐单羽突然尖叫了一声,她面带歉意的抬起头望着九天,那种虔诚,根本让九天分辨不出她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对不起,夏瑾总监让我核实信息,更新网站资料,我本来想截图发给个人的,但不小心发到了群里,我撤回不了了……”她慌忙解释着,随即起身大喊,“你们把记录都删了,我来检查!”

“不用了,没关系。”九天慌忙起身,端着水杯匆忙走出办公室,她几乎是逃出大厦的,身后秦蓉和西茜的呼喊划过耳膜,她明知道那是二人的关切,可听在当时的九天耳中,却是火上浇油的同情。

她躲在转角处,在空调外机的掩护下成功的甩掉了秦蓉和西茜。眼泪不争气的划过来脸颊,在春寒料峭的侵蚀下,瞬间被带走温度,只留下冰冷的寒意。

许久,她终于将手中的水杯狠狠摔倒地上,摔得粉碎。她好不容易竖起的伪装,突然变得满目疮痍。

M-design在近一年的换血中,早已将设计师的出身限制在硕士学位,而有能力的老员工,都是艺恩毕业的精英,九天的学院,一直是她不愿提起的忌讳。

命运真是跟她开了个玩笑,当初吴小春鄙夷的数落她那句“果然是二流学校毕业的”,如同抹不去的记忆,一直腐烂在她心底的最深处,现在早已变成不可触碰的毒瘤,只要稍加刺激,就会连着五脏六腑,痛不欲生。

她不管地上的水渍,悄然坐在,将头深深的埋进双膝间。

很久,直到温热的掌心抚向她的背脊,她才红着眼睛防备的抬起头。

“怎么在这里坐着?”Willian面色一凛,想伸手把她从地上扶起。

九天悄然起身,退后一步,雪白的羊毛大衣上到处都是带着泥浆的水渍,她觉得自己狼狈至极,本能迫使她低着头想用头发盖住脸颊,Willian却不由分说的一把拉住她,将她拽进电梯。

“不要,我不回去……”一开口,才发现电梯早已降落到负二层,她茫然的随着他的牵引而漫无目的的迈着脚步,直到在Willian的车前停下。

Willian打开车门,把她推进去,自己则走到另一边,悄然坐在驾驶座上。四周的光线有些昏暗,他拿过车前的纸巾,递给九天,“这里没人,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哭出来,哭完了告诉我原因,我帮你解决。”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儿?”她抽泣着,一边扯过纸巾,一边询问。

“你就坐在我办公室窗下,我本来是想休息片刻的,一低头就看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笨蛋,”他的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意,然后话锋一转,低声说道,“你说,这算不算心有灵犀?”

九天被他的幽默逗笑,但很快,又是愁容满面,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老师,我……我没办法给所有人分享经历,也没办法做讲座……”

“什么叫没办法?”Willian脸上突然生出一抹严肃,“发生了什么事?”

“我出身不好,这是已经注定的事实!”九天眼眶再一次充盈着,一眨眼,泪水再次流到下巴,在胸前晕开。

“就因为这个?”Willian有些诧异,他的不解瞬间引爆了九天压抑的屈辱感。

“你根本就不明白!”九天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股脑儿的把所有的软肋全部暴露,“老师,你是名牌大学毕业,你拥有这些,所以你不觉得有什么稀奇,但是我呢?你听过我的大学吗?你知道我因为出身不好而对你们这些精英深入骨髓的羡慕吗?这是我的执念,我没有办法若无其事的假装自己和你们是同类人,老师,你告诉我,这样的我,如何向比我起点高的人介绍自己,如何不去理会台下嗤之以鼻的不屑和白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