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文|北斋先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真讨厌,我只是失恋了而已,怎么天都是阴的。”佩琪一边低声嘟囔着,一边漫无目的地开着车,这时忽然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一条狗,佩琪一边使劲踩刹车一边狂按喇叭,可这条狗就像疯了一样要横穿马路,终于佩琪的车停了下来了,可是她还是感觉“咣当”一下闷响,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她知道一定是什么东西和车的碰撞声。“唉”佩琪的心里一紧,想着自己难道这么倒霉吗?可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看见这条狗在马路的另一侧继续奔跑上了,难道刚才是幻觉吗?可是感觉又是那么真实,好了,既然没事,也算自己走运了,继续走吧。可她没看见的是这条狗回过头朝她离开的方向诡异的笑了……

这是佩琪第三次失恋,虽然她已经28岁了,可是实际上恋爱的经历却少得可怜。有时候佩琪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今生都嫁不出去了,这次又是她被甩。

要说佩琪本身吧,一米七的个子,身材凹凸有致,白皙的皮肤,一张娃娃脸,虽然谈不上多漂亮,但是一定是拿的出手的。再看硬件,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也是本科,还通过自己的努力买了车、房,可就是在恋爱上屡战屡败。有时候她自己也反思,这到底是为什么,说她物质吗?她却从来没挑过一个有钱的男人相处。她恋爱也只是凭感觉,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没有为什么。”她待几任前男友也特别好,是不计回报的那种,毫无保留的好。

就是这样的她,遇到的恋爱对象甩她的时候却从来没犹豫过,不过最搞笑的还不是这些,而是甩过她的前两任男友,过一段时间都无一例外的再回来找她,而且可以用死皮赖脸来形容了,这就很尴尬了……不过用佩琪的另一句常挂在嘴边的话来说就是“我爱你的时候,是真爱你;我不爱你的时候,也是真不爱你了。”

这一次,她恋上的是一个比自己大八岁的男人,“我们俩不合适”这是相处一年后,他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她虽然也不太理解这个不合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这些还重要吗?哭也哭过了,闹也闹过了,对他好也好过了,结果还不是一样。

佩琪继续开着车,她想尽量想起他是怎样对她冷言冷语的,他是怎样一次一次放她鸽子的,他是怎么夜不归宿的……,以便她能早点从这段对她来说并不算公平的恋爱中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可是,让人遗憾的是,即便如此,她对他也无法萌生恨意,有时候爱一个人真是盲目的,这一点在佩琪身上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可是无论如何,生活还要继续的,佩琪决定给自己放个小长假,等再回来的时候就又可以打起精神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了,这可能就是典型的摩羯女的性格,把一切的不愉快都化作工作的动力。

想到这里佩琪把车开到一家旅行社门口。

“您好,有什么能帮您的吗?”客服人员彬彬有礼的说。

“近期,你这里有什么团出行吗?最好……”佩琪停顿了一下。她寻思着,虽然是失恋了,也不能散尽自己所有的积蓄吧,恋爱就已经是一件很浪费钱的事了,自己之前的积蓄已经没少投入在那个男人身上了,现在再挥霍一下,年底换台新笔记本的计划是不是就得泡汤了?她那台老式的笔记本,对于她这个用码字来换钱的人来说,确实有点老旧了,就光开机的速度就已经影响到工作效率了。可是即便如此,佩琪还是没好意思把“最好是经济实惠一点的”这句话补全。

“我们这边有个厦门的团,正好有个客人掉队了,团费都已经交了,可惜他去不上了,现在报名的话只要付一半的团费就可以。”客服小姐似乎特别善解人意,还没等佩琪继续组织好语言,就已经推荐出一款佩琪无法拒绝的旅行路线了。

“这个团出行路线怎么样呀?”虽然是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可是还是谨慎点好,毕竟现在旅游陷阱也是屡见不鲜了。

“这点您放心吧,我们是正规的旅行社正规的团,都是签合同的,只是因为有客人掉团了而已”客服小姐微笑着说。

佩琪看了下出团时间,就在三天后,这下没什么可犹豫的了,她签了合同,交了钱,心里盘算着就剩怎么找借口跟领导请假了。等她走出旅行社的时候,太阳已经要下山了。

“该死,这是谁这么没有眼力见。”佩琪心里想着,只见一辆轿车正好挡在佩琪的车后面,把她的车堵在两车之间出不去了。佩琪到轿车挡风玻璃处一看,又没留下联系电话,于是她又转过去看旁边的两辆车,很好,都没有联系方式。这是要让我徒步走回去吗?佩琪越想越觉得委屈,怎么谁都欺负我啊,索性也不分场合,靠着挡住自己的车,嚎啕大哭起来。谁知这哭声倒也引来了围观的群众,其中就有一个小伙子,只见他一手拿着才咬了一口的面包,一手拎着矿泉水,一脸愕然的看着佩琪。

“姑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小伙子凑到佩琪身边,但是心里很没有底气。毕竟她靠的是自己的车子,自己也只是去超市买个面包的功夫,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碰瓷?

“你能帮什么忙,我的车被堵里面出不来了。”佩琪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点委屈和愤怒的,好像是想把这些天失恋的委屈一股脑哭出来。

“……”小伙子更懵了,只是挡住了她车出去的路而已,至于哭成这样吗?还是我停车的时候不小心刮着人家车了?他站直了身子,不安的瞟了一眼他堵住的那辆崭新的“尼桑”,这还离挺远呢,不可能刮着啊,他这才有勇气说话。“不好意思啊,这辆车是我的,我……”

“你不考虑下别人的感受吗?有点道德没有?”还没等小伙子把话说完,佩琪就把话接过来,然后继续哭着。

“我只是去买点东西,马上就走,你看我这不就回来了吗?”只是临时停个车而已,问题都上升到道德观念了吗?小伙子心想。

听到这里佩琪止住了哭,倒不是因为小伙子说什么,而是因为他那具有磁性的声音,她抬起头打量着他,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棱角分明的五官,皮肤稍显黑,个子挺高,一件简单的白色T衬,蓝色的牛仔裤,一双透气的运动鞋。一只手拿着咬了一口的面包,另一只手还拎着半瓶矿泉水,看来他也没说慌。其实光是看着这张英俊的脸,气就已经消了一半了。

再看看周围,居然还聚集了几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佩琪这时也冷静了下来,意思到了自己的失态,她又抽泣了两下,低着头离开了靠着的车,向自己的车走去,她得去车里找几张面巾纸,要是直接用手擦眼泪的话,妆花了可就太影响形象了。可她还不忘丢下一句“那你快点开走吧。”

就这样佩琪总算是把车开走了。她一边开车,脑袋里一边莫名其妙的浮现出刚才那张英俊的脸。忽然又有点难为情起来,在一个那么大的帅哥面前干了一件这么丢脸的事,“哎呀,哎呀,不想了,不想了。”这些话忽然脱口而出,她手指迅速的拨动着方向盘上的上下键,把刚才单曲循环着的《我不愿让你一个人》换成了《别找我麻烦》。

回到家里,天已经彻底黑了,佩琪冲了个澡,一想到明天还得上班,便早早躺下了,可是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想起今天的那只狗,一会想起那张帅气的脸,一会又想起前男友……就这样翻腾了一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着了没有,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佩琪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上班去了。

其实工作的内容基本上跟往常一样,审稿子,改稿子,写稿子……唯一不同的就是她一会把咖啡杯碰倒了,一会把文件传错,一会撞到同事……看来我真得给自己放个假了,想了半天请假的理由,他走到领导办公室。

“我想请半个月假……”对于只拼命工作,从来都不请假的她来说,这句话她也是鼓足了勇气的。

“可以,你把剩下的工作交代一下就可以了。”主编抬起头看了一眼佩琪,居然没多问一句,就又低下头忙自己的了。

这倒是让佩琪很意外,一向不喜欢别人请假的主编,居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她。佩琪转身离开了主编的办公室,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又开始心不在焉起来。“后天就发团了,反正也请假了,倒不如明天就不来了,正好也把出行要带的东西准备下。”想到这,她便把手头上的工作交给了助理。

今天在单位的时间过的很快,下班佩琪就马上回家,和往常一样,对付着泡了碗泡面,她就开始练毛笔字了,然后又看了会书,时钟就已经指向九点了。冲个澡睡觉吧,佩琪想着,忽而又不禁哑然失笑,像她这种生活习惯,能找到个男朋友也是奇迹,难怪偶然撞上网的那几个男友,都被她视如珍宝。

可能是因为昨天睡的实在太糟糕的原因吧,这一觉她睡到天亮。

太阳并没有因为她的失恋而忘记升起,反而是阳光更加明媚。她这一觉睡的饱饱的,一睁开眼睛已经是日晒三杆了。佩琪顶着乱蓬蓬的长发,懒洋洋的打开冰箱,里面只有一个面包、两袋牛奶、几盒泡面,想想这些年,自己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自己了,除了勤奋的工作,努力赚钱,孝敬父母以外,就是把时间花在怎么对一个男人好身上了。失恋的这段日子,她甚至连一趟超市都没顾上去,家里已经快弹尽粮绝了。

好吧,好吧,冲个澡,一会出去吃点好的,佩琪自己安慰着自己。洗涑完,佩琪穿上一条她平日里最喜欢的黄色长裙子,背上她新买的小挎包,出门了。

她刚走到街口,就听见一声巨响,她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辆飞驰的汽车就冲她撞了过来,就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飞了起来,这一刻她好像看见了爸爸、妈妈正在厨房里忙着给她做饭,看见了她死去的姥爷在向她微笑,看见了她前男友手机给她发来的信息‘我们不合适’,看见了她办公桌上永远改不完的稿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佩琪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动了动手指,没问题。她又环顾了下四周,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吗?她坐了起来,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有受伤的痕迹,哪里也都不疼,原来是一场梦?可能是梦境里的一切都太真实了,想到这佩琪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就这样一直到天亮。

“探险之旅可是今天开团,九点有人准时到楼下接你,你赶紧起来,别迟到了!”手机嗡嗡的振动起来,佩琪拿起手机,发信息的是好友姗姗。

我不是订了去厦门的团吗?怎么成了什么探险之旅了?佩琪猛翻手机,想从里面找到一丝签团去厦门的痕迹,可是一无所获,原来真的是在做梦。那旅行社门口的那位帅哥也是梦咯?可为什么他的长相我记得那么清晰……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手机闹表响了,一看时间8点半了,哎呀,要迟到了,也来不及想太多了,佩琪急着忙着起床洗涑,然后拎着她每次旅行都背着的粉红色背包就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想,我这是失恋后遗症吗?都忘了背包什么时候收拾的了,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也不记得了。到了电梯旁,居然只有她在等电梯,太好了,平日里这座公寓上上下下的人特别多,光是等电梯就得10分钟,今天还是满顺利的。到了楼下,果然有一辆轿车在那里等着,佩琪不由分说的上了车,司机也果然是来接她的,看来今天一切顺利。

佩琪虽然自己会开车,可是坐车的时候有个毛病,一上车就犯困,于是她插上耳机后就把眼睛闭上了。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马路上的车好像特别少,连红路灯都好像给自己让路,感觉车一次没停过,佩琪一边想着,一边进入了梦想。

再次醒来,只听见有人呼唤她“姑娘,我们到了。”司机喊她。

佩琪道了谢,下了车。只见面前站着个人,那人令她感到吃惊,这不是堵她车的那个小伙子吗?她不由分说的脸红起来。

“我叫张浩,是你这次探险的向导,很高兴认识你。”他倒好像根本不认识她一样。

“我叫佩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虽然很难为情,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

“哦?你记错了吧,我不记得我见过你呀。”张浩接着说。

莫非是他怕我觉得尴尬,不肯认我?还是我真的只是在梦里见过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份?佩琪一边想一边凝视着他的脸,忽然又害羞的把视线从他脸上移开,脸上泛起了红晕。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佩琪问。

“现在就可以,我们给每一位客人都配了一个专属的向导。”张浩说。

“哦。”佩琪答应着,可她似乎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报名的,也许是姗姗替自己报名的,对,绝对是她。那么这背包里的东西也许就是姗姗准备的,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只有姗姗是她从小到大的朋友,珊珊甚至有她家的钥匙。

“那么我们现在出发?”张浩问她。

“好。”这次她没有迟疑,既来之则安之吧。

张浩带着她,穿过一条狭长的走廊,走廊两侧没有一个窗户,只是每隔几米就有一盏昏暗的壁灯,这一路上也没再遇到任何人。走了10分钟,还没有看到尽头,佩琪有点失去耐心了,这是探险,还是探隧道?

“咳,咳”佩琪假装咳了两下,似乎要引起张浩的注意。

“快到了。”张浩一直走在前面,他并没有回头,不过好像他明白了她的意图。

正说着他们看见了前面的一片亮光,那也许就是这个狭长走廊的尽头吧?果不其然,他们走到光亮的来源处,发现了一片开阔地。眼前是一望无垠的草地,只是这些草的长度没过了小腿,草的颜色也不是嫩绿嫩绿的,而是泛黄,一片秋天的景色。更远处则是连绵起伏的山丘。

这次所谓的探险,没有她想的那么恐怖,要是凭她想象,那探险场所应该是什么废物工厂呀,废弃医院呀,原始森林呀,或者是一些更恐怖的场景。而这里的一切就好像是一片荒凉的牧场。

他们沿着一条小路向前走着,还是张浩在前,佩琪在后。走了好长时间,他们终于穿过了这片草地,来到一座山的脚下。佩琪抬头看看了这座山,

“你确定我们还要翻过这座山吗?”佩琪终于忍不住了,因为穿过那片草地已经耗费了她不少力气,对于每天工作都是坐在办公室里的她,消耗这些体力已经很奢侈了。

“是的。”这一次张浩回过头,他望着累的气喘吁吁的佩琪,眼睛里却没有丝毫同情,不过他棱角分明的脸却依然那么好看,看的佩琪,心砰砰直跳。

“我们还有多远的路要走?”她假装镇定的说。

“快了。”张浩望着他,依然一脸平静,然后转过身继续往山上走。

真倒霉,不是说顾客就是上帝吗?怎么这个向导冷的却像个冰块,虽然长得很帅,可我回去还是要投诉他的!佩琪心里想着,腿可还得跟着他。

这座山很陡峭,佩琪爬着很吃力,可向导丝毫没有想拉她一把的意思,他们也总是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终于他们翻过了这座山,佩琪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山,

“歇一会吧,我实在走不动了。”佩琪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心里默默诅咒着这次旅行。

“天快黑了,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驿站。”张浩的语气依然很平静,可又似乎有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要回家,我不想参加这次探险之旅了,不用你们退钱。”佩琪终于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如果你想一个人回去的话,倒是也可以。”说完,张浩又继续往前走。

看着周围荒无人烟,天也渐黑了,让佩琪一个人重新爬过一座大山,再穿过一大片草地,似乎比跟着向导更让人发愁。佩琪只好重新站起来,跟着张浩继续走。

这次没走太远,他们也在天黑之前就赶到了驿站。说是驿站,其实就是个十分简陋的小木屋,里面有一张破旧的单人床,一把椅子,虽然只有这两样东西,屋子也丝毫不显得空旷,小屋内甚至散发着木头破败的味道。筋疲力竭的佩琪一头扎在床上,这时候她才意思到自己一天滴水未进了。可似乎又一点不饿,不过为了明天,她还是把行囊打开,翻了半天,里面只有一些换洗的衣服,还有几块巧克力。她顺手也递给她的向导一块。

“我不需要”张浩看了她一眼,就又注视着窗外,他坐在椅子上,两只脚搭在墙上,翘起了椅子的两条腿。

“你不饿吗?”佩琪一半是吃惊,一半是有点开始讨厌他了,用得着摆出这么盛气凌人的姿态吗?她也不再理会他,独自啃着巧克力。

小屋的门、窗都紧闭着,可随着夜幕的降临,那呼呼的风声越来越大,好像屋外有许多怪兽在咆哮着。佩琪躺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风声没有了,屋内洒满阳光。她抬头看了眼她的向导,他依然坐在那把椅子上,保持着她昨天临睡前看到的姿势。难道他一夜没睡吗?

“你醒了?我们准备出发吧。”张浩用及其平静的语气说着,他那张脸依然帅气冷峻。

这个破驿站难道连个洗涑的地方都没有提供吗?佩琪此时心中的不满在急剧增加。可是想到如果要求回去,得到的答案肯定跟昨天的一样,她又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跟在张浩身后继续出发了。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又爬过了一座陡峭的大山。但是这一次,从山上下来,佩琪好像看到了远处一座巨大的建筑物。

“那是什么?”佩琪好奇的问。

“我们的目的地”张浩头也没回的回答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等走进了,佩琪看到这是一座繁华的城市,但是它好像突兀的建造在几座大山之间。刚下她在远处看见的巨大建筑就是这座城市的大门,就跟迪斯尼乐园的大门一样,当然了上面没有写着“迪斯尼”,而是写着“欢迎回家”。

走进城市,感觉它跟其他城市没什么两样,现代化的建设,车水马龙,忙忙碌碌的人们……,可是唯一让她感到惊奇的就是,置身于这么繁华的都市里,她听不见一点声音,仿佛她置身于一部无声电影里,这让她感到恐慌。

“我要回家,送我回家!”佩琪焦急的一把抓住张浩的胳膊。

“你已经回不去了。”这时张浩才缓缓转过身。

“为什么?”佩琪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因为你已经死了。”张浩一字一顿的说。

我已经死了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原来之前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并不是因为失恋而选择性失忆?我是被车撞死了吗……这一连串的问题反复在她脑海里徘徊。

“那这是哪里?你又是谁?”她终于从困扰她的这些问题里挑出她最想知道的拿出来问他。

“这是你的另一个家,灵魂的寄居地。而我就是负责你们在这里生活的管家之一,我只负责我带过来的那一部分人。”张浩依然平静的看着他,那双大眼睛炯炯有神。

“……”当佩琪意思到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她并没有像其他灵魂那样惶恐不安,而是出奇的平静,她想,原来死也可以这么简单,没有丝毫的痛苦,死――这是她第三次分手的时候曾经萌生过的念头,这念头夹杂着她对未来的失望和对婚姻的迷茫。

“跟我来吧,我带你到你的住处。”张浩继续向前走着。“我知道你还想问什么,就像你听不见别人说话一样,他们也听不见我们说话,在这里我们都是用意念交流的,你以为你是跟我说话了,实际上你只是用意念在跟我交流。其他的声音也一样,包括汽车声、鸟叫声、喷泉声……你都可以用意念去听。”

这些话并没有在佩琪脑袋里多停留一刻,她想的是当父母知道我的噩耗时该是什么样的反应?妈妈抱住我的遗体哭昏过去,爸爸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在那里一声不吭,然后眼眶红红……唉,真的无法想象。

想着想着,他们来到了一座大楼前,这座楼跟她以前住过的公寓很像。佩琪跟着张浩一直上到16层。

“这是你的钥匙。”张浩打开房间的门,并把钥匙递给她。

这房间居然跟佩琪原来的家一模一样,无论是格局,还是陈设。一进门就是大大的客厅,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她每天都会更换的鲜花。再到卧室看看,床上依然躺着她最心爱的小熊,这是她每次失恋都要抱好一阵的玩具,因为只有它才能最忠实的陪伴她。

“如果有事你可以随时找我,给我发信息,我就会到你身边,这是我的手机号。初来这里的灵魂,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开导你们是我们的职责。还有,你可以选择吃东西或者不吃,因为我们已经不再需要食物来给我们提供能量了,当然如果你想保持跟活着的时候一样的生活习惯,是可以吃一点的。”张浩继续介绍着。

“这房子我可以一直住下去吗?”佩琪还是有点怀疑。

“当然,你们房间的陈设其实都是按照你们的想象形成的,而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免费提供给你们的。不过,你还是得跟以前一样,到街上去找工作,以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但是请记住一点,就是不要再次走出这座城市的大门,你会有生命危险。”张浩解释说。

“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佩琪不解的问。

“是你,可是你还会再死一次,这次你的灵魂没有肉体的保护,将会灰飞烟灭。”张浩继续解释。

“好吧,我知道了。”佩琪一边答应着,一边坐在她熟悉的沙发上。

“那我先告辞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说完他转身从房间出去,把门也带上了。

随着关门声,佩琪的又陷入了沉思。当初自己怎么会有自杀这种可笑的想法,远离亲人、朋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被囚禁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这下旅行的机会都没有了。可是除了被剥夺了这些权利以外,还是要工作。真是得不偿失啊。

就这样她不断的想起她活着时候的生活,夜幕又一次降临。她去开灯,没有反映,她又挨个房间试了试,都没有反应,这时候她很懊恼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没去学习这些生活技能,而是不断求助朋友、同事、物业,那到这里我该怎么办呢?佩琪忽然想起了张浩,这也是她唯一能想到的了,虽然她觉得时间可能有点晚,可是对于从小就怕黑,连睡觉都得开着台灯睡的她,这没有光的世界实在是煎熬。

于是她发信息给张浩,她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因为她想这里跟她一样需要他帮助的人应该很多吧,也许他非常忙。

“马上到。”没想到张浩居然回的这么快。

也就是几分钟,他就出现在她家门口了,门好像没上锁一样,他轻敲了几下门,门就被推开了。

“是我”张浩说。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佩琪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张浩身边。张浩没有理会她,而是打开电表箱,用带来的工具按按这,捅捅那,佩琪则像跟屁虫一样围前围后。

不一会,所有的屋子都亮了起来,原来佩琪自从打开开关就没有关上,她多么希望他们会奇迹般的自己都亮起来。

“好了,修好了。”张浩告诉她。

佩琪本来想拿点饮料什么的招待他一下,表示谢意,后来又想到他其实什么都不需要喝、不不需要吃,况且自己的冰箱里一向是空空的。可她又舍不得让他马上离开,因为她实在太孤单了。

“可不可以陪我一会”她几乎用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对张浩说。

“可以”张浩依然语气平静,“新来这里的居民通常都会跟你现在一样,等过段日子,你们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就好了。”

“给我讲讲其他人吧,他们都是因为什么来到这里的?”佩琪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原因很多。”张浩略微沉吟了一下。“我曾经给一个警察当过向导,他身上中了二十多刀,可仍然制服了一个劫匪,只不过当他死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我带他来的路上,他还一直关心的问我,包还给失主了吗?我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

“那么这么说,来这里的都是好人咯?”佩琪问。

“也不是,后来那个劫匪也来了。只不过后来,他的灵魂被这里的法官判给了城外。”张浩回答。

“那会怎么样呢?”佩琪不解地问。

“被城外的魔鬼吃掉。”张浩这一次显得有点激动。

“这就是你不让我到城外的原因?那我们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魔鬼?”佩琪更加好奇了。

“时间不早了,剩下的故事下次说吧。”张浩显然是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把刚想说出的话又咽了回去,而是转而起身要走。

“好吧……”佩琪有些失望,不过面对张浩这张英俊又冷酷的脸,她的心依然暖暖的。

佩琪一边躺着一边想,不知道第二天迎接自己的是什么。虽然她并不需要再睡觉了,也许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跟活着的时候差不多吧,她依然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佩琪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上班要迟到啦!”佩琪对自己喊到,可是忽然看见窗外与以往不同的建筑物,意思到自己今天不用去上班。可是还是要出去找工作的,佩琪急忙洗涑、穿好衣服,当她打开冰箱时,里面还是跟她死前看到的一样,一个面包、两袋奶、几盒泡面,冰箱并没因为她换了个空间而充满食物。

“唉”她叹了口气,还是出去吃吧。她顺利的来到楼下,找了家早点铺子,摸摸了兜里的钱,她犹豫了一下,不过还好,老板收下了她活着的时候用的钱,于是她囫囵的点了些东西吃了起来,店里还有几个人也在吃东西,也许他们也是为了保持跟生前一样的生活习惯吧。

吃完饭,佩琪觉得应该去找份工作,没想到在不远处,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车牌号,那不是她的“尼桑”吗?她跑过去,车钥匙依然好用,这下方便多了,她开着车穿过大街小巷,走了不知道多久,忽然路边一家店名吸引了她――“工作中介公司”,她下了车,来到店里。里面有不少跟她一样来求职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她又选了一份她的老本行,编辑工作。店里告诉她第二天就可以去面试,她很满意。可就当她打算回家的时候,她忽然想不起来,自己的“家”在哪了。该死的,我要是出门前多注意一下街道的名字就好了,可现在怎么办呢?只能求助于张浩了。不过想到他那英俊的脸,高大挺拔的身材,佩琪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马上到”张浩刚回完信息,就像变戏法似的很快出现在了她面前。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本来就比较路痴,然后这里……”佩琪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注意着他。

“没关系,女孩子嘛。”张浩打断了她的话,他开着她的车,顺利的把她送到了她“家”楼下。

“能不能多陪我一会,”佩琪注视着前方,她不肯下车,也不肯让他下车。“或者再给我讲讲其他人的故事也好。”

“好吧,我曾经给一个孩子的母亲当过向导,她死于一场车祸,在临死前她奋力把孩子扔出车窗外,而她连人带车一起被碾到了一辆大货车下面,原因是肇事司机酒驾。而她死后也完全没意思到自己死了,而是守在孩子身边,直到我把她带走,她还在问我孩子怎么办?她不能丢他一个人在那。”张浩讲完,也叹了口气。

“那孩子得救了吗?”佩琪问。

“是的,孩子只是擦破点皮,他安然无恙。”张浩朝佩琪笑了笑“好了,姑娘,我该走了,下次见吧。”

“嗯”佩琪不情愿的答应着。她独自一人上了楼。

卧室里。佩琪抱着心爱的小熊,开着台灯。她想如果是自己,会不会也会在生命攸关的时刻用生命去保护所爱的人?也许会吧。想着想着她又睡着了。

很快,清晨又来临了,佩琪今天的面试很顺利,她又干上了老本行。可是她并没因为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麻烦就减少了。比如钥匙忘在房间里了,电脑该重装系统了,汽车半路抛锚了,晚上打了很大声音的雷……而这一切的麻烦都会伴随着一条“马上到”的信息迎刃而解。

渐渐的,他们俩的话也越来越多,张浩也不再冷漠了,而是每次看见佩琪都会流露出不可掩饰的笑意。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一起散步、一起……

直到有一天,那句“马上到”以后,张浩不再像以前一样跟佩琪谈天说地,而是闷闷不乐。

“你看起来有点不开心。”佩琪小心翼翼的问他。

“你来这里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相信这里你已经足够熟悉了,我对你的责任就要结束了,还有新的灵魂需要我的帮助。”张浩望着她,久久才说出这番话。

“这是什么意思?以后就不能再呼唤你了吗?”佩琪不安起来。

“是的。”张浩把目光移向别处。

“我不要,我不要你离开我,我想每天都看见你!”佩琪有些懊恼。

“那是不可能的,也许你再也看不见我了”张浩的声音很低。

“这太不公平了!我并没有做什么对别人有害的事呀?难道是你不想看见我了吗?”佩琪声音越来越大。

“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给你们当向导,就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工作。”张浩也低下了头。

“我不要,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喜欢你呀!”这句隐藏在佩琪心中许久的话终于脱口而出。

“……”张浩猛然转过头,他们的脸靠的越来越近,20厘米,10厘米,5厘米,直到没有一丝空隙。

“我也喜欢你。”过了好一会,张浩一边抚摸着佩琪的长发一边说。“可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说完,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明天,明天你一定要来找我。”佩琪忽然推开他。

“嗯,我会的。”说完,张浩转身离开了,可是只走出几步,他又回过头看佩琪,站了好一会,好像是要把她的样子刻在心里。

张浩那天走了以后,佩琪再没有看见他,给他发信息他也没回。打电话,电话那边传来“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佩琪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整日心不在焉,不是打翻咖啡杯,就是传错文件,再不就是撞到同事……

而张浩不得不继续他新的任务,这一次又是一个小姑娘,一个不幸溺水的小姑娘,而这一次,他不再跟她多说一句话,只是尽自己当向导的责任。她也要求他给她讲故事,也要求他的帮助,他却不愿意讲一个故事,对她的帮助也是能逃避就逃避,虽然他知道这对她很不公平,可他再也经受不起任何一个和佩琪一样的别离了。

终于有一天,佩琪忍受不了这种痛苦的折磨了,她要寻求能见到张浩的方法。她大街小巷的转着,哪怕是有一丝希望她也要试一试,因为这一次跟以往不一样,他是真的对她很好很好。忽然一个可怕的想法涌上佩琪的心头,他说过他是我的向导,有保护我的义务,如果有一天我置身于险地,他是不是就会出现了?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她望着城门。

也许走出城门,自己很快就会被魔鬼们抓住 ,吃掉。但是如果在我还没被吃掉之前他赶到了呢?做出这个决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甚至是让自己灰飞烟灭。可是人的一生中,必须为真爱努力过,才不枉此生。要不然我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接着遇到一个一个的人渣吗?

想到这里,佩琪一步步走向城门。

来到城门口,天色已经昏暗,她似乎又听见了那夜她在驿站里听见的风声,城里是没有风声的,所以听到这样的风声显得特别诡异。此时,她跟那些前男友的一幕幕就像过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放映,那些丑恶的嘴脸……之后又是她跟张浩相处的一幕幕。

这样,她毅然的跑出了城门,拼命向城外跑去,而她听见的也不再是风声,而是嚎叫声,此起彼伏,恐怖至极。她又感觉到好像有东西在撕扯她,她却看不见,还有东西穿过她的身体,又穿回来,伴随着刺骨的疼痛,她一下摔倒在地,她的头发也有一小戳连带头皮被拽了下去,她就这样被折磨着却不愿意往城里挪动一步。

就在这时,张浩出现了,可是已经太迟了,佩琪被撕扯的体无完肤了。

“你怎么这么傻呀!”张浩冲到佩琪身边,扶起她“值得吗?”

“为了看见你,什么都值得。”她忍受着巨痛,嘴角勉强勾勒出一丝笑,可这一丝笑意很快又被痛苦的呻吟声代替。

“为什么?”张浩的眼泪那一刻流了下来。

“因为我爱你。”佩琪缓缓抬起手,想抚摸张浩那张英俊的脸,可是抬到一半的时候,却放下了,再也没能动一下。

“佩琪!!!我也爱你!”张浩吼叫着,不过这一句佩琪没能听见。“你们都冲我来呀!”说着他一边撕掉了身上那张能抵挡魔鬼的护身符,一边吼叫着冲向那成千上万的魔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姑娘,醒醒,机场到了。”司机师傅呼唤着她。

佩琪猛的惊醒,她拿起背包就跑,跟去往厦门的团队汇合。到了集合地点,她意外的看见了堵她车的那个小伙子。

“你是叫张浩吗?”佩琪问。

“是呀,你怎么知道?”小伙子错愕的看着她。忽然想起这不是那天靠着自己车哭鼻子的姑娘吗?

这一刻,佩琪笑了,笑的特别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