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隙

《我的前半生》刷屏了,燕子也免不了自己喜爱的演员的缘故,进行了追剧。

当看到马伊琍饰演的罗子君和靳东饰演的贺函慢慢相爱的时候,燕子突然间开始很讨厌罗子君。似乎没有理由,内心却是刻着印记。

燕子想起自己当初嫁给爱情,刚开始的那几年,却是挺幸福的:一方面,尽管自己个子不高,才一米五六,人也长得普通,先生却是人长得很帅,一米七八的个子,对自己还极尽呵护备至,冲着自己初恋的心动,这份美妙的感觉怕是旁人很难理解;另一方面,自己太多的第一次都奉献给先生了,彼此在一起不久便有了爱情的结晶,并且是个男孩,这对于先生家中三代单传,并且公婆早有抱孙子的想法下,无疑自己会是家中的大功臣。

燕子很是窃喜,幸福生活接踵而至:先生买了房子,手中还有存款,每个月定期还会有零花钱,攒些私房钱也不赖;自己如愿读了研究生,有先生养家,回归校园的感觉真好。

想想也是,当初家人和朋友都不是很看好我们在一起,可如今呢,事实说话,燕子此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只不过,生活原本都没有一帆风顺的,风浪或早或晚会出现,撞上了,原本心情涂写的颜色就会发生改变,湛蓝的天空陡然布满了乌云。

燕子快研究生毕业的时候,突然间先生怎么也联系不上,自己的生活没有了来源,家中和公婆的争吵不可避免,姑嫂妯娌之间难免出现怨憎,⋯,燕子联想起当初家人的劝戒,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略显短暂,找工作的过程需要花费很多钱,公婆自己的生活费还得从儿子那里要,据说两个女儿日子都过得很好,却并不会真心帮衬自己,想想当初先生买房子,公公硬是写上自己的名字,还不是防着自己?

燕子不得已从朋友那里多次借钱,借多了,朋友那也不可能,只能厚着脸皮向娘家开口。想想婆家曾经说的话,"没钱向娘家要嘛,我们没有。"这话深深刺痛了自己,我是媳妇,尽管是孩子的妈,可终究还是个外人。

此时此刻,血亲才更显珍贵。燕子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姐姐,对不起。"

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姐姐依旧不计前嫌帮衬自己,燕子多少有些感动。五年是有了,姊妹俩没说话已经很久了,像是隔了一个世纪。

燕子从妈妈口中得知,这几年姐姐生活着实不容易,冲动之下结婚的恶果可想而知,被骗财骗色不说,好好的工作也丢了,不得不奔走他乡。

燕子想问,可不敢问,怕伤口被撕开后,姐姐会怨怼自己。

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彼此的嫌隙便渐拉渐大,终于无可挽回。

姐姐不常回家,因为如今嫁的远了。偶尔回趟家,燕子也难得碰到。

燕子试图修复曾经亲密无间的姐妹情,却发现只是徒劳,碗碎了,粘好了也依旧带着伤疤呢!

不咸不淡地又过了两年多,燕子有了稳定的工作,欠的钱也都被一一还上,除此之外,多少还能有些存款;更重要的是,先生也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尽管一年只能见一两次面,似乎这都足够了。

燕子发现,当自己有了工作,日子慢慢好过的时候,姐姐似乎开始远离自己的生活中心,彼此之间像是隔着厚厚地一层膜,模糊且遥远。

或许罗子君所说的是对的,贺涵可以爱上任何人,却不能爱上她;罗子君可以嫁给任何人,却不能嫁给贺涵。

燕子倏忽明白了,嫌隙究竟是怎的生出了。

到如今,燕子又能如何呢?

离婚?尽管和先生长期分居,却依然是有感情的,更何况,还有个儿子牵绊着。燕子一度在失魂落魄的时候,都下不了决心,更别提风雨过后出现绚丽彩虹的时刻了。

融入婆家?似乎做不到。婆家因为儿子前女友的事情,早已经不会百分百信任自己,燕子很渴望能有个像妈的婆婆,只不过看到公婆的德行,奢望还是被打回了现实。

依靠娘家?似乎也不可能。妈妈如今也做了婆婆和奶奶,更多操心着儿子孙子的事情,女儿回娘家终究还是成了走亲戚窜门呢!弟弟操心着自己的小家庭,哪能关注得了自己的烦心事呢?原本姊妹连心,是最可以说贴己话的,可如今,姐姐所有的亲切关心似乎都奉献给了婆家娘家人,唯独没有自己。

燕子思忖良久,如果当初自己不选择嫁给爱情,会不会比现在情况更好些?

罗子君逃避感情,不接受贺涵,就真的幸福了吗?似乎也不会。深深地思念只会让她食不甘味,寝不能寐。唐晶已经被伤害了,她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早已成为各自喉咙里的一根刺。

燕子心里很清楚,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和在对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同样只会带来伤痛。

燕子身边的朋友,个个嫁得好,有房有车,家庭和睦,而自己呢?

房子是公公名下的,车子还没影,即便先生在他乡买了车,自己又能坐上几回?家庭呢?貌合神离的,婆家当自己是外人,娘家当自己是客人;弟弟当自己是亲戚,姐姐当自己是旁人。

嫌隙就是如此悄然生出了。

囿于校园时的年轻气盛,面对爱情时的手足无措,适逢情敌时的头脑发热,抛却亲情时的义无反顾,奔赴婚姻时的自信满满,基于选择时的不计后果。

嫌隙就是如此地根深蒂固。

昔日的朋友劝诫自己,原本可以有更加美好的前程,耽搁的时间却是找不回来了;

至爱的亲人训导自己,起初可以有更加幸福的家庭,遗失的美好却是寻不回来了;

前世的知己开解自己,最先可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丢弃的信仰却是觅不回来了。

燕子似懂非懂,倾听着来自时空另一端潜藏于内心深处的声音,镌刻在记忆书页上的印记依旧刺眼地紧,嫌隙是无论如何擦拭不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