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太长,要有有趣的人在一起

前几天我去永兴办点事,办完事后见了永兴的几个同学,一起吃过午饭之后,我打算回郴州,他们热情地挽留我,要我吃过晚餐再回。

我表示我无所谓,但他们都是开店做生意的人,不能耽误同学们的生意呀!

同学们都说没关系,正好趁着我来放松一下,反正现在也是淡季,没什么生意。

他们要我选择下午的消遣节目——我不喜欢打牌(严格来说,除非逢年过节缺人时凑个数,平时我从不上牌桌),说到玩,我更向往的是亲近大自然,比如旅游、野炊或者钓鱼之类的。

我突然想到,这个时候该是长春笋的时候了(不是那种大的,而是那种小的笋子),于是我提议一起去扯笋,晚餐就炒笋子吃,鲜嫩美味的笋子怎么炒都好吃,我今年还没吃过笋子呢。

我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附和,他们顺便还带了打鱼机,准备到河里打些鱼以资晚餐。

于是一行人开车出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行程数十公里,扯了不少笋子,也打了些泥鳅和鱼,虽说开车烧的油费比我们一个下午的收获还要多得多,但这种乐趣却是再多钱也买不到的。

很难想象,几个三十老几的大男人不亦乐乎地在田间地头扯笋打鱼的情形,我们眼里的童心未泯在许多人看来或许更接近荒唐疯狂。

我这帮老友就是这样,记忆中有不少这样的经历,有一次我说有二十多年没有吃过家乡的野果了,他们听后二话不说跟随我一起驱车来回一百公里赶到老家的山上摘野果子;有一次我心情不好说想去大明寺待一会,他们又陪我一起去寺庙,全然不顾当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我们经常一时兴起,招呼三五好友去野外搞烧烤、去外地旅行,或是听说哪个饭店的菜品不错,哪怕相隔很远也要一试朵颐。

当然,老友们对我极好,我对他们也是一样,基本上每次他们叫我我都是随叫随到,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些“爱玩、会玩”的人。

其实细细想来,我与朋友们都各有所好,性格迥异,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求同存异、友好相处,因为,我们都是有趣的人,都喜欢丰富多彩的人生,讨厌一成立不变、按部就班的生活。

生活中本来就充斥着太多的压抑与约束,家庭的责任、事业的压力早已让我们身心疲惫,如果还不能主动地找些乐趣,用快乐和活泼来调剂自己的生活,那日子也太难熬了!

王尔德说过:“这个世界上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如果有幸遇到有趣的朋友,请一定要珍惜。

有趣的朋友不一定要和你有共同的爱好或者一样的性格,但他一定是个真诚热情、善解人意、热爱生活、快乐活泼的人,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你不会觉得乏味,不会感到拘束,不会封闭自我,你会全身心地投入到轻松快活的氛围中去,你会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与快乐。

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教育让太多人成为机械刻板的“套子里的人”,太多人为了名利追逐奋斗,早已看不清快乐与美好的本质,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很多,有趣的人却太少,有趣跟学识、才能、地位、财富、性格都无关,这是一种天性,发轫于对生活的热爱、对友情的珍惜。

令人沮丧的是,我们的身边有趣的人实在太少,更多的却是一些无法理解、很难接近的冷漠而愚蠢的灵魂。

记得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孔子的学生子贡跟一个绿衣人争论一年到底有几个季节,子贡说四个,绿衣人说只有三个,两个人争论不休,最后请孔子定夺,孔子观察了一会然后说是三个,绿衣人是对的,并要子贡道歉。待绿衣人走后,子贡不解地问老师:“平时你教我们说是一年有四季,怎么今天说法却不一样了呢?”孔子答道:“一年当然是四季,但方才那人一身绿衣,分明就是田间的蚱蜢,蚱蜢春天生,秋天亡,一生只经历春夏秋三季,哪里见过冬季?所以在他的思维里根本没有“冬季”这个概念,你跟这样的人去争就是争个三天三夜也不会有结果的,若不顺着他的意思,他哪能这么爽快地就走?”

我们身边也有太多这样的“蚱蜢人”,与他们交往往往会陷入枯燥乏味、得不尝失的境地,所以我们要远离这样的“蚱蜢人”,多与有趣的人在一起。

未来的日子那么长,没有有趣的人相伴,生活多么无聊啊!

所以,余生太长,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