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日记

字数 2693阅读 23

没有写日记的那两天,好像没有经历过,刚才我写题目的时候,自动地写成了8月12日,接着上一次写日记的日期。但回想了一下,才发现已经是8月14日了。

今天是周一,我开始上班了。

刚才日记写了上面的开头,然后我就写不下去了,我需要先去解决一件事情——和新舍友H M W沟通。刚才她们想把一个柜子和我的书桌对换位置,我没有理她们。我埋头写字,心里在观察我的感受,我感觉到我现在的空间被侵犯了。

我住的是集体宿舍,一共三个房间,每间房都是两人间。我目前住的房间已经有一个人,她东西不多,我搬进去后,一般只有睡觉才进房间,我把我的书桌安在客厅的一个角落。

她们想把我弄到另一个角落,我内心当下就怒了。

我一直在写,内心一直在梳理思路,想着待会怎么和她们沟通,因为这些事情是需要去沟通解决的,不能这样不了了之,只有开门见山地讲明白了,才不会有积怨。

我觉得每个人都想要自己的空间,而我的空间就是书桌这个角落,我每天最喜欢呆在这个地方。现在她们要我搬离,说那个角落光线比较够,说那个地方比较不局促,说到后面变成我搬到那里,她们要放松的时候比较能放松(我的书桌在正对着电视的沙发旁边),我说,我在那还影响你们放松了?还说什么,我在这里,她们要到阳台打电话也不方便(我的书桌外面就是阳台),我直接无语了,有些黑脸,然后就离开了,没有继续聊下去。

今天这件事的起因是一个将要搬进来住的人L进来参观未来的宿舍了,然后说自己的东西很多,她未来的舍友W马上很担心,还帮她在客厅找可以办公的地方,后来找到了柜子那里,说只要把柜子挪开放到我这,我搬过去,和L一起办公,就可以了。然后就在那里考虑怎样搬柜子,都没有问我愿不愿意。虽然说先来后到,但大家住的都是单位的集体宿舍,还是平等的,我已经很尊重先住的人了,没有去侵犯同宿舍舍友M的空间,也只是占用了公共空间的一个角落。但她们并没有考虑我的感受,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讲出来,为自己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等到一个新舍友H把晚饭吃完,就熄灭了台灯,转过去对正在看电视的她说,对不起打扰一下,我想和你聊一下刚才的事情可以吗,她有些生疏地说,可以。

说到这我要补充一下刚才她的所作所为。刚才我不是黑脸没有同意搬动书桌吗,我在书桌写字,她过来坐在我身后的沙发吃晚饭,然后说,我开一下电视不会影响到你吧。我说不会(当时有些赌气,嘴硬地说不会),她嘀咕了一句,吃饭不看电视是不行的。

妈的。正是她的这个行为让我意识到她们是多么的理所当然,认为我固执地要在客厅放书桌,就要接受她们随时想看电视就看电视。彼此的互相尊重在哪里??真的不知道开电视会影响到别人吗

这还用问吗?

我的空间就这么一点。H开电视后,音量是有控制的。另外一个舍友M和她讲话的时候,倒是没有控制音量,好像该怎么来就怎么来,生生地忽略我正在写字。妈的。她让我意识到,虽然,我选择呆在这里,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但是,也请互相尊重好吗。

我实在是有点生气。我是很随和的,但是我不会让你们欺负我。

我和H提出聊一下,H说可以,M就坐在旁边,我指了一下那个柜子,说,刚才那就事情我的态度有点冷漠,不好意思。她们尴尬地笑着,没说什么。我说,你们的想法是什么?H吞吞吐吐地说,看我坐在我的书桌这有点局促,看着怪难受的,想说搬过去会不会好一点。我看她这么表态,我就表示了解她的好意地说:嗯我知道了。她继续说,你坐在这里办公,而我坐在这里看电视,感觉也不太放松。我说,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间,对吧?她说嗯。我说我目前的空间就是这里。你们有你们的房间,我只有这里,但是我还要考虑到会不会影响别人放松。她马上说也不是要考虑这些啦。你是想要自己的空间是吗。我没有说是我说要是我有你那样的空间我还用坐在这里吗?我没有我只能呆在这里。她说嗯。我的需求就是看电视你的需求就是呆在这里现在我们的需求有了冲突。我说对,我们就是互相不要干扰就好了。我们的空间就这么大。她听了也没说什么,但是是同意我的说法的。

我认真地和H说了那番话后,M也在听,感觉她们对我会客气一些,会主动和我说话缓解尴尬。我进了房间后,舍友M也在,我提起我不打算让后勤部帮我添置一张书桌在房间,因为这样房间更小了。她说房间的这个书桌我也可以用,我说这样对两个人都不好,都会互相影响,还不如一个人在这,一个人在外面。她说,可是她一个人占用了那么大的书桌感觉不好意思。呵呵。我刚到的这几天她可没这么说,当时我第一天搬进来,她说她不知道要挪什么,让我自己告诉她需要挪什么东西。后来她还对我说,那个衣帽架我也可以挂东西,说着挪了挪自己挂得大大方方的包包。其实她是不是真心的我是能感觉得到的。真的。当初她给我的感觉是,她不太愿意让出一些属于两个人的空间。但是我也没和她计较那些,我想都不去想,只是今天发生了这件事,我才用文字把这些内在的东西流淌出来。

至于W,她为了让未来的舍友L在外面办公,就想了搬柜子这一招,就是她提议把柜子和我的书桌对调。当时我送L离开,顺便去吃晚饭,吃完晚饭我在小区里坐了一会,然后上楼,我开门进了客厅后,看到她们三个都在,围着那个柜子,我就知道她们在等我回来搬书桌。W对我说,来搬吧,她们把柜子清理好了可以搬了,搬了就可以在那里摆一张大桌子一起办公。我说我那边有很多书,要搬的话很重的,W说我们帮你搬。妈的。我说到底是谁需要那个一起办公的空间,W说:L和你。我说我不需要。后来我们还说了“我在那还影响你们放松了”的那堆话,然后我就没理她们,她们无趣地说了几句话,也散了,W进了房间,把房门关上了。我在书桌前,内心有一百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其实W是比较难搞的,这是我对她的初步印象。我和H、M聊完之后,我坐了很久,终于决定要去敲W的房门和她聊一下,我先去接了热水喝了一下,然后拿着水去找她,她正在打电话,我说我待会找你聊天,她说好,我关上她的房门。

又过了很久,我再去敲她的门,她正在整房间,她的房间东西很杂乱,我这样进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感觉窥探了她不愿示人的一面。我说,刚才搬柜子的事,我的态度有些冷漠,有些不好,不好意思。她说,也没有强制你要搬啦,可能是我的语气让你误会了……我就和她说了我的感受,她也说了她的感受,她说其实今天L来她压力挺大的,我说起我星期五把行李搬过来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狼狈的负累的样子(因为当时舍友还在上班)。她后来嘀咕了一句:你刚找到了一个小小空间,还要叫你搬……我能够听出她的话语里有对我的共情,这改变了我对她的初步印象。

所以今晚的事就结束了,我宣告了我要把个人空间(也就是书桌)放在客厅那个角落的想法。我在表达我的想法时,感觉很舒畅。去和别人的内心碰撞,虽然会有尴尬,但是是值得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