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如雪

如雪.jpg

寂寞是什么?寂寞就是电梯里某位异性多看了你一眼你就觉得他在偷偷关注你,寂寞就是快递小哥对你微笑你都觉得他对你有意思。寂寞大概就是如雪这个样子。

如雪的上一段恋情结束在五年前,毕业的分手季。在这之后如雪一边疗愈情商,一边从水嫩的单身汪变成了恨嫁的老姑娘。整个人灰蒙蒙的,像快要开过季的月季一般,仿佛时时刻刻都准备着凋谢。
再有两年,如雪那些毕婚族的同学都要七年之痒了;再有两年,何以琛都等到赵默笙了;再有两年如雪就三十岁了。但要命的是,比起婚姻如雪更期待爱情。
如雪长得并不丑,五年间,遭遇了无数的相亲与逼婚。那些可能的男士们,一小半止步在了与前任的比较中,一大半倒在了如雪对爱情的憧憬中。

然后,28岁的如雪遇到周先生,那个在电梯里被如雪误以为是快递小哥的帅气男士。
那天,周先生穿着疑似某东快递员的衣服扛着一个大箱子挤进了电梯,箱子看起来很重的样子,一进电梯周先生就迫不及待把它放在了如雪面前的地上。下意识的,如雪后退了一点,周先生抬起头略带抱歉地对如雪微笑。
牙齿好白,人好帅,那笑容就好像冬日的阳光,融化了如雪寂寞的心。
没错,如雪觉得周先生一定是在那时就喜欢上了他。

原来周先生是新搬来的租客,她在七楼如雪在六楼。而那套衣服还真是快递员的衣服,和周先生合租的朋友才是某东的快递小哥。
一来二去,如雪与周先生互相加了微信。如雪把周先生的朋友圈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果然是像他的人一样,帅气美好,充满了阳光,关键是从朋友圈看周先生应该是单身。

偶尔周先生会问一下如雪周围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诸如楼下的水果店新鲜吗、游泳池是怎么收费的啊、哪个保安比较好说话啊、小区里宠物大随地大小便怎么没人管啊等等此类生活小事。
这明显就是没话找话说嘛,如雪觉得周先生一定是喜欢上她了。两人说不清谁更主动一点,在微信上聊得很是热络。慢慢地如雪开始期待周先生的信息,有事儿没事儿总爱拿着手机滑啊滑,一看到周先生头像上出现红色的未读消息提示便会莫名的开心,不管是谈论多么没意义的话题,都觉得甜蜜无比。

如雪上得是行政班,作息很规律,早晚两餐都自己做。周先生似乎刚离了职正在筹谋新工作,东跑西跑倒是比如雪还忙的样子。有一次,周先生在微信上抱怨,快递小哥的女朋友从过来了,周先生只得识趣地在外面游荡一下。几乎没有犹豫,如雪就说:可以来我家啊,我正好做了饭!
于是,周先生便经常来如雪家蹭饭了。吃完饭,两个人会一起看看电视,跟着电视节目聊一聊天,直到快递室友发消息说完事儿了,周先生就起身回七楼去。就像他们在微信上那样的感觉,平平常常,不尴尬但也说不上多热络。如雪觉得,这样的感觉真好,仿佛相处融洽的夫妻,平淡却温馨。再也不用一个人孤孤单单,再也不用害怕下班后回到一个人冷冰冰的家。

于是,每天下班时,如雪整个人都焕发出奇异的光彩,计算着晚上回家要做怎么样的饭菜,心想着周先生一定会很喜欢。然后把家里收拾干净,把自己也收拾妥帖,偶尔还会买上一束鲜花,整个人也像鲜花喝足了水分,一下子亮起来了。
虽然周先生不是每次都有时间来如雪家吃饭,但如雪还是习惯做两个人的分量,用满满的热情对待每一个周先生可能到来的日子。

有一次,如雪去交物管费的时候顺便问了句,也就顺带把周先生的物管费也一并交了。相熟的物管阿姨开如雪的玩笑说:你是不是和705的那位帅哥在一起了啊,难怪以前给你介绍的都看不上呢,这位的确长得好。
如雪不好意思极了,只得回了一句:说什么呢,我们只是朋友而已。心里却像吃了蜜一样甜,原来大家也觉得自己和周先生是一对呢。

某天下班回家,如雪在电梯里碰到了周先生的快递室友和他女朋友,如雪礼貌地打了招呼。快递室友和他的女朋友也微笑地回应,但那笑怎么看都带着暧昧的味道。难道周先生把和自己的关系跟快递室友说了么,那是不是也要请人家小两口一起来家里吃顿饭呢。
这么想着,如雪也就跟周先生在微信里说起了这事儿。但无奈周先生说最近很忙,等空了再找时间大家一起聚一聚,也顺便谢谢如雪这段时间的照顾。

因为这场意义重大的聚会,如雪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她要好好筹备这场聚会,就像女主人招待丈夫的朋友那样,一定会让周先生觉得脸上有光的。这样想着,如雪便开始准备菜单,还重新添置了一些餐具,顺便也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番。

就这样,又过了一周。头一天晚上如雪与周先生微信知道了他昨晚就回来了,正好是周末,如雪就约了大家晚上一起来家里聚聚吃个饭。一大早如雪就去买菜了,回来时看到周先生站在自己屋子前,神色尴尬。
如雪问怎么了,难道今天有事不能一起吃饭吗,那微信上跟我说就好嘛,何必还跑下来呢。
周先生胀红了脸,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我衣服掉到你家阳台上了,可能要去拿一下。”
如雪笑着说,那有什么嘛,你跟我说一声,我先晾在我家阳台,你晚上下来吃饭一并带回去就得了嘛。
周先生尴尬地笑了笑,没说什么。如雪开了门,把菜放到了桌子上,周先生略显急促的直奔阳台。当看到周先生拿着的衣物是什么的时候,如雪整个人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很显然那是一套女士的内衣裤,很漂亮的那种。

周先生更尴尬了,看了看手上的内衣,很不好意思的说:“我女朋友她还不习惯我们小区这种晾衣杆,风一吹就飘下来了。”
如雪尽可能地扯出一丝笑容,说:“哦,那晚上叫上她一起来吃饭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个人乘公交、搭地铁是寂寞的;一个人去食堂、泡澡堂是寂寞的;一个人打游戏、看电影是寂寞的;一个人在简书写下这些矫情...
    半株七绝草阅读 253评论 14 17
  • 从七月一日开始立志,我要坚持写文章。 然后,今天都第四天了,一个关注都没有就算了,一个点击也没有,感觉自己就像玩单...
    莫尔斯sweet阅读 173评论 0 1
  • 林岩,在这漫长的二十五年里,我一秒都没拥有过你。 Part1 我是木子。他是林岩,是我邻居,我小学同桌,是我初中同...
    欧阳茜茜阅读 29评论 0 1
  • 本来以为这只是一部纯粹的韩国文艺片,一个关于婚内出轨的故事:邂逅、情欲、踌躇、放纵、隐忍、决裂。演员太出挑,镜...
    偶然一片云阅读 303评论 2 3
  • 讲真,你会回到学校的,总有一天,送你的小孩去开学。几乎每个人从幼稚园,到小学中学,似水流年一路成长…生命的轮回就是...
    足记阅读 53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