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阶段和灵性阶段的心理问题

前言

文章的内容来自威尔伯的论文《精神病理学的光谱》,个人调整了很多术语。前段时候写过一篇《统观逻辑到灵性阶段的发展》的文章提到过两个阶段的观念和概念。其中威尔伯常用“人马”来指代身心整合阶段,人马是一个星座,上半身为人形,下半身是马的身体,征象头脑的理性与身体的感觉能完整统一,思维方式是统观逻辑,而这个阶段会遇到存在主义的问题,在意识光谱中是第六个阶段。灵性阶段,中国有些译者会译成灵能阶段,是超个人心理学当中入门的阶段,修行的开始阶段,在意识光谱中是第七个阶段。

存在病理学

存在阶段的“存在”和其它阶段的“存在冲突”不同。存在冲突是指第个阶段意识的生存欲与死亡欲,保存与否定之间的斗争。“存在”则是涉及人类存在意义指向。不管是出生创伤、分离个体化、自恋悲剧、角色冲突或者认同神精官能症,只要涉及人类存在深层有意义的事件,都可称具有“存在”性质。存在主义不仅审视每个阶段的内容,也会观察人类在存在(being-in-the-world)的存在概念。所以,存在主义者可以把毎个自我发展阶段的困境和动力,都概念化为生与死的“存在冲突”,毎个层次都有不同的显现方式。

这里据说的存在阶段涉及“人马”发展阶段的统观逻辑(vision-logic)。存在主义开始于人类存在的必死性和无意义性的思考,对人类存在的意义进行真实的思索。这里用“存在”这个名词有三个理由:(1)如果形式反思的思维是笛卡尔式,存在的心智就是海德格尔式。海德格尔的哲学弥漫了存在意识的味道,即实际的发现和体验,不是主观的虚构;(2)布劳顿(Broughton,1975)认为存在阶段的自我结构具有“身体和心智整合成一体”的特色。所以人本的存在主义疗法的目标就是身心整合。有些自称人本主义或存在主义的人运用强烈的回退技巧,让人回到情绪阶段或自恋的状态,又把这个乐园歌颂为“高层意识”,回避了面对人类存在真实面的焦虑,因此它们是虚伪的人本主义或存在主义;(3)许多主张本然真实的人本主义或存在主义都认为存在阶段是最高的意识阶段。

相关的学术文献在这个阶段的主要关怀是:个人的自主和整合(Loevinger)、本然真实(Kierkeggard,Heidegger)和自我实现(Maslow,Rogers)。相关的影响效应是:对所有生命意义的关怀(或在世存有);对于个人必死性和有限性和内心挣扎;找出面对孤独和死亡的存在勇气。所以,前一个阶段的形式思维只能认识到个人发展未来可能性,并且心情使用这个新发现的自由。这个阶段的统观逻辑则认识到个人生命只是宇宙的一个小火花,就会陷入一种觉得人类存在是有限的、必死的和无意义的情境,并且产生一种新的心理挣扎:活出存在自主性的勇气相对存在的孤单和虚无。这就是整合阶段病理学的主要内容。

一般觉的存在病理症候群有:

1.存在性忧郁:在全球扩散的忧郁证,或是面对无意义人生的生命停滞感。

2.非本然真实:海德格尔认为这就是缺乏对于人类有限性和必死性的深层觉察和接受。

3.存在性孤独:足够坚强的自我却在熟悉的世界中,却有“无家可归”的感觉。

4.夭折的自我实现:马斯洛说:“如果你有意不想充实现自己的潜能,我必须警告你,你会一辈子都感到不快乐。”

5.存在的焦虑:在世存有的自我反思模式会受到死亡的(这个焦虑必须是发生在形式思维阶段之后,形成了反省能力)。

不是所有的状况都可自动归类为存在阶段的病症。例如,“无意义感”也可由边缘性的被抛弃忧郁证和神经官能性忧郁症所引发。但是,存在的“无意义感”有特定情形:有一个强壮和高度发展的自我结构,才能出现这种症状;它是一种深思熟虑、稳定和有所关怀的深层忧郁;它没有边缘症的“哀鸣”和神经官能症的罪恶感;它毫不畏缩地直视宇宙,却陷入找不到任何个人意义的状态。因此,存在治疗师会觉得,从较低的意识结构来解释这个忧郁症状,是不明智,不相关的。托尔斯泰提供了一个真正厌倦感的经典例子。

我在15岁的时候曾经因为这个最简单的问题而想要自杀。这个问题潜伏在每个人的灵魂:“我现在和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我整个生命来自于什么?”也可以说是:“我为何要生存?我为何要渴望任何事情?我为何要做任何事情?”换句话说:“在我不可避免的死亡来到时,我的生命有没有不会被摧毁的意义出现?”

灵能失调症

以下内容只是初步的研究结果,这里尝试用相当中立和平衡的立场来处理不同的灵性修行流派。不同流派对超个人的灵性阶段的命名不同,这里的灵性阶段是一般修行当中的入门阶段,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传统提出相关的解释。这里提供的解释不是为了建立新的教条,而是想打开一个讨论空间来研究一些被传统冥想和修行流派所忽略的主题。

灵性阶段的基本意识结构一旦开始浮现,就代表自我发展的阶段开始进入超个人的层面。第七个阶段的“灵能病理学”特指所有低阶的灵性危机,这些危机可能会(1)唤起任一相对性发展灵魂的自发性能量觉醒;(2)在严重的压力下,例如精神分裂期,引发自我发展低等阶段的问题;(3)对初阶禅修者造成严重的困扰。

1.最戏剧灵能病理学经常在灵性能量自发地觉醒的时候发生。这些危机轻则造成身心扰乱,重则造成毁灭性的影响。例如,拙火(Kundalini)的能量被唤醒时,就像一个心理炸弹一样,具有爆破正常自我感的威力。这些灵能病理学的案例可以克里希那(Gopi Krishna)、怀特(John White)和詹姆斯(William James)的书中找到。

2.很多人是经由神经官能症、边缘症或精神病(特别是妄想性的精神分裂症)的自我结构,进入灵性的状态。虽然,这些人得到一些灵性的洞见,但往往会并发暂时的精神分裂性崩溃或类精神病等症状。任何一个懂常青哲学的人都能立即认出哪些人是灵性的精神官能症,哪些人是一般的精神官能症。

3.初阶修行者的灵能失调症候群有:

(a)灵能膨胀症:有些禅修者进入灵性阶段,开发出灵性能量和心灵感应能力后,常常因为自我结残存的自恋性次阶段问题而把自己美化和膨胀为伟大的上师。

(b)练习方式错误所引发的偏差现象:当你练习净化之道、瑜伽脉轮、持诵梵咒等灵修技巧时,可能会引发中度的浮动性焦虑或心身转化症(如头痛、心悸和肠胃不舒适)。

(c)灵魂的黑夜:灵魂一旦直接尝到神圣的滋味和光明的境界后,往往无法承受这些美好的神秘体验会消退的结果。灵魂虽然观照到自己的生命意义、指导灵、或命运,却因为回不到灵性光明的世界,而产生自己被抛弃在黑暗现实世界的忧郁感(这种灵性忧郁还要与边缘性、神经官能性或存在性的忧郁混到一起)。

(d)生活目标的分裂:“我要在现实红尘中打滚,还是到山里面隐居禅修?”很多有兴趣修行的人常会被这两个分裂的目标,造成内心痛苦和瘫痪的感受。这也代表一种高阶自我需要和低阶自我需要的深层分裂,可类比于剧本病理学的人本分裂和神经官能症的压抑现象。

(e)“虚假性苦受”:有些禅修方式,如内观禅,强调意识现象的研究,早期的觉照训练会让你去了悟现象界的苦恼本性。当这个苦受太强的时候,就可称为“虚假的苦受”。这种虚假苦受通常是受到残存的存在性、神经官能性或边缘性问题的污染。这些人通常没有了悟生命的苦谛的本质,而只是觉得生命是乏味的,就用佛教一切是苦的教义,把这个症状合理化。在这个状况下,最好不要做太多的内观,否则灵性忧郁症很难得到治疗。

(f)生命能失调症:拙火能量早期唤醒阶段,容易产生能量流动失序的现象。有些生命能通道会产生过度发展、低度交错或过早开启(如西藏密宗所说的“风大失调”)的现象。这种失调症大多是由不当的观想或专注所引发,尤其容易入情入理在王者瑜伽(Raja yoga)、悉达瑜伽(Siddha yoga)和阿努瑜伽(Anu yoga)的练习过程中,并且会引发剧烈变化的身心症候群(如肌肉痉挛、强烈的头疼、呼吸因难等)。

(g)"瑜伽士疾病":根据奥罗宾多(Aurobindo)的廉洁,灵性阶段的发展会对生理情绪性身体施加过度的压力。灵性和微光阶段的能量强度会让您的“低阶身心回路”过度负载,产生过敏、肠疾或心脏病的症状,如果奥罗宾多活到今天的话,他也许会多加一个症状:癌症。马哈希上师和佐佐木禅师都是因罹患癌症去世。

原文链接:整合阶段和灵性阶段的病理学 - 清心涟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