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巧不成书的邂逅,促成两全其美的当下

无巧不成书的邂逅,促成了两全其美当下

            怀揣着用最恰当的方式,为母亲养老的夙愿,游走于天南海北之间;实话说,母亲的养老的确让我犯了难:态度决绝坚决不去养老院,坚决不去任何形式的养老机构,她的要求只有一个——我们夫妇始终陪伴她左右;而非常现实的是:近九十岁鲐背之年的母亲,也已过了耳顺之年的我们夫妇,真的像母亲所期待的那样,我四海漂流的愿望,将成为奢想。也曾多次做过尝试:陪伴着母亲入住康养公寓,陪伴着母亲入住养老服务中心,但都因为母亲的极度排斥,而功亏一篑。万般无奈中,我们只有在岁月的荏苒中,踟躇、徘徊苦苦寻觅着。

              可巧的是:年三十海口阴雨连绵,我们娘仨开着房车,来到北纬十八度以南的三亚市崖州区,初一我们循迹而至,找到了热水路旁的一处停车场,停车场内已停满了慕名而来自驾者的房车、床车;我见缝插针,停在卫生间前仅有的一处停车位上;停车场西北角上一辆瑞弗房车,引起了我的关注:房车拉出的遮阳棚下,坐着两位六十多岁的夫妻,我信步走了过去,“你好,你们是从江西过来的”我主动搭讪着,“我们是威海的”老哥用浓重的东北口音回答道,山东人,似乎成为我们邂逅无可争辩的理由!我索性凑的更近,与他们攀谈起来;老哥告诉我:他们来海南十五年了,在保亭响水镇开辟了小农家乐,这不年龄大了,想全国各地走走,从南昌买的房车,商家给挂的当地牌照。正应了那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的民间俗语,我不由自主“你们出游,我去你们那里种地”,“可以”老哥也随声附和道;说罢我和夫人步行去了野温泉,看到这里聚集了太多南来北往的自驾者,考虑到疫情缘故,我们驱车准备离开;老哥三步并两步跟了过来:“老弟,我们加个微信吧”,我拿出了手机,调出二维码,他扫了一下,就这样我们成了微友。

              第二天我们来到崖州湾露营,昨天邂逅在热水宫路相识的大哥搏来语音视频,说见到我微信圈里露营地环境不错,让我发位置给他;傍晚,他和夫人就驱车赶了过来;我们共同在崖州湾露营几天后,又到了陵水新村镇待了几天,大哥告诉我:月底他们就要离岛,估计要一两年才能返回,并把我们娘仨送到他保亭家里。

              进入大哥家院落的那一刻,我被眼前的景致震撼了:这哪是一个小小的农家乐,分明就是一个意蕴悠长的山庄!大哥、嫂子用十五年的时光,打造了一片令人叹为观止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水墨丹青!三层院落错落有致,院落依山旁水,功能搭配齐全,浑然天成的设计,鬼斧神工的匠心独运,我仿佛进入了梦幻世界,母亲进院的那一刻起,喜不自禁连连叫好;难道无巧不成书真的降临,难道两全其美真的与我不期而遇,我笃信了: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