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课

每年的9月1日都是熊孩子们的海洋。今年唯一例外的,是大人们正好遇到周末。看着那个背影慢慢变小,直到转过操场的墙角不见了,心里还是掀起了一片涟漪。她会适应新的老师吗?她会有精力坚持玩下去吗?她会和谁同桌?她会处理那些鸡飞狗跳的事吗?

这样想着不觉已来到这条小巷。雨后,八点,窄仄而又悠长的道东巷显得静悄悄的。一位老人默立在家门外,若有所思。一只野狗慌张地跑过。一个中年人满足地走出公厕,腰间的钥匙窸窸作响。这家传出责骂的怨声,那家飘出菜籽油的热气,和公厕的味道及雨后的空气混沌一起。

菜巿场的羊肉包子热气腾腾。“二十个纯肉带走”“八个肉一碗豆浆”......一阵阵此起彼伏的点餐被老板娘时而京腔时而豫音时而秦味的安排而终结。再走远一些,是闻名这城的一家饸饹店。压饸饹的木床已变成机器,揉好的、略呈黄色的面团被精准地扔进机器,咔嗒一声,一碗苦荞饸饹面就成了。而负责压饸饹男主人已不再劳作,两个手指夹根香烟,一只手里捏把大大小小的钞票,嘴里发出一个个清晰而明确的号令,指挥着饸饹来到食客的面前。

干涸多时的小河终于看见水涨了。昆山的白衣哥无冤了,被反杀的社会我龙哥被证实与白衣哥一样从西北老家过来打工的。德阳的安医生吞了五十片安眠药。拍了“大眼晴”的解老师讲了关于梦想关于奋斗而让场上嘉宾热泪渗出眼角。偶尔间看到了朴树的访谈,“我觉得人生特苦。我觉得我可以承担那些痛苦。而且我也从中学到很多。我知道一个孩子他要成长,就应该受苦,可我不忍心。我觉得自己没有把握给孩子一个好的正确的教育,做不到看着他挥霍生命的样子。”

望你能如己所愿地独自旅行。只是,暂时你还需要被温柔以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