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者 | ㈣ 青空有风

作者:

虚无梦痕


晴日的天空下,奔流的江河两侧高山耸峙,溅起的浪花扑碎在石块上,一滴滴都闪耀着温和的光芒。群山穿戴着齐整的绿色外衣,默默注视着躲藏在人烟之外的站在一座茅草屋前的一个中年男人。

他在想一个十七岁的女孩。那是他昨日在城里的街道上遇见的。女孩扎着中短发双法式麻花辫,穿一件米白色长袖款的宽松毛外衣,一个人表情忧郁地从咖啡馆里走出。她黑色的九分直筒裤遮不住脚踝,只有咖啡色的日系中筒棉袜才稍稍起到保温作用,单薄的衣着惹人怜惜。女孩身材瘦削,白色的加绒板鞋踩在店门前的木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显得格外引人注意。他就这样被她吸引,一路尾随女孩至城区内一座小型的木质拱桥上,桥下流动着一弯浅浅的溪水。

女孩站在桥上看风景,他站在桥外看青春。冬阳跌进溪水的柔和,微风向黏人的清冷撒娇,再好的唯美也不及眼前转瞬的绚烂。他的眼里只剩女孩趴在栏杆上失神的落寞。他心中不忍,悄悄地走了过去,停在女孩身边。他也趴在了栏杆上,两人间的距离很近,像是朋友。女孩左耳飘动的几缕发丝划过他的脸颊,清淡的芳香萦绕在他的腹中,撩人心弦。

“你跟踪我。”女孩忽而开口。

他一愣,坦言:“是。”

他扭头看向女孩俊俏的面容,微微恍惚。桥上不时有行人走过两人的沉默,桥外也不时有鸟鸣为这风景添色。阳光缓缓移动,洒在女孩右边的侧脸上。他逆光看去,隐约感觉此景有些熟悉,仿佛曾经梦到过,大概是女孩身上的亲和力给了他一种心灵上的触动的缘故吧。人们总是会觉得一些场面似曾相识,这也许是灵魂深处的羁绊也说不定。

“喂。”女孩轻声喊道。

“嗯?”他侧首问。

“可以陪我喝杯酒吗?”女孩低着头说,微黄的黑发遮住了她的面部表情,使男人对这突然邀约的用意无处捉摸。虽不知何故,但他并不想拒绝,于是欣然前往。

女孩领着他来到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酒吧。

两人坐在吧椅上喝着鸡尾酒,酒吧一角,舞台处的灯光变化莫测,将整家酒吧都笼罩在一股神秘的魔幻氛围内。两人只是举杯相碰,然后便各自饮着自己的杯中酒,没有任何交流。

他会偷偷地瞥女孩一眼。女孩喝酒的样子很美,酒后的脸上多了几分酡红,红粉佳人的颜色更是赋予了她一股妖娆的气息。女孩似乎是酒吧的常客,刚到时她就非常熟练地向吧台侍者点了两杯鸡尾酒, 一杯长岛冰茶是为男人点的,另一杯粉红佳人则是为她自己。

“你还会喝酒?”男人看着她娴熟的品酒动作,饶有兴致地问。

她黯淡的目光只在男人身上停留了不到一秒,便毫无留恋地移到舞台处的那支英国乐队那里。

"Yes how many years can a mountain exit . Before it's washed to the sea . "

乐队主唱的声线十分动人,听起来很有鲍勃·迪伦的那种沧桑感。女孩只有在聆听音乐时,眼里才流露出淡淡的光芒,这在男人看来却要比音乐更加动人。女孩微闭双眸,摇晃着玻璃杯中遗留的红色鸡尾酒,跟着音乐的节奏有规律地左右晃动身体。男人微笑地看着她,她陶醉,他也沉醉。在一曲将了时,女孩随着音乐轻声哼唱起来: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 "

歌词唱完,女孩仍沉浸在结尾口琴余韵绵长的怀旧旋律里,嘴角遂扬起一抹苦涩的弧度,直到下一首歌曲响起,她才再次睁开双眸,如初黯然。

男人开口问:“你有什么心事吗?”

女孩凝眸看着他,眼睛一眨一眨的,长而弯曲的睫毛翕动,有一种香草美人的自然神韵,直让他看得入了迷。

女孩淡淡地笑了一下,略显醉态地说:“你管我啊?”她拿起酒杯,优雅地轻啜一口鸡尾酒,在舌尖打转一会儿后咽下,小脸上的酡红愈发迷人。

“失恋了?”男人戏笑着抿一口酒说。

女孩煞有介事地怪哼一声,说:“看你也文绉绉的,这么不会和女生说话吗?”

男人讶异地问:“我看起来文绉绉吗?”说完他干笑了几声,开玩笑说:“或许吧?毕竟我这人还算是不错的——我听说你也这么认为,是吗?”

女孩白了他一眼,面容冷峻地转向舞台,不再和男人交流,很明显她对这种玩笑不感兴趣。男人碰了一鼻子灰,尴尬地小饮一口酒,随着女孩的视线去观看乐队的表演。

键盘、贝斯、电吉他、架子鼓,还有主唱手里拿着的话筒……舞台光芒炫丽,背景光是蓝紫色,很符合乐队所唱的蓝调歌曲的问惑气氛,舞美效果极佳,旋转的蓝色光景在几束橙黄色直射光的点缀下更显迷幻。男人不知想到什么,忽而弯腰,俯身在吧台上,斜着头去看女孩的眼睛,那里映射着整个酒吧的人与音芒。他心下一颤,刚想有所行动仔细看去,酒吧的光芒便顿时熄灭。人群一阵骚动。

“怎么了?”男人纳闷。

“压轴演出啊。”女孩柔声说。

男人听出女孩语气里意外的温顺,不过却不是为了他。女孩似乎对今晚酒吧的演出情有独钟,她在吉他奏响的那一刻,整个人就忘我地沉浸其中,跟着歌声一同演唱。

迷幻的灯光全部汇聚到了舞台一处,来自大洋之外的乐队唱出了纯正的英格兰异国情调:

“There are places I'll remember . All my life through some have changed . ”

男人还是比较了解音乐的,他从女孩的哼唱里听出了对过往的怀念,以及对命运的反叛。他也从女孩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于是心中对女孩更加喜爱。他猜出女孩遇到了什么事,但他没有点破,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需要通过这样来使其保持微妙的平衡。

两人在演出结束后离开了酒吧,此时外面天已经黑了下来。

男人面色稍许紧张,他跟在女孩身后,脑海里一直回旋着刚才二人说过的话。

“我从南京过来,他喜欢上别的女生了。”

“你想怎么办?”

“可以先陪我找家酒店住下吗?”

“——什么?”

“现在没有回南京的航班了啊。”

男人震惊地看着女孩,眼里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他认为女孩是醉后胡言乱语,但在女孩办理完两人的入住手续后,他才知道女孩并没有开玩笑,她是认真的。

店里已经没有空余的双人房,女孩便要了一晚上的单人房,带大床的那种。进了房间,两人在黑暗中一时无言,最后还是女孩把房卡插入槽中,空调启动的嘀嗒声缓解了彼此之间的尴尬。他们背对着背,各自坐在大床的左右两边。

“喂。”男人喊道:“一晚上要多少钱?”

“你随意。”女孩说。

男人闻言身体一震,他回头看向女孩沐浴在暖黄色台灯光芒里的背影,心脏砰砰直跳。

“平常多少钱?”

“平常……也就两三百吧。”她悄悄地扯下发带,任青丝垂落。

女孩说话的语气还带着略微的醉意,男人被她娇憨的姿态撩动,心神荡漾。他看着女孩柔顺光滑的发丝,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还在上学吧?为什么要来这儿呢?”

女孩没有回答男人,她站起身,去卫生间里洗漱一番。男人听着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暗自揣测女孩选择和自己度过一晚的原因。

她失恋了,自己在这时候选择接近她真的好吗?男人心想,她可能是酒喝的有点多,所以才会做出和自己不认识的人共度一晚的事吧?

“你在哪儿上学?”两人都从卫生间出来后,男人问她。

女孩提到了一所艺术院校附中的名字,男人听后苦笑说:“真是和我以前一模一样呢……”

“你年轻的时候也是学音乐的吗?”女孩饶有兴致地问。男人点头:“嗯。”

两人穿着衣服躺在床的两边,开着电视和夜灯一直聊到很晚才睡去。

谁也没有打扰谁。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男人却连翻身都不敢,这时他倒比女孩更加敏感。黎明前,他不清楚女孩是否醒着,但一想到背后床的另一边是一位青春靓丽的女孩,他心里就一阵骚动。男人一边固定着蜷曲的双腿不让它移动一边暗中用力,似乎这样就能代替伸直双腿产生的舒适效果。他感觉很煎熬,一心盼着天空早些亮起来。终于,在疲惫不堪的静止中,他等来了黎明的第一缕阳光。

他起身穿好衣服,在卫生间洗漱完毕走了出来。女孩还是眯着双眼,从男人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晨光洒在她小脸上的样子。终究还是个孩子啊,自我保护意识太差了!不过,虽说旅行多年,但这次遇到的事,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男人叹了口气。

他依旧背对着女孩,坐在床边翻看酒店里的旅游手册,忽然,他听到了女孩临醒前的嗯哼声。他连忙带上耳机,女孩翻身的声响被他佯装屏蔽。他的手机早就没了电,就算戴上遮挡的耳机,还是可以听到女孩穿衣服的窸窣声响。他心中叹然——这到底算是享受还是折磨呢?亏得自己不是那种人。

女孩不一会儿就穿好了衣服,她一个人在里面梳妆打扮一段时间后,缓缓推开了卫生间的门。男人余光一瞥,见女孩半掩着门,从门后谨慎地探出头来,暗中窥视自己。良久,男人似乎重新得了到她的信任,她不再试探,径直走到男人身前。男人正低着头,入目,是一双精致的小脚,骨骼清秀,皮肤白皙,似乎……还有淡淡的奶香?男人抬头。

女孩迟疑地问道:“昨晚——我喝酒了?”

“嗯。”男人保持礼节,笑着点了点头说:“你怎么喝醉了?我还以为你常去酒吧呢。”

女孩摇头,声音很轻地说:“不,昨天是第一次。”

“第一次?”男人诧异。

“怎么?难道我要经常失恋吗?”

“当然没有这个意思。”男人摆摆手。

女孩看着他辩解的模样,不由得莞尔一笑,她伸手摘下了男人的一只耳机自己戴上。男人暗道不妙,竟忘了自己还在戴着耳机了,刚刚居然能和她聊这么久,真是糊涂!

不料,停了一会儿后,女孩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笑道:“披头士的 IN MY LIFE ,你也喜欢听吗? ”

男人呆愣片刻,直到女孩眨眼问了一句“不喜欢吗”之后,他才回过神来,用力地点了点头,“喜欢。”他的眼里有光,光的影子里是女孩虎牙微露的浅笑。

机场。天气不好。

“呐。就到这儿吧。”女孩和他停在人流里。

“嗯。”男人说,“到了后我会给你打个电话。”

女孩背着一个简约的蓝色书包转身走进安检台,安检过后,她隔着玻璃和男人挥手告别。男人来到女孩面前,隐约听见她隔着玻璃说:“……喂,这样,就该说再见了吧?但我说不出口啊……”

男人忽然想起昨晚和女孩躺在床上聊天时,不知怎么唱起的歌:

"And these memories lose their meaning . When I think of love as something new . "

他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看着女孩安然无事地走进登机口,他也只得强迫自己松一口气,暗中祈福女孩一路平安。

他依依不舍地步行到郊外的空地上,双手插兜,用脚胡乱地踢着地上的石子,石子滚远,没到草丛里,不见踪影。他的心忽然咯噔一下,想起了什么。他慌张地拿出手机,拨通女孩的电话。

嘟……嘟……嘟……空号!

他胸口一紧,身体僵住了。

不是飞行模式提示的“暂时无法接通”,而是“空号”!

他突然记起陪女孩来机场时出租上的场景。

她将头歪在窗户上,嬉笑着说:“我这个人啊,不会欺骗别人。”

果然不是随口一说。难道她早就决心不再联系了吗?

“……喂,这样,就该说再见了吧?但我说不出口啊……”

男人的眼眶变得有些发涩。空中突然传来飞机起飞的轰鸣声,他抬头,看见一只鸟儿飞向了没有边际的天空,漂泊在不知何时结尾的年月。

他落寞地蹲下身子,看着鸟儿消失在远方,无神地把玩着刚从地下捡起的一粒石子……

第二天。

男人来到自己在山里的住所。茅草屋前,他把女孩藏在自己口袋里的信纸叠成一只小船,放在了水里,慢慢随水流漂远。男人觉得,纸船顺流而下的话,一定可以经过他和女孩相遇的那座桥,然后,就会像女孩在信里留下的那句话一样——

冬阳微斜,相遇微妙,长溪木桥,此后安好。

男人目送小船驶远,通过前天晚上的交谈,他知道自己是女孩心里话的第一个倾听者,他很庆幸,也很遗憾。因为这个职位往往是由陌生人担任的。自己有走到女孩心里吗?他不清楚。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和女孩有过重叠,在那么一个短暂的时空,双方是完全属于彼此的,有这一点,应该足以余生珍藏了吧?

在一个陌生的街角,遇见一个流泪的女孩;在一个流泪的天气,送别一只陌生的孤鸟。

每一位陌生的过客,都有自己的炫彩色。或许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随便的女孩,但在男人看来,女孩却是对聚散看得最透彻的那个。感情也好,牵挂也罢,她都给予了最美的祝福,并让最短暂的记忆成为永恒的珍宝。这是女孩教给他的道理,作为在失意时陪伴她的回报。

他把手插进裤兜里,笑着离开这座城市。

多年后。

男人走过了很多地方,在每一个陌生的街角,他都会瞥见一个随风而逝的姑娘,仅凭感觉。他就这样走了很远很远。

在世界上的某一座城市里。在光阴中不知何时的时间里。

一个穿着破烂的老者在问一个穿着破烂的男孩什么问题。

风中隐约可以听见几句对话。

“……那……的……钟表……你了?”

“……是啊……给…………我相信……”

风笑着把这些世间侥幸相遇时产生的重叠吹散,在逝水上漂浮的的一艘航船里再次汇聚,随着时光流逝,等待在某个永恒的星辰国度里,熠熠生辉……


(未完)



PS:欢迎关注本文连载专集

《似火非焰》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早上7点闹铃准时响起,极不情愿地睁开惺忪的双眼,谁知屋外的光亮已经透过厚厚的窗帘缝隙,拼命地挤了进来,热情地洒满了...
    摘星妮妮阅读 51评论 0 1
  • 1、下载 python官方下载链接:https://www.python.org/downloads/ 此时,官网...
    LiuShaodong阅读 46评论 0 4
  • 生活的诗与远方不是在别处的美景,诗与远方决定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我去不了远方,我也要诗的日子。每天自己都是要好好...
    小小梦儿阅读 16评论 0 0
  • 学名:Paederia foetida Linn.;Paederia scandens (Lour.) Merr;...
    植物分类图像库阅读 444评论 5 11
  • Hi,最近遇到一些困难, 哦,那就随便说说话吧。 人生只是一个过程,看懂了时光,就懂得了瞬间。 早上这一个小时,心...
    老汉憨憨阅读 8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