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世界冠军

晚上9点了,Timmy毫无睡意,坐在地上摸黑玩积木。是的,整个屋子的灯半个小时前已经关了,可惜还有夜光。

“宝宝,睡觉的时间已经到了哦,小桌子睡着了,小椅子睡着了,小猫睡着了,小狗睡着了,月亮睡着了,小兔子也和妈妈睡着了。宝宝,你也跟手上的小积木说晚安吧。”

是的,此前,我已经心怀叵测地给她读过《月亮,晚安》。

小家伙倒是如我所愿放下了积木,可是却起身向阳台走去,一手拨开了窗帘,站在落地窗前远眺:“没有月亮。”

啊,该死的下雨天。


我陪她站在阳台,陪着她向马路上的路灯、房子还有川流不息的车子道晚安。

“晚安,快回家,回家陪宝宝。”Timmy向这些车子喊话。


我陪她收拾积木,盖好,放进玩具箱,跟玩具们一一说晚安。

终于,把她哄得换好睡衣在床上躺下了。


“妈妈唱,小兔子!”说完,她拉着被子咯咯笑了起来,像只小老鼠。

一首歌还没听完,Timmy自己唱了起来

“小兔子,穿花衣,年年穿花衣”

后面无能辨音,在我听来就是一堆外星语。

我有些急了,声音提高了几度:“快睡觉”。

Timmy还是自顾自地唱着,突然她说“小兔子说,爱你,爱你。姥姥,爱你。妈妈,很爱你。”

心瞬间软了,“妈妈也爱你。”罢了罢了,随她去吧,我闭上眼睛装睡。


“妈妈?妈妈?”

不理她。

“妈妈?妈妈?”

对不起,没听见,我睡着了。

可Timmy却从被窝里站了起来,拍拍我的脸,揪揪我的耳朵。然后大力把我的枕头抽了出来。


接着装睡。

Timmy还是站着,一手撑在我的臂上,一只脚抬了起来,往我身上踩了下去。

“哈哈哈哈”,得逞的小丫头笑得很疯地往床上一倒。然后,爬起来,再踩,再倒。


没法装睡了,起来训她几句:“捣蛋鬼。”

她哈哈哈哈地笑着滑下床,站定后,伸手牵我的手:“妈妈?来。走。”

“去干什么?”

“玩!”

倒回床上,给她一个背影:“妈妈不去,妈妈累了要睡觉。”


蹬蹬蹬,小朋友去而复返,拿了本书拍我的背。

“妈妈,读书,读本书,开灯。”

快10点了,小家伙似还有无穷精力。

都说放完电孩子睡得香,可Timmy这浑身的电怎么老也放不光?


没一会儿,Timmy又从客厅里把她的小马桶抱过来。利其尔的小马桶个头并不小,她还真是个汉子。

我看着她把小马桶放在床边,装模作样地坐了上去,一边解说:“嗯嗯,拉粑粑。”

“放屁!”,口不择言了,“你晚饭后已经拉过粑粑了。”

“放屁”,她乐颠颠地捡了个新词,“放屁,噗~~”


姥姥看不下去了,“Timmy快睡,妈妈明天还要上班呢!”

这下坏了。Timmy放声大哭,站在马桶上拉着我手往床上爬,“不要不要,不要上班,呜呜呜呜”。

“不上班哪来的钱给你买奶呢?还有Timmy最喜欢的吸吸果冻(“小皮辅食泥”在我家的别称)。”

“吸吸果冻”,哭声瞬止,Timmy陷入了遐想,“果果,桃子、葡萄、菠萝、巧克力.....”

“对,要工作,才能买给宝宝呀。”

“爸爸买,谢谢爸爸。”

这意思是,爸爸工作就可以了,妈妈在家陪她玩?

不过,姥姥,怎么能这么教小孩,工作只为了钱,不怕小孩子以后视工作为畏途?


抱过Timmy,跟她讲妈妈为什么要工作。

跟她讲,妈妈为什么需要自己的空间,为什么没办法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

跟她保证,明天下班带她看花、找蝴蝶。

11点多,Timmy终于睡了。睡前最后一句话是:“不要睡觉。”


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Timmy曾经是个天使宝宝。一出生就作息规律得不行,我老是感叹她身体内置了闹钟,自带EASY模式,吃玩睡有序循环,不到2个月就睡整觉,晚7点一觉天亮(可恨我当时不知福,还常常担心她肚子饿把她强行弄醒)。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对了,是去年国庆后。我总是埋怨回了趟老家,尤其是生活环境的变换、爷爷奶奶过度的热情,破坏了Timmy的安全感,使她原本规律的生活习惯毁于一旦。其实,这很大程度是迁怒。

规律的生活习惯是可以重新养成的,可为什么,总是失败了呢。

那时Timmy面临的最大改变,难道不是我产假结束重回职场吗?

还是姥姥心里敞亮。每天我上班她都叮嘱我:“下了班就回来,如果要加班提前打电话回来,Timmy到点等不到人会着急。”


我的Timmy不是真的睡渣,她只是每逢周末就起早贪黑,她以为自己不睡觉的话妈妈就能多陪自己一会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