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逆袭青葱》 第十卷 寻找自我 第五章 尼泊尔行

(如若喜欢不妨点赞,如若有感不妨吐槽)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凌晨4点拉萨街头空无一人,次仁师傅接上一行两队十三人,便是一路西行。从拉萨到日喀则,行程260公里,限速40-70每小时,早上九点多抵达日喀则。车厢内遥望扎什伦布寺,寺庙依山而建,为藏传佛教格鲁派四大寺庙之一,据称有历代班禅灵塔,寺院的金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匆匆吃过早饭,继续前行,中午时分抵达江孜县,下午过定日,珠峰大本营就在不远的岔路进去。翻过海拔5248嘉措拉山,远处的珠穆朗玛远望如人脸般俯瞰着世间。一车人带着“长枪短炮”乘着太阳尚未落下,赶紧找好角度按着快门。

风化的古堡矗立在荒漠之上,太阳已是渐渐西斜,车行海拔5000多米之上,公路两旁冰天雪地仍有牧民赶着羊群,远处连绵的雪山在落日余晖下,在镜头里呈现出“日照金山”之美。

抵达樟木已是晚上10点,樟木镇的盘山路上停靠着长达几公里挂着尼泊尔车牌的大货,星星点点的光亮从山腰处的建筑中透出。

“终于到了!”众人刚下车便是被一堆带着挎包的妇女围住。

“老板,换汇啦!”

“换汇,老板!”

众人先将行包拿到次仁师傅联系好的酒店,徐周四人办理好入住之后,次仁师傅带着两个相熟的朋友过来给几人换汇,徐周按照之前看得攻略,按照一比十七的汇率换了四万四满是一千和五百面值的尼币。

川菜馆匆匆吃过晚饭,四人便是沉沉睡去,这一天近十八个小时的颠簸令人身心俱疲,唯是路上养眼的景色给众人打了一剂又一剂的兴奋剂。第二天早上八点徐周和Rebecca、老崔四人吃过早饭,打了一辆的士直奔山脚下的樟木口岸。

河谷对岸尼泊尔境内,停靠着的卡车身上五彩缤纷,令人侧目。排队,安检,盖章,出境,过桥。皮肤黝黑的尼泊尔军警身着军服,脚踏皮质军靴,指挥过境游客进入一处小屋,开发翻查,原始的检查手段颇为令人不舒服。

入境办理处的一个工作人员更是一边摇晃着入境表,一边肆无忌惮的用笨拙的中文直白的喊着:“尼币尼币,two hundred!”还一边比划着盖章的姿势。

“看来攻略上写的这里索贿的一事是真的!”徐周一边填着入境表,一边和刚盖完章的Rebecca说道。

“在旁边那个盖,我刚盖了,没要!”Rebecca摇了摇手上的护照道。

徐周招呼老崔夫妇,帮他们二人填好入境表,递给另一位满脸严肃的工作人员,只见其翻看了一下签证,压根没有看入境表就给三人盖章丢了过来。

四人出门,准备找辆越野直奔加德满都!

“你们也过来了?”

徐周转身看到和他们同车来樟木的准备徒步尼泊尔的九人。

“真巧,燕子,你们也刚过来?”老崔夫人和比较爱说话的山东女孩燕子说道。

“对啊,领队昨晚不带我们去住青旅了嘛,这不也刚办完正找车去加都呢!你们准备怎么过去?”燕子道。

“我们打算找辆越野过去,攻略上写也就700尼币一人!”徐周道。

“现在是旺季,我们问了好几辆了,没有低于1500尼币一人的,领队准备带我们坐local bus,就是前面那辆TATA,一人500尼币,要不一起走?”燕子说着往前走去,只见他们领队已经带着几人在往车顶上放着各自的登山包。

徐周转过来,询问Rebecca和老崔夫妇的意见。

“可以吧,反正体验一把,我这老骨头也没问题!”老崔豪爽道。

“那好,我们过去!”

四人将包交给司机放在车顶,而后上车。车外不绝于耳的车鸣声、混杂着多国语言。坑坑洼洼的街道上,污水横流,两侧的商铺宛若中国城乡结合部,还穿着冲锋衣的中国游客和身着夏装的尼泊尔人泾渭分明。

强大的移动信号仍然可以覆盖一河之隔的尼泊尔,陈悦微信里问道,“路上一切顺利否?身体如何?还有啊,有同伴否,一路可以说说话,拍个照,看行李,互相照应总是好的!”

“过境了,我们一行四人,做公车准备去加德满都了,信号快没了,回头联系。”汽车启动,徐周匆匆发了一条回复,信号已是逐渐不稳定起来。

“那里不安全,提高警惕!”

巴士上,中国人和尼泊尔几乎各占一半。来自国内的学生、游客、商人们在这异国他乡彼此交流着。车行在不久前刚刚塌方,此时只是土路的公路上,TATA汽车贴着悬崖而行令徐周多少都有些提心吊胆。

路两旁的民居在尘土飞扬中显得越发暗沉,身着衬衫及纱丽的尼泊尔居民来来往往,叫喊声、车鸣声构成一副奇异的景象。一路上,每到一个检查岗,便有皮肤黝黑的男女军警上车翻查护照及行李,而临近的外国人车辆却仅仅是上车查看两眼便直接放行,不同的待遇着实令人不爽。某种程度上这也体现了中国在世界格局所处的位置吧!

崎岖不平的山路,滋滋作响的local bus,徐周和Rebecca,老崔夫妇们在车上吃了一些自己带的零食,下午四时抵达加都市区。停车间隙,不停的有飞机从车顶越过,降落在行车道不远处的机场,临近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很多人都拿出手机相机抓拍着钢铁巨鸟。

“到啦,跟上我,我们去找酒店!”准备徒步去的一行九人在领队的招呼下,下车拿上各自的登山包,向前走去。徐周和Rebecca、老崔夫妇们也快步赶上,车上其它从国内过来游玩的旅客也一起跟了过来。过天桥,穿街巷,迷宫一样的城市中,各种标示的商铺林立。

“他们怎么看不到了呢?”走在街上拥挤的人群之中,不多时已是找不到燕子他们九人的踪影。徐周几人站在一处有标示牌的地方查看,破旧的指示牌却是无法给他们一个明确的指示。

“你们在找酒店吗?”转身,徐周看到一个微胖的中国女孩正和老崔夫妇攀谈。

“对,我们在找凤凰宾馆!”Rebecca道。

“啊,那很近,就顺着这条路往前走然后左拐就看到了!不过不知道现在那边有没有房间了!”女孩说道。

“好的,太谢谢你了!”老崔夫人说道。

几人快步往前,“怎么还没到呢?应该就是这里的吖?”徐周和Rebecca、老崔夫妇走在迷宫一样的街巷绕的有些转向,而天色也是渐渐暗淡下来。在询问了几个当地人无果之后,又看了几家价格在每晚1000卢比的酒店后,几人还是决定打车前往攻略推荐的国人首选的凤凰宾馆。

又是连续询问了几辆的士,才遇到一位知道地址,精通英语的的士师傅,右侧驾驶的车辆行驶了两条街便是将几人放下,抬眼看凤凰宾馆在一处巷子拐角,外墙高处挂着用中文标示的酒店名称。

付过300卢比的车费,几人拿好行装直奔酒店前台。大厅里到处都是来自国内各地的游客及商人在彼此打听着各种消息,只见燕子他们几人正拿着行李坐在沙发上闲聊着。

“啊,你们也到这里来了!”燕子打招呼道。

“是啊,我们还说和你们一起过来呢!结果你们走太快,我们就找不到了!”徐周道。

“他们呢都习惯了,不然怎么玩徒步呢!酒店现在没房间了,我们领队在附近给我们找了几间。你们准备怎么办?”燕子说道。

“啊!没房间了?”老崔道。

“刚问的,说是没了,要不你们现在再去问问!”燕子指了指正在前台收拾东西的尼泊尔接待人员。

“你好,请问现在还有房间吗?”Rebecca问道。

“现在,我看下哈!”长相有些类似电影中看到的印度姑娘,却显得比较瘦小的女孩看了一下本子,而后以不熟练的中文道,“现在旧楼那边有一间,1000卢比你们要吗?”

“那我们先看一下吧!”老崔夫妇接过钥匙,徐周也随着去看了看,只见房间到是不小,只是有股霉味。

“我们就在这将就一晚吧,都折腾了一天,你说呢,老崔!”老崔夫人道。

“嗯,我们就这将就一晚吧!一会在问下看还有没有房间!”老崔道。

“也行,我和Rebecca再去看看有没合适的!”徐周看看时间,觉得还是先将老崔夫妇安顿下来比较好。

确定酒店晚上再无空房,徐周只好和Rebecca先将行李放入老崔房间,两人出去按照燕子的指引在附近的sister home花了1000卢比住了下来,而后回到凤凰碰头四人出去边逛边找餐厅。

披萨店,四人看着全英文的菜单点了四份披萨,两份牛排,两瓶啤酒。饱餐过后,几人的才显得精神了许多。餐厅里,来自各国的游客在这异国他乡品尝着异域风情。

“我们明天什么计划?”老崔问道。

“这样,我们看攻略,明早醒来,我们凤凰碰面,然后上午去杜巴广场,下午去猴庙看看,晚上好好逛一下我们身处的泰米尔区,今晚我们就早些回去休息!”徐周将自己的计划说道。

“我觉得这个可以,还好有徐周做攻略,Rebecca英语好,不然就凭我们两个压根就没法过来。本来我们就只是打算去下珠峰大本营的,我还带了几身羽绒服的!”老崔夫人笑着说道。

“我们后天去博卡拉,去那边拍鱼尾峰更有效果!”徐周道。

Rebecca点点头,四人在餐厅里休息了一会,结账走人。热闹的街巷中不时有三五成群的孩子们在各个商铺门口歌唱,而店主也会拿出面额不等的纸币交给孩子们。起初不明所以的几人还有些莫名其妙,到了凤凰宾馆询问才知原来今天是尼泊尔持续三天的燃灯节。

“难怪店铺门口都燃着油灯!”Rebecca道。

“我们先上去了,那明天我们微信联系,反正这边酒店商店都有WiFi!”老崔夫妇道。

“好的,早些休息,我们也回去了,明天联系!”徐周说完,和Rebecca拿好行李下楼回酒店,十字路口一群人围着,还有不少游客模样的人用手机拍着。

挤进人群,原来有几人有手拿着各种颜色不知是何种食材的东西在绘制着一副坛城图画,图画已是只差一些外部的装饰,画面中的佛教神灵惟妙惟肖,令人叹为观止。

游行车辆上有不少年轻人呼喊着不知名的口号,疾驰而过,各种招牌泛着五颜六色的灯光,附近的酒吧传来阵阵音响声,夜幕下的泰米尔区交织成一幅奇异的图画。

尼泊尔第一日就这样悄然迈入凌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