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糖主义的爱情,甜得刚刚好

IMG_4423.JPG

1

周五的晚上,约了乐乐去我们好久没聚的火锅店。在等待汤底煮沸的空当,我们聊着最近追的电影、还没列完的购物清单,吐槽最近的不爽……

火锅和老友堪称绝配,balabala的欢快节奏却时不时就被乐乐的微信和来电铃声打断,不用乐乐开口,我已经猜到了这些信息和电话都来自同一个人,乐乐的男友D。

在他和乐乐刚开始交往时,我们还对他俩这腻歪劲一度羡慕嫉妒啊,都嘴里喊着拒绝吃这秀恩爱的狗粮,却也为乐乐找到这么在乎她的人高兴。

但时间一长,我们就隐约感觉到了乐乐在这段恋情里说不出的无奈。

不可否认,D在这段恋爱是暖男一枚无疑,可相处久了,对于需要在恋爱里留有自我空间的乐乐来说,他暖的温度过高,着实烫手。

听乐乐说,第一次吵架是因为她穿了条长裙,但没穿打底裤就出门,然后D的脸就像训导主任看到不良少女一般难看。

后来甚至渐渐地过渡到了对乐乐工作上的出谋划策,他觉得乐乐目前工作没太大上升空间,给推荐的却都是乐乐看不上眼的岗位。在人生规划上的指手划脚,如此大包大揽的举动,一度让乐乐很不满,有种私人领地被侵犯的感觉。

而就像乐乐这样约我们闺蜜几个吃饭时,D也总是时不时的电话短信不停,有一次遇上她手机停电了,他就挨个给我们玩得近的几个朋友打电话问乐乐是不是和我们几个在一块呢,弄得乐乐当时哭笑不得。

2

爱情里的侵略者,一是时间上的,把你所有的时间都给我,二是物理空间上的,我要知道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和谁。三是心理上的,要求对方把心理世界完全开放,任自己出入和窥探,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圆,嵌在他的大圆里。

可是,爱是需要独立空间的。

曾经看到台湾有个米的广告文案,大概意思是好吃的米饭是有点黏,又不会太黏。
其实甜得刚刚好的伴侣关系也是如此啊——“有点黏,又不会太黏”。太黏了,叫人窒息得想要逃开,一方期待更多的亲密,另一方则希望能独立自由。

爱不要“疏离”,但是需要有适当的“距离”;关系不要“局限”,但需要适度的“界限”。

即便是再亲密不过的伴侣,也是两个彼此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情绪,需要私人空间。

做新媒体的安不晓得什么叫朝九晚五,而偏偏她男朋友是做外贸市场的业务,忙起来的时候两个人的时间完全错开,同在一个屋檐下,却感受着那种我下班回来,他睡着了;他得洗漱出门上班,而我刚好有下班休息的时间了,一天里说不上几句话。

因为都在事业的上升期,也懂得彼此在工作上的拼搏劲,于是,两个人也就约好了似的在工作时间无关儿女情长的忙着连轴转,但也想出了个折中的相聚方法,每天在家门口不同的早餐店相约一起吃不同的早餐。然后,一个人元气满满去上班,一个人吃得饱饱回家睡觉充足电。

赶上了小长假,他们俩会商量计划着一起出外游玩放松,有两个人一起都想去的景点,就做好攻略,甜蜜成行。遇上了有些景点明明一个人很想去,对方却兴致缺缺,或者那段时间其中一个人真的忙到连睡个好觉的时间都没有时,他们就商定让彼此短暂自由。一个人背起行囊去看想看的远方,一个人留在小家庭这个大后方调适休息。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不在“你爱我就一定要时时刻刻陪着我”这个问题上困住对方,是两个人成熟的爱情观。

就像彭佳慧那首“喜欢两个人”中唱的,体贴就是偶尔准你不像情人。

3

感情中的两人相处就像取暖的刺猬,距离远了会冷,距离太近则容易让对方不舒服。

《蔷薇岛屿》里说的,最好的爱情是两个人彼此做个伴。不要束缚,不要缠绕,不要占有,不要渴望从对方身上挖掘到意义,那是注定要落空的事情。而应该是,我们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看看这个落寞的人间。

半糖主义的爱情就是我们彼此相爱,却从不以爱之名互相束缚。我们愉快共舞,却也能够偶尔独处。我们相拥成眠,却也能放手让彼此在人生道路上奔走拼搏。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却又不想时时黏着你。有些时刻,我会和闺蜜逛街下午茶,和家人聊上很久的心里话。也会偶尔放你自由,和兄弟喝酒看球,和爸爸下棋决斗。

短暂的分开不会影响我们长久的相爱,忙碌时,我也深信不管你在我眼里,或不在我眼里,都会在我心底。我们在人生的轨道上努力奔走,偶尔停下来一起喝酒吃肉。相拥而视的瞬间,那就是我要的爱情。

好的爱情,就是有点甜,又不会太甜。有点黏,又不会太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