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失我爱

初夏的阳光尚且温柔,透过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照在她花白的头发上,斑驳的树影在石凳上形成星星点点的碎花。

“吴老师好!”清脆的问候将她从沉思中拉回来,她空洞的眼神开始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聚焦,是两个研究生模样的人在跟她打招呼。

她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真诚而又苍凉:“你们好!”

目送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她羡慕地想,年轻真好。

“吴奶奶,吴奶奶!”

奶声奶气的童声再次让她转过头来探寻来者。

是张老师带着孙子过来了。小家伙刚刚一岁多一点,走路还不是很稳,一只手被奶奶紧紧牵着,另一只手的食指放在嘴里,像是在吃什么好东西,不停地被奶奶从嘴里拿出来又不停地放进去,很是可爱。

“小子琪,你好啊,你要干什么去啊!”

“坐灰机!”

身旁的奶奶赶紧出来翻译:“他非得要去玩超市里那个飞机形状的摇摇车,都磨了我一早晨了,不去不行。”

“哦哦,现在小孩子都喜欢玩那个,我每次去超市都看见那里排着长队。”

“还不是他那个妈,为了图省事不用抱孩子带他去玩摇摇车,这下孩子可记住了,差不多每天都要去玩,一次一块钱,每次都要投币三五块钱才肯出来。”张老师嗔怪到。

吴老师笑笑不言。

像怕勾起她伤心事似的,没几分钟张老师便牵着孙子告别了。

看着这个粉白粉白的小人,吴敏想,小虎跟张老师家的儿子一样大呢,要是他在的的话,说不定我的孙子也这么大了。

小虎再也没办法给她生一个可爱的孙子了。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十八岁。

十八岁时活蹦乱跳的小虎曾和大多数人一样,摩拳擦掌地为人生的第一次大考高考做准备。不同的是,他没有等到检验自己成绩的那一天。

那是升入高三后的第二次模拟考试,小虎发挥失常,成绩从全校前五十名滑到一百五十名以外,下降得厉害。在这每一次考试都被当成实战演戏的关键时刻,哪个母亲不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看到儿子的名次,吴敏瞬间感觉嗓子冒烟。

更让她生气的是小虎不以为然的态度。小虎说,成绩波动很正常的,他们班好多同学的成绩都是时好时坏,没必要大惊小怪,这次没考好下次好好考呗。说完又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机津津有味地看NBA常规赛。

吴敏简直被气得七窍生烟:成绩波动是考生的大忌,只有成绩稳定才能有把握,不然万一高考那一次赶上低谷可怎么办。

大不了复读一年、重考一次呗。

吴敏被彻底激怒。她夺过遥控器重重地摔在地上,声音近乎咆哮: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求上进的儿子?复读?亏你想得出来,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说完不等儿子反应她就拎包出门了。她需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不然肺都要气炸了。

接到小虎班主任电话的时候,吴敏正在备课。班主任告诉她:小虎出事了。

她飞奔到学校,只看到儿子盖着白布的尸体。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凝固了。吴敏感到自己好像在另外一个世界。耳边似有若无地听到小虎班主任的解释:小虎是课间操的时候从教学楼上跳下去的,当场死亡。

当场死亡......当场死亡……当场死亡……

吴敏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吴敏只在儿子火化那天哭得瘫软在地、几次晕厥。

一周后,吴敏重新上班。她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鬓角甚至有了白发,眼睛深陷着,时不时地望着一个地方出神。

她不曾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更不曾失态。依然正常地备课、正常地上课、正常地批改作业、参加例会。对于想上前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的同事,她报以尽在不言中的微笑,让他们只是拍拍她的肩或握握她的手,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

背地里,周围同事也有小声议论的,有人说现在的孩子真是脆弱啊,打不得骂不得,一言不和就自杀,让父母可怎么活,我们当年被父母打得皮开肉绽都没想过自杀;有人说吴老师看着挺和蔼的啊,从没见她跟学生发过火,怎么就不能跟自己的儿子耐心点;还有人说吴老师这回惨了,后半辈子可怎么活。无论是无意间听到的还是有人委婉告诉她的,吴敏统统一字不落地收进耳朵,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半年后,丈夫对她说:我们离婚吧。

她说好。

面对这么痛快的回答,丈夫有些不知所措,嗫嚅着:家里到处是小虎的影子,我受不了了,快崩溃了。

她说嗯。

她不想难为这个深爱并且陪伴了她二十年的男人,他是个好人。可他除了是个丈夫、父亲之外,他还是个儿子。

那天他跟婆婆通电话的时候,吴敏听到了。

丈夫以为她睡着了,其实没有。

从丈夫急急的解释和婆婆时高时低的话语中,她拼凑出了婆婆的懿旨:我们老顾家的香火不能断,小虎去世了,那就跟吴敏离婚,再找个人来延续香火。

她曾经因为生了小虎被婆婆视为掌上明珠,如今她夺走了婆婆在这个世界上的希望,而且已经绝经,没有生育的可能,婆婆要将她扫地出门,一切顺理成章。

婚离了。二十年前,吴敏从单身姑娘变成一个母亲、一个三口之家的女主人。二十年后,吴敏又瞬间从一个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女强人变成失独又失婚的中年女人。

她选择接受和面对。

她就这样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日子规律得向昼夜交替、四季更迭,恨不得不差一分一秒,一直到退休。

没事的时候,她喜欢到小虎的房间里坐坐。亲友们都劝她把小虎的东西收起来,免得触景生情。她舍不得,仿佛觉得只要东西还在,小虎有一天就会推门进来,站在那里对着她笑:问她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吃的。

椅子下的篮球,是上高三后新买的,从初中迷上打篮球开始,这小子不知打坏了多少个篮球。

椅背上搭着的湖人队服,是小虎的最爱。他是湖人队的铁杆球迷,是科比的…….用现在的话怎么说来着,对,死忠粉。

桌子上的灌篮高手漫画书,还是他初中时候看的呢,上面的透明胶还在。那天她发现儿子在月考前还在看漫画,气急败坏地夺过来,撕了他的书。儿子当时就哭了,说书是跟同学借的。她有点愧疚,第二天去买了新的,趁他不在的时候放在了书桌上。儿子把新书还给了同学,又把那本撕坏的书仔细地用透明胶粘好,一直宝贝似的留着,几次搬家都不曾丢弃。

待在这个房间的时候,吴敏已经不再哭泣了,她已经接受儿子再也回不来的事实,她只需要这一屋子的物件带给她满满的回忆,陪她走完后半生。

几个关系亲密的女老师不忍吴敏就这样孤独终老,先后尝试着给她做媒,找个老来伴。只是每次说明来意后,都被她淡淡一笑地婉拒:我一个人,挺好的。

大家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说话也是点到为止,见她这般态度也都是无可奈何,只是反复叮嘱,有什么事尽管开口,不要一个人死扛,大家共事这么多年,这点情分还是有的。吴敏一一谢过她们。

吴敏从没想过再嫁。如果家里再出现一个男人,每天的日常她要跟他说些什么呢?她最想说的是小虎,恐怕关于他的话题这一辈子都说不完:从怀孕到出生、上幼儿园、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每一次生病、每一次调皮打架、每一次得第一名、每一次跟她顶嘴…….一切都历历在目,可这一切跟眼前这个男人又有什么关系?或许一次两次他会带着同情耐心倾听,可时间长了谁不会厌烦呢?谁愿意跟自己的老婆讨论一个死人呢,况且这个死人跟他没有一丝血缘关系,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所以她选择一个人,一个人静静地想念,静静地回忆,一直到生命的尽头,去另一个世界跟儿子相见,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世间有什么比亲情更重的呢?我爱我的家人,二十多年来,一直都在爱,而且会继续爱下去。但是,又有什么能比亲人的离去更让...
    梅子树下梅子李阅读 248评论 0 2
  • In recent years environmental problems are getting more a...
    Bruceshaoshao阅读 42评论 0 0
  • 10月2日的下午,我和大爸爸他们一起去嵊州看车展。到达车展现场,我看见那一排排的车整齐地停放在那边,我兴奋极...
    巴博斯G阅读 76评论 0 0
  • 在项目中经常会使用到日期这个字段,而ThinkPHP3.2之前没有提供验证日期的方法,因此需要我们自定义一个函数来...
    彩虹的夜晚阅读 1,551评论 0 2
  • 5年前,我从城里回到老家工作。和妻子商量买一个书柜给我,妻子帮我挑了一个立式的三层书柜,我甚是喜欢。那一天,在整理...
    桐子树下阅读 467评论 19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