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分手快乐

今日作者:半夏

十六号傍晚,我刚下班,躺在宿舍里优哉游哉地玩着手机,这是,武洪给我发了条微信。

“你什么时候回汕头?”

“二十号啊,怎么啦?”

“晚上去吃烧烤吧,好久没见了,我想见见你而已。”

“好啊,八点半,龙洞步行街见。”

晚上八点半,我们按照约定在步行街的一家烧烤店碰面,循例点了些烤串和一扎啤酒,便开始唠嗑,询问了各自的近况。

“武洪,你跟你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工作还顺利吧?”

“没有,前阵子分手了。”

他的回答使我十分意外。他随即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武洪的声音这时开始有点沙哑。

“是我自己没本事。我很喜欢她,可她的家人看不起我,嫌我穷,嫌我没出息。”

我叹了一口气,跟他碰了碰杯,安慰他不要那么难过。

去年高考,他落榜了,女孩也是。

迫于家中的经济情况,他背起行囊来到了广州打工,这份还过得去的工作是经女孩的姐夫介绍的。

工作不算很累,女孩的姐夫很照顾他,但她姐姐却对他忽冷忽热。

一开始,一切都挺好,偶尔休假也会出去约个会散个步。

但女孩后来愈渐冷淡,有时候对他爱理不理。两人从没有吵架,到矛盾四起,当他问起她,她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就在今年过年,女孩出去玩累了,一回到家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刚好女孩的姐姐给她发了几条微信。

他好奇地点开来看,猛地发现女孩的姐姐竟然让她跟他分手,说武洪家里穷,也才上了个高中,现在在工厂打工也很难有出头之日,就算奋斗个几十年也没有能有个像样的家,跟着他也只是会吃苦。

武洪心里一沉,把聊天记录都往上翻,都是她姐姐看不起人的字眼。虽然武洪心里在滴血,可又能干什么呢?

他总觉得毫无保留地对她好,他就不怕外界动摇他们。

一开始女孩也厌倦姐姐说这些话,可慢慢地就动摇了,终于在几个月后跟武洪提出了分手,和他说对不起,武洪也没有再问为什么,只是说没关系。

强忍着心中的痛苦微笑着和女孩分手了。

那天晚上,他自己一个人买了些啤酒喝得烂醉如泥,身边也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他和我说,他真的特伤心,不仅是因为分手,更多的是那种被人看不起的心情,伤透了他的自尊。

他曾无数次憧憬过自己的未来,相信凭自己的努力绝不是没有出头的日子。

即便别人看不起现在的他都没关系,可那个他喜欢的女生,那个曾经和他说加油,那个他想去承诺给她幸福的女孩,却也嫌弃他,跟他分手了。

我听着很心酸,也很能体会到他的心情,我们这群朋友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却没一个在他身边。

“前几天她和我说她有男朋友了。”

我接着问:“那你恨她吗?”

“不啊,毕竟曾经互相深爱过,分了就分了,我也懂。”他给了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们那么憧憬爱情,可爱情真的那么脆弱吗?每个人都那么现实吗?

我们虽然已经剪掉了外型的猪辫子,可说到婚恋关系,父母辈们心中的猪辫子却还没剪下来。

我总觉得,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家人什么最好不要参与进去,只要两个人足够相爱,过得开心,就算穷一点又何妨,精神愉悦总比物质愉悦来得重要。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的女儿,你却偏偏要给我一张需要奋斗十多年才达成的入门卡?我爱她爱得撕心裂肺,你却让我掏心掏肺。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把爱情想象得太美好了。

约会、生活琐事等都需要钱,毕竟这是个现实的社会,不是童话故事,两个人终会走向婚姻的殿堂,而现在的社会,结婚就需要有房有车,就算没车,至少也要有个房吧,好不容易有房了,之后二十年都是为了还贷而活,还要面临孩子出生、上学种种问题,真的是压力山大。

可我不这么认为,日子,是两个人过的,只要真心相爱,谁会在意有钱没钱。

爱情,就该是两个相爱的人相互扶持,清茶淡饭、住出租房也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我们太急太快了,刚过20岁就颠覆了以前对爱情纯真的摸样,哪有爱情变了味,只是我们阅历广了,功利心强了,太渴望安稳了。

其实,什么事都放淡一些,一道道坎总会过去的,生活总会过得跟你想的那样子。

你若上进爱我,嫁你何妨?你若耐心懂我,娶你何妨?

 同步关注微信公众号 Airandspac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