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

                               七月禾

第一章  徘  徊

炎炎夏日,也是多数子丰收的季节,许多高校毕业生来到了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在怀恋与不舍之中离开了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校园。与很多毕业生一样,小A也要走出那个他曾经待了七年的象牙塔,去寻找属于他今后的生活和幸福。那天,学院领导开会并通知所有的毕业生要在七月四日之前搬离宿舍,若不搬走,宿管科将以停水停电来处理。但那时,临近7月初小A等这一特殊的群体和佼佼者都没有把毕业档案的事给处理好,学院的老师也不愿意麻烦这个事,只是发了一个不成文与不完善的通知。在小A办理自己档案遇到很多问题时,询问那位发通知的助管时,就没有了后续,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文件格式,各种需要交的材料都是零零散散的,缺了什么就向其他同学寻要。有些同学有相关的表格,都不愿意共享给大家。一天一天,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让小A头痛的毕业档案的事,用了2个星期的时间,还是处理完了。当拿到硕士毕业证和学位证的时候,小A很高兴,这下可以把所有的烦恼与忧愁全部抛掉享受迟来的收获。当天晚上,小A约着几位同学一起到火锅店吃了火锅,喝着许久没有喝的啤酒。拿到双证之后,就意味着要毕业了,要走出这个待了很久的地方,去远方寻找另一片天空。第二天,与同学和老师告别之后,小A买着从贵阳到都匀的高铁票,去面试4月份考进的选调生职位。这也是小A第二次去都匀市,先前一次是送她女朋友回家并希望能够留住一些彼此相处的记忆。这一次到都匀,天气比贵阳还炎热,因为纬度比贵阳低一些。小A在环境和各种方面都不适应。尤其是下了动车之后,各种热浪一波一波的向他袭来。在乘公交车到第二天要面试的地方后,本不属悉面试地点周边情况的小A,找了好久都没找宾馆住下。因为他总是再找便宜一点的住处,可周边根本就没有,只有高价钱的小旅馆。经一翻的折腾之后,还是找到了一晚一百块钱的小旅馆住下,等待第二天在黔南师范学院的面试。但小A并没有像其它人一样享受着夜带给他许久的宁静,心理总是很焦燥,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面试公务员考试的题。一直看着当天贵阳市公务员己面试过的真题,看看明天是否也会出同样的面试题。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思路一个人在宾馆一遍又一遍地回答着那几个面试题,隔壁的住客都听到了,但他们并没有说什么。第二天清晨,都匀的天亮得很早,还没到6点就有出租车在公路上行驶运营了,路上的行人也在匆匆的赶路,口腔里时常发出一些声音,好像在议论什么重要的事。各种汽笛声,车流声与人声混作小A起床的闹铃声。也许是需要适应环境的原因,小A昨晚一宿都没睡好,整个人懵懵的,思维一点都不清晰。一翻洗涑之后,小A把各种退房手续给办理完之后,就乘坐出租车到面试的考场准备面试。与其他考生一样,经过抽签选号之后,每个考生都按照所抽到的序号逐一进入考场答题。抽到1号签的考生进入考场,2号考生就在外等候准备答题,1号出考场之后,2号考生就进去考场中答题,待答题完毕,接下一环节是1号考生听分的时间,这样不断交叉重复着。小A抽到的是5号签,与其他考生一样答题和听分。小A走入考场与各位考官问好并坐下,考官把面试所要注意的事项念了一遍。然后,就正式进入答题环节阶段,一题二题三题,不断的向考生提问,让考生回答并以此来测评考生的综合素质。在答题中,小A不但紧张,而且也听不清楚考官所念的题目,他所回答的都是文不对题的,偏离题目,在与考官的一翻心理与体力战的较量之后,由于小A的所思所想不符合各考官的期待,最终以低分落败。完了,完了,真的什么都得不到了。再一次的落败,也许小A真的不能实现公务员和进入高校的梦想了,更要面临失业即失业的问题。在小A要准备离开考场之前,他所知道的前面几个考生的面试分数都比他的高,真的没有什么希望了(他想着想着)。离开考场后,在师范学院拍了几张算作留念的相片。此时,小A的老乡‘’亮‘’——己在都匀工作二年,打电话过来喊他到平塘玩,也顺便过过六月六这个布依族的特别节曰习俗。亮的表哥、小侄子、表嫂、小A和表嫂的同事五人一行,开着亮表哥的汽车从都匀出发,一路奔向平塘。这是小A第二次到平塘,但这次与前一次不同,前一次是带着任务来的,这一次却是带着失痛和游心的目的来。其他人都很开心,但小A却心事从从,因为他知道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这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了。在这种毕业即失业的大环境之下,他不知道哪个地方才是最终的归宿,没有关系更没有成熟的头脑。在陪同他们游玩山水的过程中,只有强颜欢笑,内心的想法不敢向谁表达。天气很热,小A喝了很多凉水,晚上聚在一起吃饭时,没有多少想吃饭的念头,因为他的胃一直在绞痛着。但为了不饿肚子,还是勉强吃了一些。在农村中只要客人到来,都会以酒相待,在主人家的一再劝说之下,他还是喝了一点。酒过三巡后,他的老乡就一一介绍我们每个人的来历。当提到小A是研究生毕业时,主人家原先不告不理的那种气度再也没有了,而是变得更加和蔼,也愿意和小A说话。起初没有说话的原因可能是小A穿着打扮长相以及谈吐上没有那么得体严谨,所以在吃饭之中小A一直都是在角落里默默无闻的那个。而现在,一切都变了,主人家也愿意和他说话聊天了,也往小A的碗里倒了些白酒。主人敞开心扉,和小A谈了一些事,尤其是有关学习和工作上的事较多。在谈话中小A知道主人家孩子的一些情况。他小女儿今年才高中毕业并考上了大学,儿子高中毕业之后就去当兵了,现在他家只有他和他爱人两个在家经营农家乐,一年的收入也不是很高,但最起码能够保证基本的生活开支。这里所说的主人,他自己也有着另人佩服的事迹,他在平塘县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继续考大学了。而是回家当一名无私奉献的乡村支教老师。那时学校的条件非常艰苦,没有一个正规的老师来他们村上课,有些刚大学毕业的,来这里上几天课就离开了。但他没有放弃,而是坚持下来,有时学校的课桌不够时,他就把自己家的凳子拿来给学生坐。他家所在的村子是贵州和广西的交界处,中间有一条河隔着,小学的学生都是来自他们村和对面广西交界处的。每次学生上学和放学时,他都会用自己制作的竹筏把和对岸的学生安全运送到对案和村小。不断的来回接送,他坚持了二十多年,不论刮风还是下雨。他的妻子和家人依然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他,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在为家乡做贡献,也是为了让更多的贫困家庭的孩子能够有书读,并通过自己所学努力考上大学走出大山。这些有关他的个人事迹都是从小A老乡那里听说的,此时小A不得不被他的这种精神多打动。要是每个人都有他的这种做事的精神,那该多好。可是现在很多人大学毕业之后都不愿回农村发展。饭后,与这位令人钦佩的主人告别之后,就乘车回平塘了。路上,小A总是在思考着一些事,也没有说很多的话。到平塘县城与她老乡的表哥表嫂和表嫂的同事分别之后,他与老乡而已就到平塘河边品尝有名而且好喝的酸梅汤。之后,他老乡就叫了几个两个朋友一男一女,过来一起玩。因为之前,小A的老乡高中复读时就在平塘高中读的书。所以,他老乡也认识了一些人。在瓜子声和烧烤味的陪伴之下,与几位朋友一翻的寒暄过后,就各自回住处了。那天天气很热,走到老乡朋友的住处时,一阵一阵的热气铺面而来,呼吸困难。但环境还不错,因为是一个正规的公租房,安全。,而且也不用交住宿费。就在此休息吧!总比没有地方休息好……

第二天,在那位女老师的邀请之下,就去她的那里做饭吃了。一切都是那么的舒心,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也许只有同龄人才能够体会到这种氛围吧!但看到,他们都是有工作的人,小A心里隐隐作痛。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要何去何从,哪里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第二章  无 助

那天下午,乘车回都匀把一切的东西整理完毕,在老乡住的能力歇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清晨就做公交车到汽车站买到长顺的车票。那天早上在回汽车站的途中,由于小A不知道路,与公交车周旋两个小时之后才走到都匀公交总站。那时小A背着一个浅绿色的书包,手里提着一个啄木鸟牌子的盒子。里面装的都是他来面试所穿的衣服和鞋子。他好像是一个流落街头的异客,无人认识和搭理。他座位旁边的乘客也总是把脸朝着一头望去,对于他身旁的小A若有若无的样子。此刻,小A前面有一个女生也在打电话,从上车到坐下位子。汽车浑厚的引擎声和车上各种人发出的声音,车厢中乱堆一天。片刻的宁静,此时变己变成了最奢侈的东西。无论如何做都都难以平静。小A只能把头扭向窗外,转移注意力,让自己不再听到那些繁杂的声音。汽车在高速公路上,慢慢的向终点靠近。路上的风景依然独好,有山有水,还有一排排经过人工粉刷的房子,眼球的吸引成了这些颜色独特的房子的最大优势所在。一座座被绿荫覆盖的小山,在汽车的参照之下,逐渐向后移动。各种与山有关的风景都在映入眼帘。在各种优美景色的吸引下,小A也拿出他在五月份时托朋友买的乐视手机出来拍照。一张,两张,三张…………高速公路两旁的各种景色都被手机的拍照功能保存和记录着。在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和车厢内的嘈杂声的伴随下,他乘坐的汽车先到达了惠水站。停了约有十分钟之后,汽车就再一次的使出汽车站并掉头开向长顺县汽车站。这次的汽车没有走连通长顺县和惠水县和县道,而是直接上惠兴高速公路。车上的乘客都以为这次车会走老路,可司机就是不走那条路,也许是因为司机自身不知道那天路的原因吧!但都是为了尽快到达目的地,走那一条路都一样,关键是能够把乘客安全的送到目的地。从惠水到长顺的路上一切都开始变得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对家的归宿感也越来越强烈。时间一分一秒的走,汽车的轮子也在和时间赛跑,汽车驶过过了一个又一个得隧道。小A原本平静的心也开始波动起来,脸上开始露出了笑容。

   汽车到站后,小A下了车,就急忙跑到售票厅购买回家的车票。当天下午三点,那辆开往小A家的乡村汽车出发了。回小A家的乡村公路很窄,只有两个车道,遇到比较大的汽车驶来时,对面的汽车需要停在一旁等候,待那辆车开走之后,才能继续出发开走。这条路是2009年时才开始改建成柏油路的,自改修之后就没有后期维护了。路的一些地方都开始坍塌,而且路中也开始出现凹凸不平的小坑。汽车在行驶中,一直都是左右摇晃,车山的人也跟着汽车摇晃的节奏不断的摇晃着,左右来回不断的循环往复着。倘若是身体不好的老人的话,整个人可能都会被摇散架。但还好,车上都是些年轻人。每个人都能够承受这种摇晃的节奏。不就之后,汽车就开到了小A家门口了。与司机打招呼下车之后,小A下了车。这次回家,他除了带着一个书包以外其他的都没带了。

    回到家之后,似乎感觉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安安稳稳,平平静静。虽然与大城市相比起来,家里变得愈发的平静和安稳,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吵闹。晚上,小A与父母吃过晚饭并讲诉了他找工作的事。小A在贵州省第四届人才博览会上投了几个单位的简历并面试了一家事业单位,也许是刚毕业的学生吧!没有什么找工作的经验也不会面试。可还好,他终于找到了一家与他所学专业对口的单位,也签了一个就业协议。签了协议就代表着有机会去那家单位工作。人博会是在四月份的时候召开的,五月份时小A也去了那家单位面试。在与那家单位交流工作的情况时,局长就说毕业拿到双证之后就到他们单位实习。小A很清楚的记得这句话,也以为这份工作就此敲定了,所以他在学校期间的各种单位招考的考试一点都不用心去对待。考进了一个高校的面试,也不认真的去准备,而且在面试中回答问题时吞吞吐吐的,一点也不流畅,表达也不好,最终没有入围体检环节。在与时间做赛跑的各种无为之中,已经到了七月中旬。小A也知道毕业之后,要工作,要赚钱,更要结婚成家立业。在家里等着那家单位通知去上班,还不如亲自到单位去看看。在家待了三天之后,小A又离开了温暖的家。绕了一个圈之后,又回到学校。在他回到学校之后,各种青春洋溢的面孔,使他又回忆起以前的各种事。也许他真的想留在学校继续生活,继续与他的朋友们打闹。过着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生活。在回到学校的当晚,他一个人在校园里不断的走着走着,回忆着求学时所经历的各种场景,一句话也没有说。校园里充满着夏日的气息,不时有整整的凉风向他袭来,拍打着他全身上下。篮球场上还有人在打球,堕落街依然还是那么的繁华和热闹,做生意的那几个人还在那摆摊卖着同样的东西。他们也越来越有钱了,因为有些人一直在缺斤少两的坑着学生的钱,所以有些就悄悄的发财了。但这些事,都不足以提及了。因为在这里读七年书的小A已经毕业了,他已经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学校也不用对他的任何行为负责。即使他在某处做了某些坏事。明天的这个时候,就不在看到他的身影。那些的那些都不是小A能够做的,除了能够有一份工作,有一个他能够去的归宿。公务员和高校的面试失败以及社科院招考的笔试落选,让他自己心里有着很大的失落感。也许他将要面临毕业就失业的困境。此时他突然想到在人才博览会找的那份工作(六盘水水城县的一个局里的工作),在网上买了到六盘水站的火车票之后,他就把所有该收的东西收好,也准备明天在上车前把行李寄到他要去工作的那个地方。第二天,小A起得很早。他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完毕并把行李搬到快递公司邮寄之后,他乘坐着多年如一日的202路公交车,从山上下到学校大门口坐车并转到火车站的203路公交车。

    在一个小时的等待之后,小A上了那辆开往六盘水站的绿皮草海号火车。这也是小A第二次乘火车去六盘水了。在火车上,其实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工作,今后会怎么样,什么时候才会回家,这些问题对于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也找不出一个具体的答案出来。他只知道那个地方有一份工作在等待着他去做,去实现他的梦想,他更不想再去花时间找其他工作。火车在轨道上奔跑着,奔跑着……车厢里的人很多,行李的数量也多。在火车的乘载之下,行李和乘客的重量都被分散到了铁轨之上。经过小站事火车还不时发出浑厚刺耳的汽笛声,火车的速度也有时快有时变慢。但依然很有节奏的在向前行驶着。安顺这一段的铁路,从窗外看去视野很开阔,可以看到梯田和居民房。六枝车站过后,山开始多了起来,隧道一个接着一个。绿皮火车的速度也开始慢慢的减了下来。进入六盘水管辖去之后,海拔也比贵阳高了许多,天气的温度没有贵阳那么高,很凉爽。当天下午四点半,火车使到了六盘水站,与其他乘客一样,小A也下了火车,之后就乘坐那辆他五月份时来面试乘坐的公交车去水城县的双水新区。小A找了那家他曾经住木星宾馆住下,等待第二天的到来。他想着明天行李到来之后就去租房子把自己安顿下来,那晚小A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深夜时去那个广场吃了一个鸡蛋炒饭就回宾馆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小A把新的衣服和裤子都穿好之后,就直奔单位去报道。

当他走进单位人事股并找到负责人,说来报到上班时。负责人黄姐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怎么应对,只是问了一句小A之前在学校当助管时做了些什么事。并说县组织部还没有把人才引进的这个事项全部落实,单位还不能让引进的这批人上班。并且上班之前还要做什么资格审查,合格了之后才能上班。黄姐说:这个事可以去找组织部人才处的冦主任。在与黄姐沟通之后,小A就直奔组织部,当走到办公室并询问冦主任时,就被办公室里的同志告知冦主任去下乡调研,下午才回来,不过可以打他的电话。下午三点之后,小A拨通冦主任的电话,并把自己的情况给冦主任说了,可得到的回复却是要等到八月二十几号才开始审查资料,现在还不能上班,而且也是自己租房住,政府不提供住房。原先以为什么都安排好的小A,听到这个事之后,好像是天塌了一样。如果真的要等到八月份,那时间岂不是太长,此时小A的行李也寄到水城县双水新区了,该怎么办才好?他不断重复着问自己,是在这等待还是把行李安放好之后再回贵阳或是回家。在这里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行李该放在何处呢?罢了,罢了,一切都变得戏剧化,来不及准备就已经发生了,让人变得措手不及。那天小A原本还想在那家住过的宾馆休息一晚,可老板却要收两倍的价钱,房东态度也不是很和气。

   当天下午,小A寄的包裹准时寄到了,他又在隔壁宾馆开了一个一晚五十块而且很破口漏的房间住下并把包裹安放在那家破烂不堪的房间里。有时一个人不能单独完成一件事时,总会向其他人寻求帮助尤其是老乡和朋友,人在外也难免会遇到各种困难,互相帮助更能够解决一些困难。此时小A能够想到的是他老乡,一个正在六盘水师范学院读书的大学生,小倩。拨通电话之后,小A就把他的情况讲给他老乡听。但还好,虽然老乡是一个女生,也很通情达理,没有说什么就乘1路公交车到双水新区找小A,在小A把他所有的包裹搬到楼下之后,就打了一个的士直奔六盘水师范学院,下次后老乡和小A两个就把那些包裹拿到她的宿舍中。包裹很重,瘦弱的女生不太能够搬得动,但老乡依然帮小A拿包裹到她宿舍门口。

第三章  折 返

    待把包裹的事安排好之后,友好的老乡带着小A游玩她所在读的学校。学校很好,山水环绕着,远处不时传来河水流淌的声音。学校背靠着山,山很高,好像与天接壤着。人站在山顶上伸手就能触碰到天上的云。学校的前面是六盘水市有名的大明湖旅游景区,也是新建的湿地公园。沿着流经师范学院的那条河走,河的两岸都种满了各种水生植物。此时,己是傍晚7点,河的不远处建筑的灯也亮起来了。公路上的汽车依旧来回穿梭着,名种汽车灯的亮起也为这个三线建设时期兴起的城市增添一道绚烂的风景。学校的路灯也一个个的亮起,大明湖湿地公园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也许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呼吸新鲜空气和把一天劳动的疲倦感全都放掉。外地人的小A,也是第一次到这里,但他却没有表现得很高兴的样子,一切印入他脑海中的新东西,都是那么的平淡。因为他知道,他不属于这里,他想到他喜欢的地方去发展,水城县卫生局的这个工作能不能得,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在师范学院和湿地公园走了一圈,并在师范学院门口拍了几张照之后就乖公交车回那家简陋破烂不堪的宾馆休息了,期望第二天快一点来临,他也能够快一点回家。在这里,他没有一点的归宿感,更没有想留在这里的意愿,除了能够工作赚钱之外,其它的他都没有考虑过。有时小A一个人时,总是会幻想他今后的生活,假如能够有机会在这里工作的话,那以后所有的精力可能会放在六盘水这边。但他也想过等老了和退休之后就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居住,离老家越近越好。就算是在这里工作并赚钱了,也不会在这里买房买车。

远离曾经长大的家乡和熟悉的城市,小A难免总会感到莫名的孤独感和寂寞感。身边没有亲人和朋友,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好男儿志在四方,去哪发展都可以。但他却没有这种雄心壮志更没有胆量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发展。因为他怕,无助的怕,怕被别人骗了,或者是被别人骗到一个永远都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地方。此时,他已经坐上了回双水的公交车,车上人很多,上班族居多。车厢内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在等待公交车能够快一点走到他们要下的那个站。一个小时后,公交车就开到了双水。小A下了公交车,就急忙跑到他住的那家宾馆休息,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次日清晨,在汽车的引擎声和做生意的人的要喝声中,小A汽车洗了个澡之后。在把行李整理和退房相关的手续完处理完毕之后,小A就乘车到六盘水火车站买回安顺的车票,再由安顺转车回长顺。这次他乘坐的不是前天那辆叫做草海号的火车,而是其它车次的绿皮火车。火车站的人还是很多,在排队上车时比较拥挤,每个人手里都提着各种东西,有大的有小的,从他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们都希望能够快一点走到车票上对应的位置坐下,在人流中移动的小A也找到了他所在的位置。所有已买票的乘客都上车了,火车也在缓缓的向前开动。整个六盘水市也在慢慢的向后移动,车窗外的每个建筑物都是那么的漂亮。但小A已经没有第一次来六盘水时,的那种好奇心了,他想得最多的就是希望火车能够加快速度,把小A带到安顺。他也能够早一点回到家,静静的和耐心的等候组织部资料审查的通知。

然而,有些事总是会与计划想冲突,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它们的到来。小A在安顺站下车并叫了一个鸡蛋炒饭,刚吃完。就接到他兄弟打来的电话,说是每天要去金阳看看多年在外闯荡并在金阳买房子的堂姐的新房,家里的亲戚朋友们也会去。于是小A就到火车站买回贵阳的票,但只有很晚的车票了五点半才能够上车。

安顺市是一个好地方,是贵州西部的一个看是勉强发达的小城市。但在小A看来已经算是大城市了,因为从小到大他也没有来过安顺市。这个城市很干净,道路也很宽广,但就是没有机会去了解这个城市的人文习俗和风景区。小A就利用等车的这一段时间,手里拖着那个四轮的行李箱,背上背着书包和电脑包,这些行李很重,但对于小A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小A顺着由火车站通往市里面的那条路一直往前走着走着,他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或是什么特别的事物会走进他的视野。一个路口,二个路口,红灯和绿灯交叉闪烁着,来回的出租车和其它车依旧井然有序的来回行驶着。小A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不同形状的建筑物也出现在小A的眼前。一个小时后,小A就往回走了。他知道,前方还很远,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他的行李箱下面的四个小轮子,不断的滚动着,不时发出嗡嗡声。当时正处炎热的夏天,小A后背的汗早已把他穿的衬衣浸湿,靠背的书包也在悄悄的吸着后背冒出的汗水。在返回火车站路上一共休息了两次,第二次是在离火车站的不远处。他拿出那个一直陪伴他的手机并打开便签功能,写着一当天的经历和所思所感。这是他第一次切身感觉到什么叫做无依无靠、窘迫和生活的不易。要是当初他应该多努力一点,把面试这一关给通过,就不会有今天这种境地了。好后悔……他不时在自责着。可能一切都是那么的残酷,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的回报吧!在把当天的日记写完之后,小A抬起头看着碧蓝的天空。不时思考着今后的人生…………

   第四章 等 待

   下午五点半,小A准时上了由安顺开往贵阳的火车。这次去贵阳不是求学,而是为找一个栖身之处,也是为了能够在每天有机会与亲戚见一面,聊聊家常,说说话。火车在铁轨上疾驰着,向贵阳车站驶去。2个小时之后,火车准时开到贵阳站。下车之后,他没有乘坐回花溪的公交车而是去贵州医科大学,那里有他认识的人,也可以有饭吃和免费的住宿。一路颠簸和走走停停的公交车,终于还是开到了贵州医科大学公交车站。那时已是晚上七点了,学校里的学生很少,见得最多的都是附近来这里休闲游玩的孩子和老人。虽然在贵阳读了七年左右的书,但小A却没有把贵州贵阳市所有的高校走遍。这是他第一次到贵州医科大学,原先他对这所学校的神秘感一点一点的被揭开。没有他想象的好,更没有那么坏,只是多了些陈旧建筑和岁月的年轮。也许,他要在这里等上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六盘水报到并在那里工作。

   等待的滋味总是伴随着痛苦和煎熬。在把所有的东西放好之后,在他兄弟的带领之下,他对这所大学越来越熟悉。也知道那个食堂的饭菜很便宜也很还吃,因为可以节约很多钱。在医科大学的这一个月当中,每天都是在睡觉起床吃饭玩游戏和打篮球的日子里度过。很痛苦,一直都是游手好闲,也没有考虑过去外面赚钱。把自己的简历挂在了网上,打电话来的都是卖保险的各种公司。想到是关于保险这方面的事,他心里总有莫名的排斥感,也不是说不喜欢,而是不太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一天、两天、三天…………很快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依旧没有收到那边打来的电话。小A很着急,但他又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最让他觉得无望的是,在医科大学居住的这一段时间他不仅在打篮球时扭到了脚,而且还染上疱疹。这不是人红是非多,而是人霉是非更多。

一天,一天的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他开始关注贵州人事考试信息网里面的各种最新招考,也开始买一些考试的试卷来做。也报考了一些事业单位的考试,想着去碰碰运气,是否有机会进入面试环节。最初,医科大学门口的书店是他经常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无形网和他想要看的试卷。每天都是穿着拖鞋和长裤,短袖,来回走动于书店和宿舍中。这种生活是他大学时,一直都在过的生活,可毕业之后他也还要重复着这种同样的生活。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尽人意。

宿舍里的那几个人,每天都在重复着上课下课吃饭的节奏。那个来自遵义的,晚上无聊时,网吧总会是他消遣的地方,有时还会通过各种聊天软件约到一些来历不明的鸡婆和小姐。出去搞了一晚之后,第二天没有精神上课和训练。在训练中凡是遇到跑步和做团体运动的项目时,他总是会站的最远的那个。他人很瘦,个子有一米八多一点,操着一口遵义腔,也是个刚毕业的大学本科生。也不知道他大学是怎么熬出来的,感觉他什么都做得不太好。而且又喜欢上网,又有一点固执。但人却很友好,只是缺少一些魄力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搞鸡的这种爱好。自己又不担心得了很难治的性病。他们一个月的训练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最近听说他留在了体育培训班里上课了。小A在宿舍住的那一个月也没有和他深入的交流过,不太了解他究竟是什么人。

在医科大学生活的这一个月,说是平淡但也有一些小小的惊喜。小A是一个男生,在荷尔蒙的刺激下,总会对异性有着各种神秘感并喜欢与异性相处。那天他拨通了,之前在财经大学面试时认识的一个女生。她没有接电话,但小A也从不抱有她回电话的希望。那个电话是晚上打的,可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小A刚吃完饭,从食堂走出来之后就看到有电话响。是她打来的……小A不敢相信自己,再一次确认,是真的,是她的号码和名字。拿起电话接通之后就说了一些话,并叫她过来医科大学玩(这只是小A随便说的一句话,没有当真也没有希望他能够来)。那天下午两点半时,她真的来了,并在电话里告知小A她在哪里,叫小A快点出来。小A很高兴,因为他知道她真的来了。也许是和她第一次约会的兴奋刺激着他。于是小A专门写了一篇当天与她见面的日记。

2016年7月21日 晴  贵州医科大学

再一次翻看手机,昨天晚上给她发的那条信息,她没回。或许,或许……有各种原因在里面吧!只是没有把握住机会,还是失去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激动(犯花痴那种),不和她说话,她却主动找话题来聊天。从心理学的某些角度来论,如果某个人对你感兴趣或者有一丝丝喜欢你,那么她/他会主动找你聊天说活,想深入的了解你。假如你符合他或她的择偶标准,并相互产生吸引爱慕,那么彼此之间的荷尔蒙激素就会上升,而且,对方也会展现出自己好的一面,让自己产生更大的吸引力。倘若,表现的一方得不到对方的认可,此时,她求他则会产生挫败感,情绪低落。那天打了她的电话,显示未接通,回了一个短信说是有什么事,就再也没有多余的信息了。内心里并没有多少的期盼,希望她能够打电话给我以及有关她多一点的信息在我手机里显示。可有些事却总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正希望时它却不发生,没有多少的在意时事情却悄悄的来到身边,让人不知所措。高兴倒是不能说,但内心深处却有小小的兴奋与激动。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好迷茫。。但她真的来了,是真的,真的…………,我有点不相信。下去之后,第二次与她见面。淡红色的衬衣,黑色的短裤,高根的凉鞋,婷婷玉立在那。开始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无法打开话题,气氛不免有些尴尬。随便寒碜几句之后,气氛融洽了许多。(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简单的话语,欺骗着自己)

那时她在一家公务员培训机构里面当面试培训的老师,工资不是很高,但也能解决温饱和其它的生活开支。与她的这次聊天也看得出她是多么的希望能够有一个编制的工作。而且从她的谈吐中也听出有一些小小的职业病。但她说话很流利,也让人听着就会感到很平静,性格上表现得略有一点点的强势。

第五章 煎 熬

等待是一段煎熬的日子,有时也会让人慢慢的培养起不思进取的思想。人的大脑也会慢慢的退化,想问题和办事情时也会经常出错。说话也说得不流利,更会沉迷于一件事比如打游戏、玩手机、睡懒觉等。假如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是如何的话也会在背后议论,自己是如何不思进取的人。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一个月,小A还是在重复着吃饭、睡觉、起床、玩手机的日子,他整个人的精神也变得恍惚起来。原先阳光帅气的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不仅在穿着上还是其他方面越发变得依赖别人的安排,而且自己也不会去考虑他自己的事。有时他还不顾形象的穿着一双拖鞋跑人家书店里看书,被书店里的人赶走,因为他穿的是拖鞋,天气很热脚气就越发的浓,影响其他读者看书。这段时间,是他读书毕业之后最难熬的日子,人生最失意的时候。

有时他也想回家,换另一种方式去等待。但怕别人会误以为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才回家继续啃老的,读了这么多的书也没有什么用,照样也找不到工作,还不如不读,读书太多了也没有什么用。他很怕别人以此来嘲笑他,把他毕业之后就回家啃老当做某些人的谈资。二十多岁,应该是一个人该打拼奋斗的最佳时期,如果把这个时期宝贵的时间浪费掉了,那是人生的一大遗憾,更会给人生添加一笔黑墨。可这时,小A又能做什么,创业有没有资本,论技术又没有技术,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又没有工作经验的,社会上的一切对于他都是那么的陌生既熟悉,他仿佛生活在一个迷宫当中找不到通往远方的路。想回家又不能去,他内心感到很怕不是一般的怕…但又说不清楚怕的是什么。当他独自去面对社会时,他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因为没有什么技能更没有人际。除了艰苦的等待那份工作以外还就没有其它能够给予他存在的希望了。有家不能回此时才是他最大的痛苦。手机才是他最好的陪伴,彼此都心心相惜着,没有手机没有电时就会第一时间为它充电。有时还会去找那些有免费网络的地方下载几部电影看,消磨时间。

第六章 与友合租

在他的各种心里交织与一事无成之下,时间悄然流逝。他兄弟一个月的集训已经结束,宿舍要关门了。他也不能在宿舍里继续寄住,需要去附件住房子居住,好有一个安生立命之地继续煎熬的等待。离开宿舍的那一刻,小A心中有种种的不舍。但毕竟那里只是一个过渡的地方,要放得下拿得起。这也是小A第二次感受到被赶走的困境,人总会说在落寞的时候最容易受困受到各种问题的考验比如生存就是一大考验。没有居住的地方久相当于一个大街上要饭的人,在陌生人的社会中不会遇到几个愿意伸手帮助你的人,除了对他有利益共享之外。

一月六百,一月五百……各种与租房有关的数据把小A都吓懵了。也是第一次听说一个月要这么多钱的消息,因为小A除了读高中时租过房子一个月50块的。上大学之后就没有租过房子了。再一次租房子住对他来说还真的没有多大的思想准备,不仅贵而且又没有什么收入。各种困难一次又一次的向他袭来,不断在考验他。这天是2016年的中秋节,也是小A毕业之后过的第一个中秋节,除了一个人漫步在贵阳市和贵州医科大学的路上和车水马龙的声音之外就没有什么了。时刻抬头望着圆量的月球之外,就无事可做。让他考虑得最多的还是房租和该到那个地方租房子的问题。

以前总听身边的朋友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起初在家生活的那一段时间,总以为这并没有什么,而且自己在外面并不需要什么朋友的帮忙,尤其是比较虚伪的朋友。此话真的一点都不假,只有一个人在外面遇到困难父母亲远离身边时才会意识到这句话的内在意义,在外面只有充分信任,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才会伸手帮助他的朋友一顿饭,一个住处,一句问候都可以,这些都是帮助。老潘是他大学的同学,去年2015年9月份从部队退伍回来之后就到贵阳找工作,起初也不是很顺利,但经朋友的介绍后就胡打乱撞的进了房地产行业,现在一家房地产公司里面上班做销售,工资待遇还不错,目前还把车的首付给付了,但就是没有周末和节假日。他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对朋友和同学都不错,大家都喜欢与他交朋友。目前他已经在那家知名的房地产公司里面上班有一年的时间了,也是一个人租房子在外面住,刚上班的那段时间,是和他战友老丁一起合伙居住。老丁现在没有和老潘一起居住了。老潘住的那个地方不仅面积小而且房租比较贵(一月600),虽然说在房地产公司里上班的人都是很阔气,但他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那么的阔。有时他也抱怨房东乱收费,乱加水电费等事。但没办法,为了能够在晚上的时候有个去处,就一直在那里居住下来了,交着房东渴求的那一点房租费。现在他也知道小A的情况,希望小A去和他一起合租,这样也可以减少房租费的开支。

在小A看来一切都好像是一个圈,无论是走多远的距离都是要回到那个起点。尤其是与人打交道的时候也一样,原以为会是天各一方,但最终都是要朝着同一个方向去奋斗,互相报团取暖。在面对资金压力的情况之下,小A也和老潘合租了一间房子,房子很小,只够放一些东西和一张床。再有其他的东西放进去的话,整个房间就会变得拥挤起来。晚上还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各睡各的,被子也都是自己一个人的。虽然在很多人眼里,两个男生睡在一块感觉很奇怪,也不太符合正常人的思维。(在他们的正常思维里可能都是想着男生一般都会自己一个人住,情况好的时候男女共住同一个房间)但住着一段时间之后,也没有什么的,人身在外反正有个地方睡,有个地方遮风避雨就可以了,也没有多大的要求。小A也知道,两个男生住在同一个房间周边的邻居也都知道了。每次看到小A都是看看而已,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彼此都是不认识的,看一眼,寒暄几句也没什么。

第七章 贵 安

无聊的等待莫过于对一个人是慢性的自杀,比服用毒药时还痛苦。一次又一次的扼杀,都把原先那个充满朝气的毕业生都磨得没有多少力气去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毕竟一个人的力量相对于整个大社会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同时,我们也知道,有些东西尤其是人发明出来的做出来的东西,多去尝试几次就会有收获的,可有些收获还得要去对了人才行,去不对的时候,无论要怎么做都做不好,甚至会被别人怀疑和自己也会出错,最终一无所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工智能很可能导致人类的永生或者灭绝,而这一切很可能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发生。 上面这句话不是危言耸听,请耐心的看完本...
    湾千阅读 687评论 1 4
  • 经前悬谈 ◎一九六九年宣化上人讲述于美国加州三藩市佛教讲堂 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
    宣化上人开示全集阅读 1,568评论 1 6
  • 销售的境界】1、顾客要的不是便宜,要的是感觉占了便宜;2、不要与顾客争论价格,要与顾客讨论价值;3、没有不对的客户...
    空心菜_b963阅读 620评论 0 0
  • 有些养生窍门似乎很有道理,实则有害无益;有些不着调的“致癌说”长期流传,却是误人子弟;有些民间急救法看似真能救命,...
    点点医生平台阅读 144评论 0 0
  • 今天听了群里师姐王小云的分享和任桃师姐的分享,又读了紫云老师的阿拉丁神灯中的释放评比,保留纯私后,这么久的心结终于...
    安然若婵阅读 85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