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这样的青春,你值不值?

96
听云窃雨
2017.09.18 15:57* 字数 346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一个人的年少轻狂的时光已走了一半,就会深深体会到那句话,留下的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重要。

        就在几个月前我突然收到一位许久未见的老同学的QQ消息。确实是十分的欢喜。我一直以为他不用QQ了,毕竟头像灰了好几年,也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

        “嗨,最近忙什么呢~”然后是一个已经更新到了最新版的QQ笑脸。

        说实话,用习惯了微信,猛然打开QQ才发现,新版竟然和刚开始流行时,差距了那么多。

        联系我的是唐唐,我的初中好友,猛的一下,仿佛那个清清秀秀的小男孩又回来了,闪闪亮亮的是多年不见的欣喜。

        他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同桌小米,我们几个经常在一块嬉闹,玩笑,或是共同酸甜,或是一起苦辣,直到现在仍然记得运动会上的加油呐喊,放学路上的自行车飞翔以及做不出题目时候我们的苦思冥想共同探讨的拼劲,几乎所有少年该有的模样我们都全了。

        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三个偷看小说被胡老虎逮个正着,老虎是我们的班主任,因为姓胡,加上人又特别严厉,生起气来,那就像要吃人一样,于是我们私下里送他一个霸气的外号——胡老虎。胡老虎在班上大发雷霆,铁青着脸让我们请家长过来,看看这一群熊孩子怎么回事。

        我低头不说话,小米哭的稀里哗啦,他父亲对他特别严厉,她就怕他父亲过来反手对她就是一巴掌。就在大家都不说话时,唐唐突然站起来对老师说这些小说都是他的,不关我和小米的事。

        其实书确实是唐唐带来的,可是确实又是我和小米找他要的。胡老虎微微有些震惊,或许是对唐唐的男子汉勇气的赞许吧,经过一番周密盘查,我们最后不用请家长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必须写两千字检讨,次日早晨交上去,当然,罚站也是免不了的。

        尽管这样,我和小米依然很感激唐唐,毕竟初中就知道什么是责任的孩子并不多。

        那天晚上,我们三个在胡老虎家的门口罚站。

        小米偷偷的对我两做鬼脸。

        唐唐叹气,“唉,让你们不藏好,看,现在咱们这么惨了吧,”一边说一边摸摸肚子,“饿~”痛苦状十足。

        小米对他故意怒他,说他活该!谁让他带小说来着。

        唐唐不好意思的笑了。清澈见底的眼睛,仿佛年少的星星时光,真的好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中考他成绩比较好,志愿填去二中,这里有必要说一下,二中是我们那里除了一中最好的学校了。再后来,我们就没有联系过了。不是不联系,而是无法联系。六七年前,连手机,连QQ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我们,同学之间失去消息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这个QQ群是班长后来组织的,所以我一直没和他联系。或许是过久的未曾联系,让我们显得都有些生疏,我尽量缓解语气,让他觉得不那么尴尬。

      “今天怎么想起了找我啊~,老同学,许久不见啊!”我惊讶中带着礼貌,毕竟生疏了这么久,算算时间,有六七年了。

        我开玩笑,用手在屏幕上打出一行字:“不会是给我发请帖来的吧~”

        毕竟真的好多同学都已经结婚了,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开了一个小玩笑。

        “哪会~,和谁啊,你吗?”

        本来还是挺开心的,突然唐唐的这一句让我莫名其妙?不过觉得是不是多虑了,回了一句,“开什么玩笑呢。”

        “哈哈,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其实我很反感男生一聊天,动不动上来就问你有没有男朋友,然后下一步就是要照片,仿佛联系许久未见的人,就是为了找配偶。

        但是唐唐不一样,毕竟他是记忆里最清澈的唐唐。

        于是我实话实说,“还没有呢。”

        但是有时候人啊,果然是会变的。

        他发过来一行字:“要不你看看我怎么样,这么久了没见到你,给个照片呗~”

        我愣了一下,打出一行字,“我不喜欢照照片,所以没有。”也是想看看唐唐想干什么。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啊~”读不出语气的干白文字让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什么?”我心里咯噔一下。

          “毕竟你们没在一起不是吗,我怎么样?”

        “什么意思!”

        “其实,有必要那么深情不改吗~”一个微笑的表情包,看的我有点凌乱。

        他说的“他”,是我和唐唐都认识的一个人,一个只有曾经,没有以后的人,一个错付了荒唐年月的人,好在最后悬崖勒马,一刀两断了,而且,现在单身也并不是因为他。

        可是唐唐仿佛弄错了什么,“你们女人到底追求什么啊,都是男的,还不都一样吗?”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啊,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啊!”

        看着手机屏幕蹦出的这行字,就一个感觉,怎么会如此轻浮,一个人经历了什么,才能把感情看的这么一文不值。

        我还是觉得不对,问他真的没怎么吗?

        “没有啊,怎么样,我也是男的,有什么区别?”

        刚发了这几个字,我突然一阵恶心,一定是被盗号了,这不是本人,清清秀秀的少年怎么会变成这副言语之间皆是荡意,又思想消极的模样。

        我拉黑了这个可耻的盗号者,心里又莫名的有些难受。

      假期回老家,初中聚会,胡老虎亲自出面,一个一个打电话召集。过了这么久,信息有的都丢失了,胡老虎还是很倔强,想把大家都喊过来,班长负责联系,我这个学委负责安排。

        多年不见,聚会上有拖儿带女的,有已经工作了的,有还在上学准备考研的,还有远在西北地区当兵的没能来的。

        突然就想到了毕业那天一向不苟言笑的胡老虎突然变得十分慈祥,声音颤抖中带着坚定,教室里欢声雷动,他在讲台上看着我们欢呼雀跃的样子,沉默良久,然后说:“路还长,今后一定要好好走,今天我们都齐坐一堂,七年以后,再也聚不齐了。”

        七年了,这一次的相聚之后,恐怕下一个七年,又会少一批人。

        在聚会上,我看见了小米,小米变了模样,曾经的小可爱,如今出落得亭亭大方,妆容精致,容面姣好。庆幸的是,我们的感情并未被时间磨失,在见到的那一瞬间,久违的初心迸发,热泪盈眶,许久不见,甚是想念。饭桌上,她就坐在我旁边。

        酒店临近饭点,班长一直在打电话。

        等了半个小时,班长跑过来告诉我们,不用等了,先吃吧。大家都没有说话,都知道,再等也是等不齐的。

        班长跑过去和胡老虎说了什么,我分明看到我们的胡老虎愣了一下,那个曾经对我们不甚严格的恩师,眼里仿佛酝酿了一整个人生的惋惜,刹那间,不再寻见。

        “开吃吧!”他笑着对我们大家说,原来严厉的恶老虎也可以慈祥的像个老猫咪。

        “好!”“好好好!”“……”举杯庆祝这次的相聚。

        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很多酒,有哭的,有笑的,有说这些年来的奋斗多么不易的,还有把当初的暗恋一吐为快的。总之,杯酒碰撞的叮叮当当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青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从小米那里知道了唐唐的近况。

        二中的时候,唐唐被一个女孩子迷住了,女孩子先告的白。那天晚自习,那个女孩把唐唐喊下去,就在二中学校大门口的月色下,告诉唐唐她喜欢她。听说这个女孩是唐唐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一个小女孩,后来初中毕业就没上学了。

        单纯的唐唐不知道是出于对重逢的希冀还是出于女孩的美丽,就这么喜欢上了人家。

        他们那段时间应该是热恋期,据说感情甚笃。可能恋爱或多或少影响到高考,查高考成绩那天,唐唐一本差了几分,好在可以上个好二本,也还可以。他打电话给小女孩分享喜悦,接的,却是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问唐唐他是谁,唐唐愣了一愣,说他是女孩的同学,问他是谁,那个男生在电话那头,毫不客气的说,我是xxx的男朋友。

        唐唐听到后没说别的,就武断的把电话挂了。

        真的是应了那句,不作就不会死。

        后来,二本也没上了。对,你没有听错,唐唐没有去大学报道。他没有告诉他爸妈他的决定,然后就收拾东西南下,再没有回家。

        而且,也没有去找小女孩把事情清楚,小女孩也没有再联系他。死的不明不白,算是怎么回事。

        生活不是小说的桥段,如果是诗意的人生,唐唐说不定不用上大学,依旧可以发迹,凭着理想中深情的人设和天生还不错的智商混出个模样,其实我还是很希望多年以后,在某个地方突然偶遇唐唐。而他正西装革履,温润如初。

        但是生活远不如想象那么饱满。小米说,唐唐南下后像所有辍学打工的人一样,辗转多次,最后在一家机械厂落脚。四年来的残忍时光,打磨了他所有的灵气和韧性,温润如玉的公子终是向市井流氓靠近,整个人越发的流里流气。

        他的母亲催他结婚,毕竟农村里的孩子,二十出头家人就开始着急,而他也一直没有女朋友。

        或许是社会的现实,时间的磨化让他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再也许是那个女孩带给她的伤害,唐唐一边对所有身边的女孩发动求爱的攻势,一边又打心里看不起所谓的爱情。

        最初他是挂念着爱情的人,总觉得人生总要有些不曾后悔的美好,而今,终成为了一个得过且过的人,把身边珍惜他的人全都涂鸦了一遍。

        既然当初决定要把自己活成一本小说,现在就理当承受与现实格格不入的悲戚。毕竟当初他做了那个决定时候,就已经抛弃了对自己的责任,不懂得爱惜自己,终将为自己的行为买单。遇到事情,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是个男人当初就应该痛痛快快的找到那个女孩说清楚,而不是伤害自己自我可怜,自以为感天动地,最后伤害的只不过是在乎你的人,譬如父母,譬如那些爱你的人,譬如一直没联系你却仍然挂念你的人。

      唐唐,你傻不傻……

图片发自简书App


落雨缝枯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