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樟树下的故事「二」

我们总皱着眉扇去值日生擦过黑板后空气中飞扬的粉末,阳光里它们分向散去,就像我们三年后的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