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

何处是归途

何处是故土

墙脚杂草肆意疯长

枝上红杏开着艳俗的花

我仿若蒙着厚重的妆

背着轻巧的包

踩着尖锐的痛

走在滚烫的土地

谁能?

还我清澈的眼眸

还我安静的泪水

还我高傲的嘴角

还我

此生最初的际遇

仅仅是一滴细雨滑过眼角的感动

你看

那墙脚的蚂蚁在搬运着甜甜的糖果

你看

窗外枝桠轻舞勾起了微风的嘴角

你看那

我在笑啊

标准的嘴角上扬四十五度角

我在爱自己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