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

海岸故事|目录

上篇|小猫麦西

图文| 王屿

入秋以后,山谷里零零星星下了些雨,田野里很快长出稀稀拉拉的新草。距离牛群从夏牧场回来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海岸的阳光一如既往地慷慨。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已迈入严寒的时节,每天清晨,我和尼克的餐桌上还总是阳光满满。

搬家之后,尼克上班路程多了近二十公里,但他仍每天坚持吃完早餐才出门。我逐渐爱上清晨咖啡机磨豆的声响,学会在实木餐桌上铺上芝士、火腿、黄油和面包这些营养丰富的西式早餐。当然,尼克隔三差五也会点云吞、包子、米线这样的中式早点。

我们总在餐桌上讨论当日计划,比方晚餐吃些什么,尼克下班要买些什么,园子里最近要做些什么活,等等。几个月前,我和尼克在入口处规划了一个小型果园。开垦完那块荒地,我们去西班牙南部大型园艺市场,买了杏、桃、枇杷、橙子、无花果和柠檬树苗。栽苗的时候恰逢旱季,我们装上了自动供水系统,以保证小树苗的生长有足够的水源。眼下树苗们长势都非常好,小果园如菜地一样郁郁葱葱。雨季将近,很快就可以把自动供水设备撤下了。

这天清晨,尼克和往常一样,在我额头印上一吻便出门了。我也照样掀开窗帘,看他发动车子并驶离庄园。我能想象,尼克一直开到石子路尽头,再拐上村里的水泥公路,沿村路沿坡开到顶,再转到25号沿海公路。那会儿,他不用再岔别的路,可以一直开到公司办公室。

而我呢,得把碗碟放进洗碗机,洗上一缸深色衣物,再打扫打扫屋子。眼下园子里没什么活,下午凉些时,再给阳台的绿植换换土。晚餐吃什么倒还没决定好。尼克下班时会顺路去一趟超市,买条鱼或者别的什么,具体迟些他会来电话商量。

正擦着餐桌想着这些琐事,我听见汽车熄火的声音,随即而来的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再是门把转动和进门的声音。

“尼克,你忘带手机还是眼镜呀?” 我头也不回地问。尼克出门急的时候,偶尔会忘记带一些东西。

“亲爱的,今晚吃小羊羔好不好?” 待我转过头来,尼克正似笑非笑地问我。

“哦,尼克,吃羊的baby,不行不行。” 我连连摇头。另外也觉得诧异,他都没进到城里,怎么知道哪里能买小羊肉。

尼克没等我把双手擦干,迅速地拉着我出了屋子。他指着远处果园的方向问我:“ 我是说,如果有羊baby吃我们的庄稼呢?! ”

我顺着方向看去,只见一大群类似羊的动物,正在原处的果园里大啃特啃!

“F**k! F**k! ” 我脱口而出。

转身一看,尼克已经从工具房拿了把锄头。我跟在后头边跑边朝着果园那头喊:“你们这群畜生!畜生!快滚开!”

羊群似乎无动于衷。

此刻,屋子到果园不到百米的距离,也实在是太长太长了。

当我俩气喘吁吁赶到时,整个果园已经是一片惨象:紫无花果没剩一片好叶子!桃子和杏子树的皮都被揪了下来!枇杷树整棵倒在草地上!柠檬树和橙子树全部歪歪斜斜!这些羊还在残枝败叶里,啃着一切可以用来咀嚼的东西。看起来,它们连树根都不会放过!

尼克拿着锄头边挥舞边吼,想把这群山羊吓跑。哪知这些入侵者完全充耳不闻,还在使劲儿蹂躏着那些残存的果树!我跑到旁边的狄竹林子,拼命揪下来一根长条子。我可不管它们听不听了!老娘要来真格的了!

我冲回果园,把硬竹杆甩到一只母羊身上,它才松开我那可怜的柠檬树,从树上慢慢滑下来,可顺带又折断了一枝树杆。我气得再次抡起那根杆子!

“亲爱的,不要伤害它们!” 尼克冲着我大喊。

"尼克你疯了吗?它们都把园子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我边朝尼克大吼,边把杆子甩到柠檬树丛里的另一只羊身上。

“亲爱的,不是你想那样!” 尼克也急得不行,“山羊是有攻击性的。我怕它们反过来伤害你呀!”

“管不了那么多了,尼克! 我气疯了!我气疯了!” 我咬着牙,以狂暴的方式,鞭打着我能打到的所有的羊。我们辛辛苦苦灌溉出来的小果苗们,就这样被这些畜生给毁坏完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赶它们上烤架的心都有了!

见我这样,尼克既无奈又心疼,却也只能接着从另一面和我一起赶羊。这一大群羊,以小组为单位,分散在果园的各个角落里。我和尼克以两个方向夹攻,先把一部分羊赶出果园,再接着回来赶果园里剩下的羊群。只是等把剩下的羊群赶出,先前赶出去的羊又回来了。由此复往。

到后来,我又气又累,浑身瑟瑟发抖。眼睁睁看着果园被摧毁,自己却无能为力,我终于蹲在地上大哭起来。尼克也疲惫至极,全身衣物都被汗水浸透。他只能伸过来一只手,搂住我的肩膀尽量安慰我。

“这是谁家的羊呢,不会是从夏牧场跑出来的吧?” 尼克喃喃自语。

“这里就这么几户人家,谁家都没有羊。”

我擦了把眼泪,仔细地回想。附近一带也没见过羊群。正一筹莫展,小马里奥开着拖拉机从夏牧场回来路过,看到了果园里的情况。

他把拖拉机停在路旁,赶过来帮我们的忙。只见他先找出领头的公羊,以某种神奇的手法把它引了出来。让人惊奇的是,羊群像变魔法似的全都跟着出了果园。我数了一下,连上新生的羔羊,大约有五十头羊。

就这样,小马里奥没发出任何声响,没用上任何力气就把羊群赶出了果园!他指指那些羊的耳朵,示意尼克拿手机把羊耳朵后头的牌子拍下来。尼克照办了。他俩一起把羊群赶到溪边,看着它们淌过溪水往邻村的路走去,两人才放心地走回来。他们朝蹲在路边发呆的我打了招呼。随即我们三人一起,回到果园检查果树的情况。

桃树和枇杷已经确定没法挽回;杏子、李树和橙子伤得很重,不知道能否救回来;柠檬,无花果虽然叶子都揪得差不多,但枝干还在,它们多半还能活下来。两位男士把伤到枝干的果树拿绳子固定好,浇上了好一阵水。

小马里奥叹了一口气,他也为这个情况感到惋惜。可他也不知道那些是谁家的羊群,甚至也是第一次在山谷里见到它们。他提醒尼克拿手机拍下果园的受损状况,加上之前拍下的羊耳朵背后的吊牌照片,一起去镇上找警察解决问题。

小马里奥离开后,我和尼克回了屋。尼克给公司打电话请了假,开始在电脑面前查起附近养牧户的信息。我递上一杯咖啡给他,在旁边椅子上坐了下来。

“要报警吗,尼克? ” 我问他。

“亲爱的,我想报警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尼克盯着电脑屏幕,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万一真是无心偷跑出来的话,报警的后果也太严重了。”

“如果那些羊再来一次,果树可就一棵也不剩了。可能连我们的菜园也会跟着遭殃。” 一想到不能解决问题,我心里就直打鼓。哪怕只是棵白菜秧,也是用心血灌溉的呀!

“我待会儿去附近几个村子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那群羊的主人谈谈。我觉得这样比报警要好。你觉得呢?” 尼克认真地问我。

“那我跟你一起去。”我轻呼一口气。

果园的惨况既已如此,防止这样的情况再犯才是最重要的。

附近村庄大多和我们村一样,并没有几户人家。我和尼克只找了两个村庄,就打听到了这群羊的主人。这户人家在一座山岗上,我们赶到时,正遇上羊主人赶着那群山羊回羊棚。他似乎也猜到了我们的来意,远远地打招呼,示意我们在走廊长椅上坐着稍等。

我们还没有说明来意,羊主人就开始道歉。原来早晨他进城办事儿,忘记锁好羊棚的门,羊群就这么溜出去了。邻居发现不对劲儿,打电话联系到他的时候,羊群已经一路啃到了两个村庄交界的山上。虽说这个季节田野里没有什么可啃的庄稼,他还是心有余悸马上赶了回来。可,似乎还是晚了。

“实在对不起!请告诉我你们果园的损失情况。” 羊主人年纪在六十岁上下,说着一口流利的德语。尼克给他看了照片,他立即认真记下损失的果树种类、数量和大致的产地。小本子上的德语字体写得很是工整。

原来这位主人叫菲利普,来自德国汉诺威。退休之后,因为喜欢海岸的地中海气候,他干脆卖了德国的公寓,到这儿买了块带小栋农的农用地定居了下来。一开始还好,他总有很多娱乐用来打发: 骑车、钓鱼、徒步、滑翔伞什么的。只是某天他站在屋前吹着风,突然觉得山头的独身生活少了些什么。用他的原话来说,是“少了种提醒他从清早咖啡杯跳到外头干活的动物声响。” 于是他决定养上一群山羊。

“一大群羊咩咩咩地提醒该干活了,那可真够吵的!” 我不禁笑着插了一句。了解到前因后果后,我对那群羊也不再恨得牙痒痒了。

“没想到它们不仅吵,还这么会闯祸!谢谢你们没有报警!” 菲利普的脸有些发红,眼睛显得非常诚恳。

很快,在雨季开始的第一周,菲利普就送来了新的果苗。另外他还告诉我们,他已经在羊棚装了特殊报警装置,再也不会忘记锁门了。


下篇| 芭芭拉驿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Part 1 一个满是光斑的午后,小马里奥开着农耕机来来回回翻着地。他女人坐在农耕机后,往车斗里的机器口灌种子。 ...
    三儿王屿阅读 578评论 21 20
  • 1. 诺玛的中文课程 干热的水泥路上激荡着阵阵马蹄声。 我开车跟着吉普赛人的马车,已经过了好几个红绿灯路口。车后厢...
    三儿王屿阅读 1,098评论 55 50
  • 【0607今日话题】那些年的高考,有哪些事情是你印象深刻、或者感受颇深的? ————————— 离高考还有4...
    朱朱的餐具阅读 30评论 2 2
  • 我在深圳的一篇人肉搜索渣男的文章。阅读突破100000+,事情起因是13号那天深圳地铁启动时,车厢中一孕妇重心不稳...
    十三妹儿阅读 151评论 2 7
  • 一路上有你, 苦一点也愿意。 就算这辈子欠你的, 为何你不懂, 偏偏离我而去。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付出多少,不管你...
    禅园听雪阅读 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