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半秒闲

元旦过后,春节之前,那是每年我工作最忙的时候,不是在写总结,就是在写总结的路上。个人总结、处室总结、单位老大总结、给省领导和上级单位的新年汇报、单位老大的述职述廉材料、各种会议讲话,......每次忙完回头一看,忍不住想对自己说,嗨,你是怎么挺过来的。

曾经是很痛恨这种新八股文的,当然现在也还没适应。刚毕业时常常吐槽,“这种公文会把人的灵性和精神消磨掉的”,现在看来,这种戴着脚镣的舞蹈未必没有好处,我那些没有经过思考的、徒有形式、内容空洞的赶出来的公文,还真的没有一次蒙混过关。

刚工作时,单位老大面试我时说,“哦,P大的呀,中文系的呀,那这个岗位对你来说很不容易,要加油哦。”还没等我问出为什么,这边却给了理由,“你们学校的好处在于注重学术训练,思维逻辑的底子会好些。可中文系嘛,太看重直觉,又接触了太多文学作品,聪明踏实的呢,也许写的材料会更出彩些,可往往磨练不够,写出来的材料就不切实际、无病呻吟,犯了公文最忌讳的文风浮夸、因循老套这类毛病,却可能还要怪在文体上。”

可是不雕琢不炼字吧,可能又要被质疑能力不行格局低下了。周末连续加班到凌晨(可怜在家时只有娃睡着才真的有时间写字),好不容易交差了,这边又派了新的任务过来。可怜我现在还满脑子怎么把一段话改气势一点,闭上眼浮现的是什么呢?一堆字词!准绳、关键、法宝、路径、标尺、保证......

真的,有些烦燥了。总有一些时候,上班让人觉得无趣之极。

总算今天不用加班了,而且被批准提前下班。然而并不急着回家,悠哉悠哉逛进路边的小公园,坐在石凳上发了一个人小时呆。南方的湖几乎从不结冰,偶尔还能看见鸟儿掠过。有些树已经光秃秃了,有些树却还绿得温柔。公园里种着一些茶树,开了许多茶花,一地花瓣尚无人打扫。

随书带了本诗集,是席慕蓉的《时光九篇》。早已过了喜爱她诗的年龄,但每到加班季总不忘把她的诗集捎上,可能只是为了与青涩少年时的自己重逢吧。

时间像是手里的沙,握太紧反而流失得更快,能静静地与自己独处一会儿,不亦快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