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咸鱼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88)

  “回来了?”

  塞壬微微抬了抬眼,看到两人从传送门中走了出来。

  “嗯。”艾尔奇亚点了点头:“每次都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塞壬轻轻地抚了抚自己的头发:“如果你想道谢就好好工作吧。”

  “尸脓解决了。”

  “我知道。”

  “白桦的队友牺牲了。”

  “看白桦的表情我也知道。”

  塞壬淡淡地说道,双目依旧没有离开自己面前的文件。

  “你看起来不是心情不是很好。”

  “因为事情越来越糟了。”塞壬挺起腰站了起来,将一张文件丢给了艾尔奇亚:“在你出去处理那只尸脓的时候,有一座小城市突然爆发了尸脓。”

  “控制住了吗?”

  “控制住了。”塞壬叹息道:“但是城市被破坏的无法恢复,也有很多普通人目击了这次事件。死伤数量还在统计,但想必最后会得出一个恐怖的数字。”

  “他们正式出手了。”艾尔奇亚从自己背后的颅骨中取出一只手镯:“我们只能靠这些古文明留下来的东西去拯救自己了。”

  “瞒不下去了。”塞壬置若罔闻般的说道,她耷拉着眼睛说道:“受到如此巨大的打击,即使是记忆删除也没办法完全掩盖。死的人太多了。”

  “啊……要是有可以让人复活的魔法该多好。”她捂着脸抱怨道:“头疼死了。”

  “该公布我们的存在了。”艾尔奇亚说道:“光凭借我们巫师的力量,这个世界迟早要毁灭。何况,所有人类都有权利知道自己陷身于怎样的危机中。”

  “如果我向上级这么说的话,他们一定会非常生气地驳回。”塞壬叹了口气道:“然后拿出猎巫运动的历史来教育我。”

  “但是不能让人类在沉默与无知中灭亡。”艾尔奇亚严肃地提醒道:“迟早都是要知道的,早些采取措施更好。”

  “我明白。”塞壬喝了一口文件旁的咖啡:“我会试着说服他们的。“

  ”交给你了。”

  艾尔奇亚将手中的文件放回了塞壬的桌上,便匆匆的走出了图书馆。

  “以后会变成什么样?”一直沉默着的白桦问道:“我是说人们知道巫师这一存在后。”

  “或许会骚乱一段时间。”艾尔奇亚一边说着一边加快脚步向着传送阵的方向走去:“但是人的适应力是很强的,应该会迅速的将重心放到共同对付神族上。”

  “那现在我们要去做什么?”

  “把你的无用的操心放回肚子里,然后回家去好好的吃顿饭再去睡一觉。”艾尔奇亚念诵起了咒文,传送阵顿时亮了起来:“你已经很累了。”

  “轰”

  沉闷的轰击声像是怪兽的脚步声般由远及近的响彻过来,巫会古老的天花板向下簌簌的落下灰尘,引得白桦咳嗽不已。

  “这是……”

  白桦看见艾尔奇亚的身体突然僵硬了,随后他的浑身上下便冷不丁地爆发出宏伟的魔力波动。

  “真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他冷笑着说道:“居然直接在巫会里下手!”

  “发生了什么?”白桦感到那种恐怖的轰鸣声正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的方向涌过来,仿佛下一刻就要突破脆弱的墙面:“这是什么声音?”

  艾尔奇亚没有回答,他闭起眼睛冷冷的站在原地——就连原先爆发出的魔力突然收敛了回去,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无影无踪。

  墙面迸裂开了——白桦的判断没有错,之前的轰鸣的确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黑色的脓液像是石油一般从四面八方破碎的墙体中流出来,就仿佛是整个房间都开始分泌出这种东西一般。

  一根触手抵开石块,紧跟着,一颗像是鳄鱼般扁平的头颅从间隙中探了出来。它无声的张了张嘴,白桦清楚的看到上下颚间那只与人手有七八分相似的爪子挣扎着伸向艾尔奇亚的方向。

  “啊——”

  那只手痛苦地剧烈摆动着,不断有像人一般痛苦的惨叫从中发出来。头颅两端那如同蜥蜴般的眼球疯狂的旋转着,最后定焦在艾尔奇亚身上。

  “稍等一下。”他对着那只逐渐停止摆动的手说道:“我很快就帮你解脱。”

  尸脓那巨大的身躯从空隙中挤了进来,在众人逃窜的时候,白桦才终于看清楚了——这样的怪物竟有八只!

  “至少八个人吗……”

  艾尔奇亚缓缓地睁开眼,白桦看到他的脸上那明显的愤怒如同火焰般熊熊燃烧。

  “都给我毁灭吧!”他高吼着打了个响指。

  如同太阳般的符文出现在尸脓们的不同部位,像是一枚火红的烙印般在它们畸形的身躯上绽放出燃烧的光芒。随即便突然大亮起来,随着崩天裂地般的巨大声响,八只尸脓尽数消失在红莲之中,无数粘液像是雨点般溅落,再也没有那种如同石油般的光泽和粘稠,化成了普通的脏水。

  白桦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恶臭——这股味道就像是夏天放了半个月的肉一样冲击着她的嗅觉神经,因此她皱着眉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塞壬!”艾尔奇亚掏出一枚蓝色的通讯晶体呼叫道:“你那边有尸脓出现吗?”

  “你那边也有?!”

  塞壬在另一边竭力嘶吼着,从背景发出的混乱惨叫以及爆炸的声音来判断,她应该也陷入了恶战。

  “我这边有五只!但是不要过来,我自己可以解决。”塞壬警告道:“你现在立刻去巫会其他地方确认还有没有别的这种东西!”

  “该死……”

  艾尔奇亚看着逐渐黯淡下去的通讯水晶,脑袋上暴起的青筋让白桦怀疑他会不会把这东西捏碎:“白桦,你跟着我一起走。千万不要离开我的视野范围!”

  巨大的轰鸣声连绵不绝,让人怀疑整个巫会下一刻就会四分五裂——但是巫会的设计者绝对考虑到了敌人入侵的情况,因为白桦已经看见平时老老实实站在墙边举着奥术灯的灯奴们正在离开原位,从自己原先站着的地方后面取出各式各样的石质武器。气势汹汹地朝着各个方向奔去支援了。

  “不能让它们去破坏巫会的边缘!”艾尔奇亚向着几个看上去等级较高的巫师指挥道:“去边境墙那边!要是让它们破坏掉墙壁,整个巫会都要堕入虚空!”

  那些巫师们颤颤巍巍的拿着自己的法杖,有些惶恐地互相对视一眼,没有动弹。

  “快点去!”艾尔奇亚大声命令道。

  那几人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便向着不同的方向奔去了。

  “果然有内鬼。”艾尔奇亚在心中确认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尸脓没有神族亲自施法便不能降临,这么说果然有一个神混进了巫会。”

  “该死……”

  他咬了咬牙,朝着一面边境之墙跑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