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在初恋面前可以有多卑微

1

我躺在床上抽烟,青之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皮肤泛着微红,肩上还有几滴未干的水珠。

“我今晚不在这睡了。”她打开衣柜,把浴巾摘下放到床边,拿出内衣穿上。

“为什么?”我吐出最后一口烟雾,顺手把烟掐灭。

“明天早上要出差,回家收拾衣服。”我还想再抽一根,她过来把我嘴上刚点燃的烟拔掉。“少抽点。”

“习惯了。”我随口答道,半跪抱着她上下其手。“离得那么近,我陪你去收拾完了再过来吧。”

我和青之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也不是炮友,怎么说呢,算是炮友以上,恋人未满。

我喜欢青之,我想和她在一起,她也喜欢我,可她说她不想和穷鬼谈恋爱。她会跟我上床,可除了第一次外,之后我想做爱都得征得她同意,她哪天想做了就直接来我家,我想做了而她不想做就直接回绝我。

我要满足她,她却不会满足我。对此我提出抗议,说男女要平等。她说好啊,你去找个爱和你平等的。我说如果我去找别人你会怎样。她说你找一个试试。然后两手叉腰,目光睥睨,镇得我不敢多言。

我喜欢青之,从高中开始,喜欢了十一年。我高中时内向自卑,不敢和她说话,同窗三年,对话寥寥。后来她大学出国,直到前不久我们才重新相遇,我们有八年未见了。

那天我在商场里搭讪她,我只当是和她很像的女生,没认出来。高中她的漂亮是十六七岁女生的清纯靓丽,现在她是一个时尚性感的都市丽人,身高近一米七,穿着黑纱长裙,皮肤雪白,踩着细高跟,小腿纤瘦,被丝质腰带缠住的腰盈盈一握,鹅蛋脸,如瀑的长发散出淡淡清香。

当然我的变化也很大,上大学后我突然开窍,各种撩妹套路技巧无师自通,信手拈来,并且脸皮极厚,这八年来我交过很多个女朋友。但得不到的初恋始终都是男孩子的最大遗憾,和女友们感情最浓蜜时,青之总会从我心底冒出来,她是我每任女友从不知晓的情敌。

我经常幻想,如果我和青之重逢,我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和勇气追求她。直到那天,我真的遇到了。

我拿出了十层功力去撩她,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才有第一次。

青之不同于以前我撩过的女生,她充满主见,会经常否定我的观点,我想反驳却说不过她。

她脾气不小,高中时就这样,凑在她身边的男生不少,太过分的她都会语气尖锐毫不留情地怼回去,当时我不敢和她表白也有这个原因。

她娇气,我们虽然是同窗三年但毕竟多年未见之前也不熟在我们第一次约会她就喜欢发号施令。比如我们去看电影买不到中间位置的票她就要换一家,虽然另外一家电影院在另一个商圈,打车必打专车,点菜是凭心情,照着菜单念,她吃饭速度不快,也吃不多,放冷的食物从来不碰,打包是不可能的事。

按理说她这种大小姐的性格换了一个人我直接就翻脸了,可对她我是心甘情愿。她身上有股女王般的魅力,让我臣服。

这类女生我也有方法,那就是舔,把自己当成奸臣把她当成狗皇帝的俯冲式跪舔,把她舔爽,捧高,让她沉浸在我营造的光环幻象当中,在最高点时突然抽身离去,让她不适应,让她怀念,让她不舍。

这招很有效果。

当她忍不住问我为什么不找她之后,我说:“我累了。我感觉我们离得很近,又很远,我一次次地靠近你,你一次次地把我拒之门外,我不明白我做的一切有何意义,我是喜欢你,从高中就开始喜欢,可是我也从没了解过你,我不了解你为什么会不开心,不了解你的生活经历,不了解你的心里所想,或许我喜欢的只是我幻想中的你,现实的你和我不同于一个世界,我明明很努力地对你好了,可你好像从来不领情,我从来没有对别的女孩这样过。让我停止对你好我也很难受,可是我想喜欢得有尊严一些。”

经过几次博弈后,她沦陷了。她说要来我家,尝尝我的手艺。

当然以上这个方法大家要慎用。很多情感大v和我的亲身经历都证明了,舔狗不得好死。你的舔要建立在你自身拥有足够的吸引力,注意分寸,进退有序,可以放低姿态,但不要卑微。不能一昧地舔和迎合,还要适当地抽离,制造关系的矛盾,再进行博弈获取更多筹码。你要知道自己舔的目的,而不是为了舔而舔。舔狗也是分等级的。

吃完饭后我们喝红酒,看电视,看到一半我们开始接吻。这时候追究谁主动都没了意义,时间静止,时光倒流,我脑海中闪过诸多画面。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惊艳,她永远坐在前排的背影,偶尔一两次和她说话时我的不知所措,以及很多次有她的梦。

我闭着眼,仿佛是在吻着十七岁的她。现实和回忆交织,她是我十一年念念不忘的初恋。

唇瓣分开,四目相对。她微微用力抓住我胳膊的手好像在提醒我该下一步。

如果这是个梦,那就不要醒。

躺在床上,我的身体充斥着欢愉之后的欢愉。青之躺在我怀里,细长白嫩的手指弹钢琴般有节奏地轻点我胸口。我说:“做我女朋友吧。”

我很少在事后提出交往的请求,要不在做之前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一夜或者几夜的事,要不早就达成了恋爱的共识,做爱只是进一步明确恋爱关系。但对于青之我很紧张,我要和她亲自确认。

青之说:“我不想和你谈恋爱。”

我说:“为什么?”

她仰起头看我,认真地说:“你太穷了,养不起我。还没上进心,太颓废,没有斗志,不符合我对男朋友的标准。”

我又气又急,想辩解,却无能为力。我工资一万好几,富谈不上,可也算不上穷,但以她的消费水平我真的养不起。说我懒是事实,我是文字工作者,习惯把三天的工作量压缩在一天完成,剩下两天玩一天歇一天,我没什么野心,对未来没什么规划。说好听点是喜欢安逸,说难听点就是得过且过混日子。

我不甘心地问:“你和我做爱,难道不是喜欢我吗?”

她说:“喜欢是一回事,做爱是一回事,恋爱又是一回事。我承认,我喜欢你,我会因为喜欢你而和你做爱,但不会因为喜欢就和你恋爱。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但开心不是恋爱的全部,你让我没有安全感,轻佻且浮夸,如果我们恋爱了你成为不了我的依靠,你让我看不到未来。我想要一个成熟的,能带着我进步的男人。”

她这番话很直白,也把我们的关系拎得很清,我用尽了所有套路接近她,得到了她的喜欢,但败于她的标准之下。得不到的永远最骚动,我不舍得她,我不愿意和她就此为止,我想和她恋爱,她激起了我的斗志,我,老吴,要让她离不开我。

于是我对她保证,我会成为她心目中的那个人的。信誓旦旦,铿锵有力。

可真的改变哪有那么容易,我已懒癌入骨,懈怠成性,工作一天,就要停两天,这两天内强行让我写作只会思路堵塞五感不通心烦意燥,为了满足她的标准我不得不打起精神强行支撑,可效率极低,质量极差。

于是我便一边敷衍一边继续用些小套路维持我们的关系。所幸她愿意给我时间成长,且吃我甜言蜜语这一套。

她掌握了我们关系的主导权。我们住的地方不远,打车也就十分钟路程,可我们不能天天见面,她想见时才能见,我不能去找她。她让我汇报每天的工作和学习情况,让我清理掉微信里乱七八糟的妹子,打游戏一天不得超两小时,三天内只能出去玩一次,外出活动得跟她汇报,并拍小视频为证。

我问如果我有哪点做不到怎么办?她说你自己看着办。

这句话把我吓得老老实实。

她虽然不是我女朋友,但早就以婆娘的身份管理我的生活。我这习惯了自由自在的人,对她立下的规矩居然毫无意见,并甘之如饴地执行。

这他妈就是舔狗的爱吧,日。

2

青之出差回来后给我买了一条皮带,古驰的。

她最近总喜欢给我买东西,因为我之前不小心和她说漏嘴我的很多东西都是前女友们送的,比如钱包腰带香水鞋子衣服这些。我没想过要吃女人的软饭,但我的前女友们对我都很大方,送的东西也很实用,虽然分手了但还能用的我都继续用着。

在那之后青之就开始喜欢送我礼物,而且是有针对性地买,目的就是把我前任们送给我的礼物替换掉。我收到礼物时还是蛮感动的,虽然她还不愿和我确定恋爱关系,但她的举动表明她还是很在意我的。

收到皮带时我嘴贱地多说一句:“我又不是没有皮带,这条皮带我也没有适合的衣服搭配它啊。”

青之目光一寒,说:“不喜欢?那我送别人。”

我怂了,连忙说:“没有没有,喜欢喜欢,就是下次买东西的时候能不能跟我说一声,让我自己挑。”

她说:“行啊,你想要什么。”

我想不出来,说:“我现在好像也不缺什么,想到了再告诉你。”

她冷笑一声:“都用出感情了吧。”

我知道她的言之所指,急忙辩解:“不是不是,是真的没想到,你送的我都喜欢,以后你想送什么就送什么。”

我这个人有点寡,对物质要求不高,对钱也没什么执念,能用就行,够用就行。对于前任们送的东西我不会睹物思人,只是觉得好看能用,还省了我自己去买的心思。

废了一番功夫把青之哄好,问题又来了。

我们在沙发上看电视时我的僚机给我发来消息,我和他聊了几句,然后青之偏过头来看我,我下意识地把手机一收,这引起了青之的怀疑。

“你在聊什么?”她问。

“没什么,就是和阿佐聊天。”阿佐是我的僚机,是和我在撩妹上配合亲密无间的好战友,我和青之说过,当然只说了我们是好朋友关系。

“聊天就聊天,干嘛那么紧张?让我看看。”

我不敢让她看。昨天晚上阿佐约了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带着个闺蜜,叫我过去助攻,把闺蜜分开,让他带走妹子。现在阿佐正和我汇报战果,这事被她知道我就死定了。

她不会翻我手机,只有她在第三次和我做爱做到一半时突然来了一句,老吴,你手机里是不是有很多姑娘。我气喘吁吁说有几个,但都不熟。她说能让我看看吗?我顺手把放在床头手机拿给她看。当时我想以后都好好和她在一起,和很多女生都断了联系。我保持着个好习惯,定期删除聊天记录,所以即使给她看也没什么,还能刷一波好感度。

那次青之从我手机里看不出什么,但对手机里的几百个妹子还是很不满意,当即推开我要起床穿衣服走人。于是我很自觉地说那就都删了。当然没删完,太多了,删了一些后她说好了以后再删,然后我们继续做爱。后来她也没让我再删,这事就算过去了,不过她给我加了一条规矩,以后出门去干啥都得跟她报备一声,她也不时会让我拍视频检查。

昨天晚上十点多阿佐突然叫我出去,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因为要跟青之说,而这事说不清楚。但阿佐和这个女生约了很多次,就差临门一脚,于是我找了个理由说服自己:青之出差了,睡得早,我不说她不会知道。于是我毅然赴约。

可本来我天衣无缝的计划现在几乎就是在案发现场被抓个正着。不让她看,只能证实她的怀疑,但让她看了,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我支支吾吾遮遮掩掩,可在她的强势态度下我无力招架,还是乖乖地把手机递给她。

她翻看我和阿佐的聊天记录,我心虚地看着她。终于等她看完,她把手还给我,露出冷笑:“老吴啊,你还真闲不住,我才走三天,你就出事了,我没发现的话估计你能一直瞒下去”。

“对不起我错了再也不敢了你听我解释。”我很熟练地使出认错四连表明态度。

“你说,我听着。”她远离我一个身位,侧靠沙发,目光审视,似要把我看得个明明白白。

“这事是这样的,昨晚阿佐约了一个追了很久的女生,事情快要成了,但是昨天她闺蜜心情不好,非要跟她一起出来,有她闺蜜在,阿佐和她都放不开,于是阿佐就叫我去陪一下她闺蜜,后来在我的帮助下,阿佐和那个女生成了,我这是去做好事促成姻缘,我对她闺蜜什么都没干,后来给她打辆车送回去后我也回家了,我连她微信都没加,名字都没问,现在除了你我对别的女生一点想法都没有。”我虚实结合,交换主次,企图蒙混过关。

“陪那个女生?你说说你是怎么陪的。”她踢了我一脚,抓住重点,死死不放。

“怎么陪的?让我想想,都有点不记得了。”我把她的脚放进怀里,大脑飞速运转:“就是大家在KTV唱歌,喝点酒,玩会游戏,聊聊天之类的,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没有,现在都想不起她长啥样了。”

“后来呢?她闺蜜干嘛要和她分开?”她把另一只脚搭上来。

我反复地抚摸她的小腿,心里暗道真滑:“后来唱完歌我们就去吃宵夜,吃得差不多了我就让她陪我去买烟,买完烟后我说刚吃饱不想回去,去散散步吧,给阿佐他们一点个人空间。然后她就跟我去散步,后来阿佐就把女生带走了,我跟她说你闺蜜和阿佐走了,咱俩就不要再当电灯泡,现在也晚了,我给你打辆车送你回去吧。然后她给闺蜜发信息确认之后就回去了。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青之收起了腿,盘坐在沙发上:“你和她也是第一次见吧?她怎么愿意单独和你走的?还散步上了。”

我恬不知耻地说:“也许是我比较有魅力。”

“得了吧,就你那点伎俩,有机会是不是还想和她睡一觉?”

我凑近抓住她的手说:“从没想过。要睡我就把她带回家了,再不济也要加个微信,可现在我心里不是有你嘛,遇到你之后我就从没想过再找别的女生,昨晚这事真的只是个意外,我手机你随便翻,你也知道我这些年谈过不少恋爱,可每一次都谈不长,就是因为心里还装着你,哪怕我们有八年从未联系。好不容易上天让我们重逢,我心里面已经发过誓了,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你。”

她掐了一下我胳膊,说:“行,这个解释我还算满意,下不为例。”

我惊喜万分,把她搂住在她脸上啄了一下。

其实昨晚那个女孩虽然我没加她的微信,也忘了她叫什么,但还真产生过要带回家的念头。事情的经过就是刚才我对青之讲的那样,但我习惯使然,和那女孩说了不少暧昧的话,她当了一天的电灯泡了,心里很是寂寞,我人长得不赖,说话又好听,虽不是几句话就把她撩得服服帖帖,但看我的眼神也逐渐变得粘人。我打车送她回去时,她还说不想回去太早,显然对我有暗示。我也纠结了很久,可青之是我最后的底线,我不愿意冒这个风险,所以作罢。

“合格的舔狗就要一心一意。”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3

青之大小姐给我下发了一个艰巨的任务,让我去见她前男友。

她前男友是她在美国读研的同学,华裔,富二代,买跑车就像我买王者荣耀皮肤一样轻松。青之本来也想留在美国,但毕业前夕发现前男友出轨,找外围,一气之下和他分手,回国后到北京发展。事情都过去了两年,最近前男友家的公司开到了北京,又找上了她。

青之想带上我去和她前男友把事情说清楚,让他死心。我说这么麻烦删了不就行了。其实我不太想去,这可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啊,底气不足。

青之说:“删除联系方式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曾经是同学,他总有办法找到我。他当少爷当惯了,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你也不想以后我们在一起了我总被他缠着吧,让你去见他是让他知难而退。另外就是让你见下喜欢我的男生都什么水平,别整天吊儿郎当条咸鱼,给你点危机感。”

其它话我没听进去,但她那句“以后我们在一起”让我无比满足。我说:“对,把他交给我解决。”

我们的关系有点畸形,说情侣吧她又没有完全放开对我的权限,说不是吧男女间的那点事我们也做了好多遍,我们的关系像周冬雨演的电影《同桌的你》周小栀和林一的关系,她总有各种手段吊着我,所以她这句明确了我们以后关系的话给了我无穷的力量。舔狗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日。

我们来到一家高级餐厅,她前男友选的地。

我们见到了她前男友。高我半个头,约莫一米八,梳着背头,五官俊朗,穿件Polo 衫,手臂微隆的肌肉有明显的健身痕迹,带着块我不认识但一看就很贵的手表。

见面,握手,问好,各自坐下。

她前男友叫叶枫(化名),普通话不是很好,但笑容和煦,彬彬有礼,把我事先准备的冷漠化解于无形。

点完菜后叶枫和青之闲聊几句后把话题转到我身上。他问我:“老吴,你现在做哪方面的事业?”

我精神一振,这是他对我发起战斗的信号,面对这个除了颜值全方位碾压我的男人,我必须全神贯注。我粲然一笑,:“事业谈不上,我写作为生。”面对这个敌人,我只能先自爆短板,并且要表现得毫不在意,只有你不在意自己是个穷逼别人才无法用穷逼来攻击你。

这一轮,我让他。

叶枫笑了,藏不住得意和不屑。他说:“作家吗?出版过几本书。”

我配合他笑,耸肩无所谓地说道:“没出书的打算。”话不能多,多了他只会没完没了地问下去。

他有点接不上话,哦一声后,拿起杯子抿了一口。

轮到我发挥了。

我说:“青之和我说过你。”青之在桌子底下捏住我的手。

他:“她说我什么?”

我:“她说你对她挺好的。”青之捏得更用力了,我轻轻拍了拍她,表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他看向青之,又看回我:“我以后也会对她好的。”

这是宣战了。

我迎上他的目光,不避不让,语气平稳,不急不缓:“我还没说完,她说虽然你对她挺好的,但她不喜欢。她说你控制欲太强,让她喘不过气来。她还说了,即使当年没有那件事,也会在某一天和你分手。”

叶枫的笑容止住。这厮就是来抢我女人的,我不需要对他客气,青之之前也和他说过类似的话,但青之说出是为了拒绝他,而由我说出是想告诉他青之现在选择的是我,退一步来讲,这番话也能让他们划清界限,制造嫌隙。虽然现在大家脸上不好看,也让青之做了一回恶人,但撕破脸后最大的受益人是我。

叶枫沉着脸,看着手表,一言不发。

上菜了。我不客气,给青之夹了一块,没招呼叶枫,自顾自吃起来。

半晌后,叶枫脸上稍微好点,他十指相扣搭在桌上,对青之说:“我今天约你吃饭是想和你把过去的事情说明白,道个歉。那次的事确实是我不对,我和朋友在酒吧喝多了,是那个女生主动勾引的我,加上朋友起哄,我情迷意乱之下没忍住,那是我第一次,事后我也很后悔。后来我爸知道后狠狠地骂了我一顿,罚我半个月不能出家门,你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带回家见他们的女孩,我爸妈都很喜欢你,这两年都在问我我们还能不能复合。今年把公司开在北京也有你的原因,他们想让我离你近一点,方便照顾你。”

青之还没说话,我便抢先答道:“首先,谢谢你爸妈的关心,麻烦转告一下,青之现在被我照顾得很好。另外,你做错了事就该承受后果,但并不代表受了惩罚后就能被原谅,就算被原谅了也不代表她依然要接受你。最后,即使你为青之做了很多事情,但你要明白,这都是你的一厢情愿。”

叶枫面无表情看向我道:“我在和她说话,你可以先让她说吗?”

我笑笑不语,不与他争,放下筷子牵住青之的手。青之说:“叶枫,当年的事都过去了,你们圈子里有些事我也懂,所以我后来也并不怪你,只是我接受不了,你能被一个女人诱惑就能被更多的女人诱惑,或者是其它的诱惑。以前和你谈恋爱的时候我的心里总不踏实,你站得太高,很多事情是避免不了的。以前我有想过跟你结婚后的生活,我成为一个豪门太太,你爸妈是不会让我出去抛头露面的,平时就闲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有花不完的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在你需要的时候你会把我带出去充当门面,可是这种生活真的很无聊你知道吗?以前我们在一起我不是图你的钱,如果图你的钱我也不会和你分手。”青之话毕,我们的手已经十指相扣。

我没再开口,有青之表明态度就够了。 菜一道道地上,叶枫都没动过筷子,目光闪烁,显然不肯放弃。他说:“好,过去的事不提,我们结婚后的事也不提,这些都可以商量,我现在就想以一个喜欢你的男人的身份追求你,你们现在只是在恋爱,还没结婚,我也有公平追求你的机会吧。”

有钱人撬墙角都这么理直气壮?我忍不住了,开口道:“大兄弟,理论上你是有机会的,但你也要看当事人愿不愿意,你的行为已经给她,以及我造成了困扰,从道义上来讲,你这事很不地道。”

叶枫语气冰冷,目光带着寒意:“我问的是她,不是你,你没权利替她做决定。让她说话可以吗?另外,今天我请的是她不是你,你没资格坐在这里。”

我怒了,但继而转怒为笑。我招手叫来旁边的服务员买单。服务员离去后才转头对他说:“这顿饭算是借用一下你的位置,我买单。今天我为什么会跟着过来?因为青之把你们见面的事告诉了我,既然我能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了她的态度。大家都是成年人,给彼此一点面子,不要把事情做得太难看。”

服务员拿着账单来了,四千多,我刷卡,竟然一点都不肉疼。结完帐后我拉起青之走了,没再理他。

走出餐厅,青之把我拉停,突然给我一个吻。

吻毕,青之害羞地说:“老吴,我好喜欢你啊。”

我眉飞色舞,笑容得意:“我刚才是不是很帅,很有男人味。” 青之双手环抱我胳膊道:“刚才你就是一个在吃醋的小男生,好幼稚啊哈哈哈。”

但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又亲了我一下,目光粘人:“不过我很喜欢。”

我嘿嘿笑了几声,问她:“刚才没吃饱,我们再去吃点什么吧。”

她凑到我耳边说:“我想吃你。”

我瞬间意动,拉住她的手回家。在等电梯时趁周围没人我们又热吻起来,她把舌头侵入我嘴里,与我纠缠,使我情欲喷发。电梯到了,我从未觉得时间变得这么漫长。来到楼下时我突然想到这是个五星酒店,我等不及了,低头对她说:“我们别回家了,这就是酒店。”

“这是舔狗的胜利。”

男人有最爽的时刻有哪些?

当着喜欢的女孩的面,打败了高富帅情敌,拉着她离开,去酒店开房,这就是我最爽的时刻。

女孩永远都不能体会这种来自男人灵魂深处产生的胜利者的快感,当青之跟我走的那刻,我仿佛征服了全世界,在酒店滚床单,是她为我举办的加冕仪式。

我抽着事后烟,对青之说出以上的话。

青之浑身酸软,躺在被窝里,白了我一眼道:“刚才我可为你加冕了三次呢。”

我:“这正说明了本次仪式隆重非凡。”

她:“可是我现在起不了床了,好累啊。”

我:“那我补偿一下你吧。”

她:“怎么补偿?”

我掐灭烟,半抱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说:“我做你男朋友吧,正式的。”

她玩味地笑了,把头移向一边看着我,说:“如果我不答应呢?”

我的心骤然一跳,分不清她这是玩笑还是真心话。

不仅是女人,男人喜欢上一个人后智商也会下降,哪怕有万分之一会失去的可能,都会方寸大乱,患得患失。

我想不出什么巧妙的回复,就直说:“我会很难过的。”说完便垂头丧气,把头枕在她胸前,闷闷不乐,像个没吃到糖的小孩。

青之揉着我的头发,轻声说:“那会有多难过呢?”

我:“青,我和你现在介于快在一起,和不在一起之间,男人在这种时候是最没耐心的。今天我陪你见前男友,是以你男朋友的身份见的,我以为你愿意和我正式交往了,可你还不答应,我心里很失望。”

她另一只手用指尖反复划过我的背,若有若无的触感让我发痒,但很舒服。她的语气仍没变化,还是很轻:“这么快就没耐心了?要去找别人吗?”

我说:“不会找,这是达不成预期的失望,我还是爱你的,也愿意等到你答应的那一天。刚才见你前男友时,想到我们这种不上不下的关系,我并不是很有底气面对他,可我还是尽了最大努力表现好。我不知道我刚刚的表现能有几分,但后来你的表现告诉我,我赢了。可我真的赢了吗?赢了后我们为什么还不在一起?是你的标准变高了,还是你心里有别的事情。”

“老吴,你不是一直挺聪明的吗?自诩撩妹高手,你难道就没有想到,我带你去见他,就代表了我承认了你是我男朋友?”她停下动作,捧着我的脸扭向她。

嗯?什么?我不太敢相信我听到的,又问了一遍。

她说:“对,带你去见叶枫时,我就想好了要和你在一起,傻瓜,还不明白吗?”

一丝笑意从我嘴角冒出,迅速向四周蔓延,在脸上绽放出止不住的笑容。突然发现她好绿茶,好会吊男人啊,日。

青之看着我傻笑模样,扯了扯我耳朵,像大姐姐在对小朋友般的语气说:“满意了吧,还难受不?失望不?刚才那副委屈的样子差点没给我笑出来。”

我仍笑个不停,我不羞于把自己软弱的一面暴露出来,因为在爱的人面前暴露软弱,能让对方知道该如何更好保护你。

我静静地抱着她,伏在她胸口,卸下了所有坚强和面具,这一刻,我仿佛梦醒了,梦了青之十一年,醒来她还在,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踏实和安宁。

文章选自公众号:敷衍老吴。写尽男欢女爱人间真实的情感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