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知否

              一   


      我抬手摸了摸额头,湿湿黏黏的,想来是磕得不轻。真真是时运不齐,命途多舛,我不过是偷跑出去玩了一会儿竟要遭此血光之灾!此刻头上见了红,那群臭小子显然没料到会这样,急忙四散逃开了。

    推我的小胖子我知道:是杜侍郎家的小公子,叫...对了,杜奂,是个小霸王,平日里最爱领着一群小子捉弄别人,想来未曾真正伤过人,此刻,他拘谨地站在我身边:“那个,我,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的,我只是,只是想吓唬吓唬你,我,我......总之,对,对不起!”两只小胖手把衣摆都攥皱了,不过是道个歉罢了竟然结结巴巴急出了一头汗,圆滚滚的肚子一挺一挺。我觉着十分有趣,但此时却是笑不出来了,这肉体凡胎委实弱了些,两眼一黑,只听得小胖子惊慌失措的喊“小哑巴,你怎么啦!呜呜~”

    要死了么,历劫要完了么,怎得有些高兴?失去意思前,听到有人叫了一声“相思”,许是幻听吧!毕竟,我不叫相思很久了。

    脸上湿湿的,难道月老又把哮天犬放进来了?!睁眼,有点眼熟,看来是我想多了,失望地闭眼,甫一合上眼就听得一声惊呼“啊!知了怎么又昏过去了,老爷,刘郎中不是说没事了吗?”在娘亲哭天喊地前,我必须阻止这场浩劫。

    见我醒了,娘亲佯怒的拍了我一下“你这死孩子,吓死我了!”一只宽厚的手掌伸了过来摸了摸我的头“知了,下次想出去玩要和管家伯伯说,爹娘不是不让你出去玩,只是你还小,再碰到今日之事该如何是好,而且,不能再钻狗洞了!”我一阵心塞:我发誓再也不钻狗洞了,天知道我被卡住半个身子有多尴尬。我不大会说话,点了点头,表示我明白了。

    老宋,我爹,见我无甚大碍先回了练兵场,看那身行头就猜到他十有八九是被娘亲直接拽回来的。娘亲拉着我的手说“知了啊,等明天身子好些,娘带你去向顾翰林家道谢,要不是顾小公子路过小巷救了你,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这顾却啊,长你一岁,长得很是俊朗,听说是个奇才,圣上还赐了一幅御笔亲书,兴许还能结个亲......”诚然,我娘是个被大家闺秀耽误了的媒婆。

    不过......顾却,诂却,不会就是那倒霉蛋吧!完了完了,彻底完了,我仿佛可以看到未来的一片惨淡了。

  这事要从七年前说起,若是在天界,应该是七天前。

  我本是月老和孟婆二人相恋时种在堂庭山的红豆树,后来他们不知为何反目,从此一个结姻缘,一个散尘缘。月老总放不下那段感情,索性把我移到了他的姻缘殿,睹我思孟婆。月老很抠,从来不许我喝他从杜康那里讨来的“忆前尘”,八天前,风廉神君娶亲,趁着月老去参加宴席我偷喝了一壶的“忆前尘”。

等我再次醒来已是第二日,我甚是不雅地趴在地上,月老跪在我旁边,我拍了拍裙摆站了起来,竖起三指“老头,我保证,酒没喝完,还给你剩了一坛,嘿嘿.......”我深知坦白从宽的重要性。“你看看你,让你穿秋裤你不穿,老寒腿了吧。”月老一脸惊悚的对我摇摇头还把我往下拽,我以为他腿麻了站不起来,刚准备尊老爱幼扶他起来,突然有人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下意识的抬头一看,我“嗵”就跪下了。天帝黑着脸,司命憋笑憋得脸通红,司律,唉,面瘫,鬼知道他是什么心理。我伏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想寻一条地缝,可惜,天庭的装修太精细。

    头一次见这么大阵仗,身子抑制不住地那个抖呀,仔细回忆我树生的一千年,生怕错漏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还真想不起我曾做过什么能惊动天帝的事儿。

      “仙婢相思!”冷不丁听司律叫我一声,慌忙应一声“在...在在...”结巴的像前两天我还笑话过的南天门守将旭兀,司律又说了一大堆文绉绉的话,大意就是:我酒后失手把刚历劫回来的诂却仙君又给推回下界了。我因扰乱仙界治安罪,侵犯仙君仙身权罪,被判受情劫,如若历劫失败,我就不用回来了。

      诂却是谁?天帝的忘年交(屁!我看八成是私生子),女仙们的倾慕对象(嘁!看脸的世界,庸俗,肤浅),凤凰仙胎而化(哼!哼!哼!好吧,我竟无话可说)..........我好像还欠了他十株云苑草,还曾踹过他一脚顺带糊了他一脸泥,呵呵....这下可惨了。

      我被押至往生路时孟婆认出了我,免了喝那糟心的汤水,不知道孟婆这算不算徇私舞弊。走完一系列流程后,我被无情地扔进了轮回井里,变成了现在的宋思濡!

    心中郁闷至极,晚间趁着丫鬟去了外间,我开了窗子只着中衣光脚在地上站了好一会才上床,正值寒冬,我满意的入梦。可是,可是,我已然感受到了司命深深地恶意,我竟然没得风寒!只好认命的被娘亲拉到了顾府。

我揉了揉瞪得发酸的眼睛,继续盯着面前之人,但是就算把眼前的顾却盯出个窟窿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那个倒霉蛋,因为我怎么知道那厮小时候长得什么样子啊啊啊啊啊!

娘见我一瞬不瞬地盯着人家,讪笑道:“小女不善言,自小怕生,一时无礼,还望顾夫人见谅!”,“哪里哪里,宋夫人言重了,令爱水灵的很,看着就让人喜欢。”两位娘嘘寒问暖,客气连连。

对面的顾却一直安安静静,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像是带着面具,虚伪,可恶的想让人扯下来。我放弃挣扎,礼貌地回以一笑,突然我看到顾却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奸笑,阴恻恻的,看到我发慌,再一眨眼,他又变成了温和的笑脸,我顿时心凉了半截,打定主意今后一定要绕道走。

    “芜妹妹啊,我看知了十分可爱,实在喜欢,以后要常来走动啊!”,“好啊!平日里我也与那些夫人小姐处不惯,染姐姐与我正谈的来,自是要多多叨扰的!”女人的友情来的异常迅猛。我觉得我要玩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缪小喵M阅读 5,683评论 5 55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缪小喵M阅读 5,145评论 9 25
  • Author:Abner KangEmail:abner.kang.dev@gmail.com声明:本手册只是为了...
    AbnerKang阅读 384评论 1 1
  • 第40次雨中慢跑或快走. 来一桶传统文化与跑步心得分享:童年. 【原文】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贺小桶阅读 34评论 0 1
  • 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意事,不如意便不如意吧。
    山间糊阅读 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