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慢

最近经常会走到学校去听课,回忆起自己上学的时间还是写信的。虽然那个时候已经有了手机,但是很多时候我还是会喜欢写一封信,寄给远方的朋友们,一封信需要铺开纸整理好心情的时间,需要在字里行间遣词造句琢磨思维的时间,有时候还会照顾篇幅,所以拣重要的写。但即便如此,写信也没有当时的短信70个字1毛钱的限制,可以尽情的洋洋洒洒在纸上宣泄。一封信通常会放在楼下的门房间,由阿姨们第二天打开再寄出去,即便是离上海最近的苏州,收到也是要1-2天之后的事情。于是,这个时间就是等待,等待一封信来往的时间,等待时间慢慢逝去的声音。

虽然现在都是电子邮件的公务往来,但是对着电脑来写却总没有当时下笔的触感。一封邮件嗖的一下还没有等反应过来就已经躺在了对方的邮箱,虽然便捷却失去了等待的心情。

心情的培养是需要时间的,一如身体需要时间康复,情绪需要时间来淡化,感觉需要时间来慢慢感受,有时候觉知很快,但是即便很快也需要时间来慢慢的感受。

想到木心的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需要慢慢的来吃一碗早饭,需要慢慢的时间来感受不知道该怎样定义的生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