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章节概括

96
露燚拾肆
0.2 2016.08.01 20:39* 字数 20611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僧论仙草为侍还泪;度脱士隐女未如愿。士隐雨村相结识。英莲丢失士隐出家,解“好了歌”。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雨村看中丫头娇杏,娶其为二房后扶正。贾雨村贪酷被革职,给林黛玉教书识字;与冷子兴论贾府危机;谈贾宝玉聪明淘气,论正邪二气及仁恶之人。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黛母去世,住进贾府;林如海让雨村复职。 黛入贾府小心翼翼惹得贾母疼爱。熙凤出场;宝、黛相遇,一见如故。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贾雨村补授应天府,冯渊与薛蟠争买玉莲被打死。贾雨村欲捉拿薛蟠归案遭阻拦,村听从门客的话徇情枉法。薛蟠“自家另住”;薛姨妈要和王夫人“厮守几日”进梨香院。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贾母怜爱宝、黛;薛宝钗来后黛玉“失宠”不忿;宝视黛、钗如一,与黛亲密后生口角。宝玉小憩于秦氏房中,梦中见“金陵十二钗”。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周瑞家的给刘姥姥介绍凤姐。 刘姥姥见平儿误认是凤姐。凤姐初会刘姥姥,不冷不热;与贾蓉说借玻璃炕屏一事。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周瑞家的找王夫人回话,薛、王二人谈家务人情.薛姨妈托她给迎、探、惜春还有凤姐送宫花,她女儿求她为因卖古董和人打官司的女婿冷子兴说情;周瑞家的给林黛玉送假宫花,林黛玉用话讽刺了她。凤姐叫人给珍大嫂子说让她明日过去逛逛,王夫人答应叫去。秦氏向贾宝玉介绍她的弟弟秦钟,凤姐想要见他,贾蓉就带他来见凤姐。 秦钟和贾宝玉二人互相倾慕,贾宝玉要秦钟来贾府私塾读书。 焦大骂街。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凤、宝说服贾母让秦钟来家塾上学。 贾宝玉到梨香院看薛宝钗,薛姨妈热情接待。薛宝钗急于看通灵宝玉,因莺儿说玉上的八个字与薛宝钗锁上的八个字正好一对儿,贾宝玉因此要了锁看。贾宝玉要吃冷香丸,薛宝钗不给。 林黛玉来了,看见贾宝玉和薛宝钗在一起,心中不悦。寻雁给林黛玉送手炉,林黛玉趁机奚落贾宝玉、薛宝钗。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贾宝玉不想上学,袭人劝他一定要念书,不然就会潦倒一辈子了。贾政训斥李贵,叮咛让贾宝玉不要念诗经古文,讲明背熟《四书》。贾宝玉提出不和秦钟论叔侄,而称兄弟。秦钟和香怜交友,金荣取笑他们,秦钟和香怜于是就向贾瑞告状,但是贾瑞偏袒金荣。贾蔷激茗烟闹事,李贵息事,金荣赔礼。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金荣对秦钟仗着宝玉和他好而目中无人的行为感到十分不满。金寡妇数落金荣退了学占不了薛大哥的便宜,但又把此事告诉了小姑子璜大奶奶,璜大奶奶要告尤氏评理,金寡妇不让,怕孩子上不了学,又没钱请先生,还要在金荣身上添许多嚼用。 璜大奶奶到了宁府,尤氏告诉她:秦氏的经期两个月都没有来,下半天懒得呃动,话也懒得说,眼神也发眩。 冯紫英给贾珍荐幼时从学的先生张友士医生给秦氏看病。 

●第十一回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九月菊花盛开。贾敬的寿辰,贾母“不赏脸”没有来,凤姐为贾母解释。 凤姐和贾宝玉去看望秦氏,秦氏说凤姐“疼我”。贾宝玉想起以前在这里睡觉梦游太虚幻境事。凤姐劝解秦氏,说了许多衷肠语。贾瑞给凤姐请安。 平儿说三百两银子的利银旺儿媳妇送来了;骂贾瑞癞蛤蟆想天鹅肉吃,是没人伦的混账东西。 

●第十二回 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 

贾瑞来找凤姐,按约定晚上钻入穿堂。腊月天寒,白冻一晚而归。代儒惩罚贾瑞跪在院内读文章,打了三四十大板,不许吃饭。贾瑞第二次又在凤姐房后小过道里那座空房子,被贾蓉、贾蔷捉弄。 贾瑞不听跛道人之言,正照风月宝鉴,一命鸣呼。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秦氏给凤姐托梦。凤姐听秦氏死吓了一身冷汗;贾宝玉心中似戳了一刀。“贾珍哭的泪人一般”,奢华办丧事,秦氏丫环瑞珠触柱而亡。小丫环宝珠甘为义女。 尤氏犯旧疾不出。贾宝玉向贾珍推荐凤姐理家,贾珍答应了。凤姐抓住宁府五件风俗,狠治一番。

 ●第十四回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宁国府中都总管来,说凤姐性情刚烈、嘴酸心硬、翻脸不认人。凤姐威重令行,十分得意。 贾宝玉和秦钟去凤姐处坐坐。随贾琏送林黛玉的昭儿从苏州回来,说林如海九月初三日已经去世,凤姐对贾宝玉说林黛玉可以长期住在贾府了。 宁府送殡,北静王水溶会见贾宝玉。 

●第十五回 王熙凤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北静王看“宝玉”赞宝玉,送给贾宝玉以前皇上亲赐的念珠。 凤姐、贾宝玉和秦钟三人于中途在农人家打尖。贾宝玉观二丫头纺织。 来到换槛寺,凤姐到馒头庵要两间房作下处。宝玉,秦钟与智能开玩笑;凤姐弄权图银害命,自称“从来不信阴司地府报应,凭是什么事,我说行就行”。问老尼要三千两银子。 智能向秦钟提出“出了这牢坑,离了这些人”的要求。凤姐为落人情,图三千银,又在这里住了一宿。 

●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在贾政生日的时候,贾元春入了宫。 贾蔷要下姑苏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贾琏有犹豫之意,贾蓉示意凤姐帮她说好话,贾琏答应了。凤姐趁机叫赵嬷嬷的两个儿子一起去。 贾府忙着盖造省亲别墅。 宝玉看望将死的秦钟,秦钟劝他“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并自悔“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了”。 

●第十七回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贾宝玉哀悼秦钟。 贾政自谦自幼于花鸟山水题咏上就平平,如今于怡情悦性文章上更生疏;因闻塾师赞贾宝玉有对对联的歪才情,便带他进园拟匾。 妙玉带发修行,不愿来贾府,王夫人让下个帖子请他。

第十八回 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

正月十五上元之日元春归省。在轿内见园内外如此豪华,默默叹息奢华过费。 元春自幼是祖母教养而长大的;与弟弟贾宝玉情同母子,元妃命换“天仙宝境”为“省亲别墅”; 见贾母“满眼垂泪”,元妃一手搀贾母,一手搀王夫人,三人有话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泣”。 元妃让众姊妹题诗,元妃极其赞赏薛宝钗、林黛玉的大作。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贾宝玉将元妃所赐的糖蒸成酥酪留给喜欢吃此物的袭人。李嬷嬷赌气吃了酥酪,袭人因此推说爱吃栗子,让贾宝玉把酥酪丢开,贾宝玉就给袭人剥栗子。袭人以赎身之说试探贾宝玉,流露出对此“吃穿和主子一样,又不朝打暮骂”的地方的留恋。 宝玉脸上带着胭脂膏子去看林黛玉。林黛玉说自己有俗香,无罗汉真人给的香。又说了奇香、暖香、冷香之类的话。贾宝玉胡诌耗子精盗香芋的故事给林黛玉听,使她不致睡出病来。薛宝钗来了,讥笑贾宝玉忘了芭蕉诗,贾宝玉被急的满头大汗。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薛宝钗讽刺贾宝玉元宵不知“绿蜡”之典。 李嬷嬷怒骂气哭袭人。贾宝玉守着袭人、劝她、给她喂药。贾宝玉给麝月篦头被睛雯讽刺,贾宝玉说她“磨牙”。 湘云到了贾府,林黛玉因贾宝玉喜欢薛宝钗而生气回房。贾宝玉对林黛玉讲了“亲不间疏,先不僭后”的道理。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贾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袭人把对贾贾宝玉的不满向薛薛宝钗倾诉,薛薛宝钗欣赏袭人的识见志量。 贾琏趁巧姐出痘的时候和多儿姑娘鬼混,被平儿抓住把柄,瞒过凤姐;贾琏让平儿不要害怕凤姐。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贾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 

贾母要给薛薛宝钗过生日,凤姐和贾琏商量要比林林黛玉高出一等。 凤姐说贾母喜爱的龄官像一个人,薛薛宝钗笑而不说,贾贾宝玉不敢说,湘儿云说像林林黛玉。湘云、林林黛玉和贾贾宝玉为此事闹矛盾,贾贾宝玉心想目前两人尚未应酬妥协,将来犹欲何为。袭人劝贾贾宝玉“大家随和”,贾贾宝玉说自己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笔占一偈,又填一《寄生草》,心中自得。薛薛宝钗说她是引起贾贾宝玉说疯话的罪魁祸首。 元妃送出灯迷让大家猜,薛薛宝钗一猜就着,却故作难猜之状。贾母见元春喜悦,也命制作灯谜大家猜。贾母说“荔枝”(离枝)让贾政猜。 贾政看了众从姊妹不祥之谜,伤悲感慨。 

●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元妃下谕叫薛薛宝钗等人去园中住。贾政传来贾贾宝玉,当着王夫人的面,把往日嫌恶心减了八九;虽对所起“袭人”之名不满,但又不让改。 贾贾宝玉偷看《会真记》,抖花瓣于水中,遇见了葬花的林林黛玉。贾贾宝玉用《西厢记》中词句相戏,林林黛玉竖眉瞪眼,带怒含嗔,说贾贾宝玉“欺负”她。 林林黛玉在梨香院听《牡丹亭》,感慨缠绵,点头自叹,心动神摇,如醉如痴,眼中落泪。 

●第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贾芸从贾琏处打听到凤姐把和尚的事给了贾芹,便向母舅卜世仁要冰片麝香,准备给凤姐行贿,卜世仁拒绝了。 颇有义侠之气的醉金刚倪二不要文约、不要利钱,借了十五两三钱多银子给贾芸。贾芸买了冰麝奉承凤姐。贾芸看贾贾宝玉未遇,遇见小红。贾芸二次遇到凤姐,凤姐嫌他“拣远路儿走”,不先求她,求了贾琏;但又说不是贾琏主情,她不管贾芸的事。 贾贾宝玉叫俏丽干净的小红递茶。小红因此被秋纹、碧痕骂了一顿;回家做梦,梦见贾芸拾了她的手帕。 

●第二十五回 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贾贾宝玉干娘马道婆骗得贾母每日五斤油供奉菩萨,保贾贾宝玉无病无灾。赵姨娘给马道婆说这一分家私要不都叫凤姐搬送到娘家去,“我也不是个人”。并叫马道婆设法绝了贾贾宝玉和凤姐,“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给马道婆写了一张五百两的欠条,马道婆给了纸铰的十个鬼和两个纸人。 凤姐给林林黛玉等送暹罗国进贡的茶叶。取笑说林林黛玉给她家作媳妇,林林黛玉骂她贫嘴贱舌讨人嫌。凤姐、林林黛玉正眼不看赵姨娘。 贾贾宝玉、凤姐一齐发疯。糊涂发烧。贾赦为贾贾宝玉、凤姐寻僧觅道,贾政劝不住。赵姨娘叫贾母给贾贾宝玉办理后事,被贾母和贾政一起骂了一顿。 和尚道士诗诵“贾宝玉”,贾贾宝玉病愈,林林黛玉念佛,薛薛宝钗说如来佛管林姑娘姻缘,林林黛玉骂薛薛宝钗与凤姐一样是贫嘴烂舌。 

●第二十六回 峰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宁发幽情

红玉、佳蕙有走心无留心,贾贾宝玉却像几百年的煎熬。贾贾宝玉传贾芸说些没要紧话。贾芸通过坠儿掉换了小红罗帕。 贾贾宝玉来到潇湘馆,用《西厢记》中词曲相戏林林黛玉;林林黛玉变了脸说贾贾宝玉拿她取笑。薛蟠以贾政名义骗贾玉出来参加他的生日宴席。

第二天薛薛宝钗知道了,调笑对贾贾宝玉说他吃了她家的新鲜东西了。林林黛玉来看贾贾宝玉,晴雯不给开门,又听见薛薛宝钗、贾贾宝玉的说笑声,林林黛玉不禁伤心落泪。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林黛玉看到薛宝钗从贾宝玉的房中走出来,心中不忿,家依栏闷坐,二更方睡。四月二十六日芒种节,闺阁兴祭饯花神,众女孩在园中玩耍,薛宝钗想要寻找林黛玉,看见主进了潇湘馆,一怕贾宝玉不方便,二怕林黛玉猜忌,便要回来,路遇蝴蝶到滴翠亭听小红和坠儿说起贾芸拾帕之事。 林黛玉不理贾宝玉;贾探春在贾宝玉面骂赵姨娘并主动提出给贾宝玉作鞋,被贾宝玉拒绝。林黛玉葬花,贾宝玉痴倒。

●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贾宝玉与林黛玉葬花诗发生共鸣,恸倒山坡。贾宝玉说林黛玉把外四路的宝姐姐、凤姐姐主在心坎儿上,倒把他不理。贾宝玉林黛玉二人已清除误会。 贾宝玉到冯紫有与薛蟠等饮酒行令。贾宝玉和蒋玉菡互赠礼物。袭人告诉贾宝玉端午节的礼元妃赐了,贾宝玉和薛宝钗的一样,林黛玉心疑。贾宝玉却还想着薛宝钗的膀子要长在林黛玉身上就好了。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林黛玉用手帕打了呆看薛宝钗的贾宝玉眼睛。 凤姐叫薛宝钗到清虚观打醮看戏去,薛宝钗嫌热不去。贾母要同凤姐去。叫薛宝钗去,薛宝钗只好答应。王夫人笑说贾母“还是这么高兴”。 凤姐打上道士,贾母不叫唬着小道士。贾母婉言谢绝。张道士趁看“贾宝玉”之机奉承了许多宝贝,包括金麒麟。贾宝玉要散穷人,张道士拦阻。 冯紫英等来送礼,贾母后悔地说:“又不是什么正经斋事,我们不过闲逛逛……”虽看了一天戏,下午便回来了,次日便懒怠去。第二天贾母、贾宝玉和林黛玉再未去。宝、黛二人为张道士提亲事闹别扭。贾宝玉砸玉‘林黛玉“剪穗”。薛蟠生日,贾宝玉、林黛玉、贾母等人没有去。贾宝玉对月长吁,林黛玉临风洒泪。贾母从中为难,说:“老冤家遇见小冤家”,“不是冤家不聚头”,自己埋怨着也哭了。 

●第三十回 薛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贾宝玉给林黛玉道歉,说就是自己死了,魂也要来一百遭。贾宝玉说林黛玉死了他做和尚。林黛玉用指戳贾宝玉额颅,又给贾宝玉绡帕叫擦泪,贾宝玉要拉林黛玉去往老太太跟前。凤姐跳了进来拉林黛玉去见贾母,说两人都扣了环了。贾宝玉比薛宝钗为杨妃,薛宝钗借靛儿来找扇子,发泄对贾宝玉和林黛玉的不满。薛宝钗又借李逵负荆讽刺宝、黛二人。 盛暑,贾宝玉和金钏儿戏笑,王夫人打金钏儿一个嘴巴子。王夫人让金钏儿的母亲领之而去。贾宝玉看到蔷薇架下龄官划蔷字,产生同情恻隐这心;片云致雨,自己已湿,尚思女孩。贾宝玉淋雨回家踢了袭人一脚,袭人晚上吐血。 

●第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贾宝玉服侍袭人,向王太医问药。 端阳节王夫人治席请薛家母女赏午。众人不欢而散。贾宝玉因此而回房中长吁短叹,并因心情不好借情雯跌折扇子股子还顶嘴而要撵他。袭人等跪求方免。晴雯讽刺袭人正经还没混上个姑娘就称起“我们”了。贾宝玉要情雯撕扇子,麝月出来干涉,贾宝玉说“千金难买一笑”。 钗、黛谈说湘云往日的调皮作为。王夫人说湘云有了婆家,湘云给袭人等带来戒指。翠缕和湘云论阴阳,最后归结到麒麟也有阴阳,人亦有阴阳。两人在蔷薇架下拾到贾宝玉遗掉的金麒麟。 

●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贾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湘云在袭人面前褒钗贬黛;袭人求湘云为贾宝玉做鞋,说林姑娘身材不好不能作。贾宝玉不愿会雨村,湘云劝他谈讲仕途经济,贾宝玉对她下逐客令,说林黛玉不说这些混帐活。林黛玉怕贾宝玉因麒麟生出风流佳事,听到贾宝玉赞她,不禁喜惊悲叹。贾宝玉要林黛玉放心,说林黛玉皆因不放心才弄了一身病,但放心,病便会好。贾宝玉误以袭人为林黛玉倾诉肺腑。 金钏儿投井死,袭人同病相怜而流泪,薛宝钗却去安慰王夫人,说金钏儿自己落井而死。 

●第三十三回 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贾宝玉为金钏儿死而五内摧伤伤。受了父亲一顿教训,因为金钏儿感伤。竟不曾听见,惹贾政。忠顺府长史官来索琪官。贾环又进谗言,贾政面如金纸。贾政以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淫辱母婢,荒疏学业而笞挞。 

●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袭人说但凡听他的话也不至如此若打出残疾,叫人怎么样。薛宝钗手托丸药来看。亦云:“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老太太,太太心疼,我们看着心里也疼”。贾宝玉心中为之大畅。林黛玉来看。贾宝玉安慰林黛玉说自己是装出来给人看的。林黛玉无声而泣。劝说“你从此可都改了吧!” 王夫人叫袭人,袭人汇报贾宝玉情况,王夫人给了两瓶进上的香露。 贾宝玉打发袭人去薛宝钗处借书,叫晴雯送旧帕两块给林黛玉,林黛玉神魄驰荡,自感可喜、可悲、可笑、可惧、可愧,题诗三首于其上。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贾宝玉要吃小荷叶儿莲蓬汤。凤姐叫做十来碗大家吃,贾母说她拿官中钱做人情,她自告奋勇做东道,银子在她帐上领。贾母对薛姨妈夸口说她有本事叫凤姐弄来东西大家吃。凤姐说贾母若不嫌肉酸,不然连她也吃。贾宝玉说袭人站乏了,拉她坐下。袭人叫贾宝玉请莺儿打络子。 凤姐叫莺儿和玉钏给贾宝玉送汤。玉钏儿叫婆子端汤,自己空手走。贾宝玉叫玉钏儿尝汤。 薛宝钗提名给“贾宝玉”打络子;袭人得了王夫人两碗赏菜感到意外;贾宝玉不在乎;薛宝钗深明其意。

●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贾母吩咐贾政的亲随小厮头儿,以后贾政若唤贾宝玉以她的名义加以拒绝。贾宝玉甘为诸丫环充役,骂薛宝钗入了“国贼禄鬼”之流;除“四书”外,别书皆毁,深敬林黛玉。 薛姨妈赞袭人,王夫人说袭人比贾宝玉强十倍。但不同意马上收做屋里人,“再过二三年再说”。 薛宝钗来到怡红院。袭人正做鸳鸯戏莲花样的兜肚,袭人出去,薛宝钗坐在袭人的位子代做鸳鸯戏莲花兜肚。 贾宝玉于梦中喊骂“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薛宝钗听后“怔了”。凤姐叫袭人向王夫人叩头。贾宝玉喜不自禁。袭人说从此后她便是王夫人的人了。贾宝玉受龄官冷落,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鞠苑夜拟菊花题 

探春向贾宝玉倡议创建诗社。适值贾芸送来海棠花两盆,遂起名“海棠社”。探春给林黛玉起名“潇湘妃子”,薛宝钗给贾宝玉起号“无事忙”、“富贵闲人”。 湘云补和诗,自愿当东道。薛宝钗邀湘云安歇,给湘云出主意请老太太吃螃蟹赏桂花,并教湘云纺绩针黹为本。二人夜拟菊花题十二个。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永 

贾母带王夫人、凤姐及薛姨妈等进园。王夫人说贾母爱在那一处就在那一处。贾母夸薛宝钗细致,凡事想的妥当。 众人作菊花诗。李纨评潇湘妃子为魁,贾宝玉喜的拍手叫“极是,极公道”贾宝玉带头作咏螃蟹诗,薛宝钗小题寓大意。“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 

●第三十九回 村姥姥是信口开合 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袭人问平儿这月月钱为什么没放,平儿告诉她,凤姐早支了在外放债。 刘姥姥讲女孩子雪地抽柴草,老太太因马棚失火不让说了;贾宝玉还在追问女孩儿冻出病来怎办。刘姥姥又说神佛给人儿孙的帮事,吸引住了贾母、王夫人。贾宝玉却记着女儿抽柴之事。派茗烟四处找女孩之庙。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贾母王夫人商议给史湘云还席。李纨准备游园东西,刘姥姥上大观楼缀锦阁观看了一番。贾母拣大红菊花簪于头上,凤姐给刘姥姥插了一头菊花。 刘姥姥夸大观园竟比画儿还强十倍,贾母叫惜春画大观园。刘姥姥夸惜春能干。 贾母领刘姥姥先来潇湘馆,刘姥姥误认为是公子书房。来到蘅芜苑,贾母夸薛宝钗太老实,要为薛宝钗收拾房子,叫鸳鸯取东西来放。在藕香榭吃酒行令。刘姥姥欲退席回家而不得。林黛玉行令时无意说“牡丹亭”、“西湘记”中两句词曲。 

●第四十一回 栊翠庵茶品梅花雪 怡红院劫遇母蝗虫 

贾母带刘姥姥到栊翠庵。妙玉用成窑五彩小盖钟招待贾母喝老君眉茶,刘姥姥喝了嫌淡。妙玉又私下招待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喝茶。贾宝玉把妙玉不要的成窑茶杯要给刘姥姥。 贾母被小竹椅抬去歇息,王夫人在刚才贾母坐的榻上歪睡。鸳鸯带刘姥姥游玩供众人取笑。姥姥醉卧怡红院,袭人领他出来。 贾母觉得懒懒的,回房歇息。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方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余香 

王太医给贾母诊脉看病。鸳鸯叫刘姥姥看贾母送的一包袱东西。贾宝玉送了妙玉不要的成窑钟子,更使她受宠若惊。鸳鸯送衣服。 贾宝玉薛宝钗“教导”林黛玉不要被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说得林黛玉心下暗伏,“只有答应‘是’的一字,”惜春告假一年画大观园。林黛玉叫刘姥姥“母蝗虫”。贾宝玉薛宝钗夸林黛玉取笑儿淡而有味。 

●第四十三回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贾母提出为凤姐做生日。方法是凑份子。邢夫人也被叫来了。贾母带头二十两。凤姐对邢、王夫人各出二六两不服,叫分别替两位姐儿出了。又要周、赵姨娘也出份子。尤氏替周、赵抱打不平。共凑一百五十两。凤姐叫尤氏看老太太眼色行事。尤氏说凤姐收着些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 贾宝玉在凤姐生日时以给北静王死妾探丧为名给金钏儿烧纸,茗烟跟着。借素日厌恶的水仙庵一用。回家后贾母用“叫你老子打你”相威吓。 

●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凤姐扬手打给贾琏放哨的小丫头脸,小丫头一栽,这边脸上又一下,登时小丫头两腮紫胀起来。另一放哨丫头被一扬手打了个趔趄。贾琏和鲍二家议论要扶正平儿,骂凤姐是夜叉星。凤姨打骂平儿。 贾宝玉薛宝钗劝平儿。袭人劝平儿。贾宝玉给平儿道歉,要平儿换衣服,帮平儿理妆。 贾宝玉思平儿供应俗琏威凤,其命之薄比林黛玉更甚,不禁为之落泪。 贾母坐阵,叫贾琏为凤姐赔不是,又叫琏、凤给平儿赔不是。贾琏说凤姐“太要足了强也不是好事”。鲍二媳妇上吊,凤姐趁愿,贾琏给银二百,又亏王子腾帮忙,方了此事。 

●第四十五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贾宝玉薛宝钗周到地应付各方面关系,林黛玉则因病常接待不周。贾宝玉薛宝钗来看林黛玉,叫她看病,林黛玉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非人力可强。贾宝玉薛宝钗劝林黛玉每天早起喝燕窝粥。主感激贾宝玉薛宝钗,承认自己错了,误到如今。又说自己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贾宝玉薛宝钗前日那样教导她,承认“我竟自误了”。 秋霖脉脉,服晴不定,林黛玉拟《春江花月夜》而作“秋窗风雨夕”。贾宝玉披蓑戴笠来看,林黛玉说贾宝玉“渔翁”,后又说自己“渔婆”,感谢贾宝玉一天来几次看她,下雨还来。林黛玉送贾宝玉披璃绣球灯回去。贾宝玉薛宝钗又差婆子送来一大包上等燕窝,还有一包洁粉梅片雪花洋糖。林黛玉感念贾宝玉薛宝钗,又心疑贾宝玉。 

●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邢夫人叫过凤姐,求她为贾赦求娶鸳鸯,凤姐假贾母之口拒绝了。邢夫人只知承顺贾赦以自保,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凤姐见邢夫人先赞鸳鸯扎花的针线好,又浑身打量鸳鸯;拉鸳鸯手为之道喜;说明原故,要拉鸳鸯回老太太;又到凤姐处。鸳鸯则一直不说话,对平儿表示说即使作大老婆她也不干。贾赦叫贾琏去南京找鸳鸯父金彩,贾琏未去被骂了一顿。贾赦亲唤鸳鸯之兄金文翔吩咐,金文翔领鸳鸯回家,鸳鸯咬定牙不愿意,到贾母面前剪发明誓。 

●第四十七回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贾母训邢夫人“三从四德”,“贤慧太过”,说明鸳鸯对自己、王夫人、凤姐的重要性。 贾母叫薛姨妈、王夫人、凤姐、鸳鸯打牌斗乐,凤姐输钱说笑逗贾母喜欢。贾琏替贾赦来请邢夫人,被贾母教训了一顿。邢夫人训贾琏不孝。贾赦忍气花银买了嫣红做妾。自此告病,不敢再见贾母。 柳湘莲诱薛蟠至郊外揍了一顿。贾珍派贾蓉至北门外桥下二里路苇塘处找到薛蟠。薛姨妈要告诉王夫人寻拿湘莲,被贾宝玉薛宝钗劝阻了。 

●第四十八回 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呤诗 

薛蟠要和老伙计张德辉南去贩纸札香扇。薛蟠说母亲,母亲不允,薛赌气睡。贾宝玉薛宝钗同意让哥去,薛氏以用钱买乖而应允。香菱和贾宝玉薛宝钗搬来同住。香菱要贾宝玉薛宝钗教他作诗,贾宝玉薛宝钗和叫香菱从老太太起各处拜望拜望。 平儿向贾宝玉薛宝钗要棒疮药,说贾赦为石呆子二十把古扇之事把贾琏打了一顿,脸上两处伤。 林黛玉自愿给香菱作老师教其写诗。林黛玉讲作诗第一立意要紧,“不以词害意”。和香菱一块讲究讨论,指导香菱作诗。 

●第四十九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众姐妹商议在芦雪庵赏雪作诗。贾宝玉第二天起来,出站见雪色皎洁,在栊翠庵赏玩梅花。湘云和贾宝玉向贾母要了一块鹿肉。众人吃鹿肉,平儿丢了一个镯子。 

●第五十回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凤姐起头联句:“一夜北风紧”。众人罚贾宝玉去栊翠庵妙玉处乞梅。罚贾宝玉作乞梅诗。贾母也来了。吃糟鹌鹑,叫大家作灯谜正月里玩。 贾母欲求贾宝玉琴与贾宝玉为配,薛姨妈说已许与梅翰林家了,凤姐装作要说媒。 李纨用四书作谜,林黛玉猜着了。贾宝玉薛宝钗嫌这些谜老太太不喜欢,要求编些雅俗共赏的浅近物儿。湘云作“点绛唇”,贾宝玉猜是猴儿。贾宝玉薛宝钗、林黛玉各编了一个,贾宝玉琴作了十首“怀古诗”各隐一物。

●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贾宝玉薛宝钗说后两首怀古诗(蒲东寺,梅花观)史鉴无考,要求另作,林黛玉、李纨反对,作罢。 袭人因母病要回家,凤姐亲自出马收拾打扮,吩咐怡红院的人“别由着贾宝玉胡闹”。 麝月叫晴雯干活,晴雯说要暖和暖和,晴雯要唬麝月玩,不想自己受了凉。胡庸医药中有枳实、麻黄等虎狼药,贾宝玉说该死,叫茗烟去请王太医。说的病也是外感内滞,但方上无枳实、麻黄,倒有当归、陈皮、白芍等。药之分量也减了些。情雯不叫在屋里熬药,贾宝玉说屋里正缺药香。 凤姐建议天冷了姑娘们在园里吃饭,王夫人、贾母皆赞同。 

●第五十二回 俏平作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平作对麝月悄说坠儿偷虾须镯的事;贾宝玉告诉了晴雯,给晴雯请来了王太医看病,给晴雯闻鼻烟。叫麝月从凤姐那里要来西洋膏药“依弗哪”贴太阳穴上。 贾母给贾宝玉一件罗斯的“雀金呢”的衣。贾宝玉经过贾政书房门,怕下马,要绕角门走。晴雯叫宋嬷嬷领走偷镯的坠儿,和麝月把坠儿娘训了一顿。晴雯带病为贾宝玉补孔雀裘。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贾珍问尤氏皇上恩赏银子郑来不曾。丫头尤氏押岁锞子二百二十个,碎银一百五十多。乌庄头送东西来,说年成不好,打饥荒。贾蓉说元妃每年赏金一千两银子。省亲一次花钱无数。贾蓉说荣府穷了。凤姐和鸳鸯商议偷贾母东西卖,贾珍说凤姐捣鬼。贾珍训斥来领东西的贾芹。 腊月三十祭宗祠。贾母不在宁府吃饭,初一贾母不会亲友,只和薛氏、李婶说话和众姐弟玩。十五之夕,贾母摆家宴请诸子弟,贾赦回家自己取乐。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除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袭人母亡,主子赐银四十两,袭人感激不尽。 贾宝玉给林黛玉斟酒,林黛玉未喝,贾宝玉自饮,凤姐讽刺贾宝玉喝冷酒。贾母批才子佳人书《凤求鸾》,凤姐斟酒掰谎,自言效戏彩斑衣,喝贾母半杯剩酒。贾母讲小媳妇喝猴儿尿的笑话;凤姐说“聋子放鞭炮--散了”。 众人放炮,贾母搂林黛玉,王夫人搂贾宝玉,薛氏搂湘云,凤姐自己没有疼。 

●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赵国基死,贾探春照旧例给银二十两,赵姨娘来哭闹,说她袭人也不如了。贾探春主奴分明未让步。贾探春又对平儿说凤姐拿太太的钱落人情。又免了环、兰家学里的一项银子。 凤姐称赞:好个三姑娘!驳那些挑正嫌庶的“轻狂人”,又说自己骑上老虎了,百事照老祖宗规矩办。 

●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时宝钗小惠全大体 

贾宝玉薛宝钗用朱子言论指导理家,探春却不然。贾宝玉薛宝钗言小事用学问一提便高出一层,不拿学问提着,便流入市俗。贾宝玉薛宝钗夸平儿远愁近虑,不卑不亢。探春因庶出而难过。探春兴例除弊要平儿请示凤姐后方行。 甄家进京祝贺,派人送礼请安。甄家四个婆子给老太太讲说他家贾宝玉之事,贾母叫出贾贾宝玉,四人为之吃惊。贾宝玉开始以为四个承悦贾母;湘云开玩笑叫他放心闹,打狠了到南京找那一个贾宝玉去。贾贾宝玉做梦梦见甄贾宝玉。醒后方知道是镜中影儿。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王夫人领贾宝玉会见甄贾宝玉。紫鹃“远”贾宝玉,贾宝玉发呆。紫鹃故意说林黛玉明年春天或秋天要回苏州。贾宝玉回怡红院后发呆,李嬷嬷来瞧说不中用了。 袭人来寻紫鹃,说明情景,林黛玉声大咳,让紫鹃去解释。贾宝玉见紫鹃方嗳呀出声。 贾宝玉薛宝钗去瞧林黛玉,其母已先到。薛氏讲月下老人管姻缘。贾宝玉薛宝钗要林黛玉嫁薛蟠。薛姨妈要把林黛玉说给贾宝玉。 

●第五十八回 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清明贾宝玉拄杖饭后闲转,湘云指着夹泥船说“快把这船打出去,他们是接林妹妹的”,贾宝玉仰望杏子想到“绿叶成荫子满枝”,邢岫烟再过几年也“绿叶成荫子满枝”了。见雀落枝头乱啼,又发感叹。见藕官为同伴烧纸,婆子要拉她见奶奶,贾宝玉为之遮掩。 贾宝玉看林黛玉,两人都瘦了,林黛玉想起往事,不觉流下泪来。芳官和其干妈闹仗,贾宝玉为芳官辩护。芳官说明藕官烧纸是因与药官同演夫妻,药官死后,又与蕊官演夫妻,温柔体贴,但还怀念药官,帮烧纸。 

●第五十九回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绛云轩里召将飞符 

湘云犯杏癍癣,贾宝玉薛宝钗命莺儿去林黛玉那里要硝,蕊官随之去看藕官。莺儿用柳条编一篮,送与林黛玉。林黛玉要和薛姨妈一起去贾宝玉薛宝钗房里吃饭,“大家热闹些”。莺儿又在柳堤坐下编篮,春燕来了,说贾宝玉说女儿未出嫁是无价之贾宝玉;出了嫁,变为死珠,于老就是鱼眼睛,举例说他妈和姨妈就越老越爱钱,春燕叫莺儿不要折柳条折花,她妈和姨妈分管这里,比得了永远的基业还谨慎。春燕娘来了,本为芳官之事上气,又恨春燕不遂心,便打春燕。 春燕跑到贾宝玉房里,麝月命小丫头叫平儿来管春燕娘。平儿命撵出去叫林大娘在角门外打四十板,婆子流泪哀求方免。 

●第六十回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 

蕊官托春燕给芳官带去蔷薇硝擦脸。芳官把茉莉粉给贾环以代蔷薇硝。赵姨娘趁此进园大闹,夏婆子从中加油添醋。柳家想叫女儿去贾宝玉房中当差,托芳官给贾宝玉说,芳官要玫瑰露给柳五儿吃。并答应让五儿在贾宝玉房里当差。赵姨娘内侄倒欲娶柳五儿,柳家父母同意五儿不愿,父母未敢应允,钱槐气愧,偏与柳家相与。柳家欲回,其哥嫂送给柳五儿茯苓霜。

●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迎春房里的丫头莲花儿为司棋要炖的嫩鸡蛋,柳家的不给,莲花儿告诉给司棋,司棋领人捣乱厨房。柳五儿奖茯苓霜分些赠芳官;回来被林之孝家的抓拿,凤姐叫把柳家的打四十板,永不许进二门,把五儿打四十板,交给庄子,或卖,或配人。贾宝玉替彩云瞒赃,平儿向偷太太玫瑰给环儿的彩云说明情况,凤姐还要追究,处罚柳家的,平儿劝她得放手时须放手,凤姐方罢。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贾探春提议凑份子给平儿过生日,众人射覆、行令、划拳。没贾母、王夫人约束,玩个热闹。 湘云醉倒在青石板上,芍药满身,宝、黛于花下说话,林黛玉赞贾探春,贾宝玉也赞贾探春,林黛玉为贾府后手不接忧虑,贾宝玉却说再后手不接也少不了他和林黛玉两人的。 香菱、芳官等斗草,两人玩到地上,香菱裙子弄脏了水湿,其裙为宝琴所赠;贾宝玉教袭人给她换一件,香菱临走不叫把裙子事说与薛蟠。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林之孝家的查夜,催促快睡,贾宝玉答应了。林之孝家走后,丫头们请来了姑娘们,大家宴聚玩耍,时已二更,薛姨妈派人接林黛玉。姑娘们走后,贾宝玉与丫头又玩到四更。第二日早,袭人向平儿夸昨晚“热闹非常”。妙玉下帖祝寿,署名槛外人,岫烟说贾宝玉应署“槛内人”。 贾敬死,尤氏理丧,尤老娘母女三人到宁府着家,贾蓉戏二姨。 

●第六十四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珮 

贾宝玉从宁府回来,至林黛玉处,劝林黛玉不要作践了身子,急而生悲,滚下泪来,林黛玉也无言对泣。贾宝玉发现“五美吟”诗要看,林黛玉不给看,薛宝钗恰在这时来了,薛宝钗赞林黛玉的“五美吟”命意新奇,别开生面。 贾琏向贾蓉夸二姐比凤姐好。贾蓉要说二姐给贾琏做二房。贾蓉向尤老娘说二姨给贾琏,二姐未语,三姐先骂。尤氏劝阻,贾珍同意。尤老娘因经济上的依赖关系,也答应了。贾珍包办尤姐与张华退了婚。 

●第六十五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娘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贾琏以奶奶呼二姐,将凤姐一笔勾销。将积年梯己给了二姐,只等凤姐一死,便接进去。 兴儿向二姐介绍凤姐。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兴儿对二姐说贾宝玉外清内浊,三姐赞贾宝玉糊涂。 尤三姐向二姐、贾琏表示要嫁柳湘莲;贾琏去平安州出差,路遇结为生死兄弟的薛蟠和柳湘莲,柳湘莲以祖传鸳鸯剑给三姐作为定礼。 贾宝玉向湘莲赞三姐,湘莲说宁府只有两个石头狮子干净,负贾琏索要宝剑。三姐用剑自刎。湘莲后悔不迭,出家为道。 

●第六十七回 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薛姨妈向薛宝钗说明三姐自刎,惋惜湘莲随道士出家。薛宝钗不以为意,叫薛氏备席请随薛蟠南去的伙计。 薛宝钗将薛蟠从南方带来的土物分送各人,“只有林黛玉的比别人不同,且又加厚一倍”。林黛玉见了家乡土物反自伤心,感叹无父母兄弟,客寄亲戚家中。 袭人去看凤姐,路遇老祝妈给果树赶马蜂,祝妈要给果子尝,袭人正色拒绝了。 凤姐审问旺儿和兴儿。 

●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凤姐向二姐表白自己多少贤慧,要求二姐搬进去住。二姐竟认凤姐为知己,一同进了大观园。 凤姐花银子叫张华告贾琏,张华往都察院告了旺儿、贾蓉。凤姐拉着贾蓉来撕掳尤氏。尤氏母子答应补上五百两打点之银,求凤姐在老太太跟前周全方便;贾蓉又出主意叫二姐再嫁张华;尤氏又拉凤姐讨主意如何撒谎才好;最后齐夸凤姐宽洪大量,足智多谋,答应事妥后娘儿们过去拜谢。尤氏又命丫环伏侍凤姐梳妆洗脸,摆设酒饭,亲自递酒拣菜。 

●第六十九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凤姐使人挑唆帮张华告状要原妻,张父人财两得,要去贾府领人。凤姐告知贾母,贾母叫把二姐为之分辩,贾母要凤姐料理。凤姐通过蓉、珍父子叫张华不要领人,张家父子得了约百金,回原籍去了。 贾琏出差回来,贾赦说他中用,赏银百两,赏丫头秋桐为妾。贾母听秋桐说二姐是“贱骨头”。二姐受暗气而生病。三姐托梦杀凤姐,二姐不为。胡君荣用药坠胎,凤姐挑唆秋桐气二姐,平儿与二姐哭诉,二姐吞金而逝,平儿出银二百理丧。贾母听凤姐之言,说痨病死的要一烧一撒。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贾宝玉因冷遁了柳湘莲,剑刎了尤小妹,金逝了尤二姐,气病了柳五儿,闲愁胡恨,一重不了又添一重,情色若痴,语言常乱。 宝琴故意说林黛玉写的“桃花诗”是他作的。贾宝玉说宝琴虽有此才,薛宝钗决不会让他作此伤悼之诗。比不得林妹妹几经离丧,作此哀音。众人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推林黛玉为社主。 湘云填柳絮词,林黛玉邀众填柳絮词。贾探春写半首,贾宝玉续了半首。众人看了林黛玉的唐多令后认为太作悲了。薛宝钗说宝琴的过于丧败。薛宝钗诗中有“送我上青云”之句。众人放风筝,林黛玉欲放走晦气。 

●第七十一回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八月初三日贾母八旬之庆,贾母只叫史、薛、琴、林、探会见南安太妃。 尤氏肚饿,先到凤姐房中,凤姐不在,未吃饭,平儿给点心未吃,又到园里,见园正门、角门未关,传管家婆子,两个分菜果的婆子听见是东府里奶奶,便不大在心上,不去传。周瑞家的素日因与这向个人不睦,告诉凤姐,传人捆起两个婆子,交马圈看守。 邢夫人当众问凤姐为两个被捆的婆子求情,尤氏说凤姐多事,王夫人命放了婆子,凤姐灰心落泪。 鸳鸯于湖山石后遇见司棋与其姑舅幽会。司棋求其超生,鸳鸯保证不外传。

●第七十二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司棋因姑舅兄弟私弟私逃而病倒,鸳鸯望候司棋,发誓不告外人,司棋感谢不尽。 鸳鸯望候凤姐,说凤姐患的是“血山崩”。贾琏请求鸳鸯暂把老太太查不阗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 林之孝来说雨村降了,贾琏说远着他好。林之孝说旺儿的小子吃酒赌钱,无所不至;凤姐已给彩霞母亲说准了把彩霞配给旺儿小子,贾琏不同意,凤姐说贾琏“我们王家的人连我还不中你的意,何况奴才呢?” 彩霞怕旺儿媳妇倚仗凤姐之势一时作成,去求赵姨娘,赵又去求贾政,贾政说他已瞅准了两个丫头,一给贾宝玉,一给环儿。 

●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邢夫人见傻大姐拾到绣春囊,塞在袖内,十分罕异,揣摩此物从何而至,且不形于色。 邢夫人训斥迎春不说其乳母,赌博被捉,外人共知。邢夫人骂琏、凤赫赫扬扬,不瞻顾他的妹妹迎春;凤姐要来侍候,邢夫人拒绝了。 绣桔批评迎春不问累金凤被乳母偷去赌博之事。 迎春乳母儿媳王住儿媳妇求迎春讨情被拒绝。贾探春责备住儿媳妇,叫来平儿责备凤姐。迎春看“太上感应篇”。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王夫人认为绣春囊是凤姐所遗,凤姐跪着哭辩。王夫人只好说自己气急了,拿话激凤姐建议派周瑞媳妇、旺儿媳妇等以查赌为名,把年纪大的、咬牙难缠的拿个错儿撵出去配人,并暗私访相事,王善保家的告睛雯黑状,王夫人唤来睛雯,晴雯知道有人暗算自己。王善保家的建议晚上来个猛不防的抄检大观园。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贾母听说甄家被抄而不自在。贾母吃饭,听了鸳鸯话,把贾赦送来的两碗菜退了回去。贾母让给凤姐、宝黛、兰小子送汤送菜。 尤氏发现赌博,贾珍、邢夫人胞弟邢德全、薛蟠亦在内。邢大舅论钱势,发泄对邢夫人之不满。 贾珍于会芳园丛绿堂赏月作乐。三更时墙那边祠堂附近有长叹之声。贾珍疑惧。 八月十五日。贾母夸贾珍送的月饼好,西瓜不怎样。贾母扶着贾宝玉进园赏月,众人簇拥贾母上山到凸碧山庄。贾母感叹人少。击鼓传花:贾政说怕老婆的笑话;贾宝玉不说笑话,作诗受赏;贾赦说父母偏心的笑话。贾赦赞赏贾政,论及后事前程。 

●第七十六回 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薛宝钗姊妹家去圆月,李纨、凤姐病着,贾母感叹人少冷清.贾赦歪脚,贾母叫邢夫人回去,尤氏因公公孝服未满未回,蓉妻相送夫人回家。贾母吃酒闻笛。看贾赦的婆子说贾赦不要紧,贾母对贾赦父母偏心的笑话耿耿于怀,王夫人从中解释。笛声又起,比先凄凉,笛音悲怨,贾母随泪。 林黛玉因贾母叹人少,而少景感怀,湘云劝她,并责怪薛宝钗自食其言。二人到凹晶馆。林黛玉作“冷月葬花魂”,湘云说她“诗固新奇,只是太颓丧了些。”不该作此“过于清奇诡谲之语。”妙玉亦说“太悲凉了。” 

●第七十七回 俏丫环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王夫人问周瑞家搜检之事,周瑞家和凤姐已商量妥了,如实相回,王夫人叫周瑞家的逐司棋,迎春似有不舍之意,贾宝玉阻拦不住,骂嫁了汉子的女人“混帐”,“比男人更可杀”。 王夫人新自清查怡红院及别处,睛雯、四儿、芳官被撵。贾宝玉见王夫人所揭皆平日之语,倒床痛哭。 贾宝玉稳住众人,去看晴雯。从睛雯家回来,哄袭人说到薛姨妈家去了。睡至五更梦见睛雯死了。 王夫人差人替贾政传贾宝玉,有人请贾政寻秋赏桂作诗。贾政十分喜悦,赞贾宝玉诗做得好。芳、藕、蕊官要出家,王夫人先不答应,听智通、园心一番骗词,又同意了。 

●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姽婳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芳官等去后,王夫人去贾母处省晨,见贾母喜欢,回明晴雯之事,贾母说诸丫头模样爽利言谈针线不及晴雯。王夫人说晴雯不大沉重,美妾也要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才行,故选中袭人。 贾宝玉回来,说这次去会客作诗不但未丢丑,还得了许多东西。贾宝玉从小丫头口中得晴雯已死。 贾宝玉见园中去了司棋等五个,又去了薛宝钗一处……大观园不久要散,悲痛不已,只想与林黛玉、袭人可能会同死同归。贾宝玉作《芙蓉女儿诔》祭睛雯。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林黛玉赞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贾宝玉请林黛玉改削。贾宝玉改“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林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露出。 贾赦把迎春许与孙绍祖,贾政相劝不听,贾母亦不多管。贾宝玉因世界上又少了五个清净女儿(陪嫁丫头四个)而感慨作诗。香菱告诉贾宝玉薛蟠要娶桂花夏家的夏金桂,贾宝玉冷笑,为香菱耽心虑后,香菱反不悦而别。贾宝玉因抄检大观园以来种种羞辱惊悲凄之所致,兼以风寒外感,故酿成一疾,卧床不起。 香菱盼金桂过门,夏女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 夏金桂见婆婆良善,制服了薛蟠。 

●第八十回 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 

夏金桂改“香菱”为“秋菱”。 金桂抻用宝蟾和薛蟠撵去香菱,香菱随薛宝钗,并酿成干血之症。金桂又作践宝蟾。薛蟠悔恨不该娶了这搅家星。 贾宝玉奉贾母之命往天齐庙还愿烧香。贾宝玉把李贵等打发出去了,只留茗烟。向王道士打问有贴女人的妒病的方子没有。王道士胡诌疗妒汤。 迎春向王夫人诉说孙始祖不堪,王夫人归之天命。迎春哭道:“我不信我的命就这么不好!从小儿没了娘,幸而在婶子这边过几年心净日子,如今偏又是这么个结果!”晚歇旧馆紫菱洲,后惧孙绍祖之恶而被接走。 

●第八十一回 占旺相四美钓游鱼 奉严词两番入家塾 

贾政不叫贾宝玉作诗联对,叫念文章,--亲自送贾宝玉到私塾,给代儒叮咛。 

●第八十二回 老学究讲义警顽心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 

贾母说贾宝玉“野马上了笼头”;贾政叫贾宝玉学做人的道理。林黛玉鼓励贾宝玉在功名上下功夫,贾宝玉对此诧异。 代儒叫贾宝玉讲“后生可畏”和“好色过于好德” 袭人为晴雯“兔死狐悲”。怀疑贾宝玉要娶林黛玉。 林黛玉做梦父亲来接;林黛玉痰中带血,贾探春、史湘云来看。 

●第八十三回 省宫闱贾元妃染恙 闹闺阃薛宝钗吞声 

林黛玉听一老婆骂外孙女,惊叫“这里住不得了。”贾探春湘云劝林黛玉。 林黛玉做梦贾宝玉为她掏心,袭人说贾宝玉昨夜嚷叫心疼。 凤姐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凤姐把自己银子送林黛玉使。 贾政为元妃健康操心。 贾母等进宫向元春问病。 金桂和定蟾闹事,薛氏母女劝说不住。 

●第八十四回 试文字宝玉始提亲 探惊风贾环重结怨 

贾母给贾宝玉提亲,不管贫富只求性格儿、模样儿,还说贾政过去不如贾宝玉。邢王二夫人没什么矛盾。 贾政又和王夫人说及贾宝玉功课之事。贾政检查贾宝玉作文。 贾母劝薛姨妈不要把家事放在心上,又薛宝钗温厚和平。贾宝玉急着看书,连忙告辞。贾母褒钗抑黛。 贾政问巧姐儿的病,关心贾宝玉的婚姻对象;贾母、邢、王夫人看巧姐的病。 凤姐撮合贾宝玉和薛宝钗。 贾环代表赵姨妈看巧姐,要看牛黄,闹倒了药锦子。赵姨妈责骂贾环。 

●第八十五回 贾存周报升郎中任 薛文起复惹放流刑 

贾宝玉说他的真玉晚上放光,邢、王夫人抿着嘴儿笑。贾母又忙问向薛家求亲之事。王夫人说薛家“十分愿意”,因薛蟠不在家无人商量。 袭人找林黛玉问贾宝玉娶亲的事,林黛玉看书不答,袭人辞出。贾芸又找贾宝玉,袭人不理。贾宝玉撕贴儿骂芸,说要早睡,“明日我还起早念书呢”。 贾政升郎中,贾宝玉放假在家乐,凤姐拿宝、黛开玩笑;贾母要给林黛玉做生日。 薛蟠打死人,薛家忙乱。 

●第八十六回 受私贿老官翻案牍 寄闲情淑女解琴书 

薛蟠因不满拿眼瞟蒋玉菡和跑堂的,用碗砸死跑堂的。薛姨妈托王夫人转求贾政帮忙。薛家使钱,死罪开活。 林黛玉给贾宝玉讲抚琴要遇知音;王夫人给宝、黛各送一盆兰花来。林黛玉想到“草木当春,花鲜叶茂,想我年纪尚小,便象三秋蒲柳。若是果能随愿,或者渐渐的好来,不然,只恐似那花柳残春,怎禁得风摧雨送。” 

●第八十七回 感秋深抚琴悲往事 坐禅寂走火入邪魔 

薛宝钗以林黛玉为知心,以冷节遗芳自喻,林黛玉看了薛宝钗书信竟认为是“惺惺惜惺惺”。 湘云说:“大凡地和人总是名自有缘分的”,“总有一个定数”。 林黛玉归房,看看已是林鸟归西,夕阳西坠。感叹寄人篱下。 林黛玉当着雪雁的面看贾宝玉旧帕及自己题诗。 惜春同妙玉下棋,贾宝玉未听出是妙玉的声音。 妙玉与贾宝玉听林黛玉抚琴,琴弦断,妙玉说林黛玉“恐不能持久。”妙玉认为君弦太高,太过;妙玉走魔入火。 

●第八十八回 博庭欢宝玉赞孤儿 正家法贾珍鞭悍仆 

贾母八十一大寿时,鸳鸯叫惜春写经。李纨与贾母打双陆。贾宝玉给贾母送蝈蝈解闷。 师傅让对对子,贾环对不了,贾宝玉帮他对,他买蝈蝈谢贾宝玉;贾兰对好了,贾宝玉夸贾兰。贾环、贾兰给贾表安来了。 贾珍、贾琏怒打闹仗的周瑞、何三和鲍二。贾芸和小红在凤姐外相见戏笑。贾芸给凤姐送东西,凤姐不收;贾芸把凤姐不要的东西给小红两件。 

●第八十九回 人亡物在公子填词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 

黄河决口,淹了州县,贾政不回,贾宝玉功课松了。 贾宝玉为晴雯烧香写祝词。到潇湘馆看林黛玉挂的嫦娥《斗寒图》。 林黛玉听紫鹃、雪雁说贾宝玉完了亲,便糟蹋自己,绝粒待毙。贾母、王夫人只疑她有病,不知其心事。 

●第九十回 失绵衣贫女耐嗷嘈 送果品小郎惊叵测 

侍书到潇湘馆与雪雁说贾宝玉亲事未定,老太太要“亲上作亲”,林黛玉听了,以为非自己而谁?阴极阳生,病情转好。王夫人和贾母来看林黛玉。 邢王二夫人、凤姐在贾母房中说闲话;贾母主张娶钗嫁黛,瞒着林黛玉娶薛宝钗。王夫人怕林黛玉知道“倒不成了事了”。 宝蟾、金桂调戏薛蝌。

●第九十一回 纵淫心宝蟾工设计 布疑阵宝玉妄谈禅 

薛家犯事,贾政和王夫人商量早娶薛宝钗的事。 林黛玉问贾宝玉与薛宝钗的关系问题,贾宝玉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第九十二回 评女传巧姐慕贤良 玩母珠贾政参聚散 

秋纹叫贾宝玉,怕他不来,故意说老爷叫他。 老太太要办消寒会,贾宝玉高兴地想着宝姐姐也过来。 贾宝玉给巧姐讲起了《列女传》。 贾宝玉见柳五儿越发娇娜妩媚,所以才要她。 凤姐吩咐旺儿给司棋母亲撕掳官司。 冯紫英推销两万银子的母珠,贾政不敢买,凤姐以秦氏自居,为贾府后事着想。贾赦来贾政处叙寒温,还说“我们家里比不得从前了,这会儿也不过是个空门面”。 

●第九十三回 甄家仆投靠贾家门 水月庵掀翻风月案 

南安王府来了一班小戏子,叫贾政去吃酒,贾赦过来问:“明儿二老爷去不去?” 临安伯来人请看戏,贾政叫贾赦带上贾宝玉去。 贾政问包勇甄贾宝玉的情况;包勇说甄贾宝玉“改邪归正”,能帮老爷料理家务。 贾政亲自过问水月庵风月案。 贾琏替贾芹瞒丑。 

●第九十四回 宴海棠贾母赏花妖 失宝玉通灵知奇祸 

怡红院枯了一年的海棠突然于十一月开了(应在三月开),贾母、邢、王夫人均来看,议论。皆以为好兆,唯贾探春疑非好兆。林黛玉说二哥哥读书,舅舅喜欢,树才开花,贾母、王夫人夸林黛玉比的有理,有意思。贾赦要砍,贾政不管,贾母不叫混说。还叫宝、环、兰做诗,叫办酒席赏花。平儿代凤姐贺喜,私下叮咛袭人别说混说,以防不测。 贾宝玉陪贾母出去赏花换衣服未戴玉,回来不见了,全家忙乱。 

●第九十五回 因讹成实元妃薨逝 以假混真宝玉疯颠 

岫烟叫妙玉扶乩,众人不懂乩。 贾琏告诉王夫人王子腾升内阁大学士。 贾政哭告元妃痰气壅塞,四肢厥冷。贾母等进宫,元妃折,四十三岁。 林黛玉为贾宝玉失玉而喜,以为贾宝玉配偶必然是自己。 薛姨妈征求薛宝钗对婚事的意见。 平儿指示悬赏寻玉。 有人送假玉来,被认出退回。 

●第九十六回 瞒消息凤姐设奇谋 泄机关颦儿迷本性 

王子腾进京途中死。王夫人悲女哭弟,为子耽忧。贾政被能放了江西粮道 。 老太太要给贾宝玉冲喜。贾政耽忧没了贾宝玉,年老无嗣。贾母说贾宝玉和宝丫头合该好来。 凤姐献“掉包儿计”。 林黛玉从傻大姐那里得知贾宝玉娶亲消息,去问贾宝玉,两人傻笑,独自回屋。 

●第九十七回 林黛玉焚稿断痴情 薛宝钗出闺成大礼 

林黛玉吐血,贾母、王夫人去看,林黛玉说老太太白疼了她了,老太太说林黛玉若有心病,她也没心肠了,白疼了林黛玉了。 薛蝌向薛蟠征求薛宝钗出嫁的意见,薛蟠很知礼地同意按母亲的意见办。 林黛玉焚诗稿。紫鹃找贾母未见。李纨说林黛玉只有青女、素娥可比。 贾宝玉成亲,贾政远行。 

●第九十八回 苦绛珠魂归离恨天 病神瑛泪洒相思地 

贾宝玉欲死,薛宝钗说明林黛玉已死,贾宝玉昏死。醒来觉得金石姻缘已定,自己也心宽了好些。贾宝玉渐将爱林黛玉之心移至薛宝钗身上。 林黛玉临死前叫紫鹃求他们送她回去,她身子是净的;口怨贾宝玉。 贾母把林黛玉死告薛宝钗。薛宝钗落了泪,贾母哭林黛玉,王夫人也哭了一场;薛宝钗也痛哭;贾宝玉还恐薛宝钗多心。 

●第九十九回 守官箴恶奴同破例 阅邸报老舅自担惊 

贾母、薛姨妈正想林黛玉,凤姐却来说贾宝玉、薛宝钗的笑话。 贾政在江西粮道衙门一心要做清官,李十儿劝他要做贪官。他不肯,但信任李十儿。 

●第一百回 破好事香菱结深恨 悲远嫁宝玉感离情 

薛宝钗说薛蟠自作自受,“香菱那件就了不得,……白打死了一个公子。”作者在此为薛宝钗补“过”。 贾探春远嫁,贾宝玉哭倒,袭、钗规劝。

●第一百零一回 大观园月夜感幽魂 散花寺神签惊异兆 

凤姐去秋爽斋路上遇见恶狗相随,秦氏相问。 贾宝玉和薛宝钗夫妻恩爱缠绵,惹得夫妻不和的凤姐伤心。 凤姐因为遇鬼而信神。 凤姐求签,得“王熙凤衣锦还乡”之句,众人皆认为好签。薛宝钗说是“还有原故”。 

●第一百零二回 宁国府骨肉病灾 大观园符水驱妖孽 

贾探春将纲常大体的话说得贾宝玉有了醒悟之意。 尤氏在园中见鬼,贾珍叫贾蓉向毛半仙求卦,毛半仙说先忧后喜。贾珍等相继病倒。园中不敢住人,为禽兽所栖。 贾赦请法师驱邪逐妖。 贾政被参革职,回京当员外郎。着降三级。 

●第一百零三回 施毒计金桂自焚身 昧真禅雨村空遇旧 

王夫人说贾政在外作官,家里陪钱;下人在外办事,家中沾光。为贾政回京而喜。 金桂想药死香菱反药死自己。 雨村遇甄士隐。 

●第一百零四回 醉金刚小鳅生大浪 痴公子余痛触前情 

贾政问林黛玉,王夫人禁不住哭了。 贾宝玉说薛宝钗不是他愿意的人,“都是老太太她们捉弄的。” 

●第一百零五回 锦衣军查抄宁国府 骢马使弹劾平安州 

宁府被抄,贾赦贾珍被捆走,两府大乱。 世职被革。 

●第一百零六回 王熙凤致祸抱羞惭 贾太君祷天消祸患 

贾母照应邢、尤等太太奶奶。 贾母祷神宽免儿孙,愿以死承罪。 贾政查人,喝骂奴才没良心。 

●第一百零七回 散余资贾母明大义 复世职政老沐天恩 

主上宣旨,皆宽处理。革去两个世职,贾赦往台站效力,贾珍往海疆。 贾母散余资。贾政感叹老太太“真真是理家的人,都是我们这些不长进的闹坏了”。凤姐感激贾母看视。 贾政袭了贾赦丢掉的世职。雨村投井下石,包勇醉骂雨村。 

●第一百零八回 强欢笑蘅芜庆生辰 死缠绵潇湘闻鬼哭 

贾政将包勇罚看荒园。 王夫人将家事(内事)交凤姐办理。 贾母对湘云说薛宝钗有福气,林黛玉小性儿又多心,所以不长寿。 贾母受湘云怂恿拿一百银子给薛宝钗做生日。 贾母叫请邢夫人,为顾及凤姐说的“齐全”。 贾宝玉中途退席去看尤氏,经潇湘馆闻鬼哭。 

●第一百零九回 候芳魂五儿承错受 还孽债迎女返真元 

贾宝玉欲梦林黛玉而不得。 贾母积食受凉,胸口纳闷,头晕目眩。 迎春死,贾母痛哭。史湘云丈夫得了暴病。 

●第一百一十回 史太君寿终归地府 王凤姐力拙失人心 

鸳鸯求凤姐把老太太丧事办得风光些。 凤姐给贾母办丧事,钱少力拙,上下结怨。 

●第一百一十一回 鸳鸯女殉主登太虚 狗彘奴欺夭招伙盗 

鸳鸯在秦氏启发下寻死,贾宝玉先哭后笑,袭人以为又要疯了,薛宝钗却说他有他的意思,贾宝玉喜薛宝钗知他之心,“别人那里知道”。邢夫人不要贾琏为鸳鸯行礼。薛宝钗哭祭鸳鸯。 周瑞干儿子何三和赌友商量行窃。妙玉和贾惜春正下棋,贼盗来家,包勇打死周瑞干儿子何三。 

●第一百一十二回 活冤孽妙尼遭大劫 死雠仇赵妾赴冥曹 

妙玉为贼所抢。贾惜春下定出家决心。 赵姨娘中邪病倒。 

●第一百一十三回 忏宿冤凤姐托村妪 释旧憾情婢感痴郎 

刘姥姥哭老太太,凤姐视其为救命之人,托之以己命和女命。 贾宝玉要找紫鹃表白自己的心,紫鹃未开门,贾宝玉被麝月找回。 

●第一百一十四回 王熙凤历幻返金陵 甄应嘉蒙恩还玉阙 

凤姐死,王仁混闹,要给凤姐大办丧事,嫌弃巧姐;平儿帮贾琏钱。 甄应嘉到府托家眷,贾政托应嘉看贾探春。 

●第一百一十五回 惹偏私惜春矢素志 证同类宝玉失相知 

贾政叫贾宝玉念书写文章,他要检查。 地藏庵姑子来贾府受到薛宝钗冷遇,激贾惜春出家。 贾贾宝玉与甄贾宝玉貌象而异,贾宝玉呆病发作。 和尚送来“贾宝玉”,贾宝玉死而复生。和尚要一万银子。 

●第一百一十六回 得通灵幻境悟仙缘 送慈柩故乡全孝道 

贾宝玉二历幻境。 贾宝玉厌弃功名,看淡儿女情级。 

●第一百一十七回 阻超凡佳人双护玉 欣聚党恶子独承家 

贾宝玉在还和尚“贾宝玉”,紫鹃、袭人拉住不放;薛宝钗接过“贾宝玉”,要贾宝玉见和尚,贾宝玉说他们重玉不重人。 贾赦感冒转痨病,贾琏要去看父,将女儿托于王夫人。 荣府诸人各顾自己,不管别个,芸、蔷、环等胡作非为。邢大舅说笑话骂贾蔷是看不住家的“假墙”。 贾惜春坚决要出家。 

●第一百一十八回 记微嫌舅兄欺弱女 惊谜语妻妾谏痴人

贾惜春出家修行得到邢、王二夫人的应允,紫鹃要陪,贾宝玉念贾惜春“判词”。 贾环出主意给贾芸、王仁、邢大舅,叫卖巧姐。 贾政捎回家书,教贾宝玉、贾兰准备功课应考。贾宝玉正看《秋水》,想着出世离群。薛宝钗以古圣贤以忠孝赤子之心打动贾宝玉。贾宝玉点头欲考。贾宝玉到静室准备应考。薛宝钗、袭人既为其不信和尚高兴,又怕其恢复与女孩儿打起交道的旧病。 

●第一百一十九回 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息恩贾家延世泽 

贾宝玉对王夫人表示以中举报答母恩。贾宝玉似有疯傻之状离去。 邢夫人作主,要卖巧姐,平儿和巧姐儿同去刘姥姥庄上避难。 贾兰回来报信,丢了贾宝玉。 贾探春回家。报信的说贾宝玉中了第七名举人,贾兰中了一百三十名。 贾府复官,赏还了家产。贾琏回家团圆。邢王二夫人“彼此心下相安。” 

●第一百二十回 甄士隐详说太虚情 贾雨村归结红楼梦 

贾政贾母,闻喜讯回京,于船中写家书时遇贾宝玉,僧道与之同去,政追不上。只见白茫茫一片旷野,并无一人。 薛蟠回,誓改前非,香菱被扶正。薛姨妈以李纨比薛宝钗。 袭人不得已而嫁蒋玉菡。 士隐对雨村说,贾府将来要“兰桂齐芳,家道复初”。

热情仲夏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