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父母的关系怎么样?

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这是前提。

坦白说,我跟父母关系不太好,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我不愿意跟他们交流,即使我是真的很想。

嗯,这确实听起来很矛盾。

我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遇到事情就躲。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喜欢糕点,尤其是甜甜的蛋糕,但我本身一吃甜食就长痘,我偏又自制力不够。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家里不放甜食。去超市,我都会特意避开蛋糕区,这样就不会再吃甜食了。

这个办法挺好的,在我一个人住的时候。但一回老家,或一去见朋友,只要面前有甜食,立马就破了。绝不会有例外。意志力真是薄弱的可以。

我把这个办法,叫做逃避,指标不治本。

我跟爸妈的关系,有点类似于此。每次我有些话想跟他们说的时候,我都能想象的出来,他们会有什么神情,什么话语。而他们所给的这些反应,都是不太认同的。没有很激烈的反对,但絮絮叨叨间都是我不识好歹,不听他们的话,让他们操心。

假如我委婉反驳,我说一句他们会絮叨十句都是为我好而我不听话之类。假如我直接反驳,说的重了他们会说我翅膀硬了看不起他们了。

一个孝字当头,我双商不够只能躲。

我天生就不是擅言语的个性,与人交流都偶尔会觉得吃力,与父母交流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我自发学会了两个词,察言观色和阳奉阴违。跟他们谈话时,我会去猜他们想要的我的回答,然后给他们这个答案,至于之后,敷衍过去。

这点还被我用到了跟周围的人交流中,继而发展到别人希望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就讨好的向那种性格靠拢。比如不会拒绝别人,自己委屈的心里冒泡。比如听到别人对某件事的看法时,说我怎么怎么样其实我本不是那样想。

我偏又不是个聪明圆滑的人,没有那么容易原谅自己的说到做不到(这点也是因为别人的期望,因为书上说做人应该心口如一),以至于我经常会因为自己实在做不到拒绝了别人而偷偷哭的叽里呱啦,因为心口不一致理智和情感斗争的几天都睡不好吃不好。

也许是人的自我保护机制的作用,当我心口不一不能拒绝又不愿意答应时,我只能选择敷衍过去,然后远远的躲开这个人这件事。不然我会因为脑子里的交战崩溃掉。

关于父母,我不是那么认同他们,但我除和他们老死不相往来了之外,又逃不掉,只能被迫听着。但老死不相往来又是我绝对不愿意也不会做的。于是我只好躲,只好拒绝沟通,然后恶性循环下去。想他们又害怕给他们打电话。

有个挺可笑挺不可思议的事情,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很想很想给他们打个电话,但几乎每次,都是号码播在那里,返回,再播再返回,如此反复几次才能硬着头皮播出去,并且几乎每次,挂完电话之后我都会不舒服至少半天,严重的不是偶尔的还会哭得多于两场稀里哗啦。

所以,我怕给他们打电话,虽然我真的想家了。

我知道我爱他们,也知道他们爱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我。正因为爱,我怕跟他们沟通。我不愿意敷衍他们,也做不到完全听从他们的意愿。

我怕他们因为我不经意的一句话操心,怕他们因为我语气重了点以为我不爱他们。是以我们的关系恶性循环下去。

写到这,突然想起很久前的鸡汤一句,真的友谊不会跟玻璃杯一样,说碎就碎了。

如果友谊都能如此,这世间血缘亲情,更是不可磨灭。那我和父母的关系,是不是比我想象的要坚固的多的多。也许我不用那么小心翼翼,我是不是可以把所有想跟他们说的话都坦坦荡荡的说出来,他们并不会怪我会理解我继续爱我永远爱我的,一定是这样的。我在努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很容易流泪,遇到稍微伤心的事,就容易流泪。其实,我真的也很不习惯这样,但是眼泪总是控制不住。 我...
    希亚阅读 1,956评论 15 152
  • 今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忽然之间说到了一个话题,我回了之后,对方发来一句话,忽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了。隔了几分钟,我...
    藏亦藏阅读 1,260评论 5 39
  • 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沉默,没有生来就有的冷漠。所有的沉默和冷漠,多是因为心寒和失望。 心一旦寒了,再也暖不回,...
    亦庆书摘阅读 203评论 2 7
  • “人之所以会撒谎,是为隐藏内心的脆弱。保护哪些不可取代的东西,逃避哪些挣脱不掉的痛苦。” 虽然,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可无热茶可无粥阅读 36评论 0 2
  • “为什么曾经关系那么好的两个人,如今却疏远了?” 其中有这样一个回答,很戳心: “一段关系,缺少了沟通,互相沉默,...
    云水自由阅读 421评论 1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