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红红的辣椒儿

96
沂蒙文学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7 2019.07.09 23:30 字数 1156

文/陈皓

转战多座军营,却总难忘在边防时那些情真意切的同志战友们,总忘不了在丫口山雷达站的日日夜夜。

丫口山也叫摩天岭,因为山高林密,常年云雾缠绕。雷达站的兵们在站长张守才的的带领下,在营房前面斜坡上开出了一块很大的菜地。菜地里种着白菜、萝卜,也种着不少辣椒。因为兵们多来自湖南、贵州、四川、山东等地,所以地里种的辣椒也是五花八门:有湖南的落地椒,贵州的独山椒、四川的灯笼椒,还有那尖尖儿朝上的朝天椒。

也许你会问:“种这么多辣椒干啥?”说起来,这里还有一段故事。

一个湖南老志愿兵的媳妇来军营探亲,因为山路颠簸,本来是来部队待产的,却提前出现了状况,孩子要提前出生。因为正逢雨季,刚好遇上了山体滑坡,连队唯一的交通工具大解放卡车也出不了山,去不了县城。可偏偏难产,孩子就是赖在娘肚子里不出来,军医也是急的束手无策。这时一个湖南兵建议说,湖南人吃辣椒呀,你当父亲的去炊事班拿串红辣椒来,在嫂子面前馋馋你闺女,说不准就出来了。虽是开玩笑,那志愿兵就当真去了炊事班拿来一串红辣椒,对着媳妇大声说:“宝儿,快出来呷(吃)辣椒了”说来也怪,小宝宝就乖乖地出生了。因为是女孩,大家都喊她“小红椒”,以此纪念那特殊时刻与地点。再后来,听说“小红椒”长大了也成了一名边防女军人,现在正在某部当副连长。

因为吃辣椒的人多,加上辣椒的传奇故事。从此,连队规定辣椒是官兵必须栽植的蔬菜之一。我也利用业余时间在山坡上开了一块菜地,让司务长下山时买了些白菜籽及辣椒种,把他们播种在菜地里。

每天开饭时,炊事班都会在每桌放一大碗红辣椒,每个人都会边吃饭边拿一个辣椒就着吃,没有一丝怕辣的样子。我们山东人也吃辣的,可那是大蒜、大葱,没有辣椒那么辣,那么揪心。此时,我们站长、指导员看到我不吃,就命令我吃,后来我才知道在边防高山上,一年四季潮气重,如果不吃辣椒就会患严重的风湿病或容易感冒,吃辣椒是为了驱赶风寒与内湿。从那以后,我喜欢上了吃红辣椒,而且是越辣越好的那种。

时间不长,我种的辣椒破土而出,一棵棵长出两片小小的嫩叶子。每天训练或值班完后,我都来菜园子给辣椒浇水,锄草、施肥。看着辣椒等蔬菜成长似乎成了我和连队每个官兵的业余乐趣,充实着我在边防孤独、寂寞、枯燥的生活。

当年,连队的大菜园子喜获大丰收,尤其是辣椒和萝卜年产量超出了大家的想象。营区里的院子里、房顶上、石板上到处晒满了萝卜丝和一串串的红辣椒。我把这一切拍成了新闻照片,写了篇小通讯,时间不久就发表在《空军报》、《解放军报》上。

可惜在边防工作不到一年,因为我的突出表现,被破格调到了军里政治部宣传处当专职新闻干事。离开边防的那一天,我依依不舍,坐在卡车里,我不时回望山顶,那雷达站四周那点点的红色,就是边防战士那火红赤诚的心哪,红辣椒已深深地留在了我军旅人生的记忆里,成为一段终生难忘的历史。

陈皓文集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