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万水 (1)故人

字数 3496阅读 17

黄昏,杭州,微雨。

已经是四月中了,杭州仍然很冷。虽然下着雨,却不是杏花春雨。仍然冷得像冬天。

江雨坐在电脑前,扭扭僵硬的脖子,已经将近 6个小时没动。她可不是连续工作了 6个小时,而是看了一天的小说。

“作孽!”江雨恨恨地骂自己,觉得自己又浪费了一天的时间。扭头看看窗外,天色已经变暗,雨下得越来越大。想到陈知航马上要回来了,江雨赶紧关掉电脑上所有的窗口,清理了上网痕迹,然后又打开两个介绍投资的网站。然后放出来点音乐,起身整理房间。

这是一间单身公寓。一年前,陈知航到杭州来工作,就租下了这间单身公寓。本来两人在南京工作了四年,都打算在南京买房子了,现在变成了陈知航两地跑,在南京买房子的计划暂时停下来。江雨本来在一家外国律所里做律师助理,可是最近经济形势低迷,所里客户流失,业务萧条,她也跟着失业了。离职后找工作十分困难。原本她认为自己有在国际大所服务的经验,找一个工作应该很容易。但现在经济低迷,大型跨国公司都在压缩成本,高级的法律总监对工作经验要求远高于她目前的水平,做初级法务她又不愿意。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地耽搁下来。陈知航见她一个人在南京,就叫她到杭州来找机会。

江雨每天就在家里上网,投简历、看小说。陈知航曾经跟她说,在网上建一个博客,提供一些法律咨询,可以提升自己的专业知识,也可以考虑将来独立执业。可江雨十分不自觉,别人每天打开电脑先看当天的新闻,她先看当天更新的小说有哪些。看完了小说,再看一些专栏作家的杂文,还很认真地给人家留言。就这样在杭州已经住了两个月,却仍然没找到工作。

“幸好这个世界上还有个陈知航。”江雨想着自己这几年的工作经历,忍不住叹口气。虽然这几年在这家国际大所里的收入颇高,平时略有积蓄。但这样大半年不工作,到底于心不安。

已经快 6点,江雨不容自己再胡思乱想,赶紧把堆得乱糟糟的书和报纸归类放好,又擦了一遍地板,家里看起来终于整洁许多。江雨生性散漫,她一个人呆在南京的时候,家里总是乱得惨不忍睹。陈知航却喜欢干净整洁,他的房间总是窗明几净,所有东西都摆放整齐。所以,以前在南京时,每次陈知航回家之前,江雨都在忙着打扫房子。现在到了杭州,每天到了下午 6点,江雨也会打扫一遍被自己搞得乱七八糟的屋子。

江雨刚放下拖把,手机就响了。

“小雨,你在干嘛?”是陈知航。

“我,呃,刚才打扫卫生了。”江雨诚实地说。其实她不说,陈知航也知道这个时间她会在做什么。

“你呀……”电话那端的陈知航无奈地笑,“再过 5分钟,你下来吧,我们今天去吃鱼,附近有家鱼馆,专门做鱼菜,味道很好。”陈知航在一家证券公司做投资顾问,收入和江雨在律所时的工资差不多,所以养活一个江雨不成问题。这段时间,两人几乎吃遍了附近的大小馆子。

这家鱼馆的位置不错,闹中取静,布置也十分优雅,两人在临窗的位置坐下来。陈知航点了一个鱼头,两个素菜。等着上菜的时候,陈知航习惯性地翻开报纸看,江雨看着窗外的街景。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路灯、店铺的招牌灯都亮起来了,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窗外的灯光在雨中看起来分外的繁华美丽。

“唉。”江雨叹口气。她想着自己一天中就用了两个小时投了三份简历,剩下的几个小时看了几万字的小说,这样就又过了一天,心里突然觉得惭愧。

“怎么了?”陈知航抬头看她。

“没事。”江雨不好意思告诉陈知航自己又荒废了一天,只好勉强笑笑。

“小雨,别担心,工作总会找到的。只要你每天都努力了,每天都让自己进步,就可以了。”陈知航温言安慰她。听着这样的话,江雨越发觉得惭愧,不敢抬头看陈知航。

对面的陈知航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示意鼓励。

陈知航十分好学,他在各种间隙时间里都会读报纸读书,偶尔碰到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就立刻上网查资料。就算现在握着她的手,仍然继续看他的报纸。

他们的菜很快上来了。陈知航吃得津津有味,江雨却吃的很是不安。她一边吃鱼,一边在心里赌咒发誓:“一定要戒掉看小说的瘾,太浪费时间了。简直是对不这顿饭,对不起新买的笔记本,对不起那些上网费……”

当她正在咬牙切齿赌咒发誓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叫陈知航。

“Tony,你也在这里啊。”声音悦耳。江雨抬头,看到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站在他们桌前。女子一头长卷发,浓眉丽目,正笑吟吟地看着陈知航。

“嘿嘿。”江雨在心里暗笑。以前听到中国人用英文名字,不觉得什么。直到某次看到一个老外的名片上正经八百地印了一个儒雅的中文名字,觉得十分滑稽。此后,一听到中国人的英文名字,她总是忍不住会想,外国人是不是也觉得特别滑稽。

陈知航看到这个女子,连忙起身招呼,向江雨介绍说:“这是我们公司的客户秦小姐。这是我女朋友江雨。”

江雨也站起来,本打算跟对方握手。秦小姐只是向她点点头,江雨伸了一半的手只好又缩回来。

秦小姐就站在他们桌边,又问了几句他们业务的事情。陈知航几乎是恭敬地回答了秦小姐的问题,又恭敬地陪着秦小姐走到她的桌子边。

陈知航回来,看看江雨,似乎脸色没有异常,还是解释了一句:“这个人平时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什么?”江雨正嚼着一口鱼肉,抬抬眉毛,然后又醒悟似的说,“没关系,这不算什么。我们有的客户更傲慢无礼呢。”江雨无所谓地大口吃菜,忽略他刻意的恭敬。

吃完饭,两人散步回家。江雨回想着自己最近荒废时光的行为,继续在心里悔恨。她没有注意到,陈知航没有像往常一样跟她讲一天发生的事情,而是一反常态地沉默不语。

直到进了电梯,在苍白的灯光下,她看着陈知航疲倦的神色,才问:“你今天怎么了?工作很累吗?”陈知航平时工作压力很大。

“没事。”陈知航笑笑,伸手圈住她的肩膀。听他这样说,江雨就心安理得地靠在他肩膀上,根本不知道陈知航已经在面临难题。

深夜,江雨已经睡熟了,陈知航旁边的床头灯还亮着。窗外的雨刷刷地打在玻璃上,听着让人徒增烦恼。江雨是个粗枝大叶的人,没有注意到陈知航有心事。这段时间,陈知航所在的公司业务也在下降,而他们已经投资出去的资金又处在亏损状态,客户时不时电话催问。今天这个秦小姐是他们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客户,有大笔资金委托在他们公司。去年他们为秦小姐投资的一个项目失败,秦小姐遭受了不小的损失。虽然是严格按照合同约定行事,秦小姐却对他们非常不满。刚才秦小姐还对他说,要他们今年尽心一点,替她把损失弥补回来。

这种经济低迷的时期,每个客户都脸色难看,每笔业务都做得很困难。陈知航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着江雨熟睡的容颜,他爱怜地伸手摸摸她的脸,又替她把被子盖严。他自己却是一丝睡意也没有。他索性打开笔记本上网浏览。

几乎是无意识地,他打开了一个人的博客。进入他视线的是很多张婚纱照片。照片中那个熟悉的人,身披雪白婚纱,头戴花环,站在沙滩上,身后是广阔蔚蓝的海,目光中是藏不住的快乐。

仿佛思维停顿了几秒钟,他才回过神来,去看照片下的文字。文字很简单,只介绍了照片拍摄的地点。清晨,正午,黄昏,海滩,教堂,塔楼……,照片上的人总是穿着白纱,看多了觉得单调。他把所有照片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确定一个事实:林遥结婚了。

林遥。

他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一个无限熟悉又十分遥远的名字。自从大学毕业典礼后,他再没有见过她。只是他习惯性地去看林遥的博客,上同学录也会关注林遥的信息。虽然六年未见,他却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南京、深圳、巴黎,、杜汉姆、布鲁塞尔、苏黎世、伦敦,他知道林遥去过的每一个城市。直到两年前,看到林遥的博客上的行踪停在了剑桥。他有点好奇,林遥那样性格的人,竟然会沉静下来在古老的剑桥安安静静地读历史。后来,也许是学业繁忙,林遥不在更新博客,也很少出现在同学录上。然而,他还会习惯性地去看她的博客。即使没有一点新内容,但是看个小小的头像,看到那个明媚的笑容,仿佛就离她很近。

陈知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似乎觉得悲伤,又似乎觉得什么东西彻底结束了。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于关注林遥的行踪,仿佛看着她的博文,千山万水之外的她仍然在自己身边。其实,他忘了一点,林遥从来不属于他。

博客里最后一张照片,大概是林遥随意拍的,穿着件玫瑰红的 T恤,刚抬头的一瞬间被拍下来了。脸上没有化一点妆,双目清澈如昔,漂亮的长眉,玫瑰色的双唇。她还是那样的漂亮。仿佛一个人行走这些年,时间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他伸出手,慢慢抚摸过屏幕上那张熟悉的脸,心里无限惆怅。

这时,身旁的江雨翻了个身,半睡半醒地问他:“你怎么还不睡?还没有弄完?”陈知航经常加班到很晚,有时就抱着笔记本在床上写文件。江雨以为他在做文件。

陈知航迅速地关闭了窗口,说:“没事。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上网查一下。”

合上电脑,他也躺下来,伸臂抱住江雨,低声问:“吵醒你了?”

江雨口齿不清地咕噜了一句,很快又睡着了。听着江雨匀称的呼吸,陈知航也合上了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