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姑还是妹

我想报仇!可这个“仇”貌似我永远也报不了......

家里有个小我五岁的女孩子,从一出生就变成我们几个孩子的姑姑,86年的表哥、90年的我、93年的表妹,而从她懂事起我们就是她恶搞的对象,“侄儿(女),快!叫姑,叫姑我给糖你吃。”看着她从矮我们一大截到出落得和我一般高,这一路她捧腹大笑捉弄我们的样子,至今让人记忆犹新。

24年前的一天,我向往常一样放学回到家,我穿过堂屋来到卧室,大声地朝着厨房喊道:“奶奶,可以吃饭了吗?”突然,背后传来一阵清脆的婴儿哭声吓到了我,奶奶连忙从厨房跑过来,轻拍了我胳膊,呵斥道:“小祖宗,你可小点声,看,把你箩姑都吓哭了!”从那天开始,我就知道,我的生活中多了一个箩姑。

箩姑箩姑,首先得介绍一下,她为何得此名。姑奶奶年近40岁才诞下这位小千金,小屁孩一出生自然就长我们一辈,刚从医院抱出来是装在箩筐里的,因而得名“箩姑”。箩姑很有个人魅力,走到哪里都自带焦点,因而这一称呼也被她带出了名,家里的孩子,无论是年龄比她大还是比她小都自觉恭敬地称呼她一声“箩姑”!

箩姑是家中的幺女,姑奶奶两口子自然视为掌上明珠,很多事情都由着她性子来,因而她从小上房揭瓦、抓猫遛狗、嗨唱嗨跳,没人比她更闹腾,奶奶常说,这就是活脱脱地和姑奶奶小时候一模一样。家里的孩子,大多比较文静、秀气,而她,似乎总不按牌理出牌。奶奶家猫妈妈新生的一窝小猫崽儿,我们几个小孩静静地抚摸着小猫毛绒绒软软的身子,突然眼前出现猫妈妈龇牙咧嘴的一副凶样,我们一阵尖叫,惊魂未定正见箩姑得意洋洋地抓着猫妈妈的脖子,她扬起邪邪的坏笑在炫耀自己捉弄人的本领。这不是纯粹一个混世魔王啊!猫妈妈自从生了宝宝为了保护幼儿将自己武装成一幅凶悍模样,哪个孩子看到它不都得绕道而行、退避三舍,我们想看猫崽子都得趁它出去觅食之时小心翼翼地偷偷过来瞄下,她竟然不惧猫妈妈的凶狠,一下子把它的脖子掐住举了起来,并借此来吓我们,此时的她还不到三岁,我感叹:真是不知者不惧,初生“猪宝”(箩姑属猪)不怕猫!

贪玩是孩子的天性,大胆加随性也是她的特性。每每在奶奶家吃饭,她饭桌上的表现总会让我大开眼界加瞠目结舌。给她盛了一碗绿豆汤,她立马端起碗呼哧一口,咕噜噜地喝完汤汁。然后撩起双手的衣袖,拿起右手快速而准确地伸进碗里扒拉起绿豆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而紫菜鸡蛋汤也是这个喝法,常常弄得自己吃完饭就跟个花脸猫似的,下了饭桌,立刻奔赴门口各大战场,将她的魔爪伸向毫不知情的小伙伴脸上,然后一溜烟地飞奔回家,躲到了床底下,气急败坏的小朋友们来到我家,我还要帮她打掩护。众人叹,此小妞,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猴精!

不知小孩是否都是如此,箩姑极其好骗。她刚会说话那会,我爸爸即她表哥就一本正经地告诉她,“你得叫我妈妈,知道不?你有四个妈妈。一个炒粉妈妈、一个叶菜妈妈、一个大楼妈妈,还有一个胖妈妈,我就是那个胖妈妈!”那时候姑奶奶开了一家早餐店,她自然就是炒粉妈妈;早餐店里经常有个阿姨来送每天新鲜的叶菜,并喜欢与箩姑逗乐,这就是叶菜妈妈;大姑经常去姑奶奶家带箩姑玩,大姑的家住在商业大楼,也就是大楼妈妈;而我爸爸,一整天就像个老顽童一般骗她、整她,由于体型特殊,便自称胖妈妈。这四个妈妈,我爸爸只教过一次,箩姑便能准确地称呼,特别是叫到“胖妈妈”时,那三个字从这个小可爱嘴里用嗲嗲的声音发出来,简直把人萌化了,身边的人都已经笑的东倒西歪,腹肌都笑出来了。直到现在,爸爸在视频里看到远在北京的箩姑,都会亲切地唤一句:“小箩,欠胖妈妈不?”

随着年岁的渐长,箩姑慢慢褪去了她在大家心目中那个印象,行为举止优雅从容,说话轻声细语,一同吃饭也是细嚼慢咽。初中的她猛涨身高,出落得越来越高挑了,走路也再不是风一般的女子,果然应了那句老话:女大十八变。

初一的她与高三的我,我们俩人的学校正好面对面,吃完中饭总喜欢互相等等对方,虽然才同五六分钟的路程而已,我们也爱聊聊悄悄话,分享一下心中的秘密。到现在为止,她那些学生时代的青葱心事恐怕也只有我知道。

“这是你妹妹吧?”每当我俩在路上并排走着,总有同学问我。

“对。”我俩相视一笑。

“这是你姐姐吧?你跟姐姐长得好像。”偶尔碰到箩姑的同学,他们也会这样说道。

“是吧,那必须的。”我俩挤眉弄眼。

早在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俩就私下协商一致,对外一律以姐妹相称,不然要是告诉别人我是她的侄女,她是我的姑姑,那又要来一连串的问题了。

人都说三年一沟、五年一壑,我俩虽隔着一壑,倒不觉得有什么。像同龄的小姐妹一般闲聊、逛街、出游,偶尔意见不一,却也要争个面红耳赤。

“你比我大,让让我不行啊!”她开始耍赖。

“你是我长辈,心疼心疼晚辈不可以嘛!”我据理力争。

“你都说了我是长辈,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她接着狡辩。

“好吧,箩姑,你赢了,侄女听你的。”我无奈只能缴械投降,她虽是长辈,可确实比我小,让让她也没亏啥。要是继续争执下去,她的“长辈论”怕是更要滔滔不绝了。

时光飞逝,眨眼间,箩姑不觉间竟然已经足足当了我20多年的长辈了。这20多年,我只当自己身边多了一个小妹妹去疼去爱,甚至现在的她,经过独自在北京的历练,内心坚强到都可以为我化解阴霾、出谋划策了。她的观点和见解折射出了她的独立人格,她非常清楚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她重复着我当年独自北漂的路程,却在泪水和汗水中披荆斩棘,为自己开辟出了一条光明且充满希望的人生之路。

儿时的你和我们,是朝夕相伴的伙伴,我们追逐打闹,几个姐妹一起有时也会争吵,但稍后又我们又黏在了一起,而你总是乐呵呵的那个,你总是最包容的那个,你总是最开朗的那个......现在的我们一个接一个地走入社会,我们都留在了家乡,你却选择了北京,这就意味着,我们能聚在一起的时光越来越少。奶奶家的聚餐,你缺席了不止一次;家族的欢乐游,你未能参加;我们几个姐妹的逛吃会,总少了你。写到这里,越来越想你了,你给我们带来的欢乐和温暖太多太多。

我们不间断地保持着联系,你关心着我们这个大家族的每个家人,给奶奶买按摩器、给爷爷买帽子、给大姑买面膜,连我的童童都收到了你给的压岁钱。对于我来说,你是称职的“姑姑”;对于爷爷奶奶来说,你是孝顺的外甥女;对于爸爸、大姑小姑来说,你是机灵纯真的小表妹;对于我们这个大家庭来说,你始终是缺一不可的“箩姑”!

此女而今已亭亭,不忧亦不俱。在勾起了我一大波回忆杀时,我挑拣了最深刻的那一幕,脑海中尽是那个与我在阳光底下并肩阔步,穿同款同色羽绒服,自称是我妹妹的纯真女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