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第11集:愿得红罗千万匹,漫天匝地绣鸳鸯(5)

         小五听到小枫这么痛快地问他想去哪儿,当然就明白了,小枫是想跟我走的,让她离开丹蚩,离开西州,也不是她不可接受的事。小五因为恐惧、不安而皱起来的眉头舒展开了,他一下子笑开了眉,转过头去,道,“既然我们已经结为了夫妻,你就不用怕你父亲,再逼你和亲了。不如……我们去西境游玩吧!现在啊,那里正是夏秋交替的时候,景色可好看了!如果玩腻了呢,冬天我们就去豊朝的江南,那里四季如春,到处都是小桥、流水,可舒服了!”

        1.小五为什么转过了头说出这番话呢?因为这番话是谎话,他不敢瞧着小枫的眼睛说,怕露出破绽。

        2.小五说,我们已经结为夫妻了,你的父亲也就不会逼你去和亲了,所以,我们可以回西州去了。小五首先用这个理由,打消了小枫回西州的顾虑。

        3.小五提出了他想和小枫回西州的缘由,因为那里此时是夏秋交替的时候,景色可好看啦!难道你不想与我有一场蜜月旅行吗?我们是新婚夫妇,就该携手去景色秀丽之处才是啊!当然,这里面夹杂了谎话,那就是,小五想在丹蚩大战之前,先把小枫带回西州,安排好小枫,然后他再找个借口回头,建立军功,同时,在屠灭丹蚩精锐部队后,留住小枫阿翁的性命,免得小枫与他彻底决裂。

        4.小五说,冬天,我们可以一起去豊朝的江南,那就是上京了,小五告诉小枫,上京可美了,那里四季如春,到处都是小桥、流水,又繁华,又富庶,你和我在一起,一定会过得很舒适的。当然,这还是谎话,小五真正的意图是,到了冬天的时候,他就恢复豊朝皇子的身份了,他想带小枫回上京去,好与小枫成婚。

        小五他真的很会说谎话,他可以一边满足自己的意图,一边切合心上人的心境,只要小枫肯跟着他这只小狐狸走,过了冬天,他自然还有别的说辞。小五为了得到小枫,真的是费尽了心机。

        小枫她那么纯真无邪,哪里斗得过小五这只小狐狸啊?她一听小五给她勾勒的这副美景,这其中还包含着她与小五成婚后生活的愿景,便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扬起了头瞧着天空,沉浸在了小五给她设定的未来里——我和心上人在一起,还一起去到美丽的地方,可真好!

        小枫立刻上了钩,她立马坐了起来,挨在小五身边道,“好呀!我跟你走,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好不好?”

        小五再次露出了小狐狸的笑容,他眉眼弯弯地瞧着自己的心上人,点了点头。

        小五怕小枫不肯和她走,话还是收着说的,他只是说,我们秋天去西州,冬天去豊朝,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可是小枫因为她对小五的情意,立刻彻底屈服了,她说,“我跟你走,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好不好?”

        在小五看来,小枫这退让得也太多了,她不是暂时离开西州,她甚至还把自己的后半生都交给了自己,只要和我在一起就够了,小枫还是以询问的方式说出了本该是她让步的话,这代表着小枫非常依恋我,信任我,我的心上人可真好啊!她总是能满足我的心愿,她甚至会超额满足我的心愿,只是因为她爱我啊!

        那么,小枫她真的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决定和小五走吗?其实并不是。小枫想要与小五在一起,最起码有下面这4个理由。1.小枫深爱小五,信任小五;2.小枫因为第一次与小五分离,谙尽相思滋味,她宁愿与小五离开西州,去任何地方,都不想再重复当初的煎熬了;3.小枫觉得,她与小五已经成婚了,那么,她听夫君的话,体贴夫君,是一个妻子自然而然的事,她与夫君在一起,去到天涯海角,哪怕再也不回娘家,也是自然而然的事;4.小枫对小五有着极强的母亲柔情,她想要满足小五的一切心愿,哪怕她会因此而思念故乡,思念父母。这么完美的女鹅,李承鄞真的配不上小枫。

        小枫知道,小五都这么说了,说明小五很想立刻离开丹蚩,于是她又主动说道,“那我们明天就去跟阿翁辞行?”在小枫心里,小五可能不方便去和阿翁说我们要走的事,那我替你去说,阿翁待我一向是如珠似玉,我的要求,他没有不答应的,你什么都不用管,我来办就好了。

        小五笑道,“好。”在小五心里,他非常得意,我的计划顺利实现了,小枫真的听了我的话,要和我出走丹蚩了,我甚至还没有和她说我的顾虑,她就主动帮我解决了来自阿翁的压力,她可真是体贴我的心意。我的心上人,怎么对我这么好!

        小枫听了这话,又笑了出来,你看,我们就这么有商有量的,不是很好嘛?你不烦恼了吧?你还有我啊!我会体贴你,安抚你,因为我爱你,因为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会欢欢喜喜的。

        小五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他把小枫赠予他的狼牙拿了出来,放在了心上人的手里,“这个给你。”

        小枫奇道,“你怎么还给我了?”

        小五解释道,“你送我的这个护身符啊,在我杀狼王的时候救了我一命,我现在把它给你,希望它能继续保佑你平平安安的。”这句话里有1个细节,就是小五对小枫说,“我现在把它给你”,而不是“我现在把它还给你”。所以说,小五心中认为,这狼牙是属于他与小枫共有的,他并不是放弃这枚狼牙,因为小五知道,这枚狼牙代表着小枫待自己的情意,他只是希望比起自己,这枚这么灵验的狼牙,更能保佑小枫。

        小五虽然在解释他杀狼王的过程时隐去了重要的细节(在裴照的轻骑兵和猎人的帮助下才得以杀死白眼狼王),但是,小五用这狼牙戳瞎了白眼狼王的眼睛,救了被白眼狼王咬住腿的自己一命这件事却是真的。在小五眼中,这枚狼牙真的很灵验,此时对小五来说,最要紧的就是小枫,他就想把狼牙再给小枫戴着,让这枚灵验的狼牙可以护卫小枫,代表着小五待小枫的情意。

        小五为何此时想起把狼牙还给小枫了呢?那是因为,小五已经想好了,他马上就要带小枫出走丹蚩,然后在安顿好小枫以后,他会回头屠灭丹蚩。那个时候的小枫,是没有自己陪伴、护卫的,就算小枫远离战场,小五都不放心小枫的安全,他不肯让上战场的自己再带着这枚狼牙,转而让他最看重的、不会武功的小枫戴着它,又暗示了小五把小枫的性命看得比自己更重的情意。

        小枫听了小五的话,把这枚狼牙挂在了脖子上(小五是收在了口袋里),后来,她跳下忘川,这枚狼牙被下坠的风吹得从小枫的衣衫下面露出来,又被跟着小枫跳下忘川的李承鄞抓在了手里。所以说,这象征他们二人彼此情意的狼牙,跟随他们二人一同堕入忘川,它甚至还没有丢失,好好地被李承鄞带回了豊朝,本身即暗示了二人藕断丝连、缠梳不断的爱情。

        那么,小枫是何时赠予小五这枚狼牙的呢?这个情节被编剧留白了。我觉得有两种可能。一、小五跟她讲小王子的故事的时候;二、小五在说他会去杀白眼狼王之后。我觉得后一种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小枫并不知道小五就是那个小王子,而小枫却实实在在地知道小五在杀白眼狼王的时候会有危险。

        小枫听了小五的这番话,立刻觉得不对头起来,她变了脸色,忧心道,“那你的意思是,你以后就不保护我了?”

        因为小枫很看重很看重小五,所以,她会患得患失,哪怕是见到小五把狼牙给自己,让狼牙继续保佑自己平安,她都会害怕,她会觉得,小五是不是觉得我是累赘呢?他有像我喜欢他那样深吗?故而,小枫有此一问。

        小五听到自己的心上人竟然这么误会自己,立刻笑道,“我哪敢呀?”小五浓情蜜意地捧了捧心上人的脸颊,又巴巴地凑上来,恨不能与小枫额头对额头,笑道,“我呀,希望天天把我的小公主捧在手心里呢!”

        小五听到自己的心上人竟然觉得自己不会保护她了,立刻就被逗笑了,“我的小公主,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呢?”小五笑道,“我哪敢不保护你呢?我不保护你,我自己都不会放过我自己。”小五还对小枫保证道,“我非但会好好地保护你,我还会好好地呵护你,我会在与你共度的后半生,天天把你捧在手心里呢!你可是我的掌上明珠啊!”

        小五此时唤小枫为“我的小公主”,这么甜蜜的称呼,代表着小五对小枫独一无二的情意。(你见过李承鄞唤瑟瑟为“我的大小姐”吗?)在小五眼里,小枫就是纯真无邪、终生都被会他捧在手掌心的小公主,我呢,则是小公主的卫兵,我一定会好好护卫你、呵护你的,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什么都不用担心,也什么都不用知道,只要这么快快活活地生活,就够了。

        小五伸出手,轻轻地捧了捧小枫的脸颊,小枫立刻咧开了嘴,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是啊是啊,小五他对我也是一样情真,他是天底下对我最好的男人了,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我是忍不住要夸一夸小五的,这时候的他,并没有对小枫有什么过分的亲近行为,但是,单单这捧一捧心上人的脸颊,就让我这个观众很是感动。这是小枫与小五最甜蜜的时期,他们的甜蜜,在举手投足之间都展露无遗,不需要亲近。

        小五捧了捧小枫的脸颊后,又开始轻轻抚摸小枫的鬓发,之前便提到过,剧鄞非常喜欢小枫的头发,小枫被高显绑了送到剧鄞的军营里,剧鄞在给小枫松绑以后,首先就想抚摸小枫的头发,因为小枫的头发代表着他们之间情丝缠绕的情意嘛!这个抚摸小枫鬓发的小动作,也算不上是过分的亲密行为,但却可以感觉到陷入热恋期的二人之间,甜到渗了蜜的情意。

        小枫垂下了眼眸,笑道,“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我阿翁了。”想到阿翁,小枫心里是又信赖,又崇拜,小枫瞧着天空道,“你和阿翁,都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小枫感觉到了小五把自己当作掌上明珠的情意,便想起了一直待自己如珠似玉的阿翁,小枫忍不住感叹道,你呀你呀,真的越来越像我阿翁了,把我当小孩子,保护我,呵护我,满足我的心愿,也不会强迫我去做什么事。小五,你知道吗?你对我来说,和我阿翁一样好,一样重要。

        小五一听到小枫的阿翁,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他知道嘛,虽然他对小枫的情意为真,但是他却会做伤害另一个深爱小枫的人的事,那就是,他要屠灭丹蚩啊!

        小五听到小枫说,“你和阿翁都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他就觉得对不起小枫起来,小五知道,他对小枫的爱,虽然是真的,但是很残忍,因为他有可能让小枫失去深爱她的阿翁啊。小五忍不住保证道,“我以后,会比你阿翁对你还好。”

        这句话当然是真的,只是,它隐去了关键细节,那就是这句话的实现有一个无法挽回的前提,小枫可能会失去对她那么好的阿翁。小五希望能用自己丰沛的爱,来弥补小枫失去的、从阿翁身上得到的爱,来换得心上人对自己的谅解,心上人的幸福。

        小枫又不知道后面的事,她一听这话,就以为小五只是单纯地向自己表达情意而已。小枫先是浓情蜜意地笑了一下,又正色道,“那你可不许负我啊!”

        小枫深爱小五,她很怕小五会变心,有一天会不爱自己,爱别人去了,小枫听到小五这样的保证,便忍不住说出了她内心的恐惧——那你可不许负我!

        小五的脸色又凝固了,他再次变得不自在起来,但是他还是怀揣着一丝期待,因为他觉得,可能我对负了小枫的定义和小枫对我负了她的定义不同呢!我只是伤害了深爱小枫的阿翁而已,又不曾直接伤害小枫,更不会爱上别人,我会对小枫终生忠贞不二的,怎么能叫负了小枫呢?

        当然,小五也觉得这个理由解释不过去,于是他害怕地转过了头,道,“怎么会呢?如果我负了你……”小五转过了脸来,直直地瞧着小枫,道,“你怎么罚我都行。”小五想要借着这句话,来试探小枫万一知道他曾经利用她屠灭丹蚩的真相后,对自己的惩罚,看他能不能有所补救。

        小枫还是以为小五是在跟自己说笑,她爱慕小五,信任小五,于是小枫先是含笑瞧了自己的心上人一眼,又转过头去,沉吟了一下下,以说笑的口吻对小五说道,“如果你负我,我就去喝忘川水,生生世世都把你忘了!”

        小枫虽然是以说笑的口吻告诉了小五她对他的惩罚,但是,这句话却是真的。在小枫的价值观里,如果小五负了自己,如果小五爱上别的女人了,她才不会哭哭咧咧地吵闹不休呢,她更不会巴着小五不放,非要惩罚小五,她只想去喝忘川水,忘记她对小五的爱情,忘记小五对她的负心,让自己能好过一些。小枫是那种特别潇洒的女子,拿得起放得下;相对于小枫,李承鄞却是那个拿得起放不下的人,他更加不能失去小枫,哪怕小枫负了他,哪怕小枫不爱他。

        后来,李承鄞知道从刺客那里回来的小枫深爱的人是顾小五,他还误会顾剑是顾小五,那么,作为至高无上的太子,作为一直能感受到小枫待他是何等情意的丈夫,李承鄞当然是觉得小枫变了心,负了他了。明明我们在鸣玉坊分开的时候那么好啊!你甚至为了保护我,要代我去死,为什么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你就爱上了顾小五了呢?但是,面对负了自己的小枫,李承鄞可有指责过小枫对自己的“负心薄幸”吗?并没有,他的气急败坏,全部都发泄到了那个顾小五的身上,他胁迫小枫委身于他,也不过是勉强小枫留在自己身边而已,哪怕只有个躯壳,你也要在我身边。

        所以说,小枫的这个惩罚,对真正负心的人来说,并不算惩罚,可是对李承鄞来说,却是最严厉的惩罚。李承鄞可以接受任何后果,小枫对他冷言冷语,或者是哭闹不休,甚至是拿刀砍他,都不能接受小枫放过他,去喝忘川水死去的结局。天神必然会剥夺一个人最爱重的东西,这才能被唤作命运。

        小五瞧着要说出如何惩罚自己的心上人,露出了一种饱含恐惧的孺慕神情,他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生母,如果你知道我曾经对你犯下的错误,你会如何惩罚我呢?你会抛弃我吗?你会再也不要我了吗?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啊!

        有时候,我觉得李承鄞很多看起来是伤害小枫的行为,实际上是在试探小枫对自己的爱,他一方面满怀期待地在作,希望自己心理上的生母可以包容自己;另一方面又用这种作来争取自己心理上的生母对自己的注意。李承鄞在诱杀顾剑以后,明明很害怕小枫的,他甚至害怕小枫害怕到,他让裴照先去安抚小枫,把他的太子妃扶起来,他好在后面,躲一躲小枫对他的怒气,但是他还是叫顾剑万箭穿心了。这一是因为他对顾小五的妒忌,二就是因为他想要用杀死顾小五的方式争取小枫对自己的注意,他受够了小枫眼里没他的现实了,不管他怎么在小枫面前呐喊、表现,小枫都不肯理他,连看他一眼都觉得厌烦,那我就做出一件天大的事来,让你知道知道,被你忽视的孩子的怒气,哪怕你早看我一眼,我也不会作到这种程度的。(“那就恨我吧,恨,总比视而不见的好。”)

        小五听了,原来小枫对自己的惩罚是去喝忘川水,他又不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忘川,便笑道,“傻瓜,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地方啊?”

        小五觉得,你这惩罚也太不靠谱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忘川,怎么会有忘川水,让你把我忘了呢?小五甚至丝毫不把小枫的惩罚放在眼里,因为根本就没有忘川嘛。

        小枫急道,“当然有了!我还亲眼见过呢!”这里照应第1集,小枫带着忘川水去找顾剑的那个情节,也为后面小枫跳下忘川埋下伏笔。

        小五就像哄一个小孩子,你说有就有吧,小五笑道,“好,我们不怕,我们不会去的。”编剧让小五及时立下了flag,你们一定会去的。

        小五为什么说“我们不怕,我们不会去的”呢?其实,是小五他自己害怕,小枫才不怕呢,因为这是小枫对他的惩罚啊,这句话实际上暗示了小五内心的恐惧。

        小枫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是啊,我的心上人怎么会负了自己呢?他只会对我好,很好很好,我信任他,就像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忘川。然后,小枫依偎进了心上人的怀里,小五的怀抱,才是我最想待的地方,也是我最信任、最有安全感的地方啊!我们怎么会去忘川呢?

        小五看到小枫依偎进了自己的怀里,立刻轻轻亲了亲小枫的额头。小五知道,小枫不准他亲近,但是他又抑制不住自己对心上人的情意,便只是亲了亲小枫的额头。

        只不过,小枫虽然不准小五与她有肌肤之亲,但是她应该还是允许小五吻她的,那么,小五为什么不亲吻小枫的脸颊、红唇,而去亲吻小枫的额头呢?额头,代表着小五对小枫的珍视,小五对小枫的爱,是克制的爱,也是患得患失的爱,他尊重小枫,你放心,我不会违背你的意愿,非要与你怎么样呢,我只要亲一亲你的额头,安抚一下我自己,安抚一下你,就够了。

        同时,因为小枫额头上有一点点珠花,随着小枫轻轻颤动,小五怎么可能看不到呢?小五亲一亲小枫的额头,还是在亲吻小枫额头上的这一点珠花。一个男人珍爱一个女人,便会去珍爱这个女人的随身之物。后来的李承鄞,还很好奇小枫衣衫的尺寸,亲手给小枫量过,给她定制了骑服,他给小枫量尺寸到时候是什么样子,总是骗不过人的吧?

        小枫满怀爱意地抬起头来,瞧了瞧刚刚亲吻过自己的心上人,她很喜欢小五这样轻轻地与自己亲近,因为这代表着小五对自己的情意啊!而小五呢?他瞧着这样满心依恋自己的心上人,在露出笑容后,又忍不住转过头去,露出了焦虑的神情。小枫可能觉得,她的幸福是真的,可是小五却是那个更清醒的人,他又开始惴惴不安起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忘川吗?小枫要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会跳下忘川,只为忘记自己吗?也许,跳下忘川,是在用死亡忘记这一切吧?我哪里舍得我的心上人死去呢?

        铁达尔王对来向他辞行的小枫和小五说,“这不行,我已经向诸国发出了请帖,告诉他们七日之后,你们要结婚的事情。很快西境诸国都会知道,你和这个顾小五的婚礼。想出去玩可以,但必须等到婚礼之后。”

        铁达尔王为什么要在未告知小枫的情况下,就向西境诸国发出请帖了呢?那是因为,铁达尔王非常珍爱小枫,也非常想要满足小枫嫁给心上人的心愿。既然小五与小枫的婚事得不到小枫父王西州国主的同意,那我来给你做主,有我给你撑腰,我的小枫都用不着先斩后奏,你只管欢欢喜喜地嫁给顾小五就行了,到时候整个西境诸国都知道你嫁了人,你父王还会逼你去和亲中原吗?

        伊莫延也劝导来说她要走的妹妹道,“妹妹,你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爷爷必定为你举办最盛大的婚礼。到时候,你那父王不承认也不行。”

        只不过,铁达尔王把话说得非常耿直,非常强硬,他坚定地否决了小枫与小五立刻离开丹蚩的意愿,伊莫延说话就比较委婉了,他怕小枫听不懂爷爷的意图,便对小枫解释道,爷爷不是故意和你唱反调,他是在成全你和小五的婚事呢,等到你和小五成了亲,再名正言顺地去玩,到时候,难道你父王还会把你抢回西州王宫,再逼你去和亲中原吗?有爷爷在,你一定会得到最盛大的婚礼,风风光光地嫁给你的心上人,不好吗?

        铁达尔王与伊莫延,都是深爱小枫的人,但是他们表达对小枫的情意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我觉得,铁达尔王就像是后面的李承鄞,他是深爱小枫,但是李承鄞对小枫的爱,是一种强横的、不容商量的爱,你必须要接受我对你的爱,不容拒绝;而伊莫延对小枫的爱,就像是后面的裴照了,他很会说话,很会劝导小枫,也会让小枫觉得他很好,进而得到了小枫全部的信赖。

        小枫一听到婚礼的事,立刻瞧了瞧站在一旁的心上人,她当然开心了,我马上就会在阿翁的支持下,嫁给我的心上人了。

        而小五听了这话,就忍不住敛了敛眉,他又一脸狐疑地样子,瞧了瞧满脸欢喜的心上人,小五在担心,他怕他让小枫在丹蚩多呆一天,就会让小枫多一份危险,也会增加让小枫知道事实真相的几率,进而留不住小枫,所以,小五才会在听到他与小枫的婚礼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而是忧虑。

        小枫听了自己表哥的话,立刻被说服了,她含笑点了点头,一旁的酒窝都露出来了,“是了是了,我应该先嫁给小五。”小枫当然不是那么着急要嫁给心上人了,而是在担心,在小枫心里,小五只是个茶叶贩子而已,我要是只是与他私定终身,还没嫁给他就跟他回了西州,父王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小五的。为了能与小五长相厮守,我必须先借阿翁的势,给小五正名,让父王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个女婿,我才能和小五回西州。

        当然,小枫心里也不是只有自己,她瞧见小五好像敛了敛眉,有点不高兴了,便开始体贴小五了,她劝道,“七天也不长,你觉得呢?”

        在小枫心里,我们马上离开丹蚩,和七天后离开丹蚩,有多大区别?她怕小五会因为他无法和自己立刻离开丹蚩伤心,怕阿翁忤逆了小五的意愿让小五不舒服了,便来劝导小五,还是软和和地、以商量的口吻和小五说的,哪怕在给自己撑腰的阿翁面前,哪怕这婚礼是小枫为了小五而坚持举行的,小枫都是一副我愿意听你意见的姿态,你觉得好不好呢?女鹅啊女鹅,你为什么这么完美呢?李承鄞他根本配不上你给他的爱。

        小五立刻反应过来了,他是真的无法立刻带走小枫了,但是好在,7天的时间也不长,我们成婚的时间,距离豊朝对丹蚩发兵的时间还有一阵子,我还是有机会带着小枫走的。再说了,我和小枫在丹蚩举办了婚礼,到时候等我恢复了豊朝皇子的身份,哪怕我还不是太子,我的父皇、小枫的父王都不会不承认我与小枫的婚事的,小枫更不会不承认我与她的婚事。我用这一点危机来搏一搏我与小枫名正言顺的后半生,还是值得的。于是小五立刻顺从了铁达尔王和小枫的意思,笑道,“是,是小五未思虑周全。”又给铁达尔王行礼道,“多谢阿翁为我们主持婚礼。”

        此处有1个细节,小五对铁达尔王行的是他们丹蚩的礼,而不是中原的作揖礼,这也是小五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铁达尔王行丹蚩的礼,为的当然是麻痹铁达尔王,让铁达尔王以为,我已经为了小枫成为丹蚩人了,我才不是带着小枫一去不回,我们只是为了出去游玩而已,如果您发兵中原,我还是会回转的。

        铁达尔王点了点头,他是彻底被小五骗过去了,他也没想那么多,为什么小枫和小五这么快就想离开丹蚩。铁达尔王什么时候想明白这整件事呢?应该是在小枫与小五的婚礼上,他听到他们丹蚩的战马都已经被毒死了的时候。

        就在小枫与小五准备成婚的时候,有一个人坐不住了,他骑上自己的白马,从西州出发,长途跋涉来到了丹蚩,这个人便是顾剑了。

        顾剑应该从裴照那里知道了李承鄞杀死白眼狼王、进而想带走小枫的事,但是他在西州等着小枫归来,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眼看着豊朝对丹蚩发兵的日子一天天推进,惟恐小枫落入战场的顾剑再也忍不住了,他不相信李承鄞能办成带小枫离开丹蚩这件事,他甚至不相信李承鄞对小枫的情意,于是他来到了丹蚩,试图用他是小枫师父的身份,来带小枫远离战场,保证小枫的安全。(这时候的西州,还没有收到小枫与小五即将成婚的消息,顾剑也是不知道的。)

        就在小枫给自己的婚礼精挑细选着腰带的时候,阿渡来告诉小枫,他的师父来看她了。小枫好久没见师父了,他俩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意,小枫立刻也顾不上挑选腰带了,接着跑到顾剑那里去了。

        此处有1个隐藏情节,就是顾剑通过阿渡来给小枫传话,而小五则是通过赫失来给小枫传话的。为什么呢?那是因为顾剑相信阿渡,早在西州的时候,阿渡就表露出希望顾剑带小枫走的情意,他找不到小枫,便请人把阿渡找来,那么阿渡一定风雨无阻地告知小枫自己来到丹蚩的消息,再说了,顾剑除了阿渡,也不认识其他的丹蚩人呀,他还信不过顾小五,才不会去找顾小五。

        其实,顾剑和小枫约定见面的地点,并不是铁达尔王帐,他一个外人,没有进入王帐的资格,他是在丹蚩外围驻防的地方约了小枫,不出顾剑的意料,小枫果然跑了这么远的路,来见他了。

        小枫笑道,“师父,你怎么来了?”小枫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她哪里知道师父千里迢迢地跑到丹蚩来,是为了什么呢?她甚至还没想过,师父一向很听父王的话,说不定他是听了父王的命令带自己回西州的,而父王之所以下令,是因为他听到了自己与顾小五马上要成婚的消息。

        顾剑满脸愁容,开门见山地对小枫说,“跟我回西州。”顾剑根本不像小五,为了哄骗小枫跟他走,耍了很多心机,他就是个钢铁直男,来了就告诉小枫,我是来带你回西州的,前因后果,什么也没说。

        小枫虽然有点害怕,她从来没见过这么颐指气使的师父,也不想跟顾剑回西州,但她还是很好地压制了自己的情绪,对顾剑笑道,“我要嫁人了,不回去。”小枫非常坚定地拒绝了顾剑,她告诉顾剑,我才不要回西州,我马上就要嫁人了。小枫甚至没有告诉顾剑她会在嫁给顾小五以后跟顾小五回西州的事,代表着小枫已经彻底偏向了顾小五,她想不到把前因后果都告诉顾剑,也不像伊莫延,还说什么不差这几天,来安抚师父。

        顾剑这才确定了小枫马上就要嫁给顾小五的事实,立刻就炸了毛,“你才认识他几天?就要嫁给他!”

        小枫见到这样的顾剑,好像一下子认清了一件事,顾剑好像和顾小五并不像我想象得那么好,他怎么突然之间就反对我与顾小五的婚事了呢?不是他把顾小五介绍给我认识的吗?她对顾剑的恐惧进一步加深,难道师父是来拆散我与我的心上人的吗?

        顾剑严词厉色道,“我是你师父,不允许你这么草率!”顾剑拿出了他是小枫师父的身份,责令小枫道,我可是你的师父,有资格替你做决定,你现在就嫁给顾小五,实在太草率!我不准!

        顾剑为什么不准小枫嫁给顾小五呢?这里面当然有他对小枫的私心了,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还是为小枫着想,他怕小枫在知道顾小五屠灭丹蚩的事以后,会因为已经嫁给了顾小五而身不由己,只能和顾小五在一起,但他又不方便告诉小枫其中的缘由,所以才笼统地说小枫这么快嫁人实在太草率。只不过,现在已经太晚了,小枫已经爱上了顾小五,她还在阿翁的帮助下,定下了与小五的婚事。顾剑是一没法和小五比,二没法和阿翁比,根本无法撼动这场板上钉钉的婚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