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世断桥之青丘镜殇 第十一章 狐仙庙

96
夜语可书
2018.02.13 12:12* 字数 2999

1

  李公子真不亏为呆哥之子,半个呆子,让展颜一时给绕晕了。展颜却脑洞大开,有理有据,思路越来越清晰:青丘为什么姊妹易嫁?因为姐姐失踪。姐姐为什么失踪?来穆陵城讨个说法。姐姐为什么来讨说法,因为穆陵城退婚……乖乖,我不问你要人问谁呢?

  面对一连串的质问,李公子恍然大悟,原来那天晚上……猫鸦将军一掌击出,打伤了一名女子,那女孩就是桥桥?他李公子未过门的媳妇桥桥?

  记得她身边另有一蒙面青衣男子。当时府中大乱,那男子身形之快,无人能及,这才让他们逃脱了。那蒙面男子是谁?又是桥桥的什么人?

  不过眼下也顾不了许多了,李公子竹筒倒豆子,把那天晚上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这下更让展颜抓到理儿了:

  “我说是穆陵城负约在先吧?你们勾结马头族人,和我们青丘退婚,导致我姐姐离家出走……”

  展颜越说越气,总是小孩儿家心性,禁不住哽咽出声。

  “穆陵城是中了人家的奸计!”李公子恨了一声,“等我们识破马头族人的阴谋,赶往青丘迎娶,就是为了修补我们的关系,巩固两家联盟,不让马头族人有机可乘。没想到……还是大错铸成!”

  “既然大错铸成,何不将错就错呢?”屋子里忽然传来一个尖里尖气的声音,让人听上去十分怪异。李公子和展颜同时浑身一激灵。李公子倚仗着自己是主人,迭声问道:

  “谁?是谁?是谁在屋里?”

  屋内又一下子静了下来,鸦雀无声,仿佛连一恨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李公子又看看展颜,尴尬地笑了笑,指了指架在脖子上的剑说:

  “这个……”

  展颜略一犹豫,心知既然话已说开,再和人家拔剑相向就不成样子了。从腰带里抽出剑鞘,咔地一声插了进去。

  李公子这才抖了抖衣服,拿出公子哥儿的派头,重新直着脖子叫道:

  “来人!”

  李公子今天大婚,让这变故接二连三,整得晕头转向的,却忽略了一点: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叫人了。穆陵府正在办喜事,客人还在前厅喝酒,人来人往,热闹着呢,为什么他三次叫人不到?

  待他刚刚意识到有什么不对,院子里忽然乱了起来,有家丁在叫:

  “有刺客,抓刺客!”

  屋外登时人声大作。跑动声、叫喊声、打斗声搅成一团。展颜剑交左手,伸手推开窗户去看,猛不丁一支冷箭射来,正中她的眉心 。

  2

  展颜眉心中箭,向后一仰,只觉全身一凉,大红裙装纷纷褪落在地,身子轻若羽起,向窗外飞去。

  不表展颜。李公子在她后面,则看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新娘子还没倒地,已化为一只金毛狐狸,从嫁衣中脱身而出,腾空而起。

  紧接着又一声响,从屋梁上窜下一道青色的亮光,向窗外追去。

  再说李公子,再三叫人不到,倒不是因为下人多识趣,怕扰了新人的兴致。而是桥桥和笑笑天刚擦黑就赶到了穆陵府,先躲在院子里一棵大楸树上。下人们刚从洞房里散开,他们就放出不放进。有个别机警的听到叫声赶过来,都被笑笑用弹丸打倒在地。

  桥桥飞身而下,把人拖到树后。眼看着华灯初上,穆陵府上下一片辉煌。洞房里轻纱红帐,隐隐向外透着亮光。桥桥翻身上屋,揭开瓦片,向里瞧去。眼看着李公子向展颜走来,被洛洛踢了个跟头。二人交手,金芒剑出鞘,桥桥按捺不住,就要破房而入。展颜三下五除二,已把剑架在李公子脖子上,桥桥禁不住肚里暗笑:

  “呔,这新郎官也太绣花枕头,银样蜡枪头!”

  念及此处,桥桥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伏在树杈上一动不动的笑笑,幸亏自己及早抽身……要不然岂不得和这么个人共度一生?

  接下来听二人对答,洛洛步步相逼,李公子虚与委蛇,如抽丝剥茧,还原出她夜闯穆陵府的情景,却又让她发现了这个人的好处。李公子虽然懦弱,却也并非如她设想的那般阴险狠毒,反而是性格文静,脾气温柔,不失为一款居家暖男。洛洛既然嫁过来了,摊上这么个男人过日子,想必也不会受太大委屈…… 

  可才一转念,不觉羞耻心又起。呸!展颜原本是替她出嫁,身不由己,为什么自己不要了的,就一定要塞给妹妹?打小姐妹俩可不是这样,家里分给她们什么东西,她都是要让着妹妹,让洛洛先挑好的。所以不管他们两个人有缘无份,还是有份无缘,她都要先把展颜救出来再说!

  她抽出赤霞剑,刚要动手,接下来就听到李公子说铸成大错,屋子里有人回了一句:何不将错就错?把她给吓了一跳。难道这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可没等她看个究竟,院外已有人发现了她。

  多事之秋,大喜之日,可想而知,穆陵府的戒备何等严密!登时箭如飞蝗,府上兵丁开弓搭箭,纷纷向屋顶和楸树上射来。桥桥和笑笑飞身而下,一边拨打雕翎,一边和冲进院来的兵丁厮杀在一起。本来区区几十个兵丁,也不在话下——“母大虫”沂凤和府上的武官都在前厅忙着招呼客人呢,可接下来变故迭生,才一回头,展颜已化身为狐,一道金光,一道青光,先后向青丘山方向飞去。

  “狐大仙显灵了!一只金毛狐狸,一只青毛狐狸!”

  穆陵府乱作一团。桥桥和笑笑不见了展颜,也只好趁乱抽身,先行离去。不提。

  3

  话说展颜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寄身在一所古庙内。数盏青灯火光如豆,在微风中闪烁跳跃,摇摆不定。硕大的阴影投到墙上,愈显得斑驳陆离,迷梦重重。一个满脸皱褶、瘪嘴少牙的老太太,正坐在蒲团上,慈祥地注视着她。

  “我这是在哪儿呀?”展颜爬起来问道。这才感到浑身筋骨酸痛,脖子也象是梗着了,差点回不过来。

  “青丘山。”老婆婆似笑非笑地说。听上去嘴巴象有点漏风。

  “啊?”展颜这才看清神台上供奉着一个仙女像,神定气闲,法相庄严。身后有九条尾巴竖起,如屏似卫,高过耳际,让人看上去十分怪异。

  “狐仙庙?”她恍然醒悟。因为她虽然没有来过,却也听桥桥说,青丘山上有一座狐仙庙,庙里供奉着一位九尾娘娘。“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喃喃地问。

  “丫头,今日经此一劫,你还没有记起自己的来历吗?”老婆婆说。

  “来历?”展颜懵懵懂懂,暗思我不就是青丘国的展颜,顶替姐姐嫁到了穆陵么?原来她醒来之后,对在洞房里发生的那一幕竟一点都不记得了。

  “嗯,看来金梅封印继续有效。”老婆婆满意地点点头,“不过眼下青丘、穆陵众生面临一场劫难,需要让你知道自己的出身。你本是这青丘山上的一只金狐,千年修行,终成正果,才得以转世为人,托生到青丘城瀛山酋长家。你额上这朵金梅胎记,封住的是你前世的记忆和法力,所以对为狐的经历多不记得了。”

  “我,金狐,金毛狐狸?”展颜摸了摸身上,都是平素穿的家常衣服,而不复是那大红裙装,“我的嫁衣呢,我记得自己替姐姐出嫁,都入了洞房了……”

  “你那嫁衣自然丢在了洞房里。你来到我这儿,赤身露体,就是一只金毛狐狸。”婆婆说,“我算知你今日有难,就预先躲在洞房的屋梁上。等你现了原形,方才及时出手,带你来了这里。”

  “这么说,是婆婆把我变成这样的了?”展颜脸上泛起一层红晕,羞羞地说,“我还能变回去吗?我好想看看自己身为金狐,是一个什么样子……”

  “这正是我今天要做的,教还你为狐修练的一些法术,包括变化之术。”婆婆点点头,“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青丘一地,大难先至。虽然都是命数,生灵何辜?少不得要你们几个一同历劫了。”

  “我们几个?都还有谁?”展颜心中一动,由自己的金梅胎记,联想到桥桥胸前的那朵虞美人花,“莫非我姐姐她……”

  “以后你会知道的,你们青丘四狐皆应劫而生,眼下青丘城里已经有了一些童谣传唱,预兆方见,要顺势而为。”婆婆断然言道,“我现在最要紧的是先传你法术,因为天马上要亮了,你附耳过来……”

  展颜忙凑上前去。婆婆开始传她一些咒语,展颜默默记诵在心。婆婆又说:

  “我所传你变幻之术,需善加领会,自会威力无穷。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可轻用。因为狐虽有九命,在世间每动用一次法术,都会消耗你的功力和修为,切记,切记!”

三世断桥之青丘镜殇 第十二章 云荡山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