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童话#向天歌

    将此篇文章,献给我十七年的好友,也是这个故事思路的提供者,未。虽然因为疫情,你原计划今天的婚礼不能如期举行,但我依然送上最诚挚的祝福,祝愿你们拥有平淡的生活和传奇的人生!



    金刀门是江湖上最不起眼的一个门派,而小卡,又是门派中地位最低、天赋最差的小学徒。自然要做起最苦最累的差事,而他的运气也不好,十年一届的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金刀门有一个参赛名额,这当然轮不到小卡头上,但总是需要那么一个来给师兄背包提行李的人,这就是他的工作了。

    这活谁也不爱做,又苦又累不说,去了还会被同行中人嘲笑,毕竟这年头,谁还用刀啊!连被指派去参加比赛的大师兄都烦的要死,可又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赶上这十年一次了呢,二人收拾好了行李,领了口粮和盘缠便上路了。

    一路上除了那把冥光闪闪的金口弯刀,其余所有的行李,都要由小卡来背着,光鞋都磨破了两双。可这眼看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大师兄又出了事端,前一天半夜他深夜独酌,谁成想竟吃坏了肚子,没完没了的跑肚拉稀,这还怎么参加比赛,可这要是弃赛,后果更加严重,大师兄想想也罢,把刀递给了小卡。

    “你去吧,今天就是……你为师门争光的日子……”说完就又跑去厕所了。

    小卡抱着刀,满脸迟疑,一步一步走去了大会会场。

    武林大会果然名不虚传,各路武林门派,英雄豪杰齐聚一堂,尤其是那些名门之后,气宇轩昂,胸口都顶到了下巴颏的上头,似乎这最终武林盟主之位已是囊中之物。果不其然,随着小卡一入场,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随即便是哄堂大笑。他环视一周,果然如他师兄所说,这天下武林,都已是持剑者的天下,这弯刀已是被淘汰了老古董了。

    武林大会甫一开始,比武场上便烽烟四起,飞沙走石,各路英豪是各显神通,每场比赛过后,坐在最高处的七位老前辈,便会对赛场之上的青年才俊点评一番。这七个人,曾经是武林中最大的七个门派的掌门,也公认是最强之人,能得到他们的点评,就算输了比赛,也是三生有幸。

    可还没等到小卡上场,突然天空风云突变,刚刚还晴空万里转眼乌云遮天蔽日,雷电卷积着滚滚雷声在云层间激荡。只见一人,黑发黑眉黑须,外加一身黑衣,从半空中缓缓落下,众人皆大惊,更有甚者全然不顾门派形象,双手并用地向外面跑去。

    小卡却不知这是何许人也,愣愣地站在原地。

    只见那七位长者中的一人站起身来,双指点着黑衣人的方向,开口喊道,“你这魔头,五十年前被我们七人联手打败,遗憾未能取你性命,没想到多年之后,你竟跑来受死,快快拿命来!”说罢七人一同拔剑,剑指一处,垫步凌腰准备腾空而起。

    可那黑衣人自是有备而来,仰天大笑,旋即拿起一个紫砂葫芦,用力一摔,裂成两半,雾气从葫芦中飘出,转眼就弥漫整个比武场。

    “雕虫小技!”一边喊着,七个人一边飞身而下,刚好站到了小卡的身后。可落地后方才发现,这手中的剑,竟只剩下木头剑柄,在环顾四周,所有人都是这个情况。

    “我单枪匹马独闯武林大会,你以为我会没有准备?此乃化剑气,一位仙人赠予我手,世间一切宝剑,均会在这雾气中融化,没了兵器,看你们如何还是我的对手。”说罢,黑衣人从腰间抻出一柄长刀,径直向七位武林尊者而去。

    不过黑衣人似乎完全忽视了小卡,从他身边经过,看都没看他一眼。此时两人错肩而过,正是最好的机会,小卡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拔刀就向黑衣人砍去。黑衣人本毫无预备,可毕竟还是武艺高强,就当快要砍到的一瞬间,忽然抽身向侧,躲开了小卡的攻击。见小卡手中武器,他也是眉头一皱,可能万万没想到,这武林之中竟还有不用剑的人。不过想来也无妨,无名鼠辈,怎会妨碍他一统武林的计划,想罢便挥刀而来,步步杀招。

    小卡平时也算是用功之人,见招拆招,也能耍几下子,可他天赋太差,内功实在薄弱,一个双刃相接,他便被震飞十数米远。

    “我说,我看这小伙子,刚正不阿,临危不乱,乃大侠之风范,怎奈内力实在太差,根本没有胜算。可如今我们手无寸铁,这小子便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不如我们将内力传授于他,助他降妖除魔,保卫天下苍生!”

    一人提议,六人响应,七位武林尊者摆好了阵势,一同将内力传到了小卡体内,小卡顿时觉得丹田热浪涌动,似欲喷薄而出,猛地睁开双眼,顿觉耳清目澈,一个踏步向前,竟飞身而起,又与黑衣人打作一团,有了内力加持,再加上黑衣人似乎不太擅长与弯刀对战,三下五除二的竟还占了上风,毕竟又是年轻力壮,耗了一会便觉得对方气势渐微,找了个机会,果断横砍一刀,割破了对方的肩膀,黑衣人见势不妙,捂着伤口遁逃而去。

    武林大会又恢复了平静。可这新盟主还没选出,比赛还是不是要继续,又开始慢慢起了争论,有人建议继续比赛,也有人建议再择良辰。正在双方争执不下之时,忽听得远处铜锣声响,威严肃穆,懂的人一听便知,这是“天乐”,只有皇上或指派的钦差大臣才有权使用。

    一位身着华丽官服的大人走下轿子,所有在场的人都起身行屈膝礼。

    这位大人却平易近人,摆了摆手让大家起来,差旁边的人问道,这新选出来的武林盟主是哪位。这可让众人犯了难,还没选出来,可要怎么回答呢。细问方知,原来是皇上有谕旨传达。这武林盟主统领武林,是经过皇上认可的,代价当然就是当皇上需要的时候,定是要万死不辞。虽然大家都想拥有盟主的权利,可谁也不想背这担子,但这几十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大家也就渐渐忘却了此事。再一细问,原来是北方毛剎国人,突袭边境大帐,劫走了正在军中视察的千安公主。皇上不想此事太过张扬,便想请武林盟主出马,救回公主。

    不知是谁第一个用手指向了小卡,大家都像是找到了替罪羔羊一般,纷纷指向他,有人还在大人面前说,这位刀客便是击败了魔教教主的英雄云云。众人之言自是让人信服,大人便邀请小卡与他共赴边疆。

    小卡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又踏上了北上的旅途。

    到了边境线上,那大人又交代了几句,小卡也终于知道,掳走公主的是毛剎国的四位高手,个个武艺高强,神通广大,而且能力也与通常认知大不相同。小卡第一次感觉到了危险。

    之后小卡便孤身深入毛剎国,马行三日,就到了探子报告的敌营位置,果不其然,四位高手全部都在,各个身高八尺,膀阔三停,面露不屑之情。小卡把心一横,哐啷啷抽出刀来,运足丹田之气,精神一抖,周遭树草木叶均为之倾斜,但那四位壮汉却岿然不动。

    只见一人一跃而起,张弓搭箭,轻拨弓弦,竟万箭齐发,箭箭裹挟强风,飞沙走石皆透穿而过,小卡立刻挥刀防御。第二人冲到面前,双手巨剑如山峦拔地而起,火焰如奔狼猛虎,直袭面门,小卡赶紧向后退去,差点被热浪掀翻。第三人手持长矛,原地不动,矛尖指天,斗大的冰锥竟从天而降,深深插入地面,小卡从未见过如此情形,心中渐生退却。最后一人,一手持锤一手持盾,用力向地面一砸,顿时坚硬的地面变成了下陷的泥潭,让人动弹不得,小卡心中明白,此时如果不退,便再无机会。集中全身力气,双脚交错一踏,离开泥地,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这里。

    可那时战况紧急,小卡也没注意方向,他是从南边来的,可这一跑却奔了东边。一直跑到了入夜,见没人追赶,实在困顿,见旁边有一矮山洞,钻进去就睡着了。

    睡了一会,就觉得这天气虽凉,但浑身燥热,体内的内力不自觉地翻涌不停。小卡只好坐起来,定住心神,努力控制内力流向,竟发觉内力的波动与周遭环境起了共鸣,他试着调谐这种共鸣,使之更加稳定统一,忽然洞内石壁如一扇暗门,缓缓打开,里面光芒万丈,一位白眉老者双眼微闭,站在其中,甚是威严,令小卡不敢直视。

    老者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小卡,面露微笑,缓缓说道:“没想到,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深厚内力,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

    小卡不敢怠慢,赶紧行叩首礼,礼毕,将之前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不敢有半点虚假。

    “哎,无妨,即已传授于你,那就是属于了你,可能这就是天意吧。我乃天元上仙,位居至高九重天,怎奈混元子欲将天界归于一仙之手。我与他大战九九八十一天,最终败下阵来,元气大伤,自知命不久矣,将真身封印在这北海蛮荒之地,等待有缘之人。”

    小卡听完目瞪口呆,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颗元灵仙丹,炼造两万九千五百八十五天又三个时辰,现我将其赠于你,吃下它,你将拥有不逊于我的力量。如果你真乃良善正直之人,处理完人间事务后,就去南山山顶,再行内外真气之调谐,便可飞升仙界。然后你去至高九重天,击败混元子,重建仙界秩序。”说完,白眉老者,即天元上仙,便慢慢化作一团清气,弥散在空中,那光芒也随之消失。

    小卡看着手中的仙丹,心中五味杂陈,看着看着,太阳竟然已经缓缓升起,金色的晨曦照进了洞中,小卡望了望太阳,又望了望这洞穴,又看了看刚刚白眉老者站过的地方,一口将仙丹吞下。

    与之前不同,并没有那种具有很强烈冲击力的灼热感,相反,觉得自己身轻无比,仿佛能漂浮在空中,他轻轻一踏地面,竟腾空而起,向北一望,原来真的来到了海边,昨晚走的心急,都未曾发觉。

    从小到大,小卡一直都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如今他身上有两件委托,必将全力完成。他先是回到了毛剎人营地,又遇上那四位高手。可这一次,小卡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他右手微抬,口念“剑来”,身后便有万道利刃升上天空,又如那毛毛细雨,毫无声息地从对方头顶落下,若碰到他们的身体,便是一道深深的剑痕,若未碰到,剑刃在落地的一瞬间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再看那四人,满身是伤,早已毫无还手之力,只得仓皇而逃。小卡成功救回了千安公主。

    护送公主回到京城,小卡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皇上亲自来到城门迎接,大排筵宴,只为小卡一人,并当场决定,要将女儿千安公主许配给他。小卡不想接受,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可他又不能当众拒绝皇上,那样必然会引得更多不必要的麻烦。正当他不知所措时,千安公主看出了他的心思,私下答应他,找个机会,帮他离开皇宫。

    皇家的婚礼不同民间,从口头答应到最后真正举行仪式,要经历众多环节,第一个就是占卜。京城最出名的神巫亲自来到皇宫,为这未来的驸马占卜。经过一番复杂的仪式,神巫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说出结果,皱着眉,微微摇头。

    皇上在旁边心里担忧,忙问:“难道是,大凶之兆?”

    “既无大凶,亦非大吉,实乃缘起之处,缘落之终矣。”

    既然没有大凶之兆,环节便可以继续进行,下一项是祭祖,公主乃天子血脉,自当祭拜皇室的列祖列宗。可公主却提出,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理应随他前去祭拜,皇上也觉得有理,便答应下来。

    “还未曾问过,祖上是哪里人?”

    “南山。”

    小卡和千安公主,一同走上南山之巅,千安公主笑着说:“当初你就我一命,如今我帮你还愿,我们算是两清了。”

    小卡点点头以示感谢,闭目聚神,只觉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至上天际。

    云层之上,是个与人世间完全不同的世界,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在云层间若隐若现,真可谓“远看雾气昭昭,近看瓦窑四潲”。景色虽美,但小卡无心停留,毕竟这只是一重天,离目标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不过小卡刚一到来,就有各路散仙聚集而来,询问小卡是何来路,小卡耐心说明,自己是直奔至高九重天而来,众人皆惊,摇了摇头,各自又回各自的福地洞天去了。

    小卡一人,继续孤身而行,这九重天,各有各的风光,各有各的景致,也各有各的凶险,总之是越往上去,困难越多,阻碍越大,小卡咬牙坚持,心无杂念,不想其他,只为兑现承诺,不知不觉,他的修为又精进几成。渡过重重劫难,小卡终于来到了至高九重天,这里与一重天已是完全不同,一望无际不见一片云彩,头顶是暗紫色的天空,和星罗棋布的银河,没有太阳,也没阳光,但万事万物,皆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澈澈。可这里又空无一物,无一尘埃。

    小卡迷失了空间,分不清哪里是上下左右,他只能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尽头。慢慢他也开始慢慢迷失了时间,不知现在是否还在武林大会,或是北海蛮荒,或是南山山顶。最后他开始忘了自己是谁,来这里的目的,之前经历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在离他远去,原来一切的一切,他都未曾拥有。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女孩站在他面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原来他一直站在这里,一动未动。

    “我受天元上仙的委托,来这至高九重天,与混元子进行最后的决战。”

    “哦?连天元上仙都不是混元子的对手,你的力量源自于他,又何来自信与混元子一战呢?”

    “并无它故。”

    小卡已经做好了准备,他的传说将在这里迎来高潮,这将是他的最终之战,也会是他旅途的终点。

    “很遗憾,你见不到混元子了,他昨天吃坏了肚子,已经死了。”

    “啊?!”

    “不过他留下了这个,时空的裂隙,在这里你会脱离空间的束缚,也可以沿着时间逆流而上。他说你会来,他说你会去,他说你们终将见面。”

    缘起之处,缘落之终。

    小卡微笑着,走入裂隙,从此无论天上地下、人间仙界,再也没出现过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