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96)

归一道人定了定神,问道:那现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冷凝玉皱着眉头说道:“我先给他施针,看看他能不能醒来。”说着,她招了招手,突然从阴影中出来一个人,捧着冷凝玉的医药箱,低着头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归一道人大惊,这个人无声无息,他和冷凝玉说了这么久的话,居然没发现还有别人在这里。归一道人仔细查看这个人,发现他和那天把自己和白攸带过来的那几个人穿着一般无二,令归一道人奇怪的是,这个人的长相让他觉得模棱两可,就是那种让人怎么都记不清的长相,但是仔细看去,却又只是个普通人,归一道人默默的看了半天,突然听到冷凝玉“咦”了一声,似乎很是费解,忙把注意力集中在白攸身上,此时冷凝玉已经给白攸扎了好几针但是白攸仍然没有转醒的迹象,冷凝玉似乎很奇怪,说道:“不应该啊。”归一道人问道:“丫头,这是怎么回事?”冷凝玉说道:“他恐怕是心中有什么业障,因此难以苏醒,睡了太久,身体的痛觉已经减弱,多亏他半仙之体,还能撑些时日,在这么睡下去,估计要五感全失了,如此,便只有一个办法了,我入梦,带他出来。”归一道人问道:“如何入梦,我也要去。”冷凝玉心知归一道人不放心她,便说:“道长,昔年我在梦中被晗光追杀,白攸曾经入我梦中救我,我去救他,也是应该的,再说了,这件事因我而起,也应该因我而结束,等到入夜去我的道坛。你为我护法。”归一道人想了想,只能答应。
入夜,又来了两个仆从抬着白攸出来,归一道人跟在后面,出了他们的屋子,往南走了一阵,穿过一个拱门,来到一个十分雅致的小院子,院子里只有一间堂屋,他们进去以后,冷凝玉就已经在等着了,冷凝玉今夜很不一样,穿着一身广袖白衣,长长的头发也挽了起来,归一道人惊讶道:“你这是…”冷凝玉作出一个噤声的动作,迅速往门口走去,归一道人扭头看去,只见门口站了一队士兵,领头的那个穿着黄色的军装,披着一个长斗篷,蹬着一双皮质的靴子,腰间跨着枪,手中拿着一根指挥棒,真是威风凛凛。归一道人仔细一看,认出了他就是当年逼着他们盗萧衍皇陵的那个年轻军官,多年不见,已经不像当年那样轻浮,多了些沉稳的狠辣。他面带微笑的看着冷凝玉,眼角撇了撇归一一行人,说道:“怎么,冷姑娘请客,也不通知本帅一声?”冷凝玉站在台阶上,没有拿眼睛看他,只是说:“是凝玉失礼了,带人来府中,却没通知主人,若是大人介意,我便带着他们出府去。”徐广物依然微笑着,说道:“冷姑娘这是说得哪里的话,你办事我向来放心,只是手下的说有贼人闯入,我怕打扰姑娘清修,故而带人来一探究竟。”冷凝玉微微一笑,说道:“大人,你不必多番试探,我们二人,不过是利益之合,你想要的,我答应给你,你也给了我想要的,今次我做的这件事,也是之前约定好的一个环节,所以请你放心。”
徐广物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说道:“既如此,我就不打扰冷姑娘施法了,只是冷姑娘下次要带朋友进来,还是要通知在下一声的。”冷凝玉微微颔首,徐广物指挥棒一挥,手下的人便尽数离去。眼看着这些人走光冷凝玉回到堂屋中,对那两个仆从说:“你们守着门。”说罢,这两个人悄无声息的出去了,冷凝玉关上房门,拿出两个小小的人偶,贴了符咒,一挥手,这两个人偶居然变成了两个仆从,归一道人惊讶道:“这,这是!”冷凝玉说道:“这是傀儡术,这些就是普通的式神。”归一道人恍然大悟,难怪他看那些仆从都觉得怪怪的。这两个人把白攸扶到冷凝玉画好的阵法中坐好,冷凝玉也坐在阵法中,她对归一道人说:“道长,我要入梦了,你帮我护法,被人打断的话,第二次就很难进去了。”归一道人郑重的点点头,冷凝玉握着白攸的手,旁边的仆从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铃铛,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小鼓,摇一下铃铛,敲一下小鼓。冷凝玉很快闭上眼睛,没了动静。
其实冷凝玉已经进入了白攸的梦中世界,刚开始,四周一片朦胧,渐渐的,冷凝玉看到了一个入口,从这个入口走进去,突如其来的光线,晃的冷凝玉睁不开眼,等到眼睛渐渐适应了光芒,她终于看清了白攸的梦中世界。是涂山。
白攸梦中的涂山和冷凝玉看到的并无分别,冷凝玉根据记忆,开始往白攸的宫殿走,突然有人背后拍了她一下,她扭头看去,原来是白杉,白杉笑盈盈的站在她身后,说道:“婶婶,你叫我好找,二叔在等你呢。”说着便拉着冷凝玉,直奔涂仙城外,白杉指着远处的花海,说道:“看叔叔在那里。”冷凝玉抬头望去,万里的花海中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冷凝玉刚想问白杉,回头看,她已经不在了。
冷凝玉只能向那个人走去,走到距离他十来步的时候,那人好像意识到什么,突然扭过头来,真是白攸。白攸冲着冷凝玉伸出手,微微一笑,说道:“玉儿,过来。”冷凝玉疑惑的走过去,将手放到他的手中,谁知白攸竟然很自然的拉过冷凝玉,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冷凝玉大惊,连忙推开他,白攸满脸疑惑,说道:“玉儿,你怎么了?”冷凝玉微微退后了一步,说道:“白攸,我是来带你走的。”白攸笑道:“去哪里?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宫了。”说着将一朵花簪入冷凝玉的头发中,牵起冷凝玉的手穿过花海,冷凝玉说道:“白攸,你现在在梦中,你必须跟着我出去,不然的话,你现世的生命就会结束。”白攸好像没听到,仍然是拉着她走,冷凝玉一把拽着白攸停下来,说道:“白攸,你必须听我说!”白攸打断她,说道:“玉儿,你这是想做什么,你我不日便要大婚,母亲还等着你去选大婚用的首饰呢。”冷凝玉听白攸这样说,突然凄凉的笑了,说道:“你居然是困到这样的梦里不愿意醒来,白攸,冷凝玉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做。”白攸一脸的茫然,说道:“玉儿,你在说些什么,快走吧,母亲在等我们。”说着便拉着冷凝玉回到城里,涂山族人看到冷凝玉,皆称呼她“王妃”,冷凝玉明白过来,此处是白攸用自己的神识创造的大千世界,她若想带白攸出去,不能直接和他说事实,这样如果白攸的意志崩塌了,他就永远没办法醒过来,必须将梦境和现实连接起来,才能撕开白攸梦中的缺口,将他带出来。所以她只好先顺着白攸,和白攸回到了他的宫殿,冷凝玉下意识往望仙楼看去,她突然愣了,那座高耸入云的楼阁居然不见了,冷凝玉不由问道:“白攸,你们族的登仙阁呢?”白攸奇怪道:“什么登仙阁?我们哪有那种地方?”冷凝玉指着登仙阁原本的地方,说:“原本就在那里。”白攸拍了拍冷凝玉的头,说道:“那里什么都没有啊,你今天是怎么了?”冷凝玉也只好摇摇头,跟着白攸回宫去了。
回到宫殿中,已有两个人坐在大堂中间,一个是白攸的母亲,冷凝玉曾经见过,另一个男子冷凝玉却没有见过,这个男子留着利落的棕色短发,人也十分粗犷魁梧,看见白攸就哈哈哈的笑起来,说道:“二弟,你这是娇妻在畔,乐不思蜀啊!”白攸也笑道:“大哥,莫要取笑我,母亲还在这里,你就这样的口不择言。”族长也完全没有高贵的样子,虽然依然年轻貌美,却十分亲和,她也笑道:“我倒是无所谓,主要是害怕玉儿害羞。”冷凝玉见她突然提到自己,不由得也脸红起来,那男子站起来,冲着冷凝玉佯装作揖,说道:“给弟妹赔礼,是大哥不好。”白攸忙说道:“大哥,玉儿还没有过门,你不要乱叫。”
冷凝玉心里想,这就是被刘安害死的白攸的大哥。随后,冷凝玉随着白攸的母亲挑了几件饰品,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她躺在床上想,梦中一日竟然如此真实,不知道在现实中,过了多久。正想着,突然听到窗户“哒哒哒”响了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