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是爱情啊

简介:人生总是充满着各种意想不到,有时候你以为抓住了幸福的尾巴可偏偏被现实扇了一个耳光,有时候你以为被整个世界抛弃时却被另外的人捧在了手心。没关系,是爱情啊。

一、遇见

那个九月,郑好好拒绝了父亲送她上学的提议,独自一人踏上了去C大的旅途。

窗外的景色匆匆而过,随着快速流去的树影,郑好好觉得自己18年的青葱岁月,也不过这般,不经意间就于指缝悄悄地溜走。

想起过往,郑好好忽觉得心抽疼了起来。幼时的欢乐不知从何时起就已经被时光掩埋,现在回忆起来,不过徒增伤悲罢了。她早该认识到的,幸福,对她而言是多么奢侈而又遥远的词汇。她摇摇头,想把纷乱的思绪给甩开。

转头望向窗外,一只手轻轻地抚在透明的窗户玻璃,眼神飘忽不定,至少,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离开了让她伤心的地方,不是吗?

眼睛不知从何时起蕴起了泪水,也是,每当想起那个地方,总让她感到悲伤。为别人,也为自己。

仰起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再缓缓地闭上双眼。都过去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自己在C大好好地生活下去。这是一个崭新的城市,相信对她来说,未来也将是崭新一片。郑好好决心不去想太多的人和事,她只要顾好自己,认真学习,把需要的证书考到,取得学位证和学士证,然后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这样,就足够了。她再也不想像母亲一样往女强人的方向发展,她的骄傲早就被现实折磨地失去了棱角,她只要低调一生,一个人平平淡淡的生活,就足够了。飞蛾扑火,伤的,最终是自己。

C大。

今天是大一新生入学的第一天,学校里穿梭着各种忙碌的父母和学生。

郑好好报完名后,吃力地拖着行李往宿舍方向走去,行李很多也很沉重。不一会儿好好就累的大汗淋漓。正当她喘气的当口儿,一个光影在她的面前意外地停了下来。

郑好好抬头一看,忽然就愣住了。是他。

夏日的阳光总是炙热而刺眼,张凌熙眯了眯眼,这才看清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她有着十分清秀的脸庞,一头柔顺的直发被她编成整齐精美的蜈蚣辫放在一旁。她的睫毛很长,眼睛清澈如夜空中的星光,这时却呆呆的盯着他看。这副傻傻的模样愉悦了张凌熙,本来他打算帮助这个新来的学妹之前开个小小的玩笑,这时却放弃了。他笑着亮出一口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你是要去新生宿舍楼吧?我是这边的志愿者,可以带你过去。”也不等郑好好回答就直接提起她的行李箱往新生公寓走去。

张凌熙一路上为了调动气氛,让这个学妹尽早熟悉校园说了很多话,可郑好好只是沉默。

张凌熙很纳闷,怎么这个女生一声不吭呢?是性格孤僻吗?还是她本身存在缺陷?他没有再深入想下去。不管怎样,作为学长,为新生介绍校园是应该的,再说他本来也不在意这些,不说就不说吧,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说的秘密,他又何必惹人不欢喜呢。也亏得他生性洒脱,能够理解别人,遇到其他的人或许就没有这样好的性子了。

郑好好什么也没说,而是她实在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现在她的心里激动的同时又有点莫名的慌乱。她怕说的不好,在前面那人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看他的样子,应该不记得她了吧。不知怎的,心底涌起了一点失望。她拎着轻便的行李,低下头,直直的盯着着前面那人富有节奏的步伐。

二、军训

大学军训对大一新生来说都是一场痛苦的历练。郑好好也不例外。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刚好这几天又来了例假,光站军姿就让好好受尽了折磨,只是她性子倔,不想在同学及教官面前露出自己的脆弱,一直默默地咬牙忍着。

天空万里无云,军训场所定在周围没有任何的遮掩物的操场上,所有新生就这样直接曝晒在毒辣的太阳底下。

此时正值正午,班助来了一会儿,快速点名之后就不带一丝云彩的走了。看见班助边撑着伞边喝着西瓜汁,那副悠闲的模样引起了包括郑好好所有训练着的新生的羡慕。真好,学长学姐们都不用在外面晒着。可他们却忘了,这些学长学姐也都是从魔鬼般的军训中熬出来的。

站了接近半个小时,可铁面教官仍然没有让郑好好她们休息的意思。郑好好咬牙坚持着,可是为什么她却感觉越来越无力,慢慢地她开始什么也听不见,慢慢地眼睛也朦胧起来,仿佛电视失去了信号般,闪起了整片黑白小点,正当她失去意识时,她仿佛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朝她奔了过来,是他吗?她努力想看清来人的面貌,可就是睁不开眼。她想,她一定是做梦了。毕竟这十几天来,她再也没有遇见过那个阳光般的学长了,她开始后悔自己开学那时的反应,她怎么能忘了问清楚他的名字呢?他都帮他两次了不是吗?找个机会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没有人发现,郑好好昏倒时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与苍白的脸色形成了诡异的对比。

说来也巧,张凌熙也是这届新生班的班助之一,不过他负责的是其他班级。正当他点名结束准备离开时,他一眼就看出了前面那列队伍中有个女生的状态不对劲,出于对新生的责任感,他走过来想仔细观察时正好遇上郑好好的虚脱昏倒。来不及看怀中的人具体是谁,他一个公主抱就把郑好好轻轻松松地带了起来,急着往医务室送去。

医生仔细检查一番后,告诉他只是中暑,加上这几天女生的特殊情况,所以才会晕倒。张凌熙听到结果后这才放心起来。

他走近郑好好的病床,仔细端详,突然意识到这个女生似曾相识。

是在哪里呢?他挠了挠头,眉头紧蹙,却始终想不起来。

原来郑好好因为军训打理头发费时的原因,直接把头发由齐腰剪到了齐肩,中分的刘海也改成了齐刘海,与开学时的模样相比,确实有了一番不小的变化,加上她现在面色苍白,双眼紧闭,让张凌熙实在难以把遇到的同一个人联系起来。

不一会儿,郑好好的另一个班助就过来了,他叫沈佳航,和郑好好同专业,不过比郑好好大了两届。

交接完相关注意事项后,张凌熙望了郑好好一眼,见她脸色好些了,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沈佳航对郑好好有着极大的好感,这事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

他的能力毋庸置疑,不然也不会被选为班助,但是他不爱和别人交往,和郑好好一样。

但是沈佳航在开第一场班会时就注意到了不爱说话的郑好好。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他就开始关注她了吧。他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生,安静的让人心疼。

郑好好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一边,认真地翻阅着面前放着的一本书,只见她一手支着脸,一手随意地置于书的一侧,偶尔还拿起笔写些什么。沈佳航忽然联想起一句话“遗世而独立,羽化而登仙。”或许,她真的就像高岭之花,而他,是否也注定了只能远观呢?

她是班级最后一个做自我介绍的人,“我叫郑好好,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谢谢大家。”

好好吗?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想起她当时的自我介绍,沈佳航低低的笑了出声。

他并没有冒昧地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一方面,他是一个对感情慎重的人,他想再和郑好好接触一段时间,等确定自己和对方的心意后再开始也不迟,另一方面,他也怕吓着郑好好,经过这十几天的了解,他发现郑好好很孤僻,几乎不和人交流,对男生更是有一种莫名的排斥感。这,是什么原因呢?

正当他胡思乱想时,郑好好醒了。

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迷茫地看着他,不理解为什么晕倒时和醒时见到的是两个人。

仿佛看穿了郑好好的疑惑,沈佳航边给辅导员报平安边笑着解释道:“好好,这次你还真得好好感谢金融班的班助张凌熙,是他把你带到医务室的。”

张凌熙吗?郑好好迷蒙的眼顿时一片清明,她透过病房的窗户悠悠地望向外面,仿佛在无意识地寻找某个身影。

原来你叫张凌熙呢。郑好好微微一笑,眼里也荡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仿佛温暖了整个世界。

沈佳航在编辑短信,自然没有看到让人惊艳的这一幕。

三、再遇

已经快到11月底,天气也越发寒冷起来。

郑好好裹紧自己的围巾,迎着凛冽寒风往图书馆方向走去。

她在书架前拿起一本书认真地翻阅着。正当她转身离开时,却不期然撞上了同时转身离开的另一人。

“对不起。”郑好好连忙俯身道歉。可还没等她弯下腰就被人扶了起来。

清清淡淡的一声,“没关系。”声音很小,却让她心里一紧,隐隐的熟悉感觉,抬头一看,不就是郑好好魂牵梦绕了无数个夜晚的那个人么。

张凌熙这时也认出了郑好好,他轻轻笑了笑,“原来是你,我们还真是有缘。”

郑好好顿时羞红了脸,她习惯性的低头,正好瞥见张凌熙手中的书,“你也喜欢哲学吗?”她的眼睛亮晶晶的焕出光彩,仿佛遇见了难觅的知音。

望着郑好好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张凌熙忽然不想说出实情了,他的笑容顿了顿,“嗯,我也喜欢。”事实上他是帮朋友来借书的,他对哲学的兴趣远远不如数学对他的吸引力。

可郑好好才不管这些,她笑眯了眼,脸上也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看来我们志同道合呢。”仿佛下定很大的决心,她直视张凌熙说道:“我叫郑好好,上次谢谢你的帮忙,对了,你现在方便吗?我,我想请你喝杯奶茶。”说完这些话,郑好好的耳根开始泛红,连说话也透着紧张。

张凌熙抿唇微笑,轻轻地点了点头,故作庄重回答道,“女士,这是我的荣幸。”

两个人在放有暖气的奶茶店里坐了很久,虽然大部分都是张凌熙在谈,偶尔郑好好会搭上几句,但这并不影响两人相处间气氛的融洽。最后两人互留了号码并加为了好友。

在奶茶店门口分开后,郑好好心情愉快地往寝室走,脸上掩不住笑意。她以为,再也遇不到他了呢。

前方走来一个人影,他低头翻着文件,可郑好好认识,她主动打了声招呼,声音清脆悦耳,“沈学长。”

沈佳航抬头,发现是郑好好,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吧。看来他们的距离正在拉近,沈佳航微微有点小欢喜。合上文件,卸去平素的严肃,沈佳航走近郑好好,看着她被风吹的红彤彤的脸蛋,不禁责怪道:“怎么不多穿点。”身体自觉地做出反应,伸手为她拢了拢肩上的围巾。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举动是多么的亲密。

突然的关心让郑好好不知所措,她一时间竟忘了拒绝。等沈佳航放下手时,她急忙含糊说了声再见就匆匆逃离。

沈佳航望着离开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还是吓到她了。

四、家

对郑好好而言,新年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和普通的日子一样,只不过被冠上了一个特别的名字罢了。

她讨厌放假,因为放假后只剩下她一个人。虽然她在学校平素也是独来独往,可毕竟学校热闹的气氛在那,那个人也在那里,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单独一人。可放假回到家后,就真的只能独自生活。家,房子的代名词。

冬日里的三亚依然阳光明媚,可阳光却射不进郑好好的心里。

家里很空,诺大的房间里只能听见海风的声音。

母亲又出差去了。

铃声响起,打乱了郑好好的思绪。

“喂,安安姐。”

“好好,你爸再婚了你知道吗?那个女人已经和你爸住在一起了。”

郑好好手机一抖,“不可能,他答应我不会再婚的。”颤抖的声音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还夹裹着被欺骗的愤怒。

电话里的另一方沉默了一会儿,“你,打电话问问你爸吧。我只是不想让你被蒙在鼓里,你有权利知道这些。”

“不,不会的……”郑好好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急忙挂断电话,拨通了父亲的号码。仔细算算,她已经一个学期都没有和所谓的父亲联系过了。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好好,你今天怎么想起跟我打电话来了?”浑厚圆润的声音响起,惊喜且激动。

郑好好压抑着躁动不安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爸,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电话另一头的人并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笑意盈盈地回答,“女儿,我会瞒你什么呢,别瞎想。”

“爸,你骗我。你答应我不会再婚的。”郑好好再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对着手机大声地吼道。滚烫的泪水顺着脸庞缓缓流下。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以来信任的父亲会这样骗她,她原计划让父母冷静一段时间以后再婚的。她的心中并不能接受父母双方新组成的两个家庭,这样夹在中间的她算什么?

对方顿了顿,放缓语气劝道:“好好,你要体谅我,以后你会懂得我的苦衷。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一趟,你的新妈妈很想认识你。”

“你这个骗子,我只有一个妈妈,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我一辈子也不要见你了。”郑好好放声大哭。

“你——”对方明显怒了,“不管你认不认,我和她已经结婚了,她就是你名义上的……”

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郑好好把手机啪的一声往地上砸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郑好好不懂,她突然好想回到小时候,那个时候,家里虽然没有现在富裕,可是父母十分恩爱,对她更是宠爱有加,一家人和和美美。她依然清晰的记得每晚父母都会牵着她的手在路边悠闲地散着步,偶尔一家人也会在大排档热热闹闹地吃着烧烤。可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郑好好蜷在阳台的一角,抱紧双臂,放肆地哭着。钱再多有什么用呢?她想要的,从来就不是物质上的满足。她突然觉得母亲很可怜,自己很可悲。母亲说的对,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她是被蒙了心才会相信父亲的话。

以后,她一个人就好。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悲伤,一个人欢喜。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这样简简单单就好。

默认的铃声再次响起,郑好好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动,只想放声大哭一场,她觉得自己活的太委屈太累了。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承受不属于自己的痛苦,大人的世界为什么非要牵扯到她。六年来,她活的够辛苦了。她的家,早就破碎不堪,失去了灵魂。

铃声响了一会儿停了下来。

郑好好哭着哭着也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阳光笼罩在她的身上形成一个光罩,仿佛要把她与外界的一切悲凉隔离开来,可她在睡梦中依然觉得很冷很冷。

她是被连续不断的铃声给吵醒的,眼睛哭的红肿,连睁开都觉得酸涩。

沈佳航?看着来电人的提醒,郑好好疑惑不解,但她还是接听了。

“好好,在干嘛?”沈佳航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深夜电台的主播那样深情悦耳。

“没事,你呢?”郑好好由于刚哭了一会儿,嗓子有点哑,还略微带着颤音。

“你,这是哭了吗?”沈佳航轻声问道。

郑好好没有回答。

沈佳航很聪明的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跟她聊了很多生活中的趣事。

很快就到了傍晚。

“好好,生活没有跨不去的坎,我们都是为自己而活,没必要把自己弄得那么不开心,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希望好好重新振作起来。我还是喜欢微笑的你而不是哭泣的你。你说过的,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这是沈佳航在电话里对她说的最后一段话。

是啊,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她又能做些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她只需要把自己的路给走稳了不是吗?

五、释然

再见张凌熙是在一次主持人大赛上。他作为助演出现在舞台。

他的出现是郑好好的始料未及,因为她记得张凌熙说过不喜欢表演。

他跟她说过的所有话她都清楚的记得。

一段时间不见,他仿佛比以前更加帅气,脸上的笑容也比以往更加灿烂。

他和一个女生合唱了一首歌,很好听。郑好好没有把两个人的关系复杂化,只是单纯的欣赏两人协作的演唱,直到观众席有人起哄。

“亲一个亲一个。”

“张凌熙,反正是你女朋友,你怕什么。”

……

后面的话郑好好再也没有听进去,“女朋友吗?”她的睫毛掩住了复杂的眼神。心里没来由的觉得不舒服。失望吗?不甘心吗?她不知道。或许她应该祝福他,这样好的人值得更好的女生来配他。

她复抬头朝舞台望去,准确来说,朝那个女生望去。很高挑纤瘦的一个人,妆容精致,就像海报上的明星一样。那个女生和张凌熙现在正含情脉脉的对唱。这副情景深深地刺痛了郑好好的心。眼见两人真打算当众亲吻时,郑好好抓起包包就朝门口跑去。

她按着扑通扑通跳着的心,在夜色的掩护下绕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走着。

沈佳航正在操场跑步,离失落的郑好好越来越近,他觉得自己应该打个招呼,于是放慢了步伐,“嘿,好好,真巧。”由于刚跑完,他连说话都喘着气。

郑好好偏头看见是他,于是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学长,你在跑步吗?”

沈佳航嗯了一声,他转头望向好好,“看你有点不开心,要不跟我一起跑跑。跑着跑着就畅快多了。”他舒展着眉头建议道。

郑好好觉得她确实需要一个方式发泄下凌乱的心情,思考一会儿后果断地点了点头。

“那你可千万别跟丢了。”沈佳航笑着打趣道。

郑好好横了他一眼,嗔怪道,“才不会呢。”

看着郑好好难得孩子气的一面,沈佳航的心情莫名的高兴起来。

跑完一圈又一圈,直到两人都累到不行,顺势便躺在了附近的草地上。

“学长,你有喜欢的人吗?”郑好好望着漫天星空,随意问道。

沈佳航转头望了她一眼,确定她没有看着自己,于是也抬头望向星空,“有,不过那人不知道我喜欢她。”

郑好好轻笑了一声,“那得赶紧告白呐,时光不等人,万一被别人捷足先登后有你后悔的。”说完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告白失败了啊。”沈佳航故意开玩笑说道。

“唉,只是暗恋罢了,现在胎死腹中,没什么可遗憾的。只要那人觉得自己幸福就行。”郑好好好淡淡说着。这是她刚才才想通的道理。谁说不是呢,只要喜欢的人获得幸福,她便是幸福的。

沈佳航闭上眼睛,心里一片苦涩。原来,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那么,他就默默守护她好了。

当天晚上,郑好好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见了她和张凌熙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年她十五岁,天空灰蒙蒙的,下着稀稀落落的小雨,一如郑好好的心,乌云密布。

父母终于扯了离婚证,她的抚养权被判给父亲。办完这些手续后母亲就走了,让她假期去她那里。她只觉得心里难受,把母亲送到机场后就打车去了她常去的一个地方。

这里有着一棵千年榕树,枝繁叶茂,树下有着一条长椅供游人休息。

很僻静的一个地方,因为下雨,来的人更少了。郑好好直接坐在湿淋淋的长椅上,抱着双膝颤抖着哭泣。她没有打伞,而是任雨淋湿她的头发她的衣服她的整个人。

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她感觉到再也没有雨淋到她的身上。可为什么周围还下着雨呢?她抹了抹眼泪,仰头一看,少年单薄的身影就赫然映入她的眼帘。

他皱着眉头,好像在思考这个女生为什么在大雨天不回家。可他也看得出来,这个女生心情不太好。

他没有问她,而是伸手从裤袋里取出一包纸巾递给她,“擦擦吧。”

郑好好没有接。

张凌熙直接往她身上一塞,然后把伞也架在她的身边,动作利落干脆,还未等郑好好开口拒绝,那人就冒雨挥手离开了,“我家就在附近。伞不用还了,赶紧回家吧,小心感冒。”

这是郑好好第一次感受到陌生人的温暖,也让她从父母分开的悲伤中取得了心灵暂时的慰藉。

那把伞她现在还留着,那个人,她去同一个地方很多次,却再也没有遇到过。

直到大一开学的那一天,她再一次遇上了那个阳光般的男生。

第二天,郑好好醒了以后,思考良久,编辑好的短信删改了好几遍,最终点了发送。

“愿你被所爱的人温柔以待,岁月不辜负每一个用心生活的人。还有,谢谢你。”

六、意外

几个月匆匆而过,郑好好依然过着一如既往的三点一线的生活。当她吃完晚饭,正准备去自习室,却意外的收到了张凌熙的短信。

“你在哪里?”

“后街。有事吗?”

短信刚发过去,张凌熙的电话就来了。

“喂。”郑好好柔柔的应道。

“好好,我想见你,麦点KTV5号包间。”说完就挂了。

郑好好很疑惑,但是听张凌熙的语气不对,于是赶紧往麦点赶去,为什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呢?她不解。

进入麦点,周围的喧嚣使郑好好很不适应。

她忍着各种噪音推开了5号包厢的门。

里面就张凌熙一人,他斜躺在沙发上,桌子上摆满了歪倒的酒瓶。

“学长?张凌熙?”她摇了摇酒醉的那人。

张凌熙晕乎乎的睁开眼,“好好吗?”

郑好好皱了皱眉,轻声回道,“是我是我。”

听到准确的回答,张凌熙右手一拉就把郑好好抱在怀里。

好好一声惊呼,下一刻就被张凌熙紧紧拥住。

“好好,我失恋了。她不要我了。”张凌熙哽咽,“你知道吗?她是我的初恋,我真的很喜欢她。”

郑好好本来想推开他的,听他那么说竟于心不忍了。

她轻拍着张凌熙的背安慰道:“也许她只是跟你闹小脾气呢,哄哄就好了。”

“不,这次是真的。她有了新的男友,她说那人比我更舍得为她花钱,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一直以为她不在乎这些的。”他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我继父有钱,可我不想找他拿,他待我母亲很好很好,我已经很满足了,怎么能再得寸进尺,你说是这样吧?好好。”他闻着怀里人儿的馨香,心情也渐趋平静。

她该怎么说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她无权说谁对谁错。“别这样糟蹋自己,日子都是给自己过的,别跟自己过不去。”想了半天,她也只能想出这几句话。

“好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你过来,可是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他松开手,傻乎乎的望着郑好好。

郑好好瞧着张凌熙醉酒后的傻样儿,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以后可别喝那么多了,小心招人笑话。”

张凌熙望着好好的笑颜,仿佛看见了栀子花的绽放,洁白柔美。“好好。”他喃喃道,身子不自觉地向前凑了上去,一口掩住郑好好的樱桃小嘴。

郑好好浑身一怔,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她挣扎着,却发现无济于事。

张凌熙的双臂紧箍着她,他按住她的头,使其正脸对着自己,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他本能的抱住她,紧些,再紧些,恨不能把现在的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好好,你真好。”

七、终章

那一夜,后来谁都没有提起。

张凌熙和郑好好名正言顺地成了男女朋友,毕业后,他带她回家见父母,结果却发现,他的父母也是她的父母。

他,是她名义上的哥哥。

郑好好的内心是崩溃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如此匪夷所思的一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让她成为了十三亿分之一的“幸运儿。”但她,一点也不想中彩。

于是她一个人离开了,除了母亲,再也没有告诉谁。

张凌熙疯一般的找她,但她就像在人间消失了似的,寻不到一点踪迹。

只是后来,沈佳航联系到了她的母亲,然后找到了她,并且搬到了她公寓的对面。

她想一个人生活,没关系,他陪着她。

每天早上,张凌熙都会在她家门口放一瓶牛奶;每天下午,张凌熙都会准时出现在她工作的地方等她回家。

刚开始,郑好好见他就躲,后来,也就默认了他的陪伴,只是两人都不怎么开口说话。

因为,两人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就这样过了一年。

那一天下午,郑好好等了半天,张凌熙依然没有出现在公司下面。郑好好莫名的气愤,心里想着这人不来怎么也不跟她说一声。回到家后,她忽然又觉得不安起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她很担心,急忙给张凌熙打了一通电话,无人接听。

这时郑好好真的慌了。

她跑到张凌熙门前拼命的敲着门,“张凌熙,我是好好,你快开门啊。”

敲了许久,就在好好准备打电话让人来开锁时,张凌熙开门了,只是他一开门就往好好身上倒了过去。

两人同时和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郑好好手忙脚乱地把晕倒的那人送进医院,诊断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医生说他们幸好送的及时,做场手术后就没事了。郑好好这才放下心来。她想把情况告诉他的家人,同时为他请假,这时却发现她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

是什么时候她开始对张凌熙上心的呢?郑好好不清楚,只是她却习惯了他每天早上的牛奶和每天下午的陪伴。

她想,遇到这样的人才是她的幸运,她要是再不懂得珍惜就真的错过了。

苍白的病房苍白的床,苍白的脸上终于有点血色。正值凌晨,张凌熙睁开眼就看见郑好好伏在他的床前休息,呼吸浅浅。他想起身为她披上外套,可这小小的动静还是惊醒了好好。

好好打了个哈欠,朝他望了一眼,“好些没?”

张凌熙扯了一个笑容,表示好多了。

郑好好起身。

他以为她要为他倒水,却见郑好好离他的脸越来越近,他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起来,耳根也跟着红起了一大片。

他听见她轻声呢喃,“张凌熙,等你出院后,我们在一起吧。”

他想,这是他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为了家族利益,我娶了世交家的女儿。我们虽一起长大,但我对她更多的是妹妹的那种照顾。 婚后的感情一如预想的平淡如水,...
    悦心ing阅读 2,307评论 12 41
  • 凌晨2点多的街道,霓虹灯依旧闪亮得似白昼,让人不至于被黑暗吞没。 安琪扶着路边的大树,感觉一阵又一阵的反胃,这棵城...
    安平苑A阅读 896评论 5 72
  •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沉稳闷骚男主X乖乖有脾气的女主 年龄差。婚后文!现代!双处!双向暗恋! 有车,车速很快...
    慎独少女阅读 7,449评论 2 39
  • 我做好了和你过一辈子的打算 也做好了你随时会走的准备 只是当分别这一天真的来临时 心还是会好痛 还是会忍不住眼泪 ...
    你的每日晚安阅读 239评论 1 11
  • 1992年,贾平凹的妻子发现他“精神出轨”,闹着要离婚,贾平凹不愿意,不久后,路遥去世,参加完好友的葬礼后,贾平凹...
    子煜说阅读 19,415评论 27 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