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九 牡丹仙子(九)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李天赐慢慢坐起来,动作很小心,生怕吵醒了旁边熟睡的柳冰。

走到紫云洞外,太阳半出,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也意味着,李天赐生命的最后一天开始了。

深吸了一口气,李天赐双目圆睁,一股股精光从眼里四射开来。

远处吕岩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四散的精光眉头一皱,就要站起身来,耳边传来一声不舒服的低吟。

吕岩这才发现,牡丹仙子倚在自己怀里。

吕岩一惊,迅速地回忆着昨晚发生了什么。

好像没有发生什么,长出了一口气,吕岩想了一下,轻念咒语,一阵柔和的白光将两个人包裹起来。

一圈圈的精光又持续了很久,李天赐突出一口浊气,闭上了双眼。

“你的法力又精进了。”柳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李天赐转身,微笑着看向柳冰:“躺在床上这么久,实在无事可做,只能练气了。”

“你要走了吗?”柳冰问的很直接。

“啊,这就要走了。”李天赐保持着微笑,眼神里充满了不舍。

“给孩子一个名字吧。”柳冰低下头,声音不大。

李天赐想了一下道:“我父亲说我是上天赐给李家的,所以叫天赐,这孩子的生命是我们的赐予的,就叫赐吧。”

柳冰点点头:“好。”

“也不要跟你我二人姓了,这孩子生来注定有难,千年后方可投胎,仍有一大难。想来我们也没有赐予他什么好东西,就改姓贾吧。”

柳冰头低的更低,声音里有了些哽咽:“好,这孩子就叫贾赐。”

——2——

小芮沉沉地睡着,眉头一直皱着,似乎想醒过来。

阿哥知道,她醒不过来。

就在刚刚,太白说出要阿哥接受天阴之体时,小芮就和疯了一样扑向两个人。

结果很明显,小芮在这里昏睡着。

“抱歉,少年郎,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方法了。”太白有些歉意。

“没事儿的,说来,我还想谢谢您。”阿哥鞠了一躬:“我不想让小芮看到接下来的事情。”

太白脸色一变:“你猜到了什么?”

阿哥直起身,一脸的憨笑:“我会死,对吗?而且死的很惨的那种”

太白面色深沉地点点头:“我会已法术强行将天阴之体放在你身上,并且引导你的元阳瞬间爆发,形成阴阳调和,你就会瞬间脱凡入圣。”

“而后呢?”

“而后你将魂飞魄散,但这股力量或许可以抵消天道混乱。”

沉默。

阿哥在思考,太白在等待。

“世间凡人皆蝼蚁。”阿哥神色里突然充满了决然:“若我这蝼蚁之躯能保护最重要之人,就舍了又何妨?”

太白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震撼,甚至还有些愧疚,最终只是点了点头。

“太白!太白!”黄龙仙人大喊着冲了进来:“来了,他们回来了!”

太白满色一整:“该来的人来的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去面对我们应该面对的一切。”

太白说吧一甩袖子,直奔门外而去。

黄龙仙人面上有些犹豫,最终大笑三声跟着太白走了出去。

阿哥看了看床上的小芮,低下身轻轻吻了一下小芮的额头,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昏睡中的小芮,眼角划过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

——3——

吕岩一脸的阴沉,旁边的牡丹仙子也是脸色铁青,失踪已经的大白鹤正哆嗦着躲在吕岩的身后。

“来着何人!”吕岩四个字说的声音并不大,但异常铿锵有力,源源不断地传遍了整个百花谷。

谷中,正在赶往谷口的黄龙仙人突然面色一阵潮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太白则是脚步一顿,吐出了一口黑气。

阿哥震惊地看着两个人:“这,这是怎么了?”

“吕洞宾竟然这么强?”黄龙仙人身形一阵摇晃:“不愧是掌握了小乾坤的高人。”

“呵呵,被我自己创造的酒色财气伤到,这感觉真是........”太白头顶突然冒出一股白光,张口回答:“太白,恭候多时!”

“太白金星!”吕岩面上升起一阵惊疑,一拉牡丹仙子的手:“快走,怕是阿哥他们有难!”

“我去找我爹!”李天赐说完一步迈出,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缩地成寸!”牡丹仙子连上怒气更浓:“他竟然会法术,这个骗子!”

吕岩一把拉住要追赶李天赐的牡丹仙子:“先去竹屋,看看小芮和阿哥!”说完脚一跺,地上亮起一个符号,下一秒两个人已经到了竹屋。

看着面带悲苦,眼角泪痕未干的小芮,吕岩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我去找他们!”吕岩咬牙道:“你陪着小芮。”

“不!”牡丹仙子急道:“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吕岩低声斥道:“你要留下来保护小芮.......小芮明显是被人施了术,你要赶紧就她。”

“可是......”牡丹还要反驳,吕岩却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她。牡丹仙子只觉得身体一僵,脑子一片空白,就这么任由吕岩抱着她。

“听话,牡丹。”吕岩在牡丹耳边轻声道:“我很快就回来。”

——4——

百花谷,镜湖。

李天赐坐在湖边的草地上,太白坐在他的旁边,黄龙仙人和阿哥则是站在不远处。

“你后悔吗?”

“你后悔吗?”

李天赐和太白同时开了口,随后对视一笑。

“我有点后悔,”李天赐挠挠头:“我想多陪陪柳冰。”

“我也有点后悔,”太白叹了口气:“我想去看看你娘,好好和洞宾道个歉。”

“可是想了想,不陪也好,免得两个人都更难过。”李天赐也叹了口气。

“我也这么想,看了你娘,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抛弃了你们这么多年,如今还要了她儿子的命。”太白说到这儿突然一皱眉:“不过和洞宾道歉,到是有机会了。”

“太白!”吕岩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眼前:“为何欺我!还有你,李天赐!”

“洞宾息怒。”太白一挥手:“看在你我交情的份上,听我解释两句可行。”

吕岩依旧一脸怒色,但想到眼前是传授自己人间道的半师半友,还是强压怒气坐了过去。

太白歉意地一笑:“当初我教你人间道时,曾和你说过,我不信这天道只是冷漠无情,所以我想用这人间酒色财气修炼大道。”

吕岩点点头:“不错,你当时告诉我你道心难改,所以只能让我修炼。如今,我的修为已经可以证实你的想法是正确的。”

太白有些遗憾的点点头:“你的修为确实证明我是对的,但我却发现我也是错的。”

看着目露疑惑的吕岩,太白继续道:“因为我见到了天道!活生生的天道!”

——5——

吕岩一脸的震惊,他觉得太白就是再说个笑话,这么多年天道只是一个概念,怎么会见到天道,还是活生生的。可看着太白的表情,又怎么都不像在说谎,一时间,吕岩也不好做出判断。

“接下来,让我说吧。”

一只手轻拍在了吕岩的肩膀上,吕岩一惊,下意识的想反抗,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

“对不住,以防万一,封了你的行动。”

声音的主人绕到了吕岩的身前,最先映入吕岩眼帘地是黑袍,然后是一张半边笑脸半边哭脸的面具。

“我就是天道。”黑袍少年语气很平淡,就像是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吕岩一脸的嘲讽:“无非是法力高过我,也敢说自己是天道。”

黑袍少年轻笑了一声,也不解释,只是摘下了连上的面具。

面具后边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也很普通,只是那眼睛很特殊,黑的特别纯粹。

吕岩看着那双眼睛,渐渐收起了嘲讽之色,而后越来越震惊,额头上汗水不停的渗出来。

“你......您......您真的是.......”

黑袍少年微微一笑,吕岩却低下了头。

混沌!

吕岩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天地初开的那种混沌之感,所以,他很确定,眼前这个长相普通的少年郎就是天地间最大的规则,天道。

“我继续说。”天道微笑着继续道:“其实早在太白为人间百姓,抛妻弃子化身星君的时候我就再看着。而后,他竟然违背所谓天条盗取生死簿,为自己的儿子逆天改命,又教给自己妻子天阴女修行的高深法门。”

说到这里黑袍少年有些兴奋:“你知道吗?一个法力通天,又有神位的生灵,竟然还能同时拥有七情六欲,这么矛盾的存在,是我一直期待的。”

黑袍少年一挥手,吕岩抬起头:“吕洞宾,你觉得天道是什么?”

吕岩茫然的摇摇头,天道问什么是天道?

“天道就是选择!”

——6——

吕岩更加茫然,喃喃自语:“选择?”

“选择!”黑袍少年认真点点头:“天道的本意就是给出选择,由世间所有的生灵去做出选择。小到今天吃什么早餐,大到征战灭国,都要生灵自己做出选择,不过。”

黑袍少年脸色变得很严肃:“总有些生灵自作生命,以为偏激到一个极端就可以掌握真正的力量,掌握开天辟地的能力。呵呵,连自己的根本都否认,还妄想参悟天道!”

“您是说,说,说他们都错了!”吕岩猜到了结果,但是太匪夷所思。

“不错!神也好,魔也罢,只取本性的一面,一味地否认其他方面,他们的道,大错特错!一个没有了真性情的生灵,怎么能做出属于自己的选择。”黑袍少年冷声道。

吕岩的表情很复杂,心理一片混乱。

“现在回到太白身上。”黑袍少年站了起来:“太白身上充满了矛盾,甚至是混乱,但这些混乱正是活生生的证明,所以太白是我的代言人,混乱天道的代言人。”

“你们到底要的是什么?”吕岩精神有些萎靡。

黑袍少年一笑:“天道混乱是生灵混乱,消灭的生灵多了,混乱也就少了。但是能力越高的人,混乱的影响也大,所以消灭几个重要的人也可以减少混乱。那么天道如何判断混乱呢,当然要自己入世,而且是用一气化三清入世。”

吕岩脸色猛地一变,失声道:“天赐,阿哥都是你的分身?”

“不错。”黑袍少年露出一丝惋惜:“阿哥被人追杀,天赐历经战乱,而我看到的.......呵呵,不提也罢,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结论,天道应该重列了。”

阿哥突然倒在了地上,整个人越发虚幻,最终化成一股清气进入了黑袍少年的身体里。

天空已经逐渐开始变暗,隐约间有一股压人的其实从天空传来。

“就要毁灭了太白,”黑袍少年歉意地看着太白:“这个你付出无数心血,却不断辜负你的世界。”

“有混乱,就应该有秩序。”李天赐突然开口道:“只要混乱何尝不是偏激。”

话音刚落,李天赐也化作一股清气回到了黑袍少年身体里。

只一次,黑袍少年脸色数遍,良久,自语道:“原来,这是你看到的天道人心吗?”

天空压人的气势越来越重,似乎这天就要塌下来。

远处,一朵白色牡丹花声如空中,一股光明发散开来。

吕岩一惊,右手举了起来。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百花谷 阿哥一脸的忧心忡忡,小芮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也是一脸的担忧。 他们找不到大白鹤。 从听到那声凄惨的鹤唳,他...
    TA君说阅读 74评论 9 8
  • ——1—— 时间回到现在,牡丹仙子已经被追杀了整整三天三夜,今日终于被吕岩堵住了。 牡丹仙子很确定吕岩确实想要她们...
    TA君说阅读 70评论 3 4
  • ——1—— 青衣道人坐在蒲团上,手中拿着一个有些破旧的账簿,盯着其中的一页发愣。 多少年了?自从自己抛妻弃子,成为...
    TA君说阅读 120评论 5 7
  • 牡丹仙子发疯似的狂奔着,背上,是面色惨白的小芮。 “就快到了,小芮,坚持住。”牡丹仙子心里焦急,但不敢说话,更不敢...
    TA君说阅读 130评论 9 2
  • ——1—— 小屋的窗户紧紧的关着,显得有些昏暗,屋子里比外边要暖和一些,只是浓重的药味混合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显得有些...
    TA君说阅读 128评论 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