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柳传志太值得我尊重了!柳传志:我不如任正非!

96
私家视角
2019.02.03 12:37 字数 2246

如今在网上有很多把任正非、华为和柳传志、联想作比较的信息,几乎是一边倒的嘲讽、批评后者。

而实际上任正非和柳传志是有很长时间私交的,并且两人对彼此都有非常高的评价。

事实就是这样,我们所知道的,未必就是真实的情况。

众所周知,任正非向来不大热衷于参加企业界的人脉圈子,他最关心的就是经营好华为。

但他并不是一直如此的,在华为初期,任正非至少有两次提出主动约见企业家。

一次是柳传志。

1997年,联想可谓是如日中天,营收达125亿,中国PC市场份额连续第一,那时候的华为一年销售额才不过41亿(华为在1992年才过亿,联想是华为的17倍)。

因为华为副总裁李玉琢曾是中国科学院计算中心的工程师和技术条件处处长,与柳传志是一个单位,所以任正非请他约柳传志见上一面。

在北京西北三环附近的友谊宾馆,柳传志带着杨元庆,任正非带着李玉琢和李一男,双方见了一面。

通过这次见面,李玉琢觉得柳传志是“平易近人,坦诚实在”,其时任正非对联想的股份制改造情况比较关心,柳传志也详细给予了介绍。

多年后,任正非对柳传志是称赞有加,他说,“我也没有研究过联想,只是与柳传志个人交往,柳传志太值得我尊重了。”

至于尊重的缘由,任正非说了两条。

一个就是因为这次的会面。

“我与柳传志从 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开始交往,联想刚刚改制,柳传志跟我讲如何改制,很多年后网上把联想改制的秘密全公布出来了,与柳传志讲的一模一样。我认为柳传志对我那么真诚,那我为什么不对他真诚?”

还有一个是对父母尽孝的事情,任正非觉得在这方面柳传志更值得他尊重。

“他在孝敬父母方面做得很好。这一点我做得不足。我 40 岁创业,父母年龄也比较大了,我没有好好孝敬他们,等回过头来想到,他们已经走了。柳传志说他将父母安置在香港,雇菲佣帮他照顾,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呢?我很懊悔。”

实际上,柳传志在首次和任正非会面后,虽然对华为不太了解,但通过任正非谈吐和气场,也是不敢小觑,很是尊重任正非。

后来在2013年9月份,柳传志又接到了一个邀请函,到北京西城区华为的一套四合院举行会议,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华为资深管理顾问,《华为基本法》起草人之一的吴春波教授曾经对这次会议有所记录。

吴春波认为,任正非与柳传志有很多相似之处,岁数上柳传志要比任正非大半年左右,两人属相一样,都有军旅生涯,又同是各自行业的翘楚。

“柳传志如社交中的贵族,任正非如战场上的将军。”,他觉得柳传志是威严可亲,任正非是不拘小节,两人身上都有强大的人格魅力和气场。

两人相见,如古人所讲: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

对于2013年的这次会面,柳传志也曾在《柳传志:我最敬佩和欣赏的人是任正非》一文里谈及——

在手机上读着一篇任正非写的怀念他父母的文章,脑子里却想起了另一件事。那是 2013 年 9 月,我接到了一个邀请函。那天我是真的有事,但出于对老任发自内心的敬佩和尊重,我尽力挤开了别的事情,花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赶到了会场。老任的面子确实大,那天是贵州都匀一中的“校训研讨会”,真请来了不少领导和知名的企业家。

他看见我来了显得非常高兴。我也高兴,那是因为在企业工作者里面,我们都属于少有的“老家伙”序列里的人,相互都比较了解,然而又极少见面,所以紧紧地握手不愿松开。

2018年柳传志为联想奔走呼吁,他特意打电话给任正非寻求支持,任正非也是公开表态声援,两人的交情可见一斑。

除了柳传志,任正非主动要求见上一面的还有段永基。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大知道这个人,实际上段永基在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是非常出名,柳传志都对他很是佩服,认为段永基是一个自己难以比肩的人物。

段永基是四通集团的创始人之一,有“中关村村长”、“中国互联网之父”之称。

1995年,任正非让李玉琢约请段永基吃饭,任正非带着副总裁郭平和李玉琢,段永基也带了一个下属,双方在深圳八卦四路刚开张不久的香港美食城见面。

在谈话过程中,任正非也是询问了段永基对企业股份问题的看法,段永基也询问了华为内部持股的情况,任正非说,“公司百分之七八十的管理者和员工都拥有股份,他们既是股东又是雇员。”

这让段永基不太理解,“那你有没有考虑到,你们(任正非和高层)只占3%的股份,有一天别人可能联合起来把你们推翻,将你赶走?”

任正非说,“如果他们能够联合起来把我赶走,我认为这恰恰是企业成熟的表现。但就现在的情况看,还不可能,因为这个企业还在艰难的发展中,他们还需要我。如果有一天他们不需要我了,联合起来推翻我,我认为是好事。”

我觉得,通过和段永基、柳传志的会面,是促使了任正非以后坚定地不参与企业界圈子的决心——当时最高水平的两人也不过如此,何况那些不如他们的呢,与他们一起玩,完全就是浪费时间精力嘛。

两年后任正非让李玉琢约见柳传志的时候,李玉琢问还要不要再见见段永基。

任正非摆摆手,“败军之将,不见也罢!”

那时候的四通已经颓势不可掩饰了,李玉琢认为,任正非之所以主动约见段永基和柳传志,目的都是想了解一下大企业的情况,是完全抱着学习的态度,但在企业战略方向和经营管理方面,任正非是有所失望的。

而后的事实和结果也证明了,做企业,最高明的还是他任正非。

在过去,任正非和华为是远远落后,但在落后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坚持做冷板凳、长期投入到研发当中,用几十年的水磨工夫厚实了根基。

现在,华为已经是世界第一,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华为还有长期持久的发展后劲,任正非仍然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柳传志说,“我还挺佩服任正非的,任正非走的就是一个直接往上爬坡的路。上珠穆朗玛峰的时候,我走一百米要大家停下来喘喘气,任正非捡一条更险的路直接就上去,这点魄力我不如他。”

东一眼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