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娩 - 草稿

好久没有记录我的生活,在这身份转变的日子里,记录一下!

在硕士毕业季,知道了她的到来。她小,我忙,几乎忽略了她的存在!带着她,完成了一次次的毕业论文的修改和毕业论文答辩;带着她,继续着我的(网课)兼职。记得论文答辩那天,中午十二点多完成毕业论文答辩,又匆匆忙忙地赶回到我的小出租屋,完成了八节课(每节45分钟)的网课!

毕业了,何去何从!最后选择了过年时签的一份工作——高中语文老师。

暑假,很快过去了!

开始了我的新工作!比较幸运的是,可以正常请产检;还有就是招的语文老师相对较多,只带一个班级的语文;真得是对有宝宝的我的眷顾!

工作开始,只和人事、段长说了这件事,因为新的工作,不想让其他同事对我有异样的眼光!随着她的长大,同事慢慢就知道了,学生也知道了!但这一个学期,他们对我格外地理解和包容,从内心深处,感谢他们!

尽管怀孕、工作和生活中也遇到不少矛盾和心酸,但总的来说,这学期过得还不错!

寒假了,预产期近了!怕早产,没有回老家过年;老爸也被姐姐接到她那里,我没有什么顾虑,也没有回我的老家!

1月20号,做完以为的最后一次产检,等待宝宝的出生,等待的日子总是很漫长!临近过年,老公也准备着年货!

等待的日子有些害怕,尤其是老公出去办事,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害怕万一突然肚子疼,我怎么从六楼下到一楼,又从一楼到医院;我这个不熟悉的家,我的脑中时不时会过一下这里地址,万一打了120,我怎么说;我时不时检查一下手机,是不是有电……

我不想一个人呆着,我怕万一……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又一个可怕的消息传来,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医院成了一个危险的地方,尤其是在电视上看到有些人因为住院感染,刚出生的宝宝也可能被感染,心中更加的忐忑!

分院打电话来,告知须去总院分娩,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产检都是在分院进行的,分院的地理位置和医生都比较熟悉)。总院人多、杂,并且本市的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都在那里,心中又增加了忧虑,既然已是事实,只能坦然面对!去医院肯定要多用口罩,家里的口罩已经用的差不多,有些已经重复带了很多次,想储备些,但又无来源,只能处于想办法中。

晴天的日子就把宝宝的衣物拿出来再洗洗,再晒晒,一天天等待!

大年初一,疫情的原因,路上的人少了很多,老公开车带我去附近的一个景区转了一下,下午一点多的缘故吧!人更少,我们转到下午三点多,人多了起来,我们就回家了!

在家待着也是很无聊的!老公说这样过年太没有意思了

大年初五下午,老公突然说,他要开车回家,第二天早晨就回来,我坐在床边,眼里带着泪珠,祈求他不要回了,疫情那么严峻,我尤其担心万一那晚要生产,怎么办?我真得好害怕!但他还是回去了!

还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回去之后我没有回他任何信息,老公第二天就回来了!

生气没有什么用,我们又恢复我以前,我们有说有笑,我们期待宝宝的出生!

年假和疫情的原因,每周一次的产检推迟着,我也担心着。生活每天都重复着,消耗着过年囤积的粮食,在家看着电视,每天早上八点起来上两节网课。离预产期越来越近,按医院的清单(医院之间有稍微的变化)把去医院分娩的东西整理一下!

时间到了2月6号(农历正月十三),有一点见红,我有些害怕,我和老公说了,他很淡定的说,没事的!可我还是担心,我拿着手机时不时就百度,百度到各种情况,我说要去医院检查!我在网上预约了医生。

2月7号(农历正月十四),我上午给学生上完两节网课,大约快十点的样子,我让我老公带我去医院!

我们带着已经重复使用的口罩出发了!好久没有出来了,路上人很少,都带着口罩,有一丝恐怖的气息!到了医院,人相对多了些,量体温,填单子,直奔产科!这里的产科不一样,男士止步,我自己挺着大肚子,傻傻地看着那里的不同!

我说明了我是从分院转过来的,产科的前台护士找到我的病例,让我自己去称体重、测血压,帮我填好,让我拿着去找我预约的医生!(这个过程正好与分院的相反,大概是去分院的人少,只有一个主治医生的缘故吧!)

到预约的医生那里,没说几句话,她就给我开了一个单子让我去抽血和做胎心监护,上次检查显示宝宝头比较小还要去做一个彩超(现在的医院好像都是这样的,让仪器说话),我拿着单子去交钱结算,看到老公在那里坐着看手机

(他陪我来产检好像都是这样的,好像是一个司机,送我过来,就我坐在那里刷手机,如果检查没问题,就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给你说了不让你来,你非要来”,我自己习惯了这个样子!

记得那次做唐筛,一个孕妇问我,你一个人来的?我说是的,她有问我第几胎呀?我说第一,她说,她是不敢的,抽那么多血,晕倒了怎么办?好像我自己习惯了!

记得以前,一个同事让我陪她去产检,我心里想,不应该她老公陪她去吗?这不是普通的检查,是产检呀!现在我终于理解了!)

我去抽血,又做胎心监护,拿到这两张单子,已经到中午了,彩超没有时间做了!

医生看了我的单子,说这两个没问题,刚才忘记了预约彩超,我又拉着我老公跑到楼下去预约彩超,预约处说,今天没有预约号了,只能等周一!我老公说,正好不用去检查了。我去和医生说一下,医生说,她开的彩超是加急版的,不用预约的,下午可以直接去做。十一点四十,我们又去了彩超室旁,我说了加急版的,但他们好像不想加班,说下午才可以做!

我们回家了,我定好表,老公说不去了,我坚持要去,还是去了!还好,做彩超的人不是很多,等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做彩超的医生问我为什么做,我说,医生说头比较小,看一下是不是长大了些了。头小不是更好生吗?一句话问住了我!我没有说什么!

老公说太听医生的话,因为他不能理解我内心的那份恐惧,多么害怕有一点闪失,怕可以补救而没有补救,还好,一切都还比较健康!

彩超报告出来,医生看后,还好!有些长大,她还说,如果营养不足,需要住院的,现在再观察一下,周一再过来做胎心监护!我们便回家了!

吃过晚饭,和同学聊了一会天,又给学生上了一节网课,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我又和刚生过宝宝的朋友聊天,问她生宝宝之前,她有什么反应。她给我说了很多,还说不用着急,第一胎都是比较慢的,她是顺产转剖腹产的,她说,她信心满满地准备顺产,但开到二指时,实在是忍受不了那种痛,又转为了剖腹产!她说着,我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情况!

几乎整天都在医院,老公比较困,早早地就睡了!我也在晚上十点多躺在了床上,还是感觉莫名地不舒服,好像有点姨妈痛,是不是要生了?我自问!一天没睡,头有点沉沉的,翻来覆去,就是因不舒服而谁不着!看看手机,很快自己的难受,查着各种信息,感觉越来越难受了,好像十几一二十分钟就难受一次!就这样,难受着,快凌晨了!看着在打呼噜的老公,先不要叫醒他吧,他应该很困,应该不会那么快生,睡会,等明早八点给学生上完两节网课(不想失去两节课的工资,一百多块钱),马上再去医院!

煎熬着,实在是睡不着,越来越难受,两点多的时候,实在是难受,我叫醒了老公,给他说难受,他看了下时间,才凌晨两点多,他说再睡三个小时,天明了,马上去医院!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一阵一阵疼痛,实在受不了了,我叫醒老公,老公准备一下东西,又去煮了些稀饭,我则是给学生和学生的学管师留言,课不得不取消了!

吃了半碗稀饭,就吃不下了,老公还是让我坚持吃完,吃完后,就去医院了!

距离医院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和医生说了情况,我去了检查室,检查完,又留在检查室做胎心监护,老公则是去办住院手续。我看到别人的老公在陪着,我多想老公也在身边,和护士说让老公办完手续就快点过来!等他办完手续,又有其他孕妇检查,男士止步了,我只能一个人忍受阵痛的煎熬!

做完胎心监护,护士又叫我去抽血,换衣服,老公则是把东西先放到病房!抽完血,护士说,开了二指了,可以去待产房了!本想去病房,可以依偎在老公身边,但现在又不得不去待产房了!

准备好护士让拿进待产房的东西,老公把我送到门口,我走进去,一个孕妇都没有,只有两个护士。一个护士引导我到一个床位,铺上产褥垫,我躺下,又开始做胎心监护!疼痛一阵阵!我躺着,闹钟显示早上六点四十分,想着,接下来就只能靠我自己了!

疼痛不断加剧,不是伤口的疼,而是像姨妈痛,无法忍受的疼痛,护士不断和我说,深呼吸,做了一段时间胎心监护,医生说,可以走走!真是无力走,为了宝贝,我还是去走走!

走路时,发现厕所离我的床位很近!有点想拉大便的感觉,我就去蹲厕所,意外发现,蹲厕所可以缓解疼痛!每当痛的受不了,我就扎到厕所里,护士发现了我,她叫我,再和我检查一下,开四指了,但告诉我不能一直去蹲厕所了,肛门都肿了!这时,我想起,一个朋友说她生孩后得了痔疮!但我太想大便了呢,护士说,那是因为宝宝的头把肛门压到了,只有生完小孩才可以拉大便!我痛苦无泪!

实在难受,实在想去厕所,但渐渐渐没有了去厕所的力气,听旁边的孕妇说,她要打止痛针,她看着我实在受不了,给我说,打了可以缓解,但我想到肯定很贵吧!算了,忍忍吧,不要浪费钱了!我躺着,看着天花板!

刚进待产房时吃了点,老公送进来的一点面条,吃的两口!中午又送进来鸡汤面,实在没有力气吃,也没有胃口,在护士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下,吃了一些!

疼痛已经把我折磨的忽略了周围的一切,想小便时,我就直接蹲在床旁边的垃圾桶!渐渐地,越来越痛,间隔越来越短,我已经没有了下床的力气!我又换了一个产褥垫,决定床上小便,我时不时喊着,开始时护士还说不要喊,深呼吸,后来她们为对我无能为力了!

大约下午两点的时候,护士又检查了一下,快开十指了,可以进产房了,周围的其他孕妇投来羡慕眼光,我在护士的搀扶下,走进产房,按照医生说的,躺好!在我和医生的共同努力下,宝贝终于出生了,听到她那一响亮的哭声,我流泪了!太不容易了!

我看着小小的她,她是我的孩子,再也不能说走就走了,她成了我的软肋!

医生处理完后续,我被推出产房,观察两个小时才可以出去,我接着痛痛快快地大便,舒服极了!

时间很快,两个小时,见到老公,他很激动中有些疲惫,我知道等待也是一种煎熬,医生嘱咐老公关于照顾我和宝宝的事项,然后把我推到病房!

第一次作为一个病人在病房,有些好奇!看着身边的宝宝,感觉有些神奇!